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赵十六忘生 > 第41章 林中花妖其七
 
赵子墨一边说着,便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一时间便觉这人愁肠满怀。

“指婚?王兄可真是闲得很啊,不过你也快及冠,也的确到时候了啊,说说吧,是哪家的小姐,可还是那个柳狐狸的女儿?”

赵十六口中的柳狐狸,是重紫国的柳丞相,就是精明了一些,却被小王爷得了这么一个称号,而柳丞相只有一个女儿名叫柳美生,赵十六了解不多,只知道先前王兄是有意思把柳狐狸的女儿许给赵子墨的。

赵子墨闻言,摇了摇头,丹凤眼里十分惆怅。

“若依旧是美生便好了,父皇说,是护国将军的小女儿。”

男子的眼中出现了一抹落寞。

“嘿!那还不好,护国将军的小女儿,叫,叫什么来着?”

赵十六清亮的眼珠子转了一转,想了一会儿才大彻大悟一般。

“啊!对了,是白飘飘,可是咱们皇城第一美人呢,你不是喜欢美人吗,大侄子你赚到了。”

赵十六激动得很,还重重的在赵子墨脊背拍了一下,很为他感到高兴。赵子墨的性子他了解几分,这大侄子没有什么夺位的野心,只想做个闲散王爷,时间精力都花在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上了,平生最爱一切美的东西,不管是人,还是物,若是生得好,自然都叫他高看几分。

只是赵子墨有个缺点,便是他实在太过追求美好的东西了,以至于容貌稍微次点儿的他都看不上。

就好像那位柳家的千金一样,因着容貌不过平平,赵子墨对她也只是淡淡的,没什么兴趣。

“唉,小皇叔,我不是这么个意思,这白飘飘生得的确是美,父皇要许哪家的千金给我我都无所谓,我只是在想,为何美生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赵子墨说着话,眉头蹙起来,便是万分不解的模样。

“美生?美生是谁?”

赵十六被赵子墨的话弄得糊涂了,心下也对他大侄子这幅模样感到暗自好笑,而后突然叫了一下。

“哎呦!那,那美生,不会是柳狐狸的那个女儿吧?”

赵十六面上满满的不可置信,语调都变得咋咋呼呼的。

柳美生,那个原先据说是要嫁给他家大侄子的柳家小姐。

“大侄子儿,你不是嫌弃柳小姐生得太平常,那时候还一气之下纳了锦衣为妾来气柳丞相的吗?现在又管柳小姐反应做什么?”

“小皇叔,你不知道,我对美生——”

赵子墨拧着眉头解释,只是话才到一半他便像是没气了一般,摆了摆手。

“算了算了小皇叔,你都快大半年的没在重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咦?都已经这么久了吗?”

赵十六方开始仔仔细细的想起来,觉得自己上次和赵子墨见面的时候似乎还是大冷的天,之后自己就是日日去外头玩儿,在重紫王府住的时间便少得很,这会儿子天气都是到了最热的时候,原来已经过了这么久。

见赵十六的神态,赵子墨更觉心中烦躁,只闷头喝了一大杯的酒,酒入咽喉,辣得人眼泪直流。

“你瞧瞧你都不太会喝酒,怎么喝得这么猛?”

赵十六是个酒量十分好的,赵子墨和他玩在一块儿也会喝一些,只不过酒量与生俱来的差,见他不断的一杯一杯喝酒,赵十六也不知道怎么样去阻拦,只由着他喝,等到男子醉得不省人事,口中都开始说起胡话来了,赵十六才起身,叫了外头两个一块儿来的宫中侍卫把赵子墨给送到了他自己的马车上,带走送回到赵子墨的府邸内。

“这小崽子,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变得这么反常?”

下马车的时候赵十六还在想着这个问题,便见门口站着个面白无须的小太监,府门上头的光正照在他头顶,衬得那张脸孔附上了一层橘黄。

那小太监原是赵子墨的内侍,名叫花生的,此时见自家主子终于回来,小步跑过来。

“哎呦喂,主子可算是回来了,这究竟是到了那儿去了?”

花生的声音有些尖而媚,但听着也没有让人觉得不舒服。

“花生,你家爷是瞒着你们出去的吧,诶呦本王看他喝了不少酒,劝都劝不住。”

赵十六语气带着一点关怀。

“奴才可真是太谢谢小王爷了,你们几个,还不赶紧过来,把殿下先给送回房里去!”

花生一面和赵十六道谢,一面转过头,语气很是严厉的吩咐府中的下人先把赵子墨带回去洗漱休息。

“奴才的主子近日心情有些不美,每每都是愁眉苦脸的,奴才也没有办法。”

花生解释起来。

“大侄子最近可是遇上什么事儿?难道是喜欢的姑娘被人抢了?”

赵十六像是很感兴趣一般,凑过去一点低声问道。

“哎呦喂,哪儿能啊,奴才还不知道自己主子,这喜欢的东西可都是不愿意叫人抢走的,可唯独就有这么一个例外呐”

花生也走进赵十六几分,小心翼翼的将事情低声说起来,后头才是告一声罪回去了,赵十六则是眉头一锁,再度舒展开来,晃悠悠的上了马车回王府去。  第二日,赵十六睡到了日上三竿,起来之后便是马上收拾一番,拉着赵子墨到了一处地方——丞相府。

“小皇叔,你带我来这儿做什么?”

赵子墨昨夜喝多了酒,头还疼着,眼下被赵十六带到这儿原本心中还有几分烦躁,只是待知道自己来的是这么一个地方之后,面色一白,露出一分懊恼的神情来。

“不说不说,进去就成。”

赵十六卖了个关子。昨夜花生便是和他说,五皇子近日似乎对柳家的小姐十分上心,有时候甚至是魔怔了一般,自己作画,画一幅柳家小姐的画像,念叨着东西,所以他觉得赵子墨的异状,多半和这位小姐有关,便铁定了心来这边看看。

而丞相府中,此时会客的花厅正坐着人。

正中间自然是柳丞相,淡眉长眼,眼角下垂,鼻子有些塌,但是生得挺斯文,能瞧得出来是个文臣,只是小眼里时而流露出的那么精光,就像是商人一般狡黠精明。

而在柳丞相对面坐着的,是个黑袍的姑娘,面容清淡,肌肤细腻,周身气质有些冷漠。

却也不妨碍柳丞相对她尊重敬畏的态度。

“忘生仙姑能赏光到我府上坐坐这是我柳某的荣幸啊。”

柳丞相热情道,看着忘生的眼神竟是还带着崇拜。

“柳相叫我忘生便可。”

忘生低头道,将茶杯放在了一边,没有去喝。

“啊哈——柳某在那寺中得您相救,喊一声仙姑不为过,若是没有您出手相救,只怕是连命都没有了。”

想到两日前在外遭到的那般险境,柳丞相只觉那野鬼咬人脖颈的样子还在面前十分清晰,吓得人都一抖,看向忘生的眼神就越发充满感激。

忘生的嘴唇抿了抿,不再说话了。

“柳某冒昧请忘生仙姑过来,除了想答谢您救我的恩情之外,还有件事情,想要麻烦忘生仙姑。”

柳丞相说着,终于到了正题,一面抬手,让身边的奴才丫鬟都退了下去。

忘生眉眼微抬,才听到柳丞相说道。

“这另外一件事,便是想请仙姑替我看看我家小女究竟是怎么了。”

“柳相请说。”

忘生的眼皮微微动了一下,温柔的声音从嘴里吐出。

“唉——我家小女不知为何性情大变,往日总是安安分分的待在屋内,哪儿都不出去,最近几日却是日日出去玩,早晨出去,快到夜里才回来,柳某心下便有些奇怪,小女母亲早逝,我也不好过问,但也能觉察到不妥之处”

柳丞相较为简单的将自己发现的一些端倪怀疑告诉了忘生,末了神色沉沉。

“仙姑,敢问我家小女这般样子,是不是,被什么邪祟缠上身了?”

柳丞相问得谨慎,神色里还带着惊慌。

忘生凝眸想了一会儿,茶色的瞳孔此时看上去透着一点很淡的金光。

“未见着柳家小姐,还不可过早判断。”

少女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可是语气听着柔和,无端的就让柳丞相慌张的心沉静几分。

“柳家小姐可在府中?”

忘生接着问道,便看到柳丞相面上一僵。

“这——小女昨夜便没有回来。”

柳丞相近日刚回来的时候管家便告诉他了,他女儿昨天一早便出门,到现在都没有回来,这行为实在是反常,所以他才将忘生给请回家中来,想看看是不是又什么邪祟。

“那便等柳小姐回来再说吧,柳相可否带我先去柳小姐闺房看看?”

“哦,自是可以的。”

柳丞相准备起身,门外管家却是走了进来,屈身道了一句。

“大人,有客人来?”

“谁?”

柳丞相面上疑惑,他最近几日都没有收到拜帖啊。

“是铭小王爷和五殿下。”

管家回道。

“诶呦喂,五殿下怎么来了?还有那个小祖宗。”

柳丞相面色一白,拍了拍脑门,打算先将忘生安置好,可是外头却已经传来清朗的男声。

“柳狐狸,本王来了,你怎么还不出来迎接我呢!柳狐狸!”

这道声音听起来,便是直爽率性得很,尾音一贯带着点儿吊儿郎当。

忘生听得眼皮一跳,好看的嘴唇抿了抿,觉得这声音很熟悉。

循声望去的时候,果然便见到了一个意料之外,却熟悉的人。

赵十六。

那一位还拉着个人,一进来便像是主人家似的往位置上一坐。

“柳狐狸你有客人啊——咦?”

赵十六声音郎朗,说着话的时候面上带着一贯的笑意,而后视线一扫,就在垂眸的忘生身上一落,眼底一喜,跟个猴儿一样的窜到了忘生的面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