陈桥兵变是怎么回事 安格美文网 > 陈桥兵变令人疑 > 陈桥兵变是怎么回事 正文

陈桥兵变是怎么回事

发布时间:2015-05-07 来源: 陈桥兵变令人疑

第一篇:陈桥兵变是怎么回事

陈桥兵变 陈桥兵变是赵匡胤发动取代后周、建立宋朝的兵变事件。公元 959 年,周世 宗柴荣死,七岁的恭帝即位。殿前都点检、归德军节度使赵匡胤,与禁军高级将 领石守信、 王审琦等结义兄弟掌握了军权。

翌年正月初, 传闻契丹兵将南下攻周, 宰相范质等未辨真伪,急遣赵匡胤统率诸军北上御敌。周军行至陈桥驿,赵匡义 (赵匡胤之弟)和赵普等密谋策划,发动兵变,众将以黄袍加在赵匡胤身上,拥 立他为皇帝。随后,赵匡胤率军回师开封,京城守将石守信、王审琦开城迎接赵 匡胤入城,胁迫周恭帝禅位。赵匡胤即位后,改国号宋,仍定都开封。史称这一 事件为“陈桥兵变” 。

公元 959 年(后周显德六年) ,后周世宗柴荣病死,继位的恭帝年少只有七 岁,因此当时政治不稳。公元 960 年(后周显德七年)正月初一,忽然传来辽国 联合北汉大举入侵的消息。

当时主政的符太后乃一介女流, 毫无主见, 听说此事, 茫然不知所措,最后屈尊求救于宰相范质,皇室威严荡然无存。范质暗思朝中大 将唯赵匡胤才能解救危难,不料赵匡胤却推脱兵少将寡,不能出战。范质只得委 赵匡胤最高军权,可以调动全国兵马。

几天后,赵匡胤统率大军出了东京城(今河南开封) ,行军至陈桥驿(今河 南封丘东南陈桥镇) 。当时,大军刚离开不久,东京城内起了一阵谣传,说赵匡 胤将做天子,这个谣言不知是何人所传,但多数人不信,朝中文武百官也略知一 二,谁也不敢相信,却已慌作一团。赵匡胤此时虽不在朝中,但东京城内所发生 的一切他都了如指掌,而且这也是他的杰作。周世宗在位时,他正是用此计使驸 马张永德被免去了殿前都点检的职务而由他接任。赵匡胤知道皇帝的心理,就怕 自己的江山被人夺走,所以他们的疑心很重。这次故计重施,是为了造成朝廷的 慌乱,并使他的军队除了绝对听命于他外别无他路。而就在陈桥驿这个地方,赵 匡胤的弟弟赵匡义 (即后来的宋太宗赵光义)和归德军掌书记赵普授意将士把黄 袍加在赵匡胤身上,拥立他为皇帝。正月初四,赵匡胤率军回师开封,逼使恭帝 禅位,轻易地夺取了后周政权,改国号为“宋” ,建立了赵宋王朝。[1]

第一篇:陈桥兵变是怎么回事

“失败者”的历史:陈桥兵变新探 ? 2013-04-10 14:26:59 惠冬 张其凡 来源:《南昌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2 年 5 期 内容提要:以前关于陈桥兵变的研究,几乎是一部赵匡胤的“成功史”,对 兵变中的“失败者”,即赵氏的政敌极少着墨。事实上,这些“失败者”群体并 不在少数, 遍布军、 政枢要, 他们的抵抗或不合作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兵变的进程, 尤其是对入城路线的选择上。

作为兵变中最重要流血事件的韩通之死,往往被后 代史家视为军校王彦昇的独断专杀, 然而置其于兵变及之后北宋政策的走向上来 看, 却恰恰是赵匡胤肃清后周异己军事力量的开端。

观察这些 “失败者” 的踪迹, 可以让我们对宋初形势有一个全景式的概观。 关 键 词:陈桥兵变 “失败者” 韩通 赵匡胤 作者简介:惠冬(1984-),男,河南新乡人,暨南大学中国文化史籍研究所 2010 级中国古代史专业博士研究生,从事宋史研究;张其凡(1949-),男,重庆 人,暨南大学中国文化史籍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从事宋史研究。 作为赵宋代周的一次改朝换代的大事件,陈桥兵变历来为后人所津津乐道, 同时又因为它极富戏剧性的情节而被历代治史者反复琢磨、玩味。清朝诗人查慎 行就作诗感慨道:“梁宋遗墟指汴京,纷纷禅代事何轻。??千秋疑案陈桥驿, 一着黄袍遂罢兵。

[1](卷 20 ” 《汴梁杂诗》 P565)近人对此更是多有论列[2-3]。

, 邓广铭先生就在查慎行之论上进一步指出, 将查慎行之诗后两句顺序颠倒过来更 可见得陈桥兵变的真相

“正是因为后来的罢兵,才使得此前的黄袍加身案日益 扑朔迷离而真象不明不白的。

??事实上宋太祖却能于黄袍加身后,使赵氏一家 的统治延续了数百年之久,于是多少善于圆谎的史学家们对此事均多方加以粉 饰,希图蒙蔽后代的读史者。”[4]在赵宋史家的诸般雕琢粉饰之下,流传的史 料大多向赵匡胤倾斜, 以致后世治史者也往往循此路径,以为赵氏在兵变之前就 已承天顺命、早得将士民心,兵变时又部署精准,立宋代周自是水到渠成之事。

故而赵匡胤走向皇位的历史,几乎成为一部赵氏的“成功史”。然而正如邓广铭 先生所言,历史从来都是由成功者所书写的,若我们一贯由着宋人“奉天承运” 的书写路径来考究事件原委,就会被宋人牵着鼻子走。反之,若我们能够怀抱一 份警惕,从另外的角度,尤其是从“失败者”的角度来观察,考析史料中流露出 的蛛丝马迹,也许可以从中发现一派全新的图景。 一 所谓陈桥兵变中的“失败者”,即兵变之前赵匡胤的政敌。大多数的学者在 研究陈桥兵变时,往往都对赵匡胤在兵变之前掌控军队和朝政的力度估之过高, 事实恐非如此。王夫之就曾慨言道:“赵氏起家什伍,两世为裨将,与乱世相浮 沉,姓字且不闻于人间,况能以惠泽下流系丘民之企慕乎!其事柴氏也,西征河 东,北拒契丹,未尝有一矢之勋;滁关之捷,无当安危,酬以节镇而已逾其分。

以德之无积也如彼,而功之仅成也如此,微论汉、唐底定之鸿烈,即以曹操之扫 黄巾、诛董卓、出献帝于阽危、夷二袁之僭逆,刘裕之俘姚泓、馘慕容超、诛桓 玄、走死卢循以定江介者,百不逮一。”[5](卷 1,P1)王夫之之论,正确与否 暂且不论,但足以启发我们重新审视赵匡胤兵变之前的势力。 首先, 五代时期武将掌握朝廷政权的情形仍然继续存在于后周政局中,而当 时朝中最高的军政决策者不是赵匡胤,而是韩通。韩通,并州太原(今山西)人, 在后周的立国和发展中居功厥伟,被周祖“委以心腹”[6](卷 446《韩通传》, P13 968),官至检校太尉、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侍卫亲军副都指挥使,是后周 军事体系中的最高统帅,权力至大,威信颇高。当时“周郑王幼弱,通与上(赵 匡胤)同掌宿卫,军政多决于通”[7](卷 1,建隆元年春正月戊申,P6,可见韩 通的地位要远在赵匡胤之上。然而,韩、赵二人的关系却极为不睦。韩通之子韩 橐驼就觉察到赵匡胤的野心,并奉劝韩通早为之预备[8](卷 1,P2),甚至在兵 变前要杀掉赵匡胤[9],可见二者之间早已是形同水火。这样一个位高权重的对 手的存在,对赵匡胤无疑是最大的威胁。 其次, 从赵匡胤兵变之后回军的路上遭到的抵抗来看,其成功并非如诗家想 像的“黄袍一着便罢兵”那般顺利,而是颇为曲折。赵匡胤兵变回师,首驱陈桥 门,吃了第一次闭门羹:“陈桥驿在陈桥、封邱二门之间。艺祖拥戴之初,陈桥 守门者拒不纳,遂如封邱。”[10](卷 6)到皇城的宣祐门外时,更为惊险,《梦 梁录》卷十四《忠节祠》载:“初,宋太祖受禅,驾自宣祐门入,守关者施弓箭 相向,弗纳,移步趋他门而入。”《随隐漫录》的记载可以与之形成互证:“太 祖自陈桥拥兵入,长入祗候班陆、乔二卒长率众拒于南门,乃自北门入,陆、乔 义不臣,自缢死”,为国捐躯。从陈桥、宣祐二门的诸般抵抗来看,赵匡胤对禁 军的掌控程度亦值得怀疑。 再次,在朝廷同僚中,赵匡胤树敌颇多。如郑起:“显德末为殿中侍御史, 见上握禁兵,有人望,乃贻书范质,极言其事。质不听。尝遇上于路,横绝前导 而过。”[7](卷 4,乾德元年十二月乙亥,P111)又如杨徽之者,周世宗时即屡 次上言提醒提防赵匡胤,后者即位后甚至将欲杀之,赖太宗说情才得以保活 [8](卷 2, P31)。

另外, 宰相范质听闻兵变消息之后, “爪入(王)溥手, 几出血” , 由此愤恨之态中也可以明显看出对兵变极为抵触[7](卷 1,建隆元年春正月癸 卯,P3),即使在赵氏兵变成功之后,在罗彦环按剑胁逼之下,还“颇诮让太祖, 且不肯拜”[8](卷 1,P3)。由此可见,兵变之前的赵匡胤虽然在朝政的掌控上 有了相当大的优势, 但是远远没有达到游刃有余的程度,他的野心也激起了朝廷 内外众多人士的反感。所以,开封城内拥戴后周、抵触赵氏的政治力量绝对不容 小觑。 在宋人的正史“书写”中,充斥的是胜利者的“奉天承运”,这些不和谐的 反对之声却被有意无意地过滤掉了, 只留下只鳞片羽在笔记小说中僻处于历史的 黑暗一隅,甚至逐渐由政治上的“失败者”变为历史中的“失踪者”,消褪于人 们的视野之中,明清至近代对这一群体的长期忽视即是证明。然而,这些失败者 的努力却并不因这种忽视而消逝,通过对史料的艰苦考索,仍可以感受到他们对 于当时政局所产生的深刻影响。 二 由于宋代史家在进行历史书写时的偏向,造成了关于这些“失败者”历史资 料的缺乏,他们在当时的直接影响,已很难为后人所认识。史料的缺失,使我们 不得不转换视角,从“胜利者”赵匡胤所受冲击的角度,加以侧面观察。其中, 最突出的则是赵氏回师途中的行军路线。 赵匡胤由陈桥驿挥师回朝, 欲到达朝廷逼宫禅位,必须穿越开封城的三重城 墙:外城、内城和皇城。陈桥驿在开封城北,入城之路以陈桥门最为便捷,故赵 匡胤回师后直驱陈桥门。

陈桥门是开封外城的北四门之一,赵氏在此遭遇到的第 一次阻抗已如上述,不得已西行至封邱门,“抱关者望风启錀”[10](卷 6),才 得以入城。 接下来,赵匡胤领兵进入内城,走的是仁和门,史籍中有颇多记载:“乃整 军自仁和门入,秋毫无所犯”[7](卷 1,建隆元年春正月癸卯,P3),“乃肃部 伍自仁和门入,诸校翼从。”[11](卷 1)这是进城最为顺利的一次。之所以如此 顺利,原因无非有二:一是仁和门守卒像封邱门那样“望风启錀”,二是在仁和 门处早已有人接应。从封邱、仁和两门守卒日后的境遇来看,第一种可能性可以 排除:封邱门守卒在兵变成功后随即被以不忠不义之名斩杀[10](卷 6),而仁和 守卒则未见任何惩罚。

如果两者都是望风请降的话,赵匡胤没有必要加以区别对 待。如果是有人接应,接应者又是谁呢?兵变前夜,赵普等主谋者就已派军使郭 延赟告知城内的留守心腹、 殿前都指挥使石守信和殿前都虞候王审琦,要他们预 为准备[12](卷 1《受禅》P4)。从《太宗实录》可知,石守信马上部署兵士控制 了皇城左掖门, 而王审琦则极有可能前去仁和门接应。关于王审琦在兵变中的作 为,不见存于史著,却在兵变之后骤升为殿前都指挥使,如若在兵变之时没有突 出的作为,很难想像会有此快速晋升。另外,在兵变之前,赵匡胤的母亲“杜太 后眷属以下尽在定力院”[13](卷 1《定力院搜索不得》,P83),而定力院就位 于仁和门侧,赵匡胤不会不在附近安置亲信保护自己的家人。当时的开封城内, 能够得到赵匡胤信任且有实力实行保护的,舍“布衣之交”[6](卷 250《王审琦 传》,P8 816)王审琦无他。所以,赵匡胤率兵由仁和门入内城,是一场早有预 谋的行动。 穿越仁和门后,大军直驱皇城,由早已有人接应的左掖门进入:“时(石) 守信宿卫内廷,闻变,登左掖门严兵设备,闭关以守??及(楚)昭辅至,守信启 关纳之。”① 单独考察赵氏入城经过的三座城门并无大意义, 但是当我们把这三座城门的 空间地理位置纳入视野,就颇为耐人寻味了。 封邱门,又称新封邱门,属于开封外城北四门之一,位于东数第二门[6](卷 85《地理志·京城》,P2 102);仁和门之名源自后晋,内城东二门之一,居南, 居北者为望春门(又名和政,后改旧曹门)[5](方域一之一,P7 319);左掖门位 居皇城南门乾元门之东[14](卷 1《大内》,P34)。如此看来,赵氏入宫,乃是 由外城东面陈桥门转向西面封邱门入城,又置近在咫尺的内城之北三门而不入, 反而绕至东边城墙,又撇下距离较近的望春门,再次舍近求远,由内城东南的仁 和门进入,足足绕走了半个开封城。在千钧一发的兵变时刻,分秒的耽搁都可能 带来局势的翻转, 赵匡胤为什么会有这般奇怪的举动呢?其间蕴含的正是亲、反 赵氏之间的力量对比。仁和、左掖门之外的其他守城者,不一定都是赵匡胤的反 对者,但是他们显然不是赵氏的心腹。陈桥门的抵抗已经给他敲响了警钟,为了 兵变的顺利进行, 他必须步步为营, 避免激起这些敌人或潜在敌人的抵触和抗击。

入城路线的迂回曲折,暗含着反对者力量在陈桥兵变中的体现。 三 赵氏反对者中最为后人聚讼纷纭的,当属韩通。与赵匡胤“姓字且不闻于人 间”不同,韩通在后周开国前后就跟随太祖郭威南征北战,功名赫赫,至陈桥兵 变前已充任侍卫亲军马步军副都指挥使,由于都指挥使李重进长期驻外,实际上 已是朝廷中最高的军事统帅。兵变之时,韩通由内廷奔出,为赵军先锋王彦昇所 杀,成为兵变中最为重要的一次流血事件。所以,韩通之死成为陈桥兵变中的一 大焦点。而史书中对此事的记载,却扑朔迷离,大致有下列三种说法: 第一,逃家被杀说。这是通行的、影响最大的一种说法,最早且权威的说法 见于司马光《涑水记闻》卷一:“及太祖勒兵入城,通方在内阁,闻变,遑遽奔 归。军士王彦昇遇之于路,跃马逐之,及于其第,第门不及掩,遂杀之,并其妻 子。”成书虽略早的《隆平集》对此仅寥寥一语:“彦昇先入,杀韩通。”所以, 《涑水纪闻》 的记载成为以后塑造历史记忆的重要史源。

又因为司马光大政治家、 大史学家的身份,使得这一说法得到广泛的传播, 《东都事略》卷二九、 《宋史》 卷二百五十《王彦昇传》及卷四百四十六《韩通传》等均同此说。 第二, 谋御不成说。

这一说法的最早记载是李焘的 《续资治通鉴长编》 卷一

“韩通自内庭惶遽奔归,将率众备御”,后遇见王彦昇被杀。《太平治迹统类》 卷一、 《皇宋通鉴长编纪事本末》卷一所载与之略同, 《宋史》卷一《太祖本纪》 也支持这一说法。 第三,抵抗至死说。吕中在《类编皇朝大事记讲义》卷二上云:“上之入京 也,韩通率众备御。”[15](卷 2,P72)其他几种史料记载则更为详备:王巩《闻 见近录》云:“明日,陈桥欣戴,入御曹门,以待将相之至。时伏弩右掖门外, 通出,死矢下。”王楙在《野老记闻》中载:“通,周臣也。陈桥兵变,归戴永 昌。通披甲誓师,出抗而死。”[16](P224)苏辙《龙川别志》卷上云:(大军) “入城,韩通以亲卫战于阙下,败死。”[17](卷上,P71)于此可知,韩通是经 过一番激战之后牺牲的。 以上三种说法中, 韩通之抵抗从无到有、 从微弱到激烈, 呈现出不同的面貌。

究竟谁是谁非呢?从各书的写作背景与特点来看,持逃家被杀说的三本史书中, 《隆平集》是北宋官修《五朝国史》的草稿本;《涑水记闻》的写作是司马光为 了编写一部宋朝的当代史——《资治通鉴后纪》而作的资料汇编;《东都事略》 则是南宋人撰写的北宋史, 所以三书都强烈地带有书写现代国史的意味。在这样 的写作背景之下, 美化本朝之开国史就成为它们共同的写作倾向,所以韩通不和 谐的抵抗行动就在其笔下被悄悄抹去了。 后两种说法尤其是抵抗至死说,有力地挑战了第一种说法,但也必须谨慎地 加以解读。

《闻见近录》等书的描写固然惊心动魄,但这些描写更加近于戏剧化 了的情节,四库馆臣因此将其列入小说家类。其所记固有夸张,但又不能因此抵 消它们的价值,四库馆臣评价《闻见近录》时亦言:“所记朝廷大事为多,一切 贤奸进退,典故沿革,多为史传所未详,实非尽小说家言也。”[18](卷 140, P1 193)况且,主张抵抗说的王巩、苏辙、吕中、王楙等人也都是宋人,没有缘 由要编造故事来为本朝开国史抹黑。其他的一些记载也可以佐证“抵抗说”: “太祖皇帝在周朝受命北讨,至陈桥,为三军推戴。时杜太后眷属以下尽在 定力院。

有司将搜捕, 主僧悉令登阁,而固其扃鐍。俄而大搜索。主僧绐云

‘皆 散走,不知所之矣。’甲士入寺登梯,且发钥,见虫网丝布满其上,而尘埃凝积, 若累年不曾开者, 乃相告曰

‘是安得有人?’ 遂皆返去。

有顷, 太祖已践阼矣。

” [13](卷 1《定力院搜索不得》,P83)王明清《挥麈后录》则直言其中之“有司” 正是韩通②;而“大搜索”一语,亦可见行动规模之大。而持“抵抗说”者也同 样遮蔽了另外一段史实, 即他们为了突出韩通的抵抗,大多略去了兵败归家的段 落。 综上所述, 韩通在兵变过程中的行动可以大致推知如下

听闻兵变消息之后, 韩通立即率领少数亲信奔出内廷,准备组织抵抗,在通过左掖门的时候,路遇正 在“严兵守备”的赵匡胤“义社兄弟”石守信等人伏弩阻击,展开激战,冲出重 围后, 马上派兵前去定力院搜捕赵匡胤家人,之后迎面碰上刚入城的兵变前锋王 彦昇,于是就发生了被追赶到家中、一门多死的惨剧。 韩通之死, 往往被认为是王彦昇的独断专杀,可是若从五代宋初的政治走向 整体来观察,韩通之死绝非如此简单。从种种迹象上看,韩通之死似乎是早有预 谋。

据陈保衡撰 《故检校太尉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使节郓济等州观察处置寺使兼侍 卫亲军副都指挥使仍加食邑五伯戸食实封五百戸赠中书令韩公墓志》记载,遇害 者为韩通夫妇及其长子、二子、三子,而幼子(三岁)及四个女儿则未被杀害。王 育济先生就指出,从这种杀男不杀女、杀长不杀幼的行径来看,更像是一场有计 划有预谋的清除个别政敌的阴谋[19]。 从后来李筠、 李重进相继被灭的史实来看,韩通之死正是赵匡胤肃清后周时 期异己军事力量的开端。

赵匡胤可以在政治上留存后周宰相范质这样并不一心的 前朝旧臣,以便安定政局及彰显自己的“仁人”之心,是因为五代时期文臣地位 的低下,不足以对皇权形成威胁;同时,却绝对不会在五代武臣掌权的状况下, 容忍韩通这样的军事对手继续存在。韩通不仅会在兵变时构成前进的最大阻碍, 即使成功兵变、已获大胜之后,也始终都是赵匡胤的股肱之忧。后来赵匡胤驾幸 开宝寺,“见通及其子画像于壁,遽命去之”[6](卷 446《韩通传》,P13 970), 就反映了他惟恐去韩而不速的真实心态。韩通若在,朝中的反对派就有了一个可 以凝聚的核心,骑墙派也有了左右顾盼的资本,不仅后来的“杯酒释兵权”等一 系列夺取武将军权的计划就只能是镜花水月, 就连自身的皇位是否稳固也甚为堪 忧。加之开封城外还有李赟、李重进等军事实力强大的反对派,赵匡胤必须尽力 防止内外军事势力之间的可能联合。

从这个意义而言, 韩通之死就成为一种必然。 韩通的遭际,可以视之为宋初一干“失败者”的缩影。作文由于历史形势的需要 和舆论环境的塑造, 这些 “失败者” 的言行逐渐模糊不清, 甚至淡出历史的视界。 四 葛兆光先生曾以思想史为例,指出历史的书写往往是根据“后果”去追“前 因” 以至于我们遗失了思想史中被 的, “减去” 的另一面, 历史被越筛越少了[20]。

政治史的研究也是这样,在胜利者书写的历史之中,往往也是“倒着写历史”, 努力为成功者寻找成功的理由,而“失败者”的踪迹却渐渐减少,最终成为历史 中的缺席者。然而,离开了这一环,我们就难以观察到历史的全景。在陈桥兵变 中,韩通等一干抗击者的事迹长期隐而不彰,甚至在新旧《五代史》中都不给他 们留下只鳞片羽。

也许恰恰是这些被遮蔽起来的历史,可以弥补历史中所缺失的 那一环,还我们以历史的全景。 注释: ①《宋太宗实录残本》卷三十,傅氏藏园校刊本。按,王巩《闻见近录》载 此事曰:“石守信实守右掖,开关以迎王师。”与实录有差。考《长编》卷一建 隆元年春正月癸卯条

“殿前都点检公署在左掖门内。时方闭关设守备,及昭辅 至,石守信开关纳之。”所载与实录合。又,《太宗实录》为钱若水(真宗时人) 所撰,时代要较王巩(神宗时人)更早,更据史源意义。《长编》又以考辨详善著 称,故以《实录》及《长编》为是。 ②王明清《挥麈后录》卷五,文渊阁四库全书本。按,与《曲洧旧闻》所载 杜太后寄身之所为“定力院”不同,王氏载为“封禅寺”。考《涑水记闻》卷一、 赵葵《行营杂录》、廖莹中《江行杂录》等,皆载“定力院”。另,封禅寺,即 后来之开宝寺,位于内城东北部;定力院,位于内城之东南,位置即在赵匡胤得 以入内城的仁和门侧,如此,亦便于赵匡胤入城后尽快对其进行保护。故当以定 力院为是。 参考文献: [1]查慎行.敬业堂诗集[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 [2]王育济.世宗遗命的匿废和陈桥兵变[J].史学月刊,1994(1). [3]张其凡.赵普评传[M].北京:北京出版社,1991. [4]邓广铭.陈桥兵变黄袍加身故事考辩[J].真理杂志,1944(1). [5]徐松.宋会要辑稿[M].北京:中华书局,1957. [6]脱脱.宋史[M].北京:中华书局,1985. [7]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M].北京:中华书局,2004. [8]司马光.涑水记闻[M].北京:中华书局,1989. [9]王巩.闻见近录[M].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10]王明清.玉照新志[M].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11]王称.东都事略[M].宋史资料萃编本.台北:文海出版社,1967. [12]杨仲良.皇宋通鉴长编纪事本末[M].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6. [13]朱弁.曲洧旧闻[M].北京:中华书局,2002. [14]孟元老.东京梦华录[M].北京:中华书局,1982. [15]吕中.类编皇朝大事记讲义[M].宋史资料萃编本.台北:文海出版社, 1967. [16]王楙.野老记闻[M].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1995. [17]苏辙.龙川别志[M].北京:中华书局,1982. [18]永瑢,等.四库全书总目[M].北京:中华书局,1965. [19]王育济.论“陈桥兵变”[J].文史哲,1997(1). [20]葛兆光.思想史,既做加法也做减法[J].读书,2003(1).

第一篇:陈桥兵变是怎么回事

周世宗突然一病而死,恭帝年仅7岁, 后周出现了“主少国疑”的不 稳定局势。翌年正月初一,风闻契丹和北汉发兵南下,后周执政大臣 范质等人不辨真假,匆忙派遣赵匡胤统率诸军北上抵御。赵匡胤统率 大军离开都城, 夜宿距开封东北20公里的陈桥, 兵变计划就付诸实践 了。这天晚上,赵匡胤的一些亲信在将士中散布议论,说“今皇帝幼 弱,不能亲政,我们为国效力破敌,有谁知晓;不若先拥立赵匡胤为 皇帝,然后再出发北征”。将士的兵变情绪很快就被煽动起来。正月 初三赵匡胤的弟弟赵匡义和亲信赵普见时机成熟, 便授意将士将一件 事先准备好的皇帝登基的黄袍披在假装醉酒刚刚醒来的赵匡胤身上, 并皆拜于庭下,呼喊万岁的声音几里外都能听到,遂拥立他为皇帝。

赵匡胤却装出一副被迫的样子说:“你们自贪富贵,立我为天子,能 从我命则可, 不然, 我不能为若主矣。

”拥立者们一齐表示“惟命是听”。

赵匡胤就当众宣布,回开封后,对后周的太后和小皇帝不得惊犯,对 后周的公卿不得侵凌,对朝市府库不得侵掠,于是赵匡胤率兵变的队 伍回师开封。陈桥兵变的将士兵不血刃就控制了后周的都城开封。这 时后周宰相范质等人才知道上了大当,但已无可奈何,只得率百官听 命,宣布周恭帝退位。赵匡胤遂正式登皇帝位,轻易地夺取了后周政 权。由于赵匡胤在后周任归德军节度使的藩镇所在地是宋州,遂以宋 为国号,定都开封。

赵匡胤建立北宋后,眼见天下割据势力林立,在赵普的帮助谋划 下,赵匡胤采取“先南后北”的统一中国的策略,先后攻灭了南平、湖 南、 后蜀、 南汉、 南唐等割据政权, 同时又加强了对北方契丹的防御。

陈桥兵变是怎么回事》出自:安格美文网
链接地址:http://www.tagmusic.net/article/60IkJ8A859mTIrf8.html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免责声明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RSS 订阅 | 热门搜索
版权所有 安格美文网 www.tagmusic.net

陈桥兵变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