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赵十六忘生 > 第67章 千年渡魂其二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便是吓得赵十六浑身寒毛都倒竖起来。

拉着他衣摆的是个老婆婆,身形佝偻,只有他一半高,皮肤枯槁暗黄,像是核桃一样褶皱的面上,鼻头大得和个水泡一样,垂在面上,嘴唇泛白开裂,那双眼睛,只有眼白,盯着赵十六,也瞧不见她转动几下。

而后,那老婆婆的嘴角忽然就勾了起来,抓住赵十六衣服的手,只能瞧见皮包着的骨头,细长得像是竹节虫。

鬼婆婆的嘴巴里,流出了口水。

赵十六面色一白,想要甩开,那口水落在地上,发出滋滋的声响。

“莫要理会。”

赵十六感觉到忘生回握的力量,一道金光一闪,那老婆婆惨叫一声,浑身发起抖来,立马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是聚婆,能闻到你身上的人味,只不过不能对你怎么样。”

忘生解释,方才那老婆婆算是少数可以觉察到赵十六气味的鬼怪了,只不过因为有忘生给赵十六的东西,不好下手罢了。

毕竟赵十六现在,那就是一块肥肉,让人垂涎三尺的那种。

赵十六紧了紧自己的袍子,继续走。

再过了不久,眼见长街已是快到尽头,迎面又跑来一个小孩子。

七八岁的女孩子,梳着两根麻花辫,眼珠子亮得出奇,见到忘生的时候,眼神一黯,转到赵十六身上的时候却又是一亮,脚步迈得更快。

“哥哥救我!”

一面奔跑着过来的时候,赵十六才发现那女孩子时候还跟着一群的恶鬼,无不是张着大口,流着口水,腥气重得让人恶心。

“生人?”

忘生眉头一皱,手掌蓄力,便打算将赵十六给带走朝一边跑。

可是那女孩子就像是知道了忘生的打算一般,也改了方向,忘生他们往哪边跑,她便紧紧跟上。

“求求你哥哥救救我,我想要找我娘亲!”

女孩子满脸都是泪水,一声娘亲说得软软糯糯,让人心碎。

赵十六回忆起自己幼年,一瞬间觉得她可怜。

“阿笙——”

“闭嘴!”

忘生不等赵十六将话说完,已是面色一冷,回头望一眼奔跑的女孩子,咬了咬牙齿。

她本就是身体虚弱,要救那女孩没有这么轻松。

阴曹地府,岂是生人可以闯的,这女孩必然有诈。她料到赵十六下一句便是阿笙我们救救她,可是救了她,谁来救赵十六,她不想再节外生枝了。

忘生素来,心肠冷硬得很。

赵十六显然也是了解了忘生的想法,再加之阿笙之前再三交代,于是咬咬牙齿,不再去看那女孩子流泪的眼睛,也一门心思的跑。

“哥哥!”

那女孩落后了几分,似乎是差点儿被一只鬼给抓到,勾到了小手臂,立马便涌出血来。

血腥味刺激后头几只恶鬼越发激动,奔跑上前。

赵十六心头一颤,忘生便感觉到奔跑的速度受阻,暗叫一声不好。

那哥哥哥哥叫得可怜的女孩子突然上前,来到赵十六身边,一下子便扯走了他身上的手环,朝另外一边跑。

“找死!”

忘生眉头狠狠皱起,左手一抬,数条金线飞出,直接打向那小女孩,但后者立刻消失无踪,没了气息。

这下子,赵十六暴露出来,方才追小女孩的恶鬼便转了目标,改袭击赵十六。

整个局面越发让人脊背生寒。

忘生脚下步子加快,只想着快些到判官那处,可后又追兵,前头也有拦路虎。

百鬼早已是闻见赵十六气味而来,她一手一个解决,周围百鬼惨叫声连连,却依旧是前仆后继和她打起车轮战。

“阿笙,我有符!”

赵十六这会儿躲开个两嘴怪人,捏了捏胸口黄符。

“顶个屁用!”

忘生竟是难得爆了粗口。

她千叮咛万嘱咐赵十六一定得保管好那个玉镯子,否则就别想和她一块儿,哪里知道事情这样波折,被那突然出现的小姑娘打乱了计划,面对不断涌上来的恶鬼,她简直火气大得要打人。

胸口有郁结之气,出手自是狠辣果断。但因为忘生本来便受了伤,赵十六此时在这儿也是个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人物,行动受阻,忘生自是有顾忌不到的时候,一不注意便被恶鬼利爪划伤了大臂。

忘生两眉一攒。

“阿笙!”

“我没事儿。”

忘生低声道。

背后却是扑过来一个浑身是血的婴孩,牙齿露在外头,闪着寒光。

“阿笙小心!”

赵十六抱住忘生便是一个转身去护。

那婴孩便咬上了赵十六,忘生赶紧抽手在他身上一砍,但赵十六的右腰早破了道口子,血,皮肉外翻,血也不断的流出来。

血味一经扩散,周围原本因为惧怕忘生而有所退缩的百鬼又再度有了胆气,见方才咬人的婴孩一下子便长成四五岁的模样,眼底贪婪的光芒大作,将包围圈又围得更紧了。

“十六。”

忘生握着赵十六的手一紧,却未曾感受到他身上的暖意,而是凉得让她发慌。她立马将眸子一转。

赵十六的眸子此刻变成了浓郁的绿。

不是春日枝梢绽放出的翠生生的,而是在暗无天日的黑洞中生长蔓延的青苔,拥促着,让人生出溺水窒息的感受来。

忘生的脑海里一闪而过一双和赵十六一般模样的眸子,电光火石之间,她忽觉有人将冰凉吐息落于她面上。

“尔等小鬼,也上赶着食吾?呵——”

闻见男子的齿间溢出一声嘲笑,冷涔涔的,叫忘生的心狠狠一缩。正想开口,赵十六阳光率真的五官忽然便阴沉下来,手掌一抬,修长的指节曲起,就着临近的恶鬼一抓。

便像是拨弄琴弦一般的风雅写意。

“嘭”的一声,面貌狰狞的恶鬼便化为一股灰,凄厉叫声犹在耳畔,周围的恶鬼被突然之间发生改变的赵十六吓得退后几步,未等他们回过神来,又是有好几只小鬼被一勾一掐,没有逃过惨死的命运。

“哈!不自量力。”

赵十六清朗的声音此时听起来,就像是幽深洞穴里落下的一滴水,敲打在地面一处青绿的石头上,沉,闷。

忘生觉得,此时的赵十六让她生起了一股熟悉感,就像是自己在许久之前见过他,便和梦中见到的那个男子一样的感觉。

经由此,她心下再度确定几分,深想下去,忘生双眼微狭,心中狂跳不已。

依旧不断的有恶鬼涌上来,可赵十六转眸看她,眼瞳一下子又变成幽深的黑,像极了冬日里的夜幕。

“阿笙?别怕。”

赵十六将头一歪,两只眼睛弯弯,露出个笑来,眼瞳深处却又极快的闪过一抹幽绿光芒。

“你是何人?”

她手上蓄力,金色光芒一现,那只毛笔便挥向眼神贪婪的恶鬼,趁着这个空当,忘生问出的话里,语气冰冷漠然。

紧握的双拳也发起抖来。

便见得赵十六漆黑眼眸再度出现了一抹绿色光彩,但随即消失不见。

“我是赵十六呀,阿笙你怎么了?”

男子的眸子一派真诚清亮,像是晨间的露珠,依旧是那个率真的十六殿下,对她的担心和关切也不似作假。

忘生呼吸一滞,浑身肌肉绷紧,不敢放松,握拳的右掌化刀,一掌劈在赵十六后颈。

“幽洲判大人!”

沉稳浑厚的中年男声传来之时,赵十六早已是两眼一闭晕过去,忘生扶住他,百鬼畏惧恭敬的四下退开,面前便落下一道身影。

来者一身暗红衣袍,身形魁梧健壮,两眼正直,面貌虽显凶悍,但端正姿态更甚。

民间百姓有句俗话,“昼理阳间事,夜断阴府冤,发摘人鬼,胜似神明。”说的便是面前这位。

“崔府君。”

忘生语气带上敬意,招呼道,朝来人点点头。

两人相视一眼,崔府君招了招手,便有两个青衣小鬼跳出来处理街上残局。

他与忘生则是先离开。

“不知幽洲判来此,未能早些来临,实属本判过失。”

崔府君一面道。

他与忘生皆行判官一职,只不过,两人性子相似,虽所管不同,但交情尚算不错。

“无事,崔府君事物繁忙,且今日街上异动,是忘生未曾注意所致。”

忘生说道,便觉察崔府君的视线在赵十六身上一落。她原本想做解释,但随即喉头一紧,将话咽回了肚子。

见幽洲判不愿多说,崔判官也就未曾多问。

“幽洲判来找我可是有要事?”

崔府君问道。

“我来寻个东西。”

男人朝她看来。

“水合珠。”

崔府君眸色一深,眉头锁了起来,似乎想说些什么。

见及他情态,忘生朝四下一瞧,前头便是崔府君平日处理公务的地方,门前站着两个守卫。

“可否劳烦崔府君将忘生好友带下去安置?”

崔判官自是点点头,招了手嘱咐几句,忘生才放心的将赵十六交给来者,和崔判官一齐进了殿内。

殿中空当简单,只有一大张桌案,并一只黑木大椅,周围却是一架架柜台,细细数来,足足占了殿中大半的空间,且上头还整齐堆放不少卷宗。

桌案上也只有一盏烛火,跳跃着,光影黯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