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赵十六忘生 > 第55章 君臣之礼其三
 
赵十六吓得腿脚一抖,什么叫,叫血也应该很好喝?

这姑娘这么刺激,还喝血?想到方才她杀水鬼时候的干脆利落,似乎就不是正常人的模样,赵十六心中有点害怕,不过还隐隐跃上一点儿惊喜。

“方才水鬼有没有咬你?”

忘生再度问道。

“啊?腿,腿上好像被咬了一口。”

赵十六照实回答,忘生便弯下身子去看他小腿,果然便看到他裤腿上有伤口,伤口处还渗出血来。

“你先坐下。”

听得少女温柔的声音飘进耳朵里,赵十六有一瞬间的愣神,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忘生压住肩膀往地上一坐。也不知道忘生从哪儿拿出来一把小匕首,在他裤脚上一划,露出那道狰狞的伤口,上头是一排细小尖利的牙印,就跟人拿粗一点儿的针一个孔一个孔扎进皮肤一般。

赵十六见忘生盯着他伤口瞧,这会儿才觉出伤口的疼痛,哎呦哎呦呼起来。

忘生的眉眼蹙起,有股冷然的意味,那眉头的川字看得赵十六不自在,都想伸手将它给抚平了。

“我被水鬼咬了,是不是得死了啊?哎呦,我可不想这么早死啊,我还没有瞧见这四海八荒的大好河山呢——”

赵十六说道起来。

“闭嘴。”

忘生眉间隐隐出现了一抹烦躁,低声道,但是嗓音依旧温和,赵十六这时候心想,这姑娘就算是面上烦躁语气还这样温柔,骨子里应该也十分良善,他就也乖巧起来,不说话了。

忘生处理伤口,赵十六则两手撑在后头看她。

因为刚才入水,忘生身上都还没有干,衣服贴在身上,将姣好的曲线勾勒出来,此时日头还挺烈,少女的头发有些变干,这时候赵十六发现忘生的头发不是黑色,而是泛着淡淡的红光,棕红色的,光线下很好看,就像她茶色的瞳孔一样。

“忘生你今年几岁,我二十二了,你看上去才十七八,你得叫我哥哥诶。”

让赵十六安静下来那是不太可能的事情,这家伙自小便和一只麻雀一样,总喜欢蹦蹦跳跳,叽叽喳喳的,若是一般人,估计就一巴掌糊上去了,不过忘生却没有多大反应,给赵十六包扎好了便站起身,继续一言不发地往前走。

“诶——忘生你怎么又自己走了,你等等我啊,你不告诉我几岁,你总得告诉我你住在哪儿吧,我好报答你啊”

于是乎,后头有将近小半个时辰赵十六都跟着忘生跑,还一路在她耳边念叨自己怎么样到这个山里的,遇上那水鬼如何如何,更是把忘生都好好夸了一遍。

黑袍的少女手指微微蜷曲了一下,转回了头,对着那个像鹦鹉一样的赵十六道了一句。

“我应该有五百多岁了,不过记不太清了。”

忘生的声音很柔和的飘过来,少女的眼皮子微向下垂,露出一点很淡的眼皮褶皱,想得很认真。

“啊?五百多岁?”

赵十六惊得嘴巴张大,可以吞下一个鸡蛋了。

忘生不回答他了,只一门心思的朝前走。

赵十六也从忘生这句话开始安分下来,刚开始的时候他还想那照岁数,自己不是得叫忘生姐姐,啊不!差了几百多年得叫祖宗了吧,可到后来又想到忘生就是个小姑娘的样子,怎么可能五百多岁呢?

就这样想着,还时不时抬头看忘生一眼,两人便到了眠山下头的街市。

此处比眠山上头要热闹得多,沿街虽然没有大商铺,小摊贩却是有许多,所以人来人往也十分热闹。但就是这样的热闹嘈杂叫赵十六把忘生跟丢了。

赵十六打小就聪明得很,跟踪也是一把好手,可是忘生的那道墨色身影就像是风一样的来去无踪,在人群里几多变幻,最后就不见了,不管赵十六怎么找都再也瞧不见了。

“唉西!怎么给不见了。”

他还是第一次遇上这样有趣神秘的姑娘呢,还想再探究一下,人却已经不见了

这边忘生不见,另一边西面却是远远跑过来一人,体格比常人健壮一些,那张脸庞像是个圆滚滚的肉包子一样,只瞧见眯缝着的小眼睛。

“王爷总算是找到您了,您不知道奴才——唔唔”

那人也就十七八的少年模样,还在说话就被赵十六捂住了嘴,一时只听到含糊不清的声音。

“汤圆你别给我哭哭啼啼的,这大街上呢,你暴露我身份作甚?”

赵十六的眼神难得的一凶,浑身的气势吓得汤圆颤抖了一下,惊慌的点了点头。

威胁的人这才将手给移开。

汤圆便是上上下下把赵十六打量个遍,待看到他脚上的伤口了,面上又出现一抹哀痛,眼眶竟然还湿润起来。

“王——少爷你怎么受伤了?伤得重不重?这可叫奴才怎么交代啊。”

“没事儿,小伤,水鬼咬的罢了。”

赵十六无所谓的摆摆手,视线依旧在街道上扫,想要找到消失不见的忘生来。只不过结果叫他很失望,那抹黑色的身影是彻底的不见了。

那面汤圆闻言却没有那么淡定了。

“什么,被水鬼咬了?少爷,奴才早就告诉过您了,您这一生下来就容易招邪祟,这桃木符得带好,这还是皇太——您娘亲给您求来的,云水寺的东西可不好求啊。”

汤圆一边说着,从怀里十分虔诚的把一道符包给赵十六挂上。

“诶,我知道了知道了,这不是没有事儿吗,你就把你的心给我放进肚子里吧。”

赵十六因为比汤圆高,所以微微弯下了身子,让汤圆方便给他带符包,一面眼珠子却是转动起来,眼瞳乌黑发亮的十分好看。

“少爷您得赶紧回去了,这家中依旧派人出来寻了,汤圆也瞒不住了。”

汤圆迈着腿,跟在人高腿长的赵十六后头,额头上都是汗。

“我才不回去!”

赵十六不假思索便喊道,不过马上改了想法。

“汤圆,你过来。”

汤圆跑过去。

“少爷有什么吩咐?”

“你传话回去,让那一批来接我的人帮我想法子找个人,有线索了我就答应回去,如果找不到吗——”

赵十六嘴角弯了弯,露出一个小小的梨涡,眉宇间光芒闪烁。

“小爷我就赖在这儿不走了!”

说罢已经欢畅地跑远了,让汤圆跟都跟不上。

“王——少爷,少爷您等等我啊,哎呦喂,怎么就遇上这么一个主子了。”

汤圆拍拍脑门,揩了一把汗就追上去。   我愿意为了他,去尝一尝这毒药是何种滋味。

——柳美生

忘生这一边,将赵十六甩开后便一路走,一只走到天色擦黑,确保后头再不会有人缠上来,才随意找了间客栈住下。

“掌柜的,我要一间客房。”

忘生从腰上的小荷包里拿出了一块银饼放到柜台上,掌柜的于是瞟了一眼忘生

见是个身形单薄的姑娘,神色有些吃惊,

“小姑娘自己一个人住店?”

掌柜的问这个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出于热心。

“嗯。”

忘生只沉闷的应了一声。

“小姑娘,只剩下最东边的那一间了,你要不要?”

历来东边的客房都是阴气重的很的,虽然掌柜的不信什么鬼神一说,可到底那屋子有些阴冷。

“要。”

忘生又只答了这么一下,那掌柜的才将钥匙给了她。还叫店小二给她送了一盒的点心,只不过忘生不太爱吃点心,就没有吃。

等夜色越发浓重的时候,忘生也觉得困了,便梳洗一番,倒在床上睡过去。

再过了一会儿,屋里关好的窗子却突然被打开,悄无声息,竟是一点儿声响都没有,而后吹进来一点阴冷的风,还带着一股极淡的诡异腥气。

窗子外,风过之时好像掺杂着女子低泣一般,紧跟而来的,就飘进来一道白色的身影,有一个寻常女子那么高,一头的黑发就披在背后,一直向下,拖到地底,那影子却是没有脚踝的。

那道身影一面飘,头发就在地板上发出摩擦的声响。

白色的身影靠进躺在床上的忘生,伸出枯瘦得像老妪一样的手掌,十指的指甲长而尖,还泛着幽幽的绿光,冷森森的,让人看了觉得有些可怖。

那手便开始在忘生如凝脂一样的肌肤上动,似乎在想从那处下手才好。

此时少女眼眸闭着,呼吸也很均匀,全然不知自己现下局势。

最终,那十根手指在少女的脖颈上停下,绿光大作,就待掐下去。

忘生却突然睁开了眼睛。

少女茶色的瞳孔迸发出一抹淡金色的光来,白衣的女鬼扭曲的面孔上竟然下意识露出一个胆怯的表情,往后一退,但下一秒,就像是反弹的弓箭一般,勾着五爪,朝忘生扑去。

忘生的眼角一挑,嘴唇无声动了几下,幽黑的空间里便出现几个金色的小圆圈,将女鬼的双手还有脖子都给锁住了,一时之间,那女鬼没法动弹,只能发出像生锈的铁器互相摩擦的粗嘎声响。

“我是不是告诉过你,不要肖想我的皮相了?之前那顿打,还不够吗?”

忘生的声音虽然还是很温柔好听,可是这会儿听起来却是像隆冬冰绫一样的冷了,让窝在角落不敢动弹的女鬼瑟缩了一下,拖地的头发都卷曲成了一团。

“咯啊——”

女鬼发出了很奇怪的声音,听起来有几分委屈,但是忘生依旧站在一边,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你别想了,就是借一会儿也不行,你因为你的仇那么好报?干脆死了这条心,去投胎吧。”

忘生道。

还是第一次瞧见寡言的忘生讲了这么多句话。

那女鬼闻言,眼眶里的眼珠子转动了一下,突然流出两串血来,她的皮肤本来就是白得泛绿,眼下一哭,血色冲开了两道痕迹,让人头皮发麻。

“哭也没用。”

忘生低头道,不再说话了。

那女鬼又叽叽咕咕的念叨了一会儿,见忘生还是冷心冷情的一点儿反应都没有,才彻底放弃,垂了头。

忘生手一抬,将女鬼手上的两个金圈给解了,脖子上的却还留着。

随后又从怀里拿出了一张淡黄色的符纸,轻飘飘的一甩,让其贴在桌上没有动过的食盒上。

“那盒糕点你吃了吧,吃完了就走,我去睡了。”

说罢,就向自己床走过去,躺好,合上了眼睛。

那女鬼头朝忘生那边转动了一下,才有点憨傻的挪动起来,长发拖在地上,发出很轻的声响,而后她那双可怕的手便掀开了食盒的盖子,开始吃起东西来,没有发出什么声音,却见她低垂的面孔上又流下了两行红得诡异的血。

看起来,就像是哭了一样。

隔日天亮起来的时候,屋里已经没有昨夜里鬼气森森的样子了,那小食盒的糕点还在,只是颜色黯淡了不少,忘生伸了个懒腰,看见小食盒旁边还压着一张小纸条,上头歪歪扭扭的写着好些个红色的字,鬼画符一般,常人许是看不懂,忘生却是看得懂的。

“嗤——”

少女不知道为什么轻笑了一下,而后手在食盒上一放,金光一闪,里头的糕点便都没了踪迹。

忘生离开的时候,还在桌上多留了一个小小的银果子,算是回报掌柜的送她的那一盒糕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