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赵十六忘生 > 第76章 千年渡魂其十一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酆都城

天算不如人算,人与人之间,有多得是勾心斗角,一环扣一环。安凉带着姜爱意逃跑,到城郊便上了准备好的马车,他们要私奔,只要逃走,逃出这个地方,他便能和爱意在一起。

私奔,得需要多大的勇气,两人都害怕,男子怕自己冲动的决定会毁了女子的一生,女子怕自己的跟随回成为男子的拖累。他们互相为对方着想,便活得越发痛苦,所以,他们自私自利了一回,只要两个人在一起便好,私奔,离开这个让他们都不喜欢的皇城,找个山林清净的过日子。

但是天不遂人愿。

才跑出去不久他们便被人追上了,姜府的,忠勇候府的两拨人变成了一拨,虎视眈眈的追在后头。

两人早已是弃去了马车,只共骑一头大马,却依旧被逼到了绝路,后头是追兵,前头,却是断崖。

安凉握住姜爱意的手,紧了紧,女子在颤抖,疼得他的心一抽。

“安凉,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抢亲!”

安永昊拧着眉头,视线落在姜爱意身上,只有恨意。

“把我的妻子交出来,本世子可以留你一个全尸。”

他接着道。

眼见周围对准他们两人的弓箭,安凉喉头一紧。

姜爱意是无辜的,他不能让她死。

他想要让姜爱意活下来。

“安大哥,我不回去,我要和你在一起。”

女子反手握住安凉的手,攥得很紧。

“好。”

男子点了点头。

“好一个郎情妾意啊,你们如此是演给谁看呢,真是可笑,也不看看自己处境如何。”

安永昊在一边嘲讽,将手一抬。

“再给你们一个机会,若是姜爱意你再不回去,便是乱箭射死的下场。”

男子的眼底射出狠毒的光,越发觉得面前环抱的两个人可笑刺眼,姜爱意的举动,是在狠狠打压他的面子,打压忠勇候府,自己得不到,那索性便毁灭罢了。

“世子不需要再给我机会,我回去,生不如死,左右都逃不过一个死字,爱意这十几年,听从父母教诲,过得锦衣玉食的生活,可却一点儿都不快乐,只有和安大哥在一起的时候,觉得生活有些色彩,如今到了这般地步,爱意想挣扎一番。”

金丝雀,要咬碎自己华丽的外羽,只留残破光秃的身体,嘶哑着喉咙,一次一次撞向牢笼。

安永昊面上青筋爆起,抬起的手往下一放。

顿时万箭齐发,朝悬崖边上的两人而去。

安凉和姜爱意相视一笑,男子迅速抱着女子,替她挡住箭矢,同时两人纵身一跃。

便见华美嫁衣随风舞动,像极了美艳的罂粟花,在飘飞的白雪之中,刺人眼球。

李昊和忘生到此的时候,瞧见的便是忽然苍茫起来的大雪,密密麻麻,就像是扯不开的木棉,让人窒闷得透不过气来。

狭窄的悬崖,积雪已是很后,白马上鲜衣的新郎官失魂落魄的望着前方,眼神空洞,耳边吹来冷风,萧瑟刺骨,似是阴间厉鬼的嚎叫。

李昊忽而觉得头疼欲裂,忘生站在悬崖边上,墨色的裙袍被吹动起来。

少女太单薄了,漫天飞雪之中,李昊满眼就只能看到一个她,非黑即白,这样的景只适合公正严明最有原则的她。

“阿笙!”

男子的眼眸清亮,水雾弥漫,立马便落下了一滴眼泪,是天上的星子,在夜幕之中落了下来,让忘生的心一抽。

她向前几步。

“十六。”

她知道的,十六就在她身边,不然为何她不排斥李昊的接触。

但是大地忽然就震动起来,以赵十六所在的地方为中心,裂开一个黑色的口子,慢慢龟裂,瞬间碎开。

“阿笙!”

少年清朗明快的嗓音不再,带上了浓浓眷恋和不舍,忘生从未有一次这样想要落泪,没有缘由的觉得,自己这一次若是再不抓住赵十六,或许以后便再也遇不到了。

怎么办?

来不及了——她伸手过去的时候,身边又是一团虚无。

这是摆渡人的心魔幻境,可是连幽洲判都生出了感情。

“你不喝吗?”

忘生在黑暗之中,听到了孟婆枯槁苍老的声音。

“是我欠她太多,我不想忘记这一世,对她的亏欠。”

有男子声音紧接着传来。

“不喝的话,便不能投胎了,你做个摆渡人,渡魂万年,一世一世看她从你眼前走过,却不识得你吗?”

苍老的声音变得模糊起来。

你既是爱她,为何不去来世陪她呢?

忘生觉得,男子应该是点了点头,态度坚决。

忘川河水波浪滔天,水花都打到了奈何桥上,远处,是一片乌沉沉的黑。

待得眼前亮起光来,她再度瞧见了一个女子。

白衫绿裙,鲜嫩青葱得和一只带着露水的栀子花一般好看的姑娘,和姜爱意生得一模一样,只是这一次,那姑娘似乎是叫梁柔柔。

商户梁家的小姐,容貌气质出挑,哪怕是在轻贱商农的朝代,提亲的人也将门槛给踏破了,只是梁家定了娃娃亲,是李家的独子,出嫁前的时候,梁柔柔养了一只波斯猫,体态优雅高贵,一双猫眼琉璃一样的好看,闪闪发光,能看透人心。

刚成为李家夫人的前三年,夫妻恩爱美满,可因为无所出,李家婆婆没了耐性,小妾通房一个接一个的塞进来,梁家小姐不仅要主持中馈,还得去应付这些妾侍的刁难,偏生梁柔柔是个软和的面人性子,哪里斗得过呢,有了苦楚也没法说,忘生瞧着花一样美好的女子逐渐枯萎,细纹爬上眼角,容色黯淡。

“阿璃,我近日时常做梦,梦到及笄前的日子,我在院中扑蝶,那时候春光可真好,天蓝云白的,整个人都觉得轻快。”

梁柔柔手上抱着的那只波斯猫如今很老迈了,猫的寿命本来就比人短,它见证梁家女儿从少女长成妇人,如今早就是不能够同昔日一般蹦来跳去,只不过安安静静的在角落里晒太阳,或者是窝在女子怀中,听她絮絮叨叨的说话,说得眼泪也落下来,阿璃琉璃一样的杨眼珠子便慢吞吞的转动一下。

抑郁成疾,梁家的主母最终是没了性命,不过二十三岁,就是红颜薄命。

此时梁家生意落败,李家的人自然不再将梁柔柔当一回事儿,丧礼也省了,只买口再普通不过的棺材放在院子外头七天,苦丧的人都没有,冷冷清清的。

大雪飘飞的天,那口乌黑的棺材上头落了厚厚一层的雪,寂静的院子里只听得到风声。

忘生立于雪中,却不免觉得此情此景十分熟悉,脑海中又出现鲜红的衣角。有小小的白色一团朝棺材跑去,和雪融为一体,雪地上留下来一串浅浅的梅花印子,但马上就消失不见。原是梁柔柔生前最喜爱的波斯猫。

阿璃身形一改之前的老迈懒散,变得敏捷无比,跳上了棺材,便开始挥动前爪去刨,将雪层挖开,露出冰冷的黑色。

忘生的眉头一拧,并未多想便走了过去,替波斯猫将棺材盖子掀开。

李家尚且还有几分良心,在入棺之前替梁柔柔收拾了一番,里头躺着的女子,虽然面色发青,但姿容依旧像是二八年华遇见的一样,白衫绿裙,青葱好看。

阿璃琉璃一样的猫眼中水光一闪,流了滴泪水下来,落在梁柔柔面上。

那只波斯猫匐在女子胸口,身形发颤,而后它回头,看了忘生一眼。

那双眼眸,不该是一只波斯猫该有的,太有灵性了。碧澄的一片,是林中绿色深潭,清透,又很冷,仔细瞧去,一点一点的怨气生出来,怒火滔天。

波斯猫弓起了背,凄厉的叫了一声,随即像箭矢一般飞出去,直接到了主院。

和那座破败冷清的小院不同,主院热闹些,外头大雪纷飞,里头却是燃着火龙,点着熏香,李家的老爷夫人,还有少爷姨娘都坐在一块儿,有小丫鬟正拿小火炉煨着橘子。

在冬日里,橘子是个稀罕玩意儿,若非真的是有钱到大得过做官的,便真真是吃不到的,李家便是踩在梁家人的尸体上,赚得了这银钱。

忘生瞧见阿璃的眼珠子忽然冷光一射,清亮无比,纵身从纸糊的窗门那儿一跳。

直接伸出一爪子在李家婆婆面上一抓。

“啊啊啊!哪里来的畜生!”

李氏大声呼痛,波斯猫却像是滚动的雪球,立马到了炉子上,炉子倒坍,里头热炭滚出,屋子里头最多的又都是易燃的,一时之间,屋子便是乱成了一团。

“来人,来人!给我把这个畜生给打死,打死它!”

女子尖声高呼,还有男子的应和。

纵使那只波斯猫再有灵性,身手再如何敏捷,始终敌不过一群人,很快就被带钉子的长棍打在了后腿。

阿璃还想要跑出去,跑回到梁柔柔的院子里,便带了一路的血。

“小畜生!原来是这个贱人养的,就算是死了也不让我安心!”

李氏怒骂,指挥家丁围住了波斯猫继续打。

阿璃索性放弃了挣扎,便在棺材面前,被棍子一下一下的打,喵喵叫个不停,声音尖利而凄惨,逐渐弱下去。

等一群人解气离开的时候,白色的雪地里都是灰黑的脚印,还有鲜红的血,模糊的一条

大闹李府,最后猫咪被打死了,忘生去看它,血肉模糊一团,让人心中不忍。

她默默盯着,立在原地,雪下得很大,风也吹得呼啦作响,忘生却觉眼睛干涩,喉头涌动上莫名情绪。

她很想哭。

只望着那只死去的猫,阿璃的眼眸变得浑浊一片,她却看到了很多事情。

眼里便有眼泪马上落了下来。

“阿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