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赵十六忘生 > 第60章 青田冥顽其一
 
我愿意为了他,去尝一尝这毒药是何种滋味。

——柳美生

忘生这一边,将赵十六甩开后便一路走,一只走到天色擦黑,确保后头再不会有人缠上来,才随意找了间客栈住下。

“掌柜的,我要一间客房。”

忘生从腰上的小荷包里拿出了一块银饼放到柜台上,掌柜的于是瞟了一眼忘生

见是个身形单薄的姑娘,神色有些吃惊,

“小姑娘自己一个人住店?”

掌柜的问这个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出于热心。

“嗯。”

忘生只沉闷的应了一声。

“小姑娘,只剩下最东边的那一间了,你要不要?”

历来东边的客房都是阴气重的很的,虽然掌柜的不信什么鬼神一说,可到底那屋子有些阴冷。

“要。”

忘生又只答了这么一下,那掌柜的才将钥匙给了她。还叫店小二给她送了一盒的点心,只不过忘生不太爱吃点心,就没有吃。

等夜色越发浓重的时候,忘生也觉得困了,便梳洗一番,倒在床上睡过去。

再过了一会儿,屋里关好的窗子却突然被打开,悄无声息,竟是一点儿声响都没有,而后吹进来一点阴冷的风,还带着一股极淡的诡异腥气。

窗子外,风过之时好像掺杂着女子低泣一般,紧跟而来的,就飘进来一道白色的身影,有一个寻常女子那么高,一头的黑发就披在背后,一直向下,拖到地底,那影子却是没有脚踝的。

那道身影一面飘,头发就在地板上发出摩擦的声响。

白色的身影靠进躺在床上的忘生,伸出枯瘦得像老妪一样的手掌,十指的指甲长而尖,还泛着幽幽的绿光,冷森森的,让人看了觉得有些可怖。

那手便开始在忘生如凝脂一样的肌肤上动,似乎在想从那处下手才好。

此时少女眼眸闭着,呼吸也很均匀,全然不知自己现下局势。

最终,那十根手指在少女的脖颈上停下,绿光大作,就待掐下去。

忘生却突然睁开了眼睛。

少女茶色的瞳孔迸发出一抹淡金色的光来,白衣的女鬼扭曲的面孔上竟然下意识露出一个胆怯的表情,往后一退,但下一秒,就像是反弹的弓箭一般,勾着五爪,朝忘生扑去。

忘生的眼角一挑,嘴唇无声动了几下,幽黑的空间里便出现几个金色的小圆圈,将女鬼的双手还有脖子都给锁住了,一时之间,那女鬼没法动弹,只能发出像生锈的铁器互相摩擦的粗嘎声响。

“我是不是告诉过你,不要肖想我的皮相了?之前那顿打,还不够吗?”

忘生的声音虽然还是很温柔好听,可是这会儿听起来却是像隆冬冰绫一样的冷了,让窝在角落不敢动弹的女鬼瑟缩了一下,拖地的头发都卷曲成了一团。

“咯啊——”

女鬼发出了很奇怪的声音,听起来有几分委屈,但是忘生依旧站在一边,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你别想了,就是借一会儿也不行,你因为你的仇那么好报?干脆死了这条心,去投胎吧。”

忘生道。

还是第一次瞧见寡言的忘生讲了这么多句话。

那女鬼闻言,眼眶里的眼珠子转动了一下,突然流出两串血来,她的皮肤本来就是白得泛绿,眼下一哭,血色冲开了两道痕迹,让人头皮发麻。

“哭也没用。”

忘生低头道,不再说话了。

那女鬼又叽叽咕咕的念叨了一会儿,见忘生还是冷心冷情的一点儿反应都没有,才彻底放弃,垂了头。

忘生手一抬,将女鬼手上的两个金圈给解了,脖子上的却还留着。

随后又从怀里拿出了一张淡黄色的符纸,轻飘飘的一甩,让其贴在桌上没有动过的食盒上。

“那盒糕点你吃了吧,吃完了就走,我去睡了。”

说罢,就向自己床走过去,躺好,合上了眼睛。

那女鬼头朝忘生那边转动了一下,才有点憨傻的挪动起来,长发拖在地上,发出很轻的声响,而后她那双可怕的手便掀开了食盒的盖子,开始吃起东西来,没有发出什么声音,却见她低垂的面孔上又流下了两行红得诡异的血。

看起来,就像是哭了一样。

隔日天亮起来的时候,屋里已经没有昨夜里鬼气森森的样子了,那小食盒的糕点还在,只是颜色黯淡了不少,忘生伸了个懒腰,看见小食盒旁边还压着一张小纸条,上头歪歪扭扭的写着好些个红色的字,鬼画符一般,常人许是看不懂,忘生却是看得懂的。

“嗤——”

少女不知道为什么轻笑了一下,而后手在食盒上一放,金光一闪,里头的糕点便都没了踪迹。

忘生离开的时候,还在桌上多留了一个小小的银果子,算是回报掌柜的送她的那一盒糕点。  本殿喜欢的不是你的皮囊,本殿就喜欢你。

——赵子墨

十日后,重紫国皇城。夜幕时分,光影黯淡,暑气尚且还没有消散,风吹过来的时候都有些昏沉沉的,多走几步也便觉得粘糊糊,不舒服得紧。

但对于坐在豪华马车内的赵十六来说,舒服得很,因为马车角落放着冰,和外头天气隔开,自是很凉快,且马车开到皇城最热闹的花街,停在十分辉煌大气的一处,牌匾上三个烫金大字——醉逍遥,字迹飞扬洒脱,笔力遒劲刚健,很有风骨。

可真是一点儿都不像寻常花楼。

醉逍遥的确不是普通的花楼,且不说楼里头的装潢设计,首先便是最为大气的,正中间一分二端回旋楼梯各自到了二楼,据说还是西洋的设计,瞧着就十分新奇,一楼大厅上头挂十来个琉璃水晶灯,一入夜,灯火一点便是光芒璀璨,恍若进入漫天星河之中,人都不免轻飘飘起来。

除此之外,便是醉逍遥的人,哪怕是楼里头端茶送水的小丫鬟都生得清秀端丽,管事的妈妈也有两个,气度比之大家族里的嬷嬷也不俗,更有那些姑娘,琴棋书画皆为精通,容貌气度拿出去,就和官家小姐,名门闺秀比起来也不差太多,再怎么次,也有小家碧玉的温婉。

更何况,醉逍遥的后台,可是硬得很,据说还是皇亲国戚来着,毕竟树大招风,醉逍遥生意好,眼红的人也多,但是在皇城有这么强大的地位,且经过这么多年也分毫不动,便是因为有所依仗。

闲话少叙,这边赵十六下了马车,汤圆跟在他屁股后面,马上就有个管事的妈妈上来了。

来者是醉逍遥管事之一的摇红,三十来岁,容貌端庄,因着保养得宜,肌肤如玉,眉眼风情尤在。

“哎呦——铭小王爷可是许久未来了,稀客稀客呀——”

摇红的声音拖得长,面上浮现出热络的笑意。

“这不是事情多吗,哈哈,故而这会儿子才来打扰摇红姑姑。”

赵铭自然也是十分亲切友好的回道。

“铭小王爷是贵人,事情自然多,就是不知道近日是在忙什么事儿呢?”

摇红管事的眼角一挑,也不带什么试探,只不过是关系好的问道。

“摇红姑姑你不知道,我们王爷他——”

赵铭身边的汤圆和摇红有些亲戚关系,这便想要和摇红管事诉苦,只是马上便被赵铭一瞪,不再说话了。

摇红见此便是一笑,接着道。

“小王爷的事情小妇人可不敢打听,铭小王爷赶紧请吧,这五皇子殿下就在上头等着呢。”

“嗯,成,摇红姑姑请!”

赵铭笑道,巴不得汤圆别把自己被皇太后责罚,告状告到兄长那里唉,然后被拘了好几天的破事儿给说出去。

这样子让他多没有面子啊!

他今日可是好不容易求了兄长,说她闷坏了,让他出来换一口气,没成想,他家大侄子就来寻他了,地点就是这醉逍遥。

赵十六一路走到了豪华的包间,摇红退下,汤圆守在门外,他自己个儿风流无比的提了一下衣摆,推门就走进去。

“大侄子儿,说罢,请你风流倜傥的皇叔来做什么?是见着那个漂亮姑娘了,还是被那些老贼刁难了?”

赵十六这人没个正形儿,人还没有来到请客的人面前,嘴里已经喊上了,好听的嗓音里,裹着浓重的调侃,尾音轻飘飘的,有点儿像醉酒美人摇晃的脚步,还荡出一点儿旖旎的意思来,又像是一只温柔的羽毛,挠得人心发痒。

听那声音便觉得真真是个清朗俊俏的公子哥儿。

而屋内的男子也抬起头来,朝声音的主人望去,面上苦哈哈的。

赵子墨,也便是赵十六口中的大侄子,重紫国的五皇子,皇后所出,身份自是尊贵,如今二十,马上便要及冠。生得便自有皇家子女的尊贵气度,丹凤眼,内勾外翘,鼻梁挺直,也是个眉眼清俊的美男子,只不过粗粗看起来,赵子墨和赵十六不太相像,因为赵十六肖母,而重紫国的皇帝肖先帝。虽则赵**他两岁,可这位王爷的性子跳脱直率,和他很是和得来。

不然,也不会来找赵十六喝酒了。

“小皇叔。”

赵子墨起身来迎。

赵十六坐下,马上便有周围侍奉的美人上前,皆是穿着清凉,露出曼妙身段,其中一个姿色最为出众的更是眼含秋波,朝赵十六一送,后者坦然的接下,还冲她眨了眨眼。

“你们都先下去吧。”

赵子墨道,那些美人面上一变,只担忧是自己哪儿做得不好叫这位五皇子生气了。

“本殿就想和小皇叔独自待一会儿,你们都下去,各自休息。”

知晓不是自己的原因,一群美人才各自福身离开,先前与赵十六暗送秋波的美人则是恋恋不舍的朝赵十六望去,叫人差些以为她是一块望夫石,极其深情。

不过赵十六现下显然没有这么多精力再去理会,赵子墨身为长辈,晚辈似乎遇上了无法纾解的烦恼,自己自然是要劝慰鼓励一番的。

于是也就温声问道。

“说罢,有什么事儿,告诉小皇叔。”

这个时候,赵十六极富有少年感,看起来比赵子墨还要年轻的脸庞才露出一点长辈的关怀来,让他整个人都沉稳了几分。

“小皇叔,父皇要为我指婚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