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赵十六忘生 > 第48章 青石夜啼其三
 
赵十六的手举了很久,直到有些酸了,他眼睛还一直盯着忘生看。

那双眼眸,清亮而神情。

“你来吧。”

他面上一派大义凛然,慷慨就义的模样。

“你住哪儿,我先送你回去。”

忘生好像叹了一口气,推开了他的手臂,说道。

赵十六觉得放在自己小臂上的手很冰,他下意识便想要抓住给她暖一暖,但忘生很快就将手挪开了,他心里觉得惋惜,随后将自己家门一报。

忘生点点头,朝天空招了招手,不多时便飞来一只大鸟,黑脑袋红眼睛,生得凶巴巴的,和它主人瞧上去一样不近人情,瞧见了忘生便是乖巧温顺,但是一见到赵十六,那双红眼睛便危险的眯了起来,尖嘴向他一啄。

赵十六往后一跳。

“大红。”

忘生喊道,手在它黑色的脑袋上揉了揉。

“它,它叫大红?”

赵十六冷冷抽了一口气,见忘生朝他挑了挑眉毛。

“那你是不是还有一只鸟,叫大紫?”

他吞了口口水,问道,果然见忘生点了点头,随后便道。

“上来吧。”

忘生先上了大红的背,赵十六就也跟着上去,大红原本还调皮地要把俯低的身子站起来,被忘生手在它脑袋上一压,没敢乱动。

“呼——”

赵十六长呼一口气,眼底很是激动。眼见大红飞起来了,朝下看去,视野绝佳,他就越是激动得想要喊出来。

“哇呜!这等感觉可真是妙!”

像个孩子一样手舞足蹈,也不害怕掉下去。

“大红,你飞慢一些。”

忘生眉头一皱,淡声道。

第二日。

是个多云的早晨,一扫往日闷热,透露出几分舒爽,院子里忘生正拿着那只笔打量,神色很淡。

“忘生姑娘。”

听得一女声,娇媚酥骨。

她侧眼一瞧,是柳家小姐,遂收起了笔,面转向柳美生。

“柳小姐。”

“忘生姑娘唤我美生便是,我也就不见外,喊姑娘忘生了。”

柳美生眼神含媚,一面笑道,并一眼将忘生上下打量。

“请随意。”

忘生回答,没有拒绝。

“倒是我的过错,忘生来到丞相府做客,我竟是一次也未曾拜访,说来也巧,忘生和我名字里都有个生字,难怪我同你总觉得有几分亲近哩。”

不知今日柳美生画的如何的妆,先前觉得有些厚的嘴唇,此时瞧起来,小巧精致得像是一只车厘子,眉眼也觉得很是好看。忘生心里已是疑惑,一个人的气质,怎么可以糅杂得这般多样,回想起夜里相见,竟是浑然不同的两个人。

“嗯。”

忘生并不多说话,只点点头。

“忘生你寡言得很,我听闻,是你救了爹爹的命?那野寺的恶鬼是不是十分难缠?”

柳美生接着问道,忘生嗯了一下,左手的拇指和食指慢慢搓动起来。

“我还道,你是爹爹请来瞧我是不是被鬼附身的仙姑,我性情大变,故而爹爹请了你来驱逐我身上的脏东西罢了。”

女子笑意盈盈,使得细眉弯弯,和水中明月一般。忘生茶色的瞳孔转了一下。

“所以忘生姑娘觉得,面前这个柳美生,是鬼呢?还是人?”

柳美生挑了挑细眉,盯着忘生。

“不是鬼,是妖。”

忘生陈述得很认真。

下一刻,柳美生已是狰狞了面目,十指大张,飞扑向忘生。

忘生眼睛一眯,腰身一软向后倒,随即右腰使力一转,退开柳美生许多。但柳家小姐早迅速的移动到她背后,朝她心口处一抓。忘生跃起,抬左脚朝后一踹,整个人在空中转了一圈,稳稳落地,同时两掌结了手印,金色光芒朝柳美生打去。偷袭未曾成功的柳家小姐向上一跳,直接便到了院中一颗粗壮的树干上,周身蓝光一闪,隐隐露出了九道虚影,其中有一道的颜色还深些。

忘生的眉头一下子便拧了起来,随即嘴唇轻颤,手掌再度打出四五个金色的圆圈来,分别朝柳美生身上各处打去。

“啊!”

柳美生被一道金圈套中了脖颈,痛呼一声,牙关咬紧,两手扣住了金圈,想把它挣脱开来,带起枝梢树叶摇晃,从而簌簌落下。

“砰”的一声,那金圈碎裂,女子嘴角一勾,再度扑向忘生,掌心已是爆出一团蓝色圆球,朝忘生而来。

忘生被力道大得往后退,直至撞到了温暖而有质感的一处,便觉男子将她腰一揽,两人一齐往后退了几步。少女眉心一跳,下意识的就想要去打那只十分多余的手。

“诶,柳小姐怎么跑到树上去了?”

赵十六明朗的声音已经响起。

忘生觉得揽在自己腰上的手越发紧了,于是周身金色淡光一起,脱身向前几步。掌心大张,又是凝出一束金色光束直接打向树上的柳美生。

树上那人躲避开来,树却是遭殃,瞬间断了最粗壮的一根枝干,那面柳美生已是再度袭击,来到忘生这面时却又突然变转方向,改向赵十六。

忘生眼睛一眯,闪身到了赵十六身边,一把拉过他手臂躲开柳美生的袭击。

“呵!原是小王爷,美生这边厢有礼了。”

一战终了,女子变了态度,款款一礼。

“本想着来看阿笙的,没想到柳小姐也在,倒是没想到柳小姐私下里这样大气!”

赵十六哈哈一笑,说道。

“每个人都有其不同,只不过小王爷今日才瞧见罢了,既是小王爷寻忘生姑娘有事,我便先走了。”

柳美生浅笑,狭长而上挑的眼线显得风情万种。

“柳小姐先等等,你刚好也在,本殿刚好同你说件事儿。”

赵十六叫住了柳美生。

“王爷想说什么,请说吧。”  “本殿就是来告诉你,大侄子要被赐婚了,是白家小姐,本殿上次瞧见拟好的圣旨了。”

赵十六道,眼神盯着柳美生看。

对方却没有什么表情。

“五殿下?于美生有什么关系?”

柳美生弯起了嘴角,眼神疑惑。

“柳小姐你不是喜欢大侄子吗?”

赵十六摸了摸后脑勺,道。

“喜欢?小王爷这话可不能乱说,或许从前是哪些地方叫五皇子误会了吧,若是小王爷遇上五殿下,不如请告知一声,美生对他只有尊敬,没什么其他想法,至于喜欢,是万万没有可能的事情。”

柳美生笑意盈盈的说完,转身便走了。

“诶,怎么又不喜欢了?”

赵十六道。

算了算了,和自己也没有什么关系,一个女人罢了,回头劝劝大侄子就好。

“阿笙,怎么样怎么样,那柳小姐是不是被附身了?”

他小步跑到忘生身边,好奇道。

“还不清楚。”

忘生挥手挡开了他凑过来的脑袋,神色很淡,右手伸出,于掌心里飞出了一只黑色蝴蝶,追着柳美生离开的方向而去。

“那是什么?”

赵十六问道。

“影蝶。”

“能追踪?”

“嗯。”

忘生点头,转身准备回去。

“你不跟着出去瞧瞧啊?”

“不急。”

忘生道,一面在院子里的石椅上坐下。。

“阿笙你不急的话,那我同你说说你叫我去问的事儿。就是那个白飘飘的堂兄,白沐,广平兄身子骨一直很好,这突然生病就很奇怪,我去问了给他治病的大夫,说是血气亏损,文绉绉一大段,说白了就是肾虚,看他那弱不禁风的样子,恐怕得在床上瘫好一段时间了,你说说他最近这段时间也没有去哪儿,怎么就生病了呢?”

赵十六便坐在忘生对面,噼里啪啦和说书人一样,抑扬顿挫,声情并茂。

忘生作势要走。

赵十六将她手背一抓,少女眼神淡淡一扫。

“诶,你别走,我这就说到关键的地方了。”

十六松了手,陪着笑脸。

“我后来才知道,广平兄在生病的前些天去过四方客,不过是去做什么,我问他的时候他却说忘了,但是就提了一点,说他见着过我家大侄子,子墨还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但是最终什么话也没有告诉他。”

“那你有没有问他最近和什么人有过来往?”

忘生道。

“啊?和什么人来往?这我没问。”

他也不是讼师,或者查案的官差老爷,哪里知道还得多问这么一些啊。见忘生没有多大失落的表情,他心里头稍微一松,警惕自己下次注意。

“嗯,再查便可。”

赵十六于是和忘生聊起天来,只不过多数时候都是赵十六在说话少女则时不时点点头回应他。

美生这边,到了四方客。

四方客是皇城里最大最好的酒楼,客人皆是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而柳美生,是这儿的常客。

此时柳美生正从一间客房中出来,准备离开,却有个男子挡住了她的去路。

“柳小姐。”

柳美生一抬眸,便撞进了赵子墨那双丹凤眼里。

温煦的男子此时情愫难掩,眼底还带着火气。

“你来见何人?”

语气急切。

“噗嗤——我来见何人与五殿下似乎没有关系,美生这便打算离开,还请五殿下让一让。”

柳美生眼角一勾,道。

“那日我瞧见你和广平兄在酒楼吃茶了,美生,广平兄的病是不是和你有关系?”

赵子墨问道,让柳美生面色一变。

“五殿下在说什么?美生不知道。”

女子摇了摇头,面上一派无辜、

“美生,我可能要同白家小姐成亲了,美生你——”

赵子墨眼神闪烁。

“那美生先恭喜五殿下了,白家小姐能文能武,生得也是绝色,殿下有福气得很。”

“可是你知道我喜——”

柳美生右手食指一抬,贴上赵子墨的嘴唇,上勾的眼角无端端露出几分风情来。

“殿下莫要胡说,美生还顾念着自己的声誉呢。”

“那你为何还要私自和外男相见!”

赵子墨眼眶有些发红。

“五殿下,美生知道您身份贵重,可是美生自己的事情也轮不到五殿下来管呢,还是说说,您以什么样的身份来管我呢?未婚夫君?五殿下莫要忘了,是您自己闹着要解除婚约的,从那个时候,我与五殿下似乎就没有关系了。”

“美生你——”

赵子墨面上流露出羞赧和愧疚。

“柳小姐,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儿?”

又是一道男子的声音,美生的背后,出现了一个锦衣公子,肤色微黑,但粗眉大眼,样貌俊朗。

是英王府世子常岭。

“常岭见过五殿下,在这儿遇见殿下,也是巧了。”

常世子这时瞧见赵子墨,打了声招呼,赵子墨料想常世子是和美生见面,心下不想理会,但其教养礼仪所在,依旧点了点头。

“常世子,只是遇见了五殿下。”

美生面上一笑,屈身一福便离开了。

“美生!”

赵子墨作势去追,常世子上前一步挡住了。

“五殿下这是要做什么?”

常玲道,赵子墨脸一转,面有怒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