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赵十六忘生 > 第65章 青石冥顽其五
 
能为陛下之良将,臣始终不悔。

——顾长安

将军府后山,启明星生起,天色将明,越发临近冷冬,风也带出几分萧索意味,慕常昊靠在树上,看面前立着的男子,忽然之间便想起了一件事情。

那年他不过九岁,一夜承欢的宫婢所生,再轻贱不过的皇子,身边只有一个姑姑和小太监,两个还都是不上心,从未将他当主子看待。他在宫中,活得小心翼翼,着实幸苦,便是得宠些的妃子身边的宫女也能够欺负他。

“哟,也不看看你的身份,还想吃点心呢,这点心是给我们娘娘吃的。”

黄裙的宫女一双吊梢眼,高颧骨,面相刻薄,食指指甲尖长,戳在他的脑门。

小孩子皮肤娇嫩,马上便出了血,便见那宫女眼底一派喜色。

他咬咬牙,不想将好不容易拿来的点心给她,推搡之间,便被宫女一推,倒在地上。

“就是个贱婢生的,陛下都懒得管你呢,能和我们精贵的娘娘比吗,我们娘娘肚子里怀的可比你要重要多了。”

那宫女还待踹一脚,但立马惨叫一声。

“啊!”

不知从哪儿砸过来一个果子,正好落在她额头上,果汁溅了她一脸,狼狈得很。

“呀!是哪个不长眼睛!”

宫女尖声叫了一下,鼻子皱在一起,眼角上挑,透出刻薄之意,视线已经在四下里找起来,似乎是想要抓到那个始作俑者好好训斥一顿。

“是小爷我,不长眼睛!”

一声清脆明朗的声音过后,便从树上跳下个人来。

也便十来岁的样子,五官虽是带着稚嫩,却很俊朗。

原是将军府的嫡出公子,今日老将军进宫面圣商讨事宜,所以让这位爷也一块儿来了。

宫女身处皇宫,没有多大机会见到顾长安,但是凭借那男孩腰上的玉坠却能够知晓身份,故而立马吓得面色一白,人已是跪了下来。

“顾小公子,奴婢有眼不识泰山,是奴婢不长眼睛。”

宫中婢女惯是会捧高踩低,欺软怕硬的人,知道顾长安是霸王一样的存在,哪里敢惹。

“呵!方才瞧你,气焰可盛,他是皇子,你是宫婢,差得可多,你是那个宫里的,只怕你主子教得也不好,不如小爷我去找我爹说一说。”

顾长安已是来到宫女面前。

他个头生得高,和那双十的宫女一般了,这样看去,气势凌厉,像是刚刚出鞘的刀,很锋锐,吓得人面色再度白了几分。

三言两语之下,那宫女也就仓皇的逃走了,连那一篮子的糕点都摔在了地上。

慕常昊就傻乎乎的在一边看着,觉得这少年莫名的神武,这等气势,他也很渴望拥有。

见他侧目朝自己望来,慕常昊也分毫不惧,眼睛对上他。

两个同龄的少年,就在果树下头相互看了好久。

“噗嗤——”

顾长安先笑了出来,嘴角一咧,露出两个尖利的虎牙。

“我听说过你,原来还真是和他们一样过得惨。”

慕常昊垂眸,将手心握拳,紧了紧。

“不过,也不太一样。”

顾长安接着道,朝他这边靠近几步。

错过他身子走过去。

“谢——”

慕常昊原本想要道谢,可是见那少年却是很快的消失在原地,直接便朝御膳房走,心下疑惑,立在原地盯着果树枝头看。

不多时,便听得脚步声再度传来,风似的少年来到他身侧,带着一股糕点甜香。

还有烤鸡的香气。

“我初次来宫中,人生地不熟,你找个凉亭,咱们去吃东西。”

说话之时,还扬了扬手中的战利品。

慕常昊估计,这些东西都是少年从御书房偷过来的,便怯懦道。

“这些,这些东西都是做给娘娘和陛下吃——”

“怕什么,吃了便成。”

顾长安无所谓道,率先走到了前头。

望着少年风风火火的背影,阳光照下来,便显得越发恣意。

慕常昊心生羡慕,点头跟上,一面接着道。

“前头走上一会儿,在左转便有个八角亭。”

那处人少,自己从前觉得委屈了便一个人在那儿待一会儿,寻常人不太知道。

两人一前一后,到了八角亭,边吃边聊。

少年三言两语对话下来,便觉投机,话题越聊越是热络,立马便成了朋友,直到宫里太监过来寻顾长安了,这才是恋恋不舍的分开。

“有空再见!”

橘色的黄昏中,少年朝自己挥挥手,面上尽是豪爽的笑意,慕常昊的心还是头一次被喜悦期待充盈得如此饱满。

有一知己好友,原是如此感受。

他时常在想,自己得有多幸运,命里才遇见了自己的贵人顾长安。是因为长安将军的帮助,自己才从一个饱受欺凌,没有出路的落魄皇子一步一步走向权利的巅峰,坐上那至高无上的位置。

可是他如何去想他的兄弟的?

自古君王多疑,他从前只以为这样的事情绝对不会出现在自己身上,他和长安,是过命的交情,可是坐上了九五之尊之位后,他见谁都是怀揣这一片不信任,对自己最好的伙伴也是如此,怀疑,猜忌,才让人钻了空子,让顾长安失了性命。

说到底,都是他慕常昊,对长安不起。

他悔恨太多,可是面前的顾长安,都已不是从前那位了——顾家将军的尸首,被挂在城门足足三日,慕常昊亲眼看到顾长安死在自己面前,他的血,也溅到了自己身上。

那么面前这位,又是何人。

是鬼吗?

慕常昊却没有觉得害怕,只觉胸膛下一颗心安静下来,跳得缓慢。

不消顾长安开口,慕常昊已将自己悔意尽数说出,眼见面前男人,一双猩红闪着幽光的眸子,淡了下来。

“你死之后,上了战场,保家卫国的,依旧是你?”

帝王问出自己心中所想,便见顾长安点了点头。

此时忘生和赵十六已是解决阿婉那边的事情,再度回到了将军府后山,该说的都已经给足了时间,忘生觉得两人之间的事情已是交代清楚。

便是下判决的时刻。

顾长安死后变为游魂,却依旧忠心不变,保家卫国,其心志值得人倾佩,可到底因为他的行为使得数位将领惨死,结局也好不到哪儿去。

故而忘生右手一抬,虚空中便出现了一只晕着金色光彩的毛笔。

顾长安见状,眼皮一抬,什么都没有说。

赵十六原本以为他们两个离开这么久,顾长安会趁机逃跑,没想到这位将军依旧是待在这儿,似乎早就打算好了要来受过。

十六王爷心里不免又觉得长安将军优秀几分。

“幽洲判大人等等!”

慕常昊心下激动,便是上前,牵扯到伤口,脚步又是一顿。

忘生闻言,遂将视线一扫。

眉眼冷厉。

“若非我识人不清,长安不会遭受这些罪,长安此举,意在保家卫国,还望大人法外开恩。”

男子恳求道。

忘生没有什么反应,只冷冷哼了一声,手下动作继续。

“幽洲判大人,国家正处于忧困之际,内忧外患。”

慕常昊的眼神黯淡下去,眼下局势,越发凶险,外邦虎视眈眈。从前魏远道作为文臣,顾长安作为武将,自己左膀右臂尚在,处理政务已是勉强,如今两人皆失,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再难苦苦支撑。

“大人,我愿用我余下寿命的一半作为交换。”

再坚持几年,等局势安定下来,他便算是死也能够死得安心一些。

忘生的眼皮一跳,其他话再不多说,立在萧索的秋风中,过了许久才点了点头。

遂将手中毛笔收起,空中金色的字迹光芒黯淡,逐渐消失。

启明星生起之后,天色渐明,旭日东升,照射出一派橘色冷光。虽是天气寒凉,可到底还是透出几分希望。

赵十六见光影里的少女身影,胸口涌动出一股莫名的情绪,觉得眼睛有点酸。

都道幽洲判冷漠,可是他觉得阿笙比谁都好。

就好比,现在。

还有她之前答应阿婉替她报仇,却在青田死了之后,尽力留下他一魄,变成阿婉眼底一颗青色泪珠。

却是什么都没有和阿婉说,旁人道她冷漠无情,她不计较,她做得善事,也从不多言。赵十六问过忘生,救下青田,对她会不会有害处,忘生朝她摇摇头,他才面前不再多问。

可待慕常昊和顾长安的事情解决之后,坐在大红背上准备离开的时候,忘生突然便吐了一口血。

鲜红色的,浸染到她一身墨色裙袍中,只留下一团暗渍,但她皮肤本来便白,血一流出来,血腥气一散,忘生本来打算快速的将血抹去,却没想到赵十六已经先她一步发现,一把拽过她的手。

“阿笙,你怎么吐血了?”

赵十六带着少年气的脸庞立马皱成一团,目露担忧。

“是不是方才耗费精力太多,你等等!”

他猛然响起自己的血应该有用,将食指放到牙齿那处,要咬破把自己的血给忘生了。

自己出事儿不要紧,怎么能叫媳妇儿出事儿呢。他宝贝阿笙都来不及呢。都怪最近事情太多,害得他媳妇劳神费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