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晏影帝每天都想吻我 > 第132章 毒瘤要一次性拔掉
 
  “晏先生,你以后不准在别的女人面前笑,知道了吗?”
  “犀宝,我知道我笑起来很帅,可是你也不用这样吃醋吧!”晏舒哈哈大笑,很是欢畅,有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奇妙感觉。
  这以前都是晏舒吃边灵犀的醋,现在终于翻身了,晏舒好像看到了希望之光在自己头上闪闪发亮。
  “晏先生,你是有女朋友的人。”所以要时刻记得自己的身份!
  “不,我没有女朋友!”
  边灵犀闻言,哼了一声,冷笑道:“晏先生请问您现在在和谁打电话呢?”
  “嗯~我在和我未婚妻打电话!”
  咳咳~好吧,决策失误了!
  边灵犀脸上青红交接,许是晏舒太过于了解她,她所有的表情他都能够猜得透透的。
  “犀宝,我好想你。”男人突如其来的深情,让边灵犀一下子适应不过来,脑子突然短路,就像是电脑长时间不用开不了机一样,边灵犀每次都会被晏先生的情话撩得不要不要的。
  十月份的帝京,天黑得依旧很晚。下午六点半的天空依旧明亮,蓝白相间的天空就像是一副上好的田园画,一眼望向窗外,对面的高楼上好像还有几个穿着安全带的工作人员盯着烈日在工作。
  十几层楼的高度,边灵犀作为一个重度恐高患者,是绝对绝对不敢上去的。就连当初买22层的房子时都下了很大的勇气,房子买到手这么多年,她都好像很少去阳台,所以阳台上连一套简易的桌椅都没有。
  “犀宝?”晏舒对着手机叫了好几次,对面的人都没有应,他以为是酒店的网卡死了,就挂断了,这次再拨打过来,边灵犀下意识接了起来,但是依旧是一副发呆的样子。
  “犀宝你怎么呢?”
  “啊?~”边灵犀终于将目光转移到手机屏幕上,“没有,我就是突然看见了对面那栋楼上的工作人员,就觉得他们的工作太辛苦了。”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帝京今天的温度好像还有三十度,虽说是回潮,没有夏天那样烤得全身发烫,但是在室外长时间作业依旧很难受。
  晏舒看着小女人拍摄的视频,突然谋生了一个想法,说到做到,他挂断电话之后立刻就给叶清发了信息。
  叶清帮他处理这些都习惯了,一点都不奇怪,只是发了微信信息过来,问他是不是按照往常一样,秘密处理。
  晏舒想了想还是低调一点吧。
  于是便给叶清回了个“嗯。”
  时间如同师者指尖消失的粉笔灰,迅速流逝。天空从蓝白相间渐渐变成了独一无二的黑沉,像是一颗沉默的宝石,诉说着它的孤独。即使群星在它身边闪烁,它依旧觉得自己像是寂寞的一个人。
  孟凡调查了半个月,方斯翰也多次尝试和陆晚安取得联系,但是收效甚微。他没办法了才带着方斯翰悄悄找到了边林。
  此刻,边林和孟凡正坐在书房里,两叔侄之间的气氛剑拔弩张,谁都不同意对方的看法,特别是边林,怒气满身,整个人像是一头捕猎的狮子,凶狠异常。
  孟凡也是第一次见到大伯这样的表情。
  “大伯,毒瘤一次性拔掉不是很好吗?”孟凡依旧不放弃,努力地劝说着边林。
  窗外月朗星稀,夜色正好。黑色的树影倒影在墙壁上,通过光线的折射反射到窗户上,印出了一种奇形怪状的黑影,乍一眼有些像一只小兔子,多看两眼又觉得像是一个残缺的圆形。
  边林在窗前站了很久,背影有着他这个年龄的深不可测,孟凡也有些拿不准。
  “小凡,我只有这一个女儿,再怎么我不会拿她去冒险。所以你那个计划还是趁早打消吧,我是不可能同意的。”
  “可是大伯,我觉得犀犀那次根本没有被催眠。”
  “不可能,我找的人是英国一顶一的催眠大师。”边林眉头紧皱,两指间夹着的烟蒂就快燃烧殆尽,他只是看着,一口都没有吸。
  “可是那天我把斯翰带到鲸落帝秀的时候,犀犀的眼神并不像不认识的样子。”
  他甚至还在她的双眼中看到了一丝恐惧,这些孟凡不敢说,就怕大伯再一次选择极端的处理方式,就像七年前那样,不经过犀犀的同意,直接请心理咨询师将她的那段记忆尘封。
  孟凡虽然心疼妹妹曾经受过的苦难,但是他有理智,每一个面对伤口的确会疼上一阵子,但是伤口不消毒怎么会痊愈?
  “大伯,我希望您能够好好考虑一下,犀犀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可怜兮兮的小女孩儿了,她是大人了,她也希望能有自己的想法和未来。我想犀犀更希望自己能够自己去面对所有的困难,而不是被最亲爱的人蒙在鼓里。”
  要是放在七年前,那件事情发生之后,孟凡也许会选择和大伯一样的处理方式,但是自从上次送沁沁回家,无意间听见犀犀和晏舒说的话,他才发现他这个哥哥还不如晏舒了解自己的妹妹。
  孟凡始终记得那天边灵犀倒在晏舒怀里面哭得伤心且绝望,嘴里面还一直呢喃着:“我受不了欺骗。”
  那天就是他带着方斯翰上门的第二天,也是从那天开始他改变了策略,不让方斯翰住在鲸落帝秀,而是住回了他的私人别墅。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可是那是我的女儿,我比你更希望她能够安安全全度过这一生,这样我才不枉费她妈妈耗尽自己的生命将她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初衷。”
  边林这一生无欲无求,最想要的一是二十五年前那个一见钟情的女人,二是挚爱留下的女儿。
  此生,唯二不取。
  书房内一片黑暗,只有星星点点烟火的微光映照在两个男人脸上,没人知道后来的书房里谈论了什么,方斯翰悻悻下楼的时候,差点崴了脚,等他扶着楼梯站稳之后,心脏还在砰砰直跳,像是水满了要溢出来一般,有些痛,难受得忘记了呼吸。
  王意君这几天一直住在【灵犀别墅】,平时这个时候老边都会下楼和她下棋,可是今天有些不对劲儿,她在楼下左等右等,孟凡和边林在书房谈了两个多小时的事情还不下楼,再加上方斯翰的存在,她不得不担心。
  “斯翰,你怎么呢?”王意君一上到二楼就看见方斯翰脸色惨白的坐在楼梯拐角处,捂着心口的手都有些颤抖。
  他明明听到了王意君关心的话语,却没来得及抬头回应一句,人就倒在了楼梯平台上。
  “斯翰?斯翰,你醒醒┄┄”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