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周书仁杨竹兰 >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 国运
 
  昌忠中会元让更多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周书仁怕小儿子被算计,永安国公府的几位就是警示!

  周书仁可不认为有他镇着就高枕无忧,利益面前丧心病狂的太多。

  昌忠也十分的听话,看榜出去一次就再也没出过门,所有的帖子都推了,理由都是现成的,他要为殿试做准备,谁也不敢打扰他了,深怕影响他周侯府丢了状元被记仇。

  竹兰也从昌忠嘴里知道了杨琇,这次杨琇硬撑着还考了第五名,这是儿子的竞争对手。

  这日昌义休沐在家,吃了早饭就来主院陪娘说话。

  竹兰问道,“我听你爹说礼部拟了一份名单?”

  昌义习惯爹什么都和娘说了,“是,您也知道礼部要进一批人,现在榜单出来礼部拟了一份考察名单,名单上一共有五十人。”

  竹兰挑眉,“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

  昌义笑着,“我在右侍郎处看到的,右侍郎与儿子关系不错。”

  加上他的背景又不涉及礼部争斗,在左右侍郎面前他还是有些面子的。

  竹兰问,“你可见了名单?”

  昌义点头,“儿子扫了一眼四弟熟悉的两个都在名单上。”

  竹兰心里一动,“杨琇,还有一个姓刘,叫刘什么来着?”

  昌义记得清楚,“刘明生。”

  “对,就是他。”

  竹兰对刘明生感观不错,为了前途抛弃妻子的有,更过分降妻为妾的也有,刘明生不离不弃难得!

  昌义笑着:“这次刘明生进了前一百名,儿子很看好他。”

  竹兰想了想道:“这份名单不容易拟吧!”

  昌义点头,“反正不涉及儿子,儿子更多的时候看戏,对了,儿子听说要办专门学习的女子书院?”

  “已经传出消息了?”

  昌义,“还没传开礼部只有少部分人知道。”

  竹兰道:“我的确和容川提了,年后来学院专门读书的多了起来,我想等秋收的时候看看,你们知道有什么想法?”

  她告诉容川打着试探的主意。

  昌义笑着,“您先办了女子学院,学院很成功女子也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听到这个消息礼部没有过激的反应。”

  女子学院没有男性教学,有男的也是太监不会影响女孩的名声,皇上的态度是支持女子读书的,加上官眷女子闺中也会请先生识字读书,所以有口风传出来,大家的接受度挺高的。

  次日,竹兰去学院没见到江玲,只见邵婷自己,“你嫂子呢?”

  邵婷脸颊微红,支支吾吾的,“我嫂子说我年纪大了,以前家中没长辈给我存嫁妆,嫂子定的木料到了去看木料了。”

  竹兰了然,江玲买木料给邵婷打床等家具,“你嫂子对你如亲妹妹一样。”

  邵婷不好意思又感动,自从侯府透了信,嫂子就一直忙着帮她置办嫁妆,家中情况她清楚,大哥撑死能拿出两百两银钱,最后还是嫂子拍板拿压箱底的银钱给她办嫁妆。

  竹兰一直待到下午才见到江玲,江玲道:“院长您来了。”

  竹兰拿着新编的书籍要回去了,见到江玲问,“木材买了?”

  江玲一脸喜气,“买了,幸亏我早定了否则又抢不上了。”

  竹兰想了想道:“我们侯府准备的聘礼丰厚。”

  江玲听懂了,“聘礼都给妹子带走,我当嫂子置办是我的心意。”

  她是真心疼小姑子,当然也有小姑子嫁入侯府对相公有利的一面,为了长远考虑小姑子在侯府体面,他们两口子才能借上更多的利,她心里什么都明白。

  竹兰清楚江玲有银子,江玲是个会过日子的,来京城有月银又有她时不时送些东西,江玲就没怎么花过银钱,年底还有置办的庄子收入,江玲富裕的很。

  竹兰坐在马车上想,江玲下了狠心给邵婷办嫁妆,哪怕没有明辉添的银子嫁妆也够看了。

  仔细一算,邵婷的嫁妆比不少官家嫡女都好看。

  时间一转到了殿试当日,没押昌忠的都不希望昌忠参加殿试,可惜白诅咒了。

  众人见皇上,昌忠别提多坦然了,这个时候昌忠最不紧张,见皇上和太子次数太多,昌忠已经习惯了。

  皇上还叫了昌忠上前,“你中会元写的文章很好,朕很期待你今日表现。”

  昌忠自信的道:“学生一定全力以赴。”

  其他的人就酸了,反而减少了心中的紧张,也算是一件好事。

  一个时辰后,皇上已经走了一圈,手快的已经写了不少,然而皇上看过心里不满意。

  昌忠写的并不快,他怕写错字废了要重写,不仅耽误时间还影响思路,今日皇上出题关于朝廷选拔人才,如何更全面的选人才等等,其实已经映射科举会改革。

  春闱主考题目并不出格,今日对于死学八股的人不友好了。

  皇上想看的是思想,能走到殿试的人,哪怕被禁锢思想也不傻额头出了汗水。

  皇上中途去处理朝政,太子盯着也没闲着,手里拿着报纸,报纸报道新法律,新法律推广后刑部办了几个案子,证明新法律的好,为了更好的推广法律,这个月的报纸都和法律有关。

  太子不是吹毛求疵的人,却是喜欢找漏洞的人,他觉得法律还可以继续添加,心里有计划却不急。

  时辰到了,卷子放在桌子上,所有人按照顺序起身离开,今日有人心态蹦了,出了大殿就哭了,全因没写完!

  昌忠幽幽的想,改革势必会淘汰一些人,对于王朝而言改革如同注入了活力是国运。

  宫门口,周书仁提前下衙门,他站在宫门口形成一片空地,他的表情太严肃,让想讨好的人不敢过来。

  周书仁眼神还算不错,一眼看到长长的队伍,脸上终于有了笑容。

  昌忠一眼看到了爹,等出宫门就跑了过来,“爹,您来接我啊。”

  周书仁看着老儿子,心里感慨万千,“走,今日咱爷俩好好喝几杯。”

  昌忠心里怕怕的,爹的酒量太好了,“您要灌醉儿子啊!”

  周书仁哈哈笑着,“对,今日咱爷俩比一比。”

  昌忠笑眯眯的,“爹,您明日要上早朝的。”

  周书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