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赵十六忘生 > 第73章 千年渡魂其八
 
“另外,女子清闺最为重要,还请世子莫要胡说,爱意与安大哥并没有什么。”

姜爱意义正辞严,说得坦荡,但眼底情愫难掩。

“好一个安大哥。”

安永昊不是个傻的,自然注意到姜爱意的情愫,牙关紧咬,面色一沉。

“哼!我倒要看看,你的安大哥能不能打得过我!”

说完这句话,男子一拂衣袖,怒气冲冲地转头离开。

姜爱意立在原地,咬了咬嘴唇,抬眼去看男子匆匆离开的身影,只觉视线模糊,天旋地转,心头不安感瞬间便涌上心头。

另外一面,到了晚膳时候,姜府的管家却过来告诉姜全茂,忠勇候世子回去了,姜全茂和忠勇候自然都是心中疑惑,忠勇候则是面上尴尬,对于自己儿子这样无礼的行为觉得有几分不好意思,而等去叫姜爱意出来用膳的时候却被告知姜小姐身体不适,早早歇下之后,心思敏感的姜全茂便觉此中定是出了什么事情。

立马连饭也不吃,叫了管家,还有姜爱意身边的蕊喜到花厅中。

如此之后,夜色便是越发沉下去,天边那一弯冷月也显得阴森森的,风一吹,尽是寒凉,半点儿暖意也没有了。

第二日,天色亮起,天空没有意思云朵,亮堂堂的,显得格外清爽,众人皆叹,便是因为今日是冬季擂台的关键一场,所以老天爷也格外给面子,一改平日的幽沉懒散,通透几分。

但姜爱意却并不觉得如此。

昨夜不知怎么的,早早便觉得身上困乏,心绪不宁便躺到床上睡下了,她素来起得早,可今日起来的时候,太阳也早便张开。

“蕊喜?”

往常这个时候,蕊喜应当叫她起来,准备好洗漱了,只是今日怎么不来?

她心中奇怪,却听外头门一开,有女子迈步进来。

是她母亲身边的点珠。

来人一身藕荷色袄子,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却叫她一看,心狠狠的抖动了一下。

“小主子醒了?奴婢差人熬了雪燕羹,还有您最爱吃的虾饺。”

女子一言一行皆是不输宫中管事嬷嬷的沉稳大方。

“点珠姐姐,蕊喜呢?”

姜爱意问道。

“进来伺候小姐更衣。”

点珠未曾回答,只转了眸子。

姜爱意再度问道。

“蕊喜去了哪里?”

点珠幽幽叹了一口气。

“小主子,蕊喜妹妹昨夜便被老爷关起来了,老爷这一次是真正生气了,这几日,小姐莫要再出去了。”

待得话说完,姜爱意的眼眸马上便黯淡了下去。

与此同时,忘生这面,今日虽说是冬季擂台的最后一日,但忘生总觉得心里惴惴不安,料想有事情发生,故而早早便准备去冬季擂台那处看着,却是在咸水街上看到了一道身影。

是道女子身影,烟萝紫的袄子袄裙,像是一朵格外妖治好看的紫罗兰,腰肢纤细,曲线玲珑,一脚一步都是娇俏风情,偶然瞥见的一张侧脸,容颜多姿明媚,风情十足——却是立马叫忘生的眉头蹙起。

薛凝翠为何会出现在此处!

忘生从不怀疑是自己看错了,她识人的能力比谁都要好,故而赶紧便抬脚追上前头的紫衣女子。

而女子也发现了后头有人追她,运气妖力立马狂奔起来,一时之间,便是一紫一黑两道身影,快得只能看到一片虚影。

忘生脚尖一点,在屋檐青色的砖瓦上一落,一踩,再度腾跃而起,右手丝线洒出,借以勾住前头人的肩膀。

金色丝线一经缠绕,便紧紧抓住前头女子,将她整个往后一拽。

果真,便是薛凝翠那张娇媚万千的脸庞。

女子牙关一咬,身上蓝紫光芒乍现,金色丝线顿时一断,见薛凝翠咬了咬牙齿,手掌一勾,打出个骷髅印来朝忘生而去,与此同时,女子裙袍翻飞如花,脚尖在屋檐上一点,加快了速度。

找死!

忘生第一次觉得这样暴躁,心底暗骂一句,脚上动作不停,继续追上。

谁知道她落入这奇怪的地方与白骨是不是有关系?

“啊!阿笙!”

此时耳边突然就传来了少年欢快无比的喊声,带着惊喜。

“阿笙——啊啊!”

李昊却被逃跑的薛凝翠给抓住了。

眼见少年眼中流出的恐惧,忘生眉眼一沉。

“放了他,白骨。”

“放?”

女子狠狠盯住忘生,嘴角突然便勾起了一抹冷笑,而后手心一张,再度打出一个骷髅头来,忘生双眸一狭,侧身避开。

脚尖一点便朝李昊那处过去。

白骨已经消失无踪,徒留下一个李昊,傻乎乎的呆在原地,如果不是男子眼角的那颗泪痣,忘生几乎以为面前这个便是赵十六了。

但或许,真的便是赵十六。

忘生的心里突然就有了这么一个想法,她手掌握拳,磨了一下牙齿。

“阿笙阿笙,你不是凡人啊?刚才那个是谁?”

早有人咋咋呼呼的在她耳边问个不停,男子眼底的好奇和探寻忘生再熟悉不过,但也只是点了点头。

“不是凡人。”

下一个问题却是没有回答。

见及忘生不愿意多说,李昊也便不再多问,视线在面前少女身上落了一圈,嘴角带笑,眼神清亮纯挚。

“既是今日又碰上了你,我带你去个地方!”

说话间早已是拉着忘生离开原地。

小跑着到了目的地的时候,李昊的额间冒出了一层细汗,衬得他肤如凝脂,格外好看。

忘生抬眸,便见豪华贵气的酒楼牌匾上三个烫金大字——四方楼。

原是座吃饭的酒楼,此时已近饭点,所以热闹非凡,隔着洞开的窗子便能闻到丝丝缕缕的热辣香气。

“诶呦喂,昊世子爷,好几天不见您嘞,还是那个位置吧?得嘞,天字一号包间,请!”

早有热络的伙计迎上前来,将两人带到了楼上。

“世子爷想要什么汤底?”

伙计拿着一只细小毛笔,笑得眯眯眼。

“你能吃辣吗?”

李昊转了头,看忘生。

少女闻言,将头一歪,眉心处有小小的一团蹙起,使得凉薄的面孔带上几分娇憨。

“能。”

忘生点点头。

李昊遂将眉心一拧,思虑了一小会儿。

“给我个鸳鸯锅吧,料菜便和往常一样的来一份,嗯再上些点心。”

男子一一吩咐过去,伙计手下写得飞快,点了点头就下去了。

不多时,就有人再度进了包间,端着一只挺大的青铜鼎,四足各雕瑞兽,中间隔开,成阴阳,一半是奶白色的清汤,上头飘着红彤彤的枸杞子,另外一半便是完全不同的红棕色,俱是辣椒麻椒,油汪汪,热辣辣的,看得人快冒汗。

随后还有各式各样的配菜,大大小小摆满了一桌,或是清丽脆嫩的时蔬,或是肌理分明的肉卷,鱼肉鲜虾算是占全,惹得忘生眉心一跳。

只他们两人,哪里吃得完这样多的东西?

还不加上后头送上来的栗子糕,绿豆糕,山药糕还有好些子点心。

“这叫古董锅,最适合冬季吃了。”

李昊吩咐伙计将那口锅下圆槽加了一些炭火之后便挥手叫他们下去,而后用长长竹筷夹了一个南瓜馒头。

“你先吃点面食垫胃,不然一会儿吃肉肠胃不舒服。”

说话时,忘生素白的餐碟上就多了一个金黄暄软的小馒头。

她下意识的将眉头一皱,但还是伸手拿起来,咬了一口。

李昊看得很满意,便先下了些不太容易熟的主食到锅中,两个汤各一半,而后又挑了牛肉卷和羊肉卷,在奶白色汤了烫熟了先递到忘生那边去。

“你再尝尝这个,师傅刀工不错,挺好吃的。”

这是他最喜欢的了,想着忘生也应该喜欢,还贴心无比的先给她蘸了酱汁才放到她碗里。

“多谢。”

忘生在一瞬间浑身都有点儿僵硬,但瞧着李昊已经开始吃起来,她也动了筷子。

幽洲判本不是凡人,她不吃不喝也可以的,对人间这些吃食她也提不起兴趣,无欲无求来着,但是赵十六是个贪吃的,每每遇到好吃的,总是拉着她一块儿,她虽然依旧觉得那些东西不及他说的那样天花乱坠,可是到底,瞧着赵十六吃得开心,她也开心,所以也会陪着吃一些。

眼下李昊开心吃肉的样子,让她觉得周遭都温柔起来,那冒着热气的肉卷,现下从鲜红色变成了灰白色,蘸了酱汁,光泽鲜亮,香气扑鼻。

她夹起来尝——的的确确很好吃。

不多时,便吃光了。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李昊给她递过来一双筷子,让她自己去夹菜涮,一面自己吃得热火朝天。

古董锅有个特色,能叫吃饭的人摆脱拘束,什么都不想,便是撸起袖子涮菜,满足的放入口中,不管是温润养胃的白汤,还是刺激口舌的麻辣,那种汤底配合上时蔬鱼肉,都能碰撞出格外的不同。

两人吃得额头冒汗,相视一眼,忘生瞧见李昊清亮的眼眸,李昊则是瞧见忘生因为好吃而弯起的眼睛。少女虽然是单眼皮,可是笑起来的时候,远山眉舒扬,眼角眉梢都是娇憨可爱。再加上吃得热,面上两团粉色,少了几分往常的不近人情。

李昊的心,猛然颤动了一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