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徐医生的私藏黑月亮 > 第一百九十六章:避风港和栖息地
 
  但即便如此,他也只是闷头跟在她身边,即便是最难的那两年,也从未抱怨过一句。
  徐屏安把模型放回去,顺便整理了下书桌上的东西,他以前上学的时候暑假经常会来这里,所以房间里的东西都很齐全,随手翻开一本小时候看过的一本奇闻怪谈,回头想给秦蔷讲的时候,声音戛然而止。
  她趴在床上,呼吸平复,睡得正香。
  徐屏安看了片刻,上前把被子打开给她盖上。
  他从房间出去,珍珠不知道什么时候溜出了大门,在巷子里追着几个流浪猫追的正欢。
  徐屏安把珍珠喊回来,训了几句,然后带着回家,几个流浪猫见他过来,也不躲了,离得远远的看着他。
  秦蔷昨晚就没怎么睡好,今天起来的又格外的早,所以现在一睡就睡得很沉,外公外婆都起来了,秦蔷还没醒。
  等她醒来的时候,徐屏安的房间窗户刚好能够看到院子里的场景,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的往外看,外婆在院子里择菜,徐屏安坐在一个小板凳上帮外婆择菜,珍珠窝在他脚边咬着自己的尾巴。
  外婆在问徐屏安晚上是让她睡在他房间里还是单独睡,从外婆的语气中秦蔷听出来其实外婆还是挺希望徐屏安和她住在一个房间的。
  这样就证明小情侣感情不错,并且她也不是外孙特地找来糊弄他们两个老人家的。
  但徐屏安没多停顿,就答道:“她想自己睡。”
  外婆也不失望,点点头,“你旁边的房间我收拾好了,记不记得那年你过生日你外公给你买的一个棕熊玩偶,我给放那个房间去了,蔷蔷刚来,估计认床,晚上让那玩偶陪着她睡。”
  秦蔷眼神柔和下来。
  “你跟蔷蔷认识多久了?”外婆从午饭之后就开始喊她蔷蔷了。
  徐屏安把择好的菜放进绿色的小盆子里,语气有些温吞,“快半年了吧。”
  秦蔷稍稍叹了口气,有些懊恼,其实两人住在那个小区里都有段时间了,秦蔷是已经住过去一年多快要两年了,至于徐屏安则是从到市一工作之后就住在那里了,比她在那里的时间还要早。
  她默默想着,如果当初刚搬到这里她就拎着水果满楼层的跑一跑,带着点社交牛逼症去进行一下邻居之间的友好互动,说不定跟徐医生早就认识了。
  外婆并没觉得两人相处半年的时间短了,她当初和外公结婚的时候其实只是简单的见了一面,后来又约着一起看了场电影,吃了顿饭,再后来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结婚了。
  外婆把菜放好,笑眯眯的看着自家外孙,“都是好孩子,屏安啊,外婆跟你讲,感情这东西很邪乎的,有些人刚开始爱的掏心掏肺,但几年之后会觉得自己当初的眼光有问题,对自己掏心掏肺爱过的人厌弃不已。”
  “也有些人刚开始其实没什么感情,但后来相处着相处着,哎,就这么习惯了,也就有感情了。”
  她攥了攥徐屏安的手,“外婆跟外公也陪不了你多久了,现在看到你跟蔷蔷在一起,有了喜欢的人,外公外婆也就放心了,说这些,外婆其实是想告诉你,感情这东西,就算是再爱,也是需要维护的,你性子轴,很多事情都没人教你,但外婆现在告诉你,喜欢一个人,不仅要欣赏她的优点,还要包容她的缺点。”
  “你懂吗?”外婆笑着问他。
  徐屏安点点头,轻轻抚了下外婆的手背,“懂的。”
  “你们现在年轻人谈恋爱和我们这些老一辈的谈恋爱都不一样,外婆也教不了你太多东西,但有一样你记住,不管是谈恋爱的时候还是结婚以后,分手和离婚这种话,绝对不能随随便便的挂在嘴边,有些话,你说的时候可能不觉得有什么,嘴一快就说出来了,但落在听的人耳朵里,那都是一把把的小刀。”
  没觉得外婆啰嗦,徐屏安平静的听着外婆一声声的叮嘱,偶尔点点头。
  窗子里面的秦蔷也听着外婆的话,唇角微弯。
  如果她小时候也有个外公外婆该多好啊,那她就有了避风港和栖息地了。
  徐屏安端着果盘从外面进来,看到秦蔷站在窗口发呆,“什么时候醒的?”
  “有一会了。”她朝着徐屏安走过来,撒娇似的抱住徐屏安的腰,在他怀里蹭了蹭,“我想去看看外婆给我准备的房间。”
  其实对于外婆给自己也准备了房间,秦蔷还是挺惊喜的,这也表示了外婆对她的重视,毕竟像外婆他们这个年纪的人,好像不太能接受现在的年轻人一谈恋爱就同居的事情。
  徐屏安带她去了隔壁房间,和他这个房间差不多大小,只不过上面没有那个小阁楼。
  床是竹子做的,看上去光滑锃亮,外婆很有少女心的给她用上了碎花的带着花边的床单和被罩,床上还放着个不算小的棕熊玩偶。
  秦蔷把玩偶抱起来,这玩偶大概有半个她那么大,软乎乎的,抱着睡觉肯定很舒服。
  “外公给你买的?”
  徐屏安已经猜到刚刚外婆说的那些话都被她听去了,点点头,“初三那年买的,我过生日,外公出去的时候路上碰到了个玩具店,总觉得要给我买点什么,进去逛了一圈,带了个它出来。”
  他伸手扯了扯玩偶的耳朵。
  秦蔷把玩偶放到床上还顺便给它盖好被子。
  现在大概是下午三四点的样子,徐屏安想带着秦蔷去后面的小溪边上走一走。
  这边的小溪蜿蜒曲折,边上还有很多大石头,中间修了个石桥,看上去很有小桥流水的感觉。
  秦蔷觉得以前领着一群小跟班们逃课去掏螃蟹的劲上来了,伸手撩了把很清澈的溪水,对着徐屏安不轻不重的泼了下,没泼他身上,但是鞋上溅上几滴。
  徐屏安也不生气,跟她一起蹲在大石头上,找了根小木棍,给她指那边聚成一团的小鱼仔仔们。
  “我以前闲着没事就回来这里坐着,听听水声和风声,似乎能让整个人平静下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