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赵十六忘生 > 第37章 林中花妖其三
 
忘生一直在想,芳萋究竟跑到了哪里,走在街上的时候,却发现不少人都急匆匆朝着一个方向跑,其中一个甚至还撞到了她。

“啊!姐姐,对不起对不起。”

原是个十来岁的女孩子,穿得很朴素,一张脸上难掩兴奋。

“你们要去哪儿?”

忘生问道。

“啊?我听说铭小王爷上了登高楼,要找个叫忘生的姑娘呢,而且他还发了好多糖果啊点心,还有银子哩!”

女孩子着急去登高楼看热闹,急匆匆说完也就跑走了,忘生的眉头一挑,不知道赵十六要弄什么幺蛾子,最终还是转身,朝人群涌去的方向走。

很快,便到了登高楼。

不过她来得慢,到登高楼的时候,楼下已是里三层外三层的被围住了,地上还有不少散落的银果子,好些个小乞丐在抢。

“咳咳,诸位皇城的老百姓!本王点心银钱都发了,你们也不能白受本王的恩惠是吧,本王今日呢,是有一事相求,本王前些日子遇着了一个姑娘,很是有趣,可是现下,那姑娘不见了,本王想请你们帮我找找,这人多力量大不是?那姑娘喜欢穿一身黑色衣服,单眼皮,皮肤很白,只不过气质有些冷清,大家若是瞧见了,还请来王府知会一声,本王有重赏!”

登高楼上头出现了一个穿得花花绿绿十分贵气的公子哥,扯着嗓子吼出来这么一段话,等他说完,下头人群已是炸开。

“铭小王爷,莫不是你把你媳妇气跑了,得叫我们帮你寻媳妇呢,那价钱可得翻一翻了!”

人群中有个体格健壮的走镖汉子道,引得人群发笑。

楼上的赵十六面上有一瞬间的尴尬,但很快的就继续道。

“好说好说,只要你们帮我找到那姑娘,一切都好说啊!”

赵十六一面说着,一面还摇摇手。

“我在此,也要表明一下我对阿笙的愧疚之情,是我太想当然了,是我太无知了,没有站在她的角度想问题,干涉了她的决定,让她受伤,但是我保证,下次我绝对不会再犯,我绝对支持阿笙的决定。”

赵十六举手,神情坚定。

“小王爷,瞧您这架势,以后娶了那姑娘,可别惧内呀!”

人群里又有人说话,叫男女老少又笑起来了。

忘生的眉头狠狠一皱。

这人,越说越没谱了。

故而少女脚步一挪,准备离开。

却叫赵十六瞥见了她。

“啊!阿笙,我看到你啦!你别走!”

赵十六站在楼顶,大声嚷嚷,引起了围观百姓的注意,忘生周围的一群人,那目光就朝她看来,像是狼盯着猎物一样,让忘生觉得心下很不舒服。

“快,大家帮我围住她,我现在就下来,你们都有赏钱啊啊啊啊!”

赵十六着急催促。

忘生却是退后一步,脚尖一点,飞身就上了楼顶,一把揪起了赵十六衣服后领,身形一闪,人给不见了。

待在原地不知道发生什么的百姓,发了许久的呆。

“哎呦!方才那位姑娘,是忘生仙姑啊,就是救了柳丞相,还抓了将军府的女鬼的那个!”

有知情的人想起来这么一回事儿,说道。

“可不是说她是害常世子死的妖女吗?”

是个女子的声音,语气很嫉妒。

“我呸,你没瞧见小王爷对她那么喜欢吗?小王爷会喜欢妖女?再瞧她呢神通,又怎么会是妖女!”

马上就有人接话,这一来二去的,那些老百姓又开始咋咋呼呼的言语起来。

而赵十六这边,他被忘生一拉,就到了大红的背上,瞧见忘生端正坐着,很是冷漠的背影,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在心里头激励自己一番。

“阿笙啊?你,不生气了吧?”

忘生没动。

“你方才肯定听到了我真挚的道歉对不对,那你感受到我诚恳的心了没有,那种对你真诚的歉意,我觉得你这么聪明是可以领会得到的。”

赵十六试着又说了几句,忘生动了一下,她伸出右手摸了摸大红的羽毛,但是依旧没有理会他。

“阿笙,我和你说,我身为王爷,从小到大大家伙儿都是顺着我来的,我这么认真的道歉可还是第一次呢,不过因为第一次做,可能做得不太好,希望你能原谅,但是我觉得你是可以理解我的对吧,阿笙我和——”

大红的身子突然一歪,赵十六顺势一抖,要掉下去,忘生手疾眼快,一把抓住了他,小王爷惊魂甫定,侧眼瞧了那作乱的大鸟,在它狭长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不屑。

他竟然被一只鸟给嫌弃了!

赵十六心中气愤,但是看到抓在自己手臂上的皓白手腕,心下一喜,左手搭上去。

“阿笙,你不生气了吧,嘿嘿嘿,我就当你不生气了,你让我做什么都好。”

他面上带笑,忘生早将手抽出去,眼皮垂下来。

“我没有生气。”

像是叹了一口气一般的无奈。

“你下次别乱说话了。”

忘生面向他,看赵十六一眼。

铭小王爷不知道忘生姑娘说的是夜里那些话呢,还是登高楼的那些话,又或是两者皆有,就笑眯眯的点点头,那双眼睛清亮有神。

“成成成,你叫我往东,我不敢往西。”

赵十六说道。

而后忘生转身,也就不和他说话了。

但是赵十六是个话唠,他觉察到忘生已经不再生气,就叽叽咕咕的在鸟背上说起话,无外乎自己这一天里有多么虔诚的反思了自己,然后找忘生找得多么幸苦,让大红都恨不得把这个人给摔下去算了。

两人很快便到了王府,汤圆早等在府门口。

“主子,阮姑娘来了。”

汤圆眯缝着小眼睛,道。

“爱娘怎么回来了?”

赵十六的语气很惊喜。

“是为着常世子的事情回来的,你瞧瞧常世子不是出事儿了吗,原先阮姑娘和那位有婚约的。”

汤圆道,那边赵十六神色变得轻松快活。

“那感情好,本王一直觉得常岭配不上爱娘呢。”

正这般说着话,迎面小石桥上就有个女子朝他们走来。

上穿藕荷色鸡心领小儒,下套同色百褶裙,佩一条灰蓝色披帛,朴素却很大方。

“爱娘。”

赵十六已经跑上前去。

“小王爷。”

阮爱娘福身一礼,赵十六却将她一扶。

“礼便不用了,许久不见,倒是生分起来。”

“礼不可废,阿铭。”

女子笑道。

“嘿嘿,你回来便好,在皇城多待几日,我和大侄子都很想你哩。”

阮爱娘闻言笑而不语。

“哦,爱娘,这是阿笙,阿笙,这是爱娘。”

赵十六相互介绍一番。

“早便听说过忘生姑娘的名头,常世子的事情叫您受委屈了。”

阮爱娘一张芙蓉面看来,语调也是温柔体贴。

忘生摇了摇头。

“没事。十六我先回去了。”

随即离开。

赵十六愣了一下,面上笑笑。

“我带你去逛逛吧。”

身为主人,自然得好好招待客人,阮爱娘点头,应声跟上。

“你便送到这儿吧,我爹交代,不能出来太久的。”

阮爱娘道。

“你都多大了,怎么性子一点儿都没有变,这么听你爹的,东泰王那个老顽童,打架打不过我就赖账。”

赵十六面有不满。

“噗嗤——你才是一点儿都没有变,快别说我爹坏话了,我还在这儿呢。”

女子捂嘴轻笑。

“阿铭,子墨——我今天去了他那儿,却听说他去了柳府。”

阮爱娘欲言又止,后才问道。

“嗯,他去看望柳小姐了,大侄子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给看上柳小姐了,从前他还纳妾抗议来着。”

赵十六回道,便见女子眼眸黯淡。

“哦,原是这样,但我听闻他也受了伤,你是他小皇叔,若得空,便多去看照看照他。”

阮爱娘道。

“诶,我知道知道,这小皇叔也不能白当是吧,不过爱娘,你的婚事算是飞了,你接下来要怎么办?”

赵十六耸肩笑言。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都得听我爹的。”

女子垂了眼皮敛去神色,慢慢说道。

赵十六的眉头一皱。

“好了,我先走了,你莫要送了。”

阮爱娘知道赵十六接下来又准备念叨她,率先道。赵十六点点头,目送她离开。  日子又过两日,忘生和赵十六一块儿把皇城翻了个儿底朝天都未曾看到芳萋的影子,她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丞相府那边又送了信过来,柳丞相感激忘生救了她女儿的命,特意请她去吃饭。

赵十六和忘生前往柳府的时候又在半路上遇见了赵子墨,还有阮爱娘,四人便一同到了丞相府。

柳美生不久前便醒了过来,此时看起来恢复得不错,面上也有了血色,见忘生他们来了,自是心中喜悦。

“美生见过忘生姑娘,多谢姑娘救命之恩。”

柳美生先是谢过,又将目光带着羞怯投向赵子墨,只是待及她瞧见了阮爱娘,神色有些吃惊。

“柳小姐。”

阮爱娘瞧见柳美生神色,并不多言,只有礼一福。

“美生,这位便是我常和你提及的阮郡主,她爹东泰王年轻时和我一块治理过水患,唉,总是太忙,若有机会,得和你爹好好喝上一回酒,还请郡主回去同我问一声好。”

柳丞相道。

“爱娘记得了,爹也时常同我说有些想念柳伯父了呢。”

阮爱娘回道。

“是吗?哈哈哈哈,他是想要和我吃酒吧。”

柳美生从未见过她阿爹有这般开怀的时刻,面上不由得暗了一些。

“午膳已经准备好了,今儿天气还不热,你们几个年轻人便在园中逛逛,一会儿就可以吃饭了。”

说罢,柳丞相和管家一道儿离开,估计是还有不少事物得先处理。小辈几个便也点点头,在园子里游览交谈。

丞相府有一片牡丹园,在皇城是独一份,今日得幸,一行人自然都要过去看看的,只是恰好遇上园丁在松土,不过也没有什么大影响。

“阿爹今年又得了个新品种的牡丹,便在前头一些,我领几位过去看看。”

柳美生依旧是沉默寡言的性子,不过因着之前那番境遇,话也稍微多了一些。

“早就听闻丞相府的牡丹最出挑,今日真是荣幸之至。”

赵子墨望柳美生一眼,面上喜悦,他素来就喜爱这些好看的东西,牡丹花也不例外。

柳美生被他瞧得害羞,垂下了头,先走到前头几步。

赵子墨跟上,阮爱娘和忘生并在一块儿走,赵十六跟在最后头。

只是阮爱娘靠的是内侧,她又瞧花瞧得痴了去,一时没有注意到脚下软土,脚一崴。

“啊!”

女子朝牡丹花那边倒去,忘生瞧见,伸手一拉,才算勉强站稳。

“多谢忘生姑娘。”

阮爱娘面上发白,眼中惊吓的神情被她很快的压下去。

忘生摇了摇头,扶着她手臂的手松了力道。

“爱娘,你有没有事儿!”

“爱娘!”

前一句,是赵十六喊的,后一句,自然是赵子墨。

“没事,是我自己没有注意,崴了一下。”

阮爱娘急忙回道,唯恐自己崴脚扰了几人赏花的兴致。

“可有扭伤?”

赵子墨已几步来到阮爱娘身前,盯着她脚腕,关怀的问道。

“是啊,你幼年脚上便受了伤,崴脚了便会很疼,要不叫大夫来给你瞧瞧吧,柳小姐,能否请府医来给爱娘看看?”

赵十六同样说道。

“哦,可以,我这便去找。”

柳美生愣了一会儿才回答,神色有些奇怪,忘生望向她的时候,柳美生早将头低下去。

应该是她多想了。

忘生心道。

“我可能,走不了。”

阮爱娘的面上很内疚,咬了咬嘴唇,只稍微动一下脚便疼得她额头沁汗。

“我背你!”

赵子墨见状,来到阮爱娘面前,蹲低了身子。

“这般于礼不合。”

阮爱娘看一眼低垂着头的柳美生,念及她与赵子墨的关系,有些犹豫。

“唉,没事儿,总归不是大侄子背就是我背,你就当还是小时候呗,有什么害羞的。”

赵十六甩甩手,只当阮爱娘又是要守礼教,觉得她太死板了一些,语道。

阮爱娘低头,手搭上了赵子墨宽厚的背。

将阮爱娘送到了客房,府医给她上了药,等一切做好已是到了午膳的时候,但柳美生却说身子不舒服,回了自己院子吃饭,故而这顿午膳也吃得气氛压抑奇怪,很快便结束。

几人各自回到府中。

柳美生这边,却是连小蕊送上来的饭也不吃了,只挥挥手,让她端下去。

“柳小姐。”

空无一人的房中突然想起女子娇媚的声音。

“你——”

柳美生的面色一变。

“你在哪里?你出来,你又来做什么?”

“呵呵呵,芳萋来能做什么呢,自然是来帮柳小姐的了,你以为,赵子墨足够喜欢你了吗?我不是同你说过,男人都是会变的,见一个,爱一个,就拿今日那位阮姑娘,你应该瞧见赵子墨对她的关心了吧,啧啧啧,人家可是青梅竹马,多少年的感情在里头。”

芳萋的语气发凉。

“不是的,子墨他对阮郡主没有男女之情。”

说这话的时候,柳美生的指甲都快扣进了肉里。

“呵——你说这话,恐怕连你自己也不信,阮姑娘身份精贵,生得也好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你同她比,身份差一点儿,容貌比不上,还不如她懂男人心,你想想,哪里比得过人家?”

芳萋终于出现,只一团模糊的光影,站在柳美生床边。

“你瞎说,我比得过她,我比得过,你休想再骗我!”

柳美生还是头一次这样大声喊叫,她觉得自己泼妇一样,心中越发不齿。

“唉,我为何要骗你呢,我只是可怜你,或许连赵子墨的心都得不到。”

芳萋叹了口气,靠近柳美生几步,见那人眼底忽明忽灭,嘴角一勾,笑起来。

忘生坐在树下,拿出两个金色的珠子,丢在石桌上,掌心一收一放,由着珠子交替左右滚动,赵十六盯着她看,未曾打搅她,却是在她耳朵边上叽里咕噜说个不停,说到兴头上,甚至还踩上凳子,手舞足蹈起来。

忘生未曾瞧他,只顾着自己想事情。

突然,那两只滚动的珠子撞到了一块儿,发出滋滋的声响来,让赵十六的动作和话都一块儿停下。

“阿笙,你想到什么了?”

“有些奇怪。”

忘生皱眉道。

“哪里?哪里奇怪了?”

赵十六追问,忘生则是起身,身上金光一闪,消失在原地。

“诶,阿笙你要去哪里!”

赵十六心中疑惑,眼瞧桌上两颗金色的石子,将它们一抓,也跑到院子外去,中途遇上汤圆,汤圆还追了十六好一会儿,赵十六却是面色匆匆,一句话没有回。

不知道忘生去哪里的赵十六就这样到了崇明街,此时已是黄昏,天色透出一股昏黄,他心下担忧忘生安危,又暗自恼恨她什么都不说一声便走了,又忧又急,狂躁得想要疯狂挠头。

“诶,王大哥你听说了没有,西郊的屠夫卢死了。”

“哎呦喂,怎么死了?他那么大个子,还有谁能杀的了他。”

回话的人像是不相信,质疑道。

“对啊,小弟我也是这么想的,我小姑和他媳妇同村的,所以知道一些,那屠户性子朴实,也没仇家,你说会不会是那个,狐妖作乱啊?”

有人问道。

赵十六脚步一顿。

“你们说狐妖作乱,在哪里?”

直觉告诉赵十六,屠户的死或许和芳萋有关系。

被问话的那个汉子见是赵铭小王爷,面上马上便变得恭敬了。

“在,在西郊,小王爷,西郊那个下朱村,就是那儿。”

“多谢!”

赵十六丢下一个金元宝,跑开了。

“刘四,你赶上狗屎运了吧,回句话就有这么一笔收成,请吃饭吧,大酒楼一顿也有的了。”

刘四的好友一拍他后背,笑得脸和花一样。

“诶诶,自然,自然,就是今个儿真奇怪了。”

刘四说到后来便是小声嘀咕了,不久前他和另外一些朋友在路上也提起来这么一件事儿,那时候是有个黑衣的姑娘,模样清冷,也问了他差不多的话,然后就急匆匆离开。

不过,和他没什么关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