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赵十六忘生 > 第38章 林中花妖其四
 
眠山离海远得很,但却是个福地。

只不过西北角不太好,老一辈传说,这儿那口深潭,有水鬼。

而此时正是黄昏,日头隐没,徒留一点黯淡的色泽,猎户李大郎正追着一只野兔跑。

他还是头一次瞧见这样肥美的兔子,皮毛那是油光水滑,个头比寻常的野兔都要大上几圈,体格矫健。李大郎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抽了背上的箭,拉弓一射。

便是“咻”的一下,箭矢飞出,打着了那只野兔。

“小畜生,害老子追了这么久,这天都黑了。”

李大郎操一口方言,暗暗骂道,看了看越发黑沉的天空,准备下山。

只是这时候他方注意到,自己周围的树都格外高大,茂密粗壮的树枝遮蔽了天空,在树林深处,隐约可见一口幽深的黑潭,还折射出波光来。

李大郎这人胆子大,好奇心也强,拧眉一想,便将已经被拧断脖子的野兔朝背上箩筐一丢,迈步朝那口潭水走去。

越走便越觉得周围都冷起来,叫他裸露在外的皮肤都起了一层疙瘩,并且他还听到咔嚓咔嚓的细微声响,诡异得很。等及绕过那茂密的树丛,李大郎在一棵粗壮的树后停下来,深深吸了一口气,眼睛就朝潭水那边一望。

却是瞳孔一缩。

那深潭的中心,正有一团毛发尽湿的东西,背对着他,低头在吃着什么东西。他想要看看那是个什么东西,便连身子都往外挪了不少。

方见得,原来是个人,只露出脖颈以上的面目来,一只眼睛里空洞洞的都是血,而那一大团毛发皆湿的东西,伸出了尖利的爪子,在那人眼珠子上一挖,拿出个白黄的圆球塞进嘴里咀嚼起来,咔嚓咔嚓的声音,便变得十分清晰。

李大郎吓得腿脚一软,那怪东西却是已经转过头来——那张像是猴子一样的面孔上,眼睛那个位置都是黑洞洞的,整个下巴上还粘着血。

“鬼啊鬼——”

李大郎凄厉的叫了一声,面色皆白,手脚并用的逃离了此地。

那团奇怪的东西又慢慢扭过了头,抓起手里的一团头发,往嘴里塞,一时之间,就听见林子里十分阴森的声响,连草虫的声音都没有了。

第二日,天亮起来的时候,眠山脚下的阳关村却是炸开了锅。

话题中心,便是昨夜跑下山的李大郎。

“安家媳妇,我就说这西北角有水鬼吧,你还不信,我寻思着,李大郎看到被吃掉的那个,莫不是前几日失踪的王五吧,我听说王五也跑到山上去了呢。”

细眉长眼的妇人一面刨着手里的丝瓜皮,一面觑着眼睛,努嘴朝外头看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和旁边一个年岁小些的妇人说道。

“也许,也许是夜里黑,李大郎没有看清楚呢,卢家婶子可千万别乱说。”

安家的媳妇生性胆小,听妇人一说,心里头也有些惊惧,面色白了几分。

“有水鬼?”

两人谈话间,忽然便有一道声音插了进来,吓得还在说话的卢家婶子丝瓜都掉在了地上。

“哎呦喂我的丝瓜——是谁这样——”

妇人大呼了一声,见着说话的那人语气便是一顿。

原来是个姑娘,瞧着不过十七八的样子,穿得却是见墨色的袍子,体格还有些单薄,远山眉,单眼皮,皮肤很细嫩,虽然算不上是个大美人,但是气质却很独特。

卢家的婶子就把要骂人的话吞进了肚子里。

“小姑娘你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下次这么吓人可不好,你说水鬼啊,是昨儿个晚上我们村里李大郎去打猎遇上的,看他那样子估摸吓得不清呢。”

卢家婶子性子热络,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安抚一下自己受惊的心脏,一面拿水去冲脏了的丝瓜。

“哦,是在哪儿看到的?”

那姑娘继续问道。

“还能是哪儿,西北角呗,眠山的西北角怪事儿可多。”

卢家婶子眼皮一垂,说道,旁边的安家媳妇觉得害怕瑟缩了一下,眼神小心翼翼的在黑袍女子身上打量。

“唔,多谢。”

那少女点了点头,眼神透过两个妇人,在后头一瞧。

阳光下少女的眸子显得很淡,像极了刚刚泡好的一壶红茶,晶莹却又冷淡,她只要立在那处,便好像周遭的事物都不能和她融合成一块儿,她自己个儿成为了一道风景。

“婶子,您家的狗在吃别人家的鸡。”

少女启唇说话,声音温温柔柔,像是飘着的,传入耳里。

卢家婶子又吓得把丝瓜一放,跑到院子里去。

“哎呦你个小畜生,怎么敢吃别人家的鸡了,我打死你!”

一串的方言骂骂咧咧的响起。

还在原地的安家媳妇也瞧上一眼,眸子里有些疑惑。

“姑娘你是怎么瞧见婶子的狗去吃别人家的鸡的?”

这个方向看过去,分明都是瞧不见的呀。

只是安家媳妇问话的时候才发现少女走得只剩下一个小黑点的身影,嘴唇动了几下,也没有再说话。  眠山西北角。

此时天亮起来倒也没有那么可怖了,相反还透出一些令人心神舒爽的凉意来,那口深潭也不再是沉沉的黑色,而是绿油油的,倒映出潭边郁郁葱葱的景色来,此时走来个二十来岁的公子哥。

和村人穿的粗布衣裳不一样,衣服料子华贵得很,还穿的红红绿绿的,好不鲜艳,不过这位公子哥儿周身贵气非凡,再加之容貌不俗,所以也能很好的压住这身衣裳,不至于变成一只花孔雀。

“这儿倒是爽快不少。”

少年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来,他还是第一次来这儿,不知道路,所以就凭感觉走,等绕过一群树丛,便瞧见了前头那口深潭。

“咦——还挺干净。”

少年低头瞧了那潭水一眼,又在四周打量一圈,发现四周没人了,便开始窸窸窣窣脱起衣服来。

“噗通”一声,便以精准优美的姿势跳入水中,溅起细小的浪花。

“啊——舒服!”

过了一会儿,少年才从潭水探出头来,湿漉漉的头发散开披在两边肩膀,有水珠正顺着挺直的鼻梁留下来,一只蜿蜒到光洁如玉的下巴,再到好看的锁骨,肌理分明的胸膛。

而后少年觉得还不够意思,便再度沉入水中,朝潭中游去。这股架势,叫潭水里的鱼群都骇然的躲开。

少年游得欢畅,却没有发现,在潭水深处,有个东西,和水草混在了一块儿,露出一双空洞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

只待时机,冲出来在少年脚腕一抓。

“什么东西!”

觉察到自己脚腕被一种湿滑黏腻的东西缠了上来,他原本以为是潭底的水草,还甩了甩右脚的脚腕,但那东西似乎没有松开,还有越来越紧的架势。

“我靠!”

少年爆了粗口,一个猛扎子进了潭水里,想要看看是是什么东西。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却是吓得他心魂一颤。

抓着自己右脚脚腕的是一只毛茸茸的像手一样的东西,上头五个手指指甲长又尖,而后当他将目光转到手的主人的时候,却看到了一张惨白的脸,没有眼珠子,只空着一对眼眶,除了能看到白森森的牙齿,其他地方都被像水草一样绿又黄的毛发给遮住了。

少年回魂,肌肉绷紧就向上头游,好不容易窜出了水面。

“救命啊,救命啊!”

大声尖叫几声,却是再度被深潭里头的怪东西给拉下去。

“呜——”

突然被不断的向潭水深处拉,少年没来得及换气,吐出几个水泡来,脸色顿时便涨红起来。不过少年也算是胆子大,知道自己此时再不多做反抗怕是连命都没有,马上拱起了脊背,掌心变拳,朝水鬼的脊背打去。

触手便是一片的滑腻,让他有些恶心。

那水鬼面目狰狞的一抬,咧开了嘴,好像痛呼一般,发出的却是婴孩一样的哭嚎。随即将少年的另外一只脚腕也拉住,两手使劲向下拖拉,牙齿更是在少年小腿上狠狠一咬。

顿时水中便有了很淡的一抹血腥气。

少年的脑袋发昏,整个人的力气弱下去,任由那水鬼不断地把他朝潭水深处拉。

又是“噗通”一声,是有人也跳进了水中,朝他这边游来,少年拼了命的抬头向上看,眼睛睁大,果然便见一道黑色的身影朝他游来。

他便使劲挥了挥双手。

那道身影离自己越来越近,在水草丛生的水底,他才模糊瞧见那人原是个二八的少女,肌肤雪白,眼睛细长好看,等靠近他身边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一把刀来,在水鬼背上一砍。

便是一股腥臭传来,再闻得一声尖利的婴孩哭嚎,那水鬼瑟缩一下,朝水底逃去。

少年脚腕上钳制的力道顿时消失了。

他松了一口气。

少女趁此机会,单手环住了少年的腰身,把他往岸上带。

有人来救自己,强烈的求生欲让少年双手自然而然的也抱住了少女的脊背。然而缺氧的感觉却实在不好受,情急之下,少年将左手移到少女的后脑勺,嘴唇便直接贴了上来。

这个动作只发生在一瞬间,二人嘴唇相贴的时候,少女眼睛一眯,很快闪过一抹危险的光芒。

而少年撬开了她的嘴唇,马上便吸入一些新鲜的空气。

“哗啦哗啦”几下,带着极大的白色浪花,潭水里跃出来两道身影,少女一身墨色衣袍,少年则是赤裸着上身,下身不过穿了一条白色的底裤。

“咳咳咳——”

少年咳出好几口水来,面上发白,很是狼狈。

“多,多谢姑娘,相救,不甚,不甚感激。”

那人也算是死里逃生,勉强鼓着一口气先道谢。

而被谢的那位少女早已经站起来,看着倒在地上的少年,眉头一皱。

此时水中又跃出了一团毛茸茸的古怪东西,口中发出婴孩啼哭一般的诡异声响,直接便向倒地的少年而来。

少女眉头一锁,迎上前去。

水鬼在水中力大无穷,在岸上却是四肢无力,所以它便很聪明,知道想要吃那个少年便先得把这个突然出现的少女拖下水,杀了才好。

而少女也的确是防备不及,被它拖下水去。

被救的那个顿时心中一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