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综穿]好哥哥人生 > 第184章 年代(35)
 
林淮玉在回去之前, 先打了个电话给李经理,请李经理跟水桥村的村长说一声,他过两天就回去。

这段时间, 林淮玉时常打电话到木兰饭店, 请李经理代为转告他在沪上很好。

多亏了李经理代为转告, 李箴他们这才知道林淮玉在沪上是个什么情况。

这天, 水桥村村长回来后, 就告诉李箴他们林淮玉过两天就要从沪上回来了, 而且林淮玉成功地帮了沪上领导的忙,得到了沪上领导的奖赏。

李箴他们得知儿子帮上忙后, 心里松了一口气。这一个多月, 儿子一直在沪上没有回来,李箴他们心里很是担心。

“你们家小玉这次立了大功啊,听李经理说沪上领导那边奖赏了小玉很多东西,还说等小玉回来了,木兰市的领导也会奖励。”

李箴脸上保持着谦虚的笑容:“小玉能帮上忙太好了, 我之前还一直担心他帮不上忙, 会让领导们失望。现在得知他帮上了忙,我这心里放心了。”

“小玉这孩子打小就聪明,我就知道他这次去沪上一定能帮的上忙。”村长笑着说。

“村长, 您夸奖了。”

村长跟李箴又说了一会儿话后, 这才离开。

此时, 远在沪上的林淮玉正在跟大领导说李箴的身世。

林淮玉想了想,不管他答不答应来沪上单位上班, 得先把他家里的情况说清楚。虽然他自己觉得李箴的身份背景没有什么, 但是在现在这个年代, 李箴的家世背景是个问题。

“领导, 我有件事情忘了告诉您。”

大领导听到这话,揭开茶盖的动作顿了下,随后有些好奇地问道:“什么事情?”

“您之前邀请我来您这里上班,我觉得有件事情得先跟您说清楚。”

大领导瞧着林淮玉一副严肃的表情,连忙放下手中的茶杯,“说吧,什么事情。”

“领导,我母亲的家世背景不一样。”林淮玉乖巧地坐着,“我母亲是下放到我们水桥村的,她在下放前资产阶级小姐。”

“资产阶级小姐?”大领导心里非常意外。

林淮玉微微点头:“我母亲不仅是资产阶级小姐,而且我母亲那边的亲戚也都……很多亲戚在国外,有在港城的,有在法国的,有在英国的,有在美国的。”

大领导听完林淮玉这话,惊得不由地张大着嘴巴。愣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你母亲的家世背景的确挺不一样的。”

“领导,虽然我母亲出身资产阶级,但是她和她的家人并没有勾结国外的资本主义。”林淮玉一脸认真地说道,“我母亲和她的家人是冤枉的。”

大领导也清楚很多人是被冤枉的,但是现在的局势就是这样,没办法。

“小林,你这孩子这么优秀,应该是你母亲的功劳吧。”小林一个出身农村的孩子,不仅一身贵气,还会说英语,而且说得比翻译同志还好。不说县城里的英语老师的水平,就说沪上的高中英语老师水平恐怕都不如小林。他之前就很好奇小林这孩子怎么会说一口流利的英语,现在想来是他母亲的功劳。

“被您说中了,我母亲在出事前,正准备出国学习小提琴,她精通英语和法语。”李箴的确精通英语和法语。她从小就学习英语,之后为了出国留学小提琴,在初中的时候学习了法语。

李箴的英语和法语都是英国人和法国人教的,并且是那种一对一教导。

“这么说,你还会法语?”

“母亲有教过,我会一些。”林淮玉说的比较谦虚。

“难怪你这孩子与众不同。”小林这孩子真的跟一般的农村孩子不一样。就是跟城里的孩子也不一样。

“您过誉了,我就是一般的孩子。”林淮玉谦逊地笑了笑后,继续说道,“领导,在单位上班,政治背景要非常干净,我恐怕不行。虽然我相信我母亲和她的家人是冤枉的,但是目前我母亲他们的罪名并没有被洗清,所以我觉得还是跟您说一说比较好。”

大领导对林淮玉安抚地笑了笑:“你母亲的家世背景太过敏感,不过跟你没有什么关系。再说,你母亲嫁给你父亲十几年,早就从资产阶级变成无产阶级了,对你不会有影响。”

“话是这么说,但是我觉得很有可能会给您添麻烦。”林淮玉神色诚恳地说道,“您看中我,是我的荣幸,但是我不想给您添麻烦。”

“小林,你母亲的事情不会对你有影响,对我也不会有影响。”大领导温声地安慰道,“你不用在意。”

“领导,我一直不在意我母亲的家世背景,但是我怕以后其他人知道这件事情,会怀疑您,毕竟……”说到这里,林淮玉不好再说下去。他停顿了下后,才继续说道,“别人怎么看我,我都无所谓,但是我担心以后会有别有用心的人利用这一点对您不利。”

大领导心中非常吃惊,他没想到林淮玉小小年纪,竟然会这么想这么多。

“我不能连累到您。”林淮玉说道,“虽然事情还没有发生,但是并不代表以后不会发生。有句话说得好,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您说是吧。”

“小林,你这孩子想的太多了。”

“领导,想太多总比什么都不想好好。”林淮玉说到这里,轻轻地叹了口气,“我觉得我刚刚说的事情很有可能会发生,所以领导,很抱歉,我不能答应您了。”

大领导看了看林淮玉,随后微微地叹息一声:“既然你心意已决,那我就不勉强你了。”其实,大领导心里清楚,林淮玉刚刚那番话很有可能会发生。如果到时候发生了,他肯定会受到牵连。

林淮玉站起身,朝大领导鞠了一个躬:“谢谢您对我的看中。”

“你这孩子做什么。”大领导赶紧伸手扶起林淮玉。

“虽然不能在您身边做事很可惜,但是真的很荣幸被您看中。”

“你这孩子有才能,做事又周到细心。”大领导心里也觉得可惜,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您以后有什么吩咐,尽管吩咐我去做。”林淮玉故意用拍马屁的语气说,“我很高兴为您效劳的。”

大领导笑着说:“这可是你说的啊,以后需要你帮忙的地方,你可不能推辞啊。”

林淮玉搞怪地向大领导作了个揖:“在下在所不辞!”

“哈哈哈哈哈……”小林这孩子有才能,心思敏锐,还十分幽默有趣,最重要的是这孩子还未成年,真的是难得一见的人才。唉,可惜了……“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去?”

“明天一早就回去。”

“我派车送你回去。”

“不用了,”林淮玉连忙摆手,“领导,我自己坐车回去就行了,哪敢劳烦您派车送我回去。”

“你这次帮了我们大忙,派车送你回去是应该的。”大领导抬手拍了下林淮玉的肩膀,“就这么定了,派车送你回去。”说完,他又把秘书叫了过去,“你去买些东西给小林,让小林带回去。”

“领导……”

林淮玉刚开口准备拒绝,却不想被大领导打断了:“你这次帮了我们大忙,我又没有什么好东西感谢你,只能买些东西让你带回去。”

“领导,这……”

“行了,就这么说定了。”领导转头看向秘书,再次吩咐道,“你去买一些吃穿用的东西给小林,还要给小林的父母和妹妹买些,知道吗?”

“知道了。”秘书同志做事周到,听到领导这么吩咐,他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见大领导执意要给他买东西,林淮玉只能收下。随后,他就跟着秘书同志去买东西了。

秘书同志直接带着林淮玉去了商场,带着他一家一家的买。

林淮玉好几次阻止秘书同志,但是他的阻止并没用。秘书同志给他买了很多东西,买了他一家人所需要的东西。

秘书同志不愧是秘书同志,做事就是周到体贴。他还给林淮玉的父母买了补品,比如说麦乳精、麦片、奶粉。不止如此,他还非常细心地给林淮玉的妹妹买了书籍和文具。

沪上流行的衣服和鞋子,他都买来送给林淮玉,这让林淮玉不得不感叹秘书同志不愧是大领导的秘书。

秘书同志给林淮玉买了一车的东西,把后备箱塞得满满的那种。

林淮玉离开的那天,秘书同志代替大领导亲自送他。秘书同志还交代司机开的小心些。

“小林同志,欢迎你下次再来沪上。”

“谢谢,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找我。”

“好。”

“那我走了,再见。”

“一路顺风。”

等载着林淮玉的车看不见,秘书同志这才回去。

“领导,小林同志已经离开了。”

“那就好。”大领导停下笔,轻轻地叹了叹气,“小林这孩子可惜了。”

“是挺可惜的。”秘书同志很欣赏林淮玉。虽然年纪轻轻,但是却非常有才能。

“你去查一下小林母亲的事情,如果真的是被冤枉的,那我们就帮一把。”

秘书同志听到这话,一脸惊诧:“您要帮小林的母亲洗清罪名吗?”

“如果是冤枉的,那就帮一把。”大领导取下鼻梁上的眼睛,掀起一块衣摆擦了擦镜片。

“这会不会有危险?”秘书同志心里有些担心。

“现在要比前些年宽松不少,如果小林母亲的事情在我的能力范围内,那就帮一把。”大领导说道,“如果超出范围,那就不帮了。”

“小林母亲是帝都人,您要是插手会不会得罪帝都那边的人啊?”

“先看小林母亲的情况,到时候再说。”大领导说道,“帝都那边的人,我还真不怕得罪。再说,帝都那边也有我的朋友。”说完,他又补充一句,“这次成功地让美国人指导技术,对我很有帮助,说不定过几年我就能去帝都。”

“如果是这样,那真的太好了。”在沪上单位做领导,当然比不上在帝都做领导,毕竟帝都是首都。

“你先好好地调查小林母亲的事情。”

“我这就去。”

“去吧。”

林淮玉在下午一点半的时候,抵达了水桥村。

沪上大领导吩咐司机,让他直接把林淮玉送到水桥村。他这么安排,就是为了让林淮玉“衣锦还乡”。不得不说,大领导就是大领导,做起事情来也是非常的周全。

林淮玉在回去之前,有打电话跟李经理说,他先直接回家,然后再回木兰饭店。李经理非常体贴地让林淮玉在家休息几天,然后再回来上班。

林淮玉坐着轿车回到水桥村的时候,掀起的轰动可想而知。

就在林淮玉回水桥村的时候,孙向明他们一批知青正在火车上。再过几个小时,这一趟火车就会抵达木兰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