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赵十六忘生 > 第66章 千年渡魂其一
 
快一千年了,我渡了无数人,也包括你,却依旧连我自己也渡不过去。

——安凉

只不过赵十六的动作啪的一下就被人制止了,下一刻就看到忘生正瞪着眼睛看自己,气鼓鼓的,像是一只偷食的松鼠崽子。

哇,我的天呐,太可爱了。

和忘生相处得越是久,赵十六便越是能够发现素来淡漠的冷面判官居然也有这么多可爱的表情。

他便鬼使神差的想伸手去捏一捏。

然后被他得趁了。

“阿笙你——呜——”

下一刻赵十六就发现自己没有办法说话了。

“你能不能别和个傻子一样,好好待着便好,我没事儿。”

忘生白了他一眼,难得多说了几句话。

“你的血稀罕得很,到时候妖怪都来,我分身乏术,保护不了你。”

少女低低咳了一声,尽可能让自己的气息更加平稳一点。

赵十六赶紧点了点头,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喉咙,示意自己会一直都乖乖的,不再泛傻。

忘生无奈,眼光温柔而克制。

赵十六恐怕是幽洲判的克星吧。

幽洲判是不能有感情的公正的判官,是神,全然不同于人,有七情六欲,可是赵十六的血,是能够将她拉下神坛,变成一个爱憎分明,甚至有些疯狂的凡人的,唯一方式。

她的性子,素来想得长远,对于赵十六,她应该怎么安排,却是第一次,打算就这样随遇而安,出了事情再打算不迟。

“阿笙,咱们接着去哪儿?”

赵十六一面问,一面从背后环上了忘生的腰。

忘生想了一会儿,缓缓道。

“酆都城。”

大红闻言,叫了一声,换了方向。

生者来此,多半是进不了阴曹地府,但是死者却可以,迷信罢了,所以总有人要来瞧看新鲜,一不小心进了鬼门关,被恶鬼吃了的人也有的。

酆都城,有个老百姓都知道的俗名,叫鬼城。

原本不过是一所平凡小城,但因着这处由于地理原因,是死者进入阴曹地府去投胎的门路,后头佛教道教教徒聚集,再加城中一山据说有位王姓道长得道飞升,百姓便也就迷信起来,一步步,稀里糊涂就有了现在的地位。

不得不说,老百姓迷信的力量还是十分强大的,赵十六也只是听说过酆都城这个地方,如今到了,便觉叫人耳目一新。

和寻常城县不同,酆都城的门便是显得气氛压抑,门外守着的士兵穿得也是暗色软甲,面目沉静,很不好惹。

忘生和赵十六一同走过去,面前就是长矛一叉。

“来者何人!”

中气十足。

王室眼皮子也未曾抬起一下,只低声道了一句。

“我来买路引。”

赵十六明显便感觉到守门的两人气势稍微软和了一些,语气淡淡。

“如此,请吧。”

这才是一起走进去。

“阿笙,路引是个什么东西?”

那两人一听,就放他们进来了。

忘生侧过视线看他一眼,吐气如兰。

“街上都是。”

稍微加快一些脚步,在四周一瞧,赵十六果然就看到了街道两边的摊子,多数都是一张布旗,上头就两个字。

“路引。”

赵十六去买了一个,价钱还挺高。

所谓的路引,长长三尺、宽二尺,以粗纸印成的一张通行照:上面印着“酆都天子发给路引”,“普天之下必备此引,方能到酆都地府转世升天”,上方印有阎罗王的图像,下方印有“酆都天子”、“酆都城隍”和“酆都县府”三个大印。

“还挺像模像样。”

赵十六感慨一句,听那卖路引的婆子说,人死之后,要到阴间去报到的幽灵就得手持这张阎罗王所发的通行护照,在经过看守鬼门关的小鬼检查过后,才得以进入鬼城。为了死后能早早超生,总有许多人是不远万里要过来酆都城,买上路引,求个心安。

可以说,酆都城的经济就是靠着众人的迷信建立发展起来的,诸如买路引此类的事情还多得很。

赵十六先是神经兮兮的将那张路引揣在怀里,而后便又觉得没了意思,那画迹粗劣,很不精致,上桥的时候随意的一甩,飘飘忽忽的就从桥上落下去。

此桥又名望仙桥,瞧着也就是比寻常的石桥更加古朴一些,长一些罢了,桥墩上却贴着黄符。

“看着脚下。”

忘生走在赵十六身边,贴近他几分,嘱咐道。

后者闻言,立马便是将手握住她手,手心处暖意袭来,像是有一只毛茸茸的爪子在她心上挠了一下。

“诶呦喂!”

在这暧昧莫名的气氛里,不合时宜的传来了妇人稍微显得粗哑的痛呼。

“王大家的,可没事儿吧!”

原是两个相携出行的妇人,都做得朴素打扮,手上挎只竹篮,倒地的那个竹篮摔在地上,落得一大片的纸钱,长烟。

妇人扶了摔倒的那位起来,一面小声咒骂几下。

“我就说你家那个小妾晦气,这不,把恶气过到你这儿了吧,这儿可是望仙桥,摔倒了可不好,等会儿便去相熟的尼姑子那儿买些符纸,破财消灾。”

她小声嘀咕,王大家的媳妇也赶紧点点头,挎着自己的篮子走了。

不过是一段小插曲,赵十六却是将眉头一挑。

“阿笙,你是叫我小心这桥上涂的桐油吧。”

他不傻,早早就注意到了桥上涂了桐油,许是尼姑子的计谋,来此地的人都是迷信,在桥上摔倒了,自是怕得罪了诸鬼众神,为了消灾免害,都大方地布财献祭了呗。

不过,望仙桥为何会有这么一个风俗?

赵十六好奇心尤胜,弯了嘴角笑嘻嘻问道。

“望仙桥可是又叫奈何桥?”

如果百姓将望仙桥看成是奈何桥,那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铜蛇铁狗任争食,永堕奈河无出路。”

忘生如此作答。

在百姓看来,若是恶人,就没法过桥了。

“呵,聪明得很,糊弄人都是一套一套的。”

他得感慨一番,酆都城做得好买卖。

因着心里存着这样的想法,所以赵十六在下了桥,看到那所谓的“血河池”边烧纸钱,丢银钱的男女老少之后,心下无感,只和忘生一块儿往前走。

“阿笙,咱们还得走多久?”

赵十六觉得走得无聊,问道。

“快了。”

忘生答,同时手轻轻一挥,四周的情景竟是变得虚幻起来,不久前以为纸钱,盘香燃烧而起的烟雾逐渐变浓,气味浓烈,直接挡住他视线,而后又逐渐散去,他便觉神思再度清明起来,面前情景早已是发生改变。

空气泛起凉意,从脊骨钻进来,让他不由得打个哆嗦。

此处是个山脚。

一座黑漆漆的山门,高,且瘦,像是个精瘦的老者,握住一柄拐杖立在那处。如同血锈一般的横匾上写着三个阴森森的大字——鬼门关。

也不像是写上去的,倒像是和着谁的血肉糊上去,使得吹来的风里都好像有一股让人恶心的血腥气。

这个地方还有一大片的参天古木,树干粗壮,枝干盘结扭曲,长得很是怪异,树上则栖息着一群群的乌鸦,冷着一对眼睛瞧你,没有感情,当冷风阴飒飒的吹过,确实是鬼气逼人。

还真的是,很有鬼门关的样子啊,比之前那些个劳什子的望仙桥,血河洞要真实得多了。

赵十六还是觉得冷,连牙齿都冷。

“阿笙,里头是什么?”

好像过了这门,他便再也出不来一般,里头好像还隐隐有惊悚的笑声传出来。

“进了鬼门关,便是入了阴曹地府。”

生人是进不去的,只有死人能进去。

不过,忘生是幽洲判,出行还是比较容易的,但是赵十六就稍微有些头疼。

“十六,里头恶鬼太多,你一进去,就是羊入虎口。”

他们眼巴巴瞧着呢。

“阿笙没有办法吗?你藏好我身上活人的味道不就好了。”

赵十六知道忘生是来拿东西疗伤的,所以忘生作为他的媳妇,他得好好负责的。

“想得倒是美,这个拿着,莫不能掉了,若是有人叫你,也不要理会。”

忘生拿出一串淡紫色的手环,在赵十六手腕一扣,觉得吩咐得不够仔细,又道。

“若是那些恶鬼就跑到你面前了,你也不能理会,跟紧我,避开就是。”

细碎的说了许多,赵十六也在一边乖乖巧巧的听,末了一笑。

“听明白了?”

忘生将头一歪,茶色的眸子淡淡,显出几分可爱童稚。

赵十六看得心中小鹿乱撞,伸手摸摸她的头。

“明白明白,媳妇担心我不是吗,嘿嘿。”

忘生眼皮一垂,直接打开了赵十六的咸猪手。

这便是进得其内。

沿着山脚拾级而上,不过一会儿,便再度有了乳白色的浓雾出现,须臾过后,偶见得里头星星点点,幽暗发紫,迎面吹来一阵冷风,夹杂着诡异的尖笑。

等瞧清楚了,才发现前头早已是变换成一条长街,脚下踩到的石块都是漆黑滑腻,街道两边,只依稀几个铺面,且门口低矮,连块牌子也没有,最多便是拿块布,上头写红彤彤血淋淋的几个大字,见着最多的便是白发女鬼,没有脚,呼的就从赵十六身边飘过去,口唇大张,淌出血来。

赵十六此刻觉得阿婉和这些女鬼比起来,生得甚是好看。

除了女鬼,还有奇形怪状的人,或是六只手的,两个头的,还有一张脸上什么都没有,只有三只眼睛的。

只不过无一例外,就像是没有注意到赵十六的存在一般,都做着自己的事儿,但对忘生则是不同,眼神里的敬畏根本就不掩饰。

他来此处,可算是开了眼界,什么样的鬼怪都算是瞧见过了。

正当赵十六眼珠子转个不停在四周打量瞧新鲜的时候,他忽然觉得右边衣摆一重。

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扯住了。

他遂低头看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