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在夫妻综艺当对照组 > 第38章 第 38 章
 
这听上去实在很奇怪。

许绾柚想。

司理在为一件根本和他无关, 甚至连假设都找不到基础的事情跟她道歉。

一个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富n代,一个是被至亲抛弃、在福利院挣扎求生的孤女。

他们的人生从出生开始,就是两条无法交汇的平行线。

可是司理却说得很认真, 好像这真的都是他的错。

是因为他没能改变生命运行的轨迹,在所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之前遇见她, 所以才让她受了那么多的苦。

从来没有人和许绾柚说过这样的话, 她也没有想过, 会有人试图将那些一直压在她肩上的苦与痛带走, 告诉她:“你根本不应该承受这些, 这都是我的错,是我没能在你身边。”

许绾柚竟蓦地有些鼻酸, 明知毫无道理,却还是忍不住顺着司理的话埋怨:“是啊,为什么你不早一点出现呢?”

原来她也不是不觉得委屈的。

为什么别的小孩有父母疼爱,她却要被至亲抛弃?

为什么她没有娃娃玩具和漂亮的小裙子,还要挨打才能不饿肚子?

为什么当她好不容易拥有了一位英雄父亲,有了想要为之奋斗的理想,命运却又给她当头痛击?

……

只是有人疼的孩子才能哭,有人宠的孩子才可以肆无忌惮。

而她则只能憋回眼泪, 只能快速成长, 只能捏紧拳头自己保护自己。

但在这一刻,许绾柚突然觉得, 她好像也有了可以委屈的资格。

司理丝毫不认为她在无理取闹, 他只是动作轻柔地, 一点一点将她紧握的手掰开, 试图用指腹揉散她掌心因为握得太用力而留下的指甲印, 再一次认真地道歉:“对不起, 都怪我。”

许绾柚本就不是心灵脆弱、容易伤感的人,相反她无论遇到什么样的磨难,无论生活对她多么的不公平,她也总能很快地消化那些低落的情绪,调整好心态。

晁雅曾戏称她的身体里大概藏了一个小太阳,无时无刻在给她充能,令她元气满满。

因此现在许绾柚看着面前低垂着睫毛,明显难掩低落的司理,唇角反而不自觉地扬了起来。

她感觉手心很痒,却舍不得将手收回来。

只是司理的动作实在太轻了,许绾柚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收起手指抓住他的大拇指,不让他再动。

她扯了扯司理的手,示意他抬起头,笑着说:“可是你那时候也才五岁啊!就算你在那里,我们两个加起来也打不过他们。”

这实在不是一个令人高兴的假设。

但司理却无法反驳,他嘴唇无意识地绷成一条直线,半晌才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开口:“那我也可以挡在你前面,让你先跑掉。如果不行,至少我还能在工具间里一直陪着你,那天晚上你就不会那么害怕了。”

这样的话,即便只是甜言蜜语,也足够令人心热了。

更何况司理的语气如此郑重,让人完全生不出任何促狭的心思。

许绾柚又听到了自己砰砰的心跳声,有什么话涌到嘴边,呼之欲出。

“你脚上的创可贴呢?”

司理不悦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许绾柚凝神,看向自己的脚后跟,不甚在意地回道:“晚上洗澡打湿了,我就撕下来扔掉了。”

她看到司理立刻紧紧皱起眉,便晃了晃脚补充道:“真的没什么事,这么小的伤口,你不说我自己都忘了。我以前受过的伤比这个严重多啦!”

结果司理的脸色反而更黑了,他站起身,闷闷不乐道:“我去拿药箱。”

许绾柚不知道他怎么突然就黑了脸,还没来得及问,人已经走了出去。

她正思考要不要追上去跟他一起下楼,床头柜上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许绾柚拿过来一看,发现居然是司理的视频通话。

不是才出门吗?怎么又发视频过来了?

许绾柚有些诧异地接通,问:“怎么了?”

屏幕里司理的脸因为走路而轻轻晃动,但声音却是很稳的。

因此许绾柚能够很清晰的听到他说——

“我担心你一个人留在房间里会害怕。”

许绾柚感觉自己的心脏像被人轻轻捏了一把,微微发胀。

“看得到我吧?”司理说着,又往镜头前靠近了些,哄小孩似的说:“不要怕,我很快就上来了。”

许绾柚听到他那边拖鞋踩在楼梯上,发出急促的“啪嗒”声,像一下一下敲在她心上。

她不由抬手按在胸口,心想:妈呀,我的心脏好像要跳出来了!

司理果然没有食言,很快就拎着药箱回来了,只是胸膛起伏,呼吸明显加快。

他挂掉视频,将手机扔到一边,仔细地替许绾柚脚后的伤口消毒,再用棉签印干,最后重新贴上创可贴。

贴完左脚,司理用拇指在胶布上按了按,确认创可贴有粘好,突然出声道:“之后我不会再忘的。”

正盯着他的侧脸看得出神的许绾柚一时没听明白,困惑地眨眨眼,“嗯?什么不会忘?”

司理一边替她处理右脚后跟的伤口,一边严肃道:“伤口消毒,换创可贴。”

许绾柚忽地反应过来,原来之前他不高兴,不是因为看她对伤不上心,而且生气自己没能及时想起来替她处理。

许绾柚心里甜滋滋的,倾身离司理近了些,笑眯眯道:“你怎么对我这么好呀?”

司理手上的动作一顿,声音有些低落:“你对我才更好,我之前手划伤,你都记得替我包保鲜膜防水,可我今天却没想起来。”

许绾柚一听,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搞半天还是跟她这来报恩啊?

她抽回踩在司理膝上的脚,挑眉问道:“那我要是没帮过你,你就不对我这么好了?”

“我……”

司理手里拿着棉签抬起头来,正要说话,声音就被手机铃声打断了。

他扫了眼来电显示,看清联系人时眼中露出些微的惊讶,本要点挂断的手指一顿,转而按下了接通和免提。

一道清脆但普通话说得有些蹩脚的女声立刻从手机里传出来——

“老天!这雨下得也太大了!你快来首都机场接我,不然你未来的女朋友今晚就得在冷冰冰的机场过夜啦!”

许绾柚眉梢顿时高高扬起,抬脚踹了司理大腿一下,语气危险地重复:“未来的女朋友?”

司理张嘴要说话,手机对面的年轻女人听到许绾柚的声音先咋咋呼呼喊起来:“嘿!司理,这么晚了你身边为什么有女人的声音?她是谁?”

许绾柚用眼神制止了司理开口,自己倾身过去拿起床上的手机,面无表情地送到嘴边,用温和到有点吓人的语气道:“你好,我是司理的太太,请问你是哪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