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在夫妻综艺当对照组 > 第37章 第 37 章
 
窗外的雨越发大了, 砸在玻璃上,发出“噼啪”声。

司理终于慢慢收回手,语气有些支吾:“刚不小心绊到脚, 水洒了。”

他这借口找的实在不怎么样,稍一细想便能发现破绽。

毕竟谁会大晚上的拿着牙杯接一大杯水到床边来?难道还打算夜里起来喝吗?

但司理因为心虚一时转不动脑筋, 抱着不纯目的而来的许绾柚, 也同样心虚的好不到哪里去。

她不仅没有看出司理的异常, 还傻愣愣地想着, 司理的床湿了不能睡人, 那自己过来蹭床的计划岂不是就失败了?

这时,一声惊雷“轰隆”炸响,头顶的灯闪烁了一下, 倏地灭了。

整个卧室顿时陷入黑暗。

而爆-炸一般的雷声却没有停下的意思, 接连轰鸣大作起来。

司理在黑暗中皱了下眉, 猜测道:“大概是电路跳闸了, 我下去看看。”

许绾柚没出声。

司理下意识朝她站的方向看了一眼,只能看到一片漆黑。

他正准备去桌边取手机打光,窗外突然劈下一条巨大的闪电, 瞬息将室内照亮。

虽然只有一秒左右的时间,却已经足够司理看到许绾柚的状态。

只见她手臂抱着双膝蹲在地板上, 脑袋紧紧埋在臂间, 整个人都缩成了一小团。

司理心下狠狠一跳。

他摸黑走过去, 担心地轻声喊道:“又又?”

许绾柚仍然没有回答。

司理循着心中估算的距离在黑暗中站定,随即半跪下去,将牙杯搁置在一旁, 试探着往前伸出手, 指尖果然很快触碰到一点柔软的发丝。

然而不等他更进一步, 便被许绾柚“啪”的一声重重将手拍开了。

“滚开!滚开!”

许绾柚原本清亮的声音竟微微发颤。

司理的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他模模糊糊看到许绾柚飞快地用手在头顶拍打拨弄,好似沾染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然后崩溃般更紧地抱住自己,在轰隆不停地雷声中重复着“滚开”二字。

司理不知道许绾柚这是怎么了,情急之下直接膝行到她身边,张开手臂将人一把抱进怀里。

许绾柚只在最开始被碰到时挣了一下,很快便像归巢的小鸟一般更紧地将自己缩进司理的怀抱中。

司理感觉她整个人都在簌簌的发抖,因为恐惧而变重的呼吸都是颤抖的。

他轻而缓地拍打着许绾柚的后背,因为担心吓到她,声音都是极轻的。

“不怕,我在。”

“轰隆——”

窗外又是一声炸响。

司理立刻感受到怀中的许绾柚原本渐渐平息的身体瞬间再度绷紧,死死拽着他身前的衣物,像要把自己嵌进他的怀里。

“赶走……太多了……快把它们赶走……”

司理隐约听到许绾柚语无伦次的声音。

“嘘——”

他抬手捧住许绾柚的脸,顺着她的话缓声说:“赶走了,我都赶走了。不要怕,又又,只有我在这里。”

说完,司理手掌上移,用力地捂住了她的耳朵。

他想继续说话安抚,又想起来她现在应该听不到,于是低下头用自己的额头紧紧抵住她的额头。

用温热的体温表达自己的存在,告诉她不要害怕。

又一道闪电划过夜空,短暂地照亮了两人相依的身影。

不知过了多久,雷声终于停了。

而许绾柚也稳定下来,不再发抖。

司理听着耳畔平稳的呼吸,试探着松开手,低声问:“我要下去看看电闸,你跟我一起,好不好?”

许绾柚似乎还没从先前的情绪中完全走出来,过了好一会儿,才动作很小地点点头,说:“好。”

司理先站起身,然后弯下腰,伸手托住许绾柚的腋下,像抱小孩一样将她架起来。

他用手指替许绾柚将乱蓬蓬的头发捋顺,把散在两边的发丝压在耳后,随后褪掉拖鞋,在她面前蹲下。

“抬脚。”

司理记得许绾柚脚后跟还带着伤,因此轻轻握住她的脚踝上方,向上微微使劲,示意她把脚抬起来,帮她穿好自己的拖鞋后,才牵着她去取手机。

手机自带的手电筒打出一束光,将他们身边的一小片地方照亮。

这光明明是没有温度的,却在黑暗中生出一种温暖的错觉。

许绾柚不由偏过头去看司理,后者也正垂眸看着她。

司理抓着她的手又多用了两分力气,说:“不怕。”

许绾柚自己胸腔里“砰砰”跳动的心跳声,甚至将窗外的大雨声都压了过去。

直到被司理带到楼梯口,她才想起来道:“我拖鞋落在房里了,先去换鞋吧?”

司理则仍牵着她继续往下走,用十分平常的语气说:“不用,先去看电闸,来电了你就不用再怕了。”

许绾柚有点不好意思,“我现在不怕了。”

司理“嗯”了声,道:“是我怕你会怕。”

-

来到电闸旁边一看,果然是漏电保护性跳闸。

司理将开关重新推上去,二楼廊道的灯光便亮了起来。

“来电了!”许绾柚见状惊喜出声。

司理用手机将客厅的灯全部打开,第一时间低下头去看许绾柚,发现她眼眶微红时,他控制不住地皱起眉。

他以前从来都不知道许绾柚怕打雷、还怕黑。

司理伸出手,很轻地在她眼尾擦过。

许绾柚反射性向后撤了撤,眯着眼笑道:“有点痒。”

说完,她脱下拖鞋,蜷着脚趾站在地上,冲司理道:“你快穿上,现在地板好凉了。”

司理显然不认同她的动作,正要拒绝,便听到对方催道:“你快点穿好呀,然后再背我上去,这样我们都不用光脚踩地板了!”

司理闻言,立刻踩进拖鞋里,然后撑着大腿半蹲下身。

许绾柚便默契地跳上他的背,搂住了他的脖子。

两个人都忘记了,其实鞋柜就在他们身后不远处……

“我小时候在福利院,吃饭得靠抢的,抢不赢就得饿肚子。”

走到楼梯中间时,司理听到背上的许绾柚突然出声。

“但我是院儿里最小的孩子,力气也最小,所以几乎谁也抢不赢。而且小姑娘嘛,胆子也不大,被哥哥姐姐们一吓唬,就乖乖把分到的食物交出去了。

可一直饿肚子,我也很难受呀!所以过了一段时间,我就学聪明了,交出一大半,自己留下一小部分藏起来,晚上再偷偷摸摸吃。

但小孩子长的也快,我的食量很快跟着变大,最开始藏起来的那一点分量就不够吃了。于是我只能越藏越多,然后就被抢我食物的大孩子们发现了……”

那一天晚上,许绾柚照旧等到同寝室的小孩儿睡着了,便悄悄起身下床,摸黑去教室里取自己藏在课桌的食物。

她窸窸窣窣刚啃了两口小面包,教室门就被人从外面踢开了。

“我说明明看到你今天手工课还得了老师的夸奖,怎么才拿到两个小面包。最近也是,上交的食物越来越少,我早就觉得不对劲了。果然,看我发现了什么?老鼠正在这里偷吃呢!”

领头的是个十一岁的男孩,叫王强,两年前父亲因吸毒过量死亡,又找不到亲戚收养,才被送来的福利院,也是院儿里最大“帮派”的“大哥”。

那天晚上,许绾柚被王强带着几个男孩抢走了食物,并推进了教室后面不到一平米的工具间里。

世人总是看孩子年纪小,就觉得他们天真纯善,殊不知孩童的恶意,有时候更加可怕。

王强下午就带着人特地抓了好几只老鼠,以及一袋子臭虫蟑螂,决心要给许绾柚一点教训,让她以后再不敢偷偷藏匿食物。

所以他直接将袋子扔到许绾柚脚边,然后狠狠关上了工具间的门。

小小的许绾柚看着四处乱窜的灰毛老鼠和密密麻麻的蟑螂从脚边的袋子里爬出来,吓得尖叫哭喊。

她一边跺脚,一边冲到门边想将门打开。

但工具间外面的门把手被王强用铁丝死死拧住了,许绾柚在里面根本推不动分毫。

“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小女孩颤抖的哭叫和求饶,成为了门外这群恶童嬉闹取乐的笑料。

最后,王强扔下一句“既然你要做偷东西的臭老鼠,那就和你的伙伴们好好待着吧”,便领着人直接走了。

甚至在走之前,还笑嘻嘻地关掉了工具间里昏暗的灯。

王强原本是想着关许绾柚一两个小时,再将她放出来的。

但没过多久便下起了特大暴雨,室外电闪雷鸣,谁都不想冒着大雨再跑一趟。

于是还差两个月才到五岁的许绾柚,就这样和一群同样无处可逃的老鼠蟑螂,留在逼仄脏臭又黑暗的工具间里,度过了一个无比恐惧又煎熬的雷雨夜……

“从那天以后,我就不能在打雷的晚上关灯睡觉,因为会……看到很多的老鼠蟑螂。”

许绾柚有点恶心地把话说完,一抬头便看到坐在她床边的司理脸上露出气愤而痛苦的表情。

许绾柚却轻笑一声,道:“不用这么看着我啦,第二天王强过来给我开门,就被我扛着拖把狠狠打了一顿!我还往他嘴里塞了一只活蟑螂,恶心的他好几天都吃不下东西。”

情况当然没有这么简单。

许绾柚那时候实在是太小了,虽然凭着出其不意确实给了王强教训,但她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

只是因为她那天表现出来的那股不要命的疯劲,王强多少收敛了些。

也是从那一天开始,胆小懦弱的又又不见了。

因为她知道,只要自己不强大起来,就永远会被人欺负。

司理却并没有被许绾柚轻描淡写的语气安慰到,他伸出手将她垂在身侧紧紧握住的拳头温柔地包裹住,用一种难过而抱歉的眼神看着她,哑声说道:“对不起,没能更早一些地遇见你。”

没能成为你的,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