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赵十六忘生 > 第47章 青石夜啼其二
 
为首的管家吞了一口唾沫,要开口说话的时候,一道墨色身影敏捷的从井里跳了出来。

是忘生!

众人的心再度松下来,只觉忘生真是生猛厉害,看样子将军府这闹鬼的事情是可以解决了,要知道,这事情不吉利,若是不早点解决,或许还会影响白家在陛下眼里的地位,这年头,谁不是仰仗宫里坐着的那个生存的呢。

“忘生姑娘,你这儿——”

白夫人迟疑地问道。

“晚些时候我再来一趟。”

听这句话的意思,便是忘生有法子捉鬼了,一众的管家奴仆必然开心,只白夫人眼里闪过一丝晦暗难辨的深情。

“有劳忘生姑娘了。”

白夫人端正了神色,谢道,独自先走到前头去。

只不过走到一半便言身体不适回了自己院中,只留下一同来的管家侍女领她先回去,照着她的交代做准备。

“堂兄身体素来康健,从小到大,便是风寒都没有受过一次,如何会生了这样一场大病?”

走过另外一座院子的时候,忘生听到了女子的声音,其声柔软清媚,余光瞥过去,就瞧见一道水红色的声音,身量高挑纤细,面容也生得大气美艳。

是白将军的嫡女白飘飘。

“白小姐不用过分担心,广平兄体格健朗,很快便会好起来的。”

再是男子温雅的声音。

忘生瞧见了说话的人腰上挂着的紫色玉佩,上头有个五字。

“那可不一定,我瞧他那模样,搞不定是纵欲过度,肾不好了。”

又听到了这么一声,吊儿郎当,带着调侃的话,音色听起来就觉得这人说话的时候一定是在笑。

忘生眉心一跳,加快了脚步。

只不过似乎来不及了。

“阿笙,怎么又遇上你了?”

赵十六穿得鲜艳无比,蹦到了她的面前,眉宇之间都是笑意,一双眼睛清亮有神。

忘生的嘴角向下垂了一个小小的弧度。

“嗯。”

算是打了个招呼。

“你到这儿做什么?捉鬼?”

赵十六压根儿就没有看出来忘生不想和他多聊的打算,继续问道。

但的确也问到了点子上。

“这位可就是忘生姑娘?”

白飘飘道。

忘生的头微微一点。

“之前听爹爹说起来过,想请忘生仙姑来一趟府上,没想到今日却是请来了。”

白飘飘抿唇一笑,抱拳打招呼,很是直爽。

“嗯。”

忘生面上很难得的一扬,随即先迈了步子离开。

“诶——阿笙,你等等!”

赵十六抬脚就想要追出去。

但衣服被人一拉。

“小皇叔,你青天白日的追着一个女子,实在是不妥。”

赵十六被那势头带得往后一退。

“我去你大爷的不妥,那可不是一般人,我救命恩人呢!”

一个爆栗子即将砸在赵子墨头上,但是赵十六碍于白飘飘还在场,就给顿住了。

轻咳了一声,三人继续走,由白飘飘领着逛起将军府,赵十六因为之前遇到了忘生,现下心思不知道飘到那儿去,故而做主的便只随意带客人逛了逛,准备送他们离开。

行至半途,赵十六眼尖的就瞧见了之前送忘生出去的丫鬟。

“大侄子,你们先出去,我再逛逛,我知道路,莫要担心!”

铭小王爷挥挥手,小跑着离开。

到了那丫鬟面前。

“漂亮姐姐!”

那丫鬟心下一惊,见面前出现的是一张讨喜的笑脸,眼神清亮干净。

“奴婢见过铭小王爷,王爷可有什么要问的?”

“姐姐,我便想问问,方才那位忘生姑娘是来做什么的?”

赵十六头一歪,眼睛朝外头大门一觑。

“回王爷,忘生姑娘是咱们老爷请来到后山抓鬼的。”

丫鬟低眉顺眼道。

“那她怎么又走了?”

“忘生姑娘今日跳下那口枯井瞧过了,说是晚上她再来一趟,还嘱咐了我们夜里不要到那边去。”

赵十六生得好看,这样一笑,那丫鬟面上一热,将自己知道的都给说出来,罢了还害羞的垂下头看自己的脚尖。

“哦,原是这样。可有说过何时来?”

“这奴婢便不清楚了。”

“嗯,本王知道了,多谢姐姐!”

说罢,人已经跑开。

入夜,将军府后山。

夜风正凉,吹过林中,发出的声音也诡异。

“我去,这鬼地方!忘生怎么还不来?”

赵十六觉得此地的空气都是潮乎乎的,黏在人身上,叫他发了一身的冷汗。他左右打量一圈,也未曾见到什么人影,便大着胆子朝中央那口枯井走,草叶杂乱,实则看不见路。

“哎呦——”

赵十六被石子绊了一下,脚踝一扭,得亏他反应快,左手一撑,没给摔倒。

“嘶——”

但同样地,浑身力道落在手掌,掌心下头正好有块石头,给划出了血。鲜红的血马上从白净的掌心流了出来。

他只道一声晦气,不曾放在心上,抬脚向前,眼睛挑高眯起,想看看井里的样子。

哪知突然之间,井中腥风一吹,立马涌出腥臭的水来,乌黑的头发蜷曲着像条蠕虫从井里爬出来。

“呜呜呜——”

女子的哭声也钻进他而来。

赵十六面色一变,浑身绷紧向后一退。

但早已有一簇乌黑的东西朝他打来,他侧身一躲,方瞧见那是女人的头发,只是被水浸透,像一股麻绳。  “我靠!”

赵十六神色大变,迎面又是一卷的头发砸过来,他马上又是一躲,直接跳到了西面。

“哎呦喂——”

力道过大,方才扭着了的脚踝隐隐作痛,抬眼之时便见一双苍白的眼睛,神色贪婪的盯着他。

准确来说,是盯着他的伤口。

赵十六胆子素来就大,电光火石之间已经把面前突然出现的女鬼打量了一遍。

梳着个丫鬟头,上身穿一件嫩黄色小袄,底下一件青色百褶罗裙,分明是秋冬时节的打扮,此时正值热暑,这样的打扮让他觉得渗人。

女鬼尖叫一声,眼底绿光一闪,朝赵十六扑来,一股一股的头发四面八方卷来,带起腥臭的风,赵十六恶心得想吐,心里暗道今日自己死定了。

“啊啊啊!”

却听见了尖利沙哑的叫声。

林梢投下月光,泛蓝的视线里,赵十六又看到这儿多了一个身影,他满心欢喜的觉得是阿笙来了,可待瞧清来人面孔。

妈耶!

面孔狰狞,白裙,头发长得拖地,还没有脚!

“去,还有一个鬼!”

赵十六这会儿连背上寒毛都给竖起来了,想着今日或许得死在这儿,或许小时候那老僧说的大劫就是今日,心里不免生出解脱的畅快,颇有几分大义凛然。

只是下一秒他又变了想法,因为那白裙女鬼没有朝他来,而是伸出长尖的十指向井里的女鬼而去。

井里爬出来的女鬼受了一击,眼底绿光忽明忽灭,依稀瞧见一抹胆怯,想要躲回井中去,但是白裙女鬼没有给她这个机会,立马飘过去,又是一掌。

两鬼相斗,今儿个赵十六算是有幸瞧见,心中叫好。

井里女鬼见逃脱受阻,嘶吼一声,挥动麻绳一样的乌发打过去,却被白裙女鬼挥来的力道悉数斩断。

“啊啊啊呜呜——”

凄厉的哭嚎声再度响起来。

光影之间,白裙的女鬼又来了几个招式,最终井里女鬼整个蜷缩成一团,倒在井边。

赵十六松了一口气。

看起来是白裙的女鬼比较厉害。

但是他也没有开心多久,因为那道白色身影朝他看了过来,惨白的面上,嘴角一咧,十指大张朝他扑来。

“亲娘耶!”

赵**呼。

“阿婉不可!”

危急关头,赵十六听到了一声天籁,温温柔柔的,把他的恐惧一瞬间涤荡干净。

白裙女鬼的脖颈处有个金圈一闪,顿时便将动作停住了。

赵十六后颈衣服被人一提,人已经被带到一丈开外。

“阿笙,你总算来了!”

他欣喜道,忘生却没有理他。

“阿婉,今日多谢你了,回去吧。”

少女的声音十分温和,白裙女鬼点了点头,还朝赵十六望了一眼,那双只有眼白,泛着绿光的眼睛里竟然流露出一分恋恋不舍。

怎么会有恋恋不舍?

赵十六此刻骇得心都凉了。

“手给我。”

忘生道。

赵十六低头去看身边的忘生,还没反应回来就把手递过去。

忘生微凉的手指放在了赵十六左手掌上。

少女眉头一皱,眼底有金色的浮光一闪而过。

“你的手好凉。”

赵十六低声一呼,另外那只右手马上就伸起来。

“我给你暖暖。”

“啪”的一声,忘生面不改色的打在了赵十六不安分的右手。

“别动。”

听起来软绵绵的,一点儿威慑力没有,但是赵十六马上就安分下来了。他瞧着自己受伤的掌心已经自己愈合起来,恢复了白净。

赵十六心中称奇,忘生已经抬脚走向枯井。

“刚才那个白裙女鬼你认识啊,叫阿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