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赵十六忘生 > 第35章 林中花妖其一
 
“本殿就是来告诉你,大侄子要被赐婚了,是白家小姐,本殿上次瞧见拟好的圣旨了。”

赵十六道,眼神盯着柳美生看。

对方却没有什么表情。

“五殿下?于美生有什么关系?”

柳美生弯起了嘴角,眼神疑惑。

“柳小姐你不是喜欢大侄子吗?”

赵十六摸了摸后脑勺,道。

“喜欢?小王爷这话可不能乱说,或许从前是哪些地方叫五皇子误会了吧,若是小王爷遇上五殿下,不如请告知一声,美生对他只有尊敬,没什么其他想法,至于喜欢,是万万没有可能的事情。”

柳美生笑意盈盈的说完,转身便走了。

“诶,怎么又不喜欢了?”

赵十六道。

算了算了,和自己也没有什么关系,一个女人罢了,回头劝劝大侄子就好。

“阿笙,怎么样怎么样,那柳小姐是不是被附身了?”

他小步跑到忘生身边,好奇道。

“还不清楚。”

忘生挥手挡开了他凑过来的脑袋,神色很淡,右手伸出,于掌心里飞出了一只黑色蝴蝶,追着柳美生离开的方向而去。

“那是什么?”

赵十六问道。

“影蝶。”

“能追踪?”

“嗯。”

忘生点头,转身准备回去。

“你不跟着出去瞧瞧啊?”

“不急。”

忘生道,一面在院子里的石椅上坐下。。

“阿笙你不急的话,那我同你说说你叫我去问的事儿。就是那个白飘飘的堂兄,白沐,广平兄身子骨一直很好,这突然生病就很奇怪,我去问了给他治病的大夫,说是血气亏损,文绉绉一大段,说白了就是肾虚,看他那弱不禁风的样子,恐怕得在床上瘫好一段时间了,你说说他最近这段时间也没有去哪儿,怎么就生病了呢?”

赵十六便坐在忘生对面,噼里啪啦和说书人一样,抑扬顿挫,声情并茂。

忘生作势要走。

赵十六将她手背一抓,少女眼神淡淡一扫。

“诶,你别走,我这就说到关键的地方了。”

十六松了手,陪着笑脸。

“我后来才知道,广平兄在生病的前些天去过四方客,不过是去做什么,我问他的时候他却说忘了,但是就提了一点,说他见着过我家大侄子,子墨还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但是最终什么话也没有告诉他。”

“那你有没有问他最近和什么人有过来往?”

忘生道。

“啊?和什么人来往?这我没问。”

他也不是讼师,或者查案的官差老爷,哪里知道还得多问这么一些啊。见忘生没有多大失落的表情,他心里头稍微一松,警惕自己下次注意。

“嗯,再查便可。”

赵十六于是和忘生聊起天来,只不过多数时候都是赵十六在说话少女则时不时点点头回应他。

美生这边,到了四方客。

四方客是皇城里最大最好的酒楼,客人皆是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而柳美生,是这儿的常客。

此时柳美生正从一间客房中出来,准备离开,却有个男子挡住了她的去路。

“柳小姐。”

柳美生一抬眸,便撞进了赵子墨那双丹凤眼里。

温煦的男子此时情愫难掩,眼底还带着火气。

“你来见何人?”

语气急切。

“噗嗤——我来见何人与五殿下似乎没有关系,美生这便打算离开,还请五殿下让一让。”

柳美生眼角一勾,道。

“那日我瞧见你和广平兄在酒楼吃茶了,美生,广平兄的病是不是和你有关系?”

赵子墨问道,让柳美生面色一变。

“五殿下在说什么?美生不知道。”

女子摇了摇头,面上一派无辜、

“美生,我可能要同白家小姐成亲了,美生你——”

赵子墨眼神闪烁。

“那美生先恭喜五殿下了,白家小姐能文能武,生得也是绝色,殿下有福气得很。”

“可是你知道我喜——”

柳美生右手食指一抬,贴上赵子墨的嘴唇,上勾的眼角无端端露出几分风情来。

“殿下莫要胡说,美生还顾念着自己的声誉呢。”

“那你为何还要私自和外男相见!”

赵子墨眼眶有些发红。

“五殿下,美生知道您身份贵重,可是美生自己的事情也轮不到五殿下来管呢,还是说说,您以什么样的身份来管我呢?未婚夫君?五殿下莫要忘了,是您自己闹着要解除婚约的,从那个时候,我与五殿下似乎就没有关系了。”

“美生你——”

赵子墨面上流露出羞赧和愧疚。

“柳小姐,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儿?”

又是一道男子的声音,美生的背后,出现了一个锦衣公子,肤色微黑,但粗眉大眼,样貌俊朗。

是英王府世子常岭。

“常岭见过五殿下,在这儿遇见殿下,也是巧了。”

常世子这时瞧见赵子墨,打了声招呼,赵子墨料想常世子是和美生见面,心下不想理会,但其教养礼仪所在,依旧点了点头。

“常世子,只是遇见了五殿下。”

美生面上一笑,屈身一福便离开了。

“美生!”

赵子墨作势去追,常世子上前一步挡住了。

“五殿下这是要做什么?”

常玲道,赵子墨脸一转,面有怒意。  四方客附近有一条小巷,叫响水巷,窄窄长长,走通了便是主街。

柳美生在巷子肚口便停下了,突然转身,右手掌心在虚空一抓,手心一只黑色蝴蝶扑扇着翅膀,被幽幽蓝光一烧,便消失无踪。

“呵,倒是有些意思。”

柳美生齿间溢出一声冷笑,眼色发寒。

临至夜半,在床上躺着的忘生却是眼睛一睁,突然起身,便向外跑。

一路跑到了英王府后院高墙。

忘生抬头看了一眼,见一轮弯月隐藏在云层后头,显得模糊黯淡,周围一层暗红血晕。

她眼神一黯,飞身跃上高墙,追寻柳美生的气息而来。

影蝶自午后气息全断,她知晓是柳美生发现了影蝶的存在,故而她一直静心等候,在不久前,觉察了柳美生异动。

只是追到此处,却只看到一男子倒在凉亭之中,身着紫色华服,手里抓着一角鲜红布片,已经没了气息。

忘生将眼皮一垂。

“来人!有刺客!有刺客!”

几乎是一瞬间,就迎来冲天火光,忘生来不及隐藏,早有士兵过来,举刀砍向她。

“王爷!世子死了!”

应王府乱了起来。

赵十六这边还在花楼听了了姑娘弹琵琶,在得知赵子墨和英王府的世子在四方客大打出手的事情后,出于长辈对晚辈的关怀,特意去拜访赵子墨。

分毫不在意现下是夜里。

“大侄子!你小皇叔我来了。”

赵十六一身鲜亮的衣裳扎眼,那浑身的气度还有好样貌更是夺人,在瞧见鼻青脸肿的赵子墨之后,整个人精神一震。

“你说说你,多大个人了啊,还打架呢?你要是打,得有把握啊,别被别人打得这么惨。”

十六的嘴角弯一弯,那双眼睛清亮有神,还摸了摸赵子墨的脑袋。

“说出去丢人呐,你小皇叔我从前,打遍皇城无敌手!”

“小皇叔,你别说了。”

赵子墨给赵十六倒了一杯茶,嘴角的淤青未散,他面上的伤口青红一片,不过看出来是有好好处理过了的。

“啧啧啧——我瞧你这伤口处理得也不错,这是哪个漂亮姐姐给你擦的药呀?”

赵十六的眼中闪过一分促狭。

“小皇叔,唉——”

赵子墨抬起头,那双漂亮的丹凤眼瞧了对面男子孩子气的脸庞,垂下了眼皮。倒让赵十六变得不习惯起来。他们家大侄子是个什么性子呢?往常的这个时候他会皱皱眉头,苦口婆心的劝告一句“小皇叔还请注意言行举止”,然后他就有机会一巴掌呼过去,指责他一个晚辈竟然敢教训长辈,此时他连手势都准备好了,赵子墨却像是一团面糊,你怎么样来,他就随你揉圆搓扁。

所以他现在十分不开心。

“怎么,常世子把你揍得没脾气了吗?你这个样子可真是叫人看不上,出门别说你是我侄子啊。”

赵十六万分嫌弃的看了赵子墨一眼,盯着他乌青的眼眶,还打算去按一下。

“小皇叔,是柳小姐给我处理的伤口。”

赵子墨想了许久,说道。

“嗯,啊什么?柳小姐,给你处理伤口,我今儿个早上遇到她她还说她已经不喜欢你了呢。”

“美生她这样说?”

赵子墨眼神一黯,低头喃喃。

“不会的,今天她给我处理伤口的时候还很温柔,就是不怎么说话。”

“你是不是想她想疯了,连眼睛都花了?”

赵十六打个哈哈,赵子墨却是想起几日和常世子起了争执大打出手之后,他独自一人在街上走,路过一条小巷子的时候就跑出个灰衣小童来,拉着他的手进了道门。他那时候满心失落,什么都懒得去想,便由得小童拉他进去,才发现他到的地方原是一小座独立的院落,里头有还几个孩子,穿着朴素,院子里那颗枣树下坐着个红裙姑娘。

便是美生。

“美——柳小姐?”

赵子墨的嗓子忽然就变得干涩,柳美生抬头看了他一眼,马上便垂了头。

“五殿下这样回去不好,先擦点儿药吧。”

便见美生拿了一只小药盒给他处理伤口,院子里那几个小孩子就睁着眼,好奇地瞧着他们两个,他那时候脸都害羞得发红,得亏脸被揍得肿了才不至于让美生瞧出来。

这之后美生便没有说话,送他离开。

他回来之后想了许久,都觉柳美生很奇怪,分明是同一个人,可言行举止有时候又完全不一样。

“她是不是真的被鬼怪附身了?”

赵子墨低声道,便听得赵十六来上一句。

“的确是被附身了。”

“什么?那美生会不会有危险?”

男子担忧道。

赵十六的鼻子一皱,耸了耸肩膀。

“这我也不知道啊,阿笙不是还在查吗,不过说起来,从前我见你也不怎么喜欢柳小姐,为了打消皇兄给你和柳小姐赐婚的念头,还把锦衣给纳了作为反抗,现下是怎么了?你不是一向都喜欢好看的东西吗?我瞧着柳家小姐容貌端庄,但和美貌,好像还扯不上关系。”

“小皇叔,不是这样的,美生她很好。”

赵子墨辩解,就让赵十六越发摸不着头脑,不过碍于赵十六这个人不喜欢太浪费脑子,懒得去琢磨自己大侄子和柳家小姐之间发生了什么,他便拍了拍他肩膀。

“成,你说的都对啊,小皇叔带的补品都给送到你管家那儿了,最近几天你就别出去了,这个样子太丢人了。”

赵十六手背在身后,优哉游哉的离开。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将身子一转。

“不过你说柳家小姐有两个性子,那你喜欢哪一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