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影之解码者 > 第三章 西服男子
 
  方波收起电话,看看时间还来得及,就来到医院对面的超市,准备买些生活用品和补品给秦涛母亲送去。正当扫码付钱时,忽然想到:秦母用的还是老款按键手机。于是,顺道在ATM机上取了点钱。做完这些,方波再次来到秦母入住的宾馆。

  刚到门口,发现一男子正在询问前台服务员,了解秦涛母亲的入住情况,这让方波本能性的提高了警觉。于是,他没有直接前往秦母住处,而是在门口短暂的停留了会。

  他推了推镜框,扫视了一圈,找了个离前台近点的位置坐下,随后用余光细细地打量着这个西服男子——个子不高,平顶头,背部和手臂处服饰略显紧绷,应该是长期训练所致,左手手背处有个不起眼的暗黑色斑块,像是未被处理干净的纹身。

  从表情看,完全是一副人畜无害的邻家大叔。方波不由自主地冷哼一声,面部露出一闪即使的笑容。

  没一会,西服男子就朝电梯厅走去,且习惯性的侧目瞅了眼门口。

  方波并未立刻跟上去,而是伸手看了眼他的劳力士手表。大概过了五分钟,他随手摸了摸表盘,提起袋子疾步从楼梯间上了三楼。到了308室门口,发现门虚掩着,便驻足细听,来的应该是崔云龙派来的手下。

  “你是秦涛母亲吧?我是崔董派来的。”西服男子见秦涛母亲一脸茫然,又补充道,“对了,崔董事长就是崔志杰的父亲,虽然你儿子的事应该和小杰无关,但崔董交代,毕竟事情由小杰引起。所以,希望您收下这十万块钱,给你儿子好好看病,就别去起诉了。”

  “请你出去!我们不需要!涛儿的医药费学校已经垫付了,后续怎么办,等警察调查完再说。”秦母得知对方是肇事者父亲派来的,语气变得僵硬起来。

  西服男子看着眼前这个弱不禁风的女人态度这般坚决,心想:曹总果然料事如神,原先准备的台词也就没必要再赘述。但临走时,仍不忘陪笑道:“妹子,这是我的电话,有什么需要随时联系。你和我们崔董都是为人父母,希望你能理解。”

  秦母垂头望向窗外,十指紧扣,呆呆的坐在沙发上,眼角泛着泪光,却始终未让泪水流下来。

  方波见西服男子已经走远,便拉开防火门,径直来到308室门口按响了门铃。

  “秦涛妈妈!我是方波!方便开下门吗?”

  秦母听闻是北川的领导方波,便起身擦拭了下眼角,打开了房门。

  “你好!真是麻烦你了,想的这么周到。”秦母见方波提着一大袋生活用品不由心生感激。

  “应该的,你家秦涛在学校任教很受学生欢迎,是位好老师,出了这个事,学校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方波放下袋子,礼节性的回复道,“阎校长特意交代,一定要照顾好您的生活起居。”

  “这点钱您先拿着,阎校长知道您来的匆忙,随身不会带多少现金。虽说现在手机支付也方便,但阎校长怕您用不习惯。”

  “这……”秦母一时语塞,看着怀里的钱不知道说什么。秦涛父亲去世的时候,秦涛才十岁,这么多年都是她一个人拉扯大,好不容易快熬出头,等着抱孙子了,却发生了这样的事。尽管她强行忍着,但眼眸深处还是渗出了点点泪花。

  “收下吧,你也不容易,好在秦老师脱离危险了。”此时,方波都不禁有些动容,“学校还有其他事要处理,就不久留了,你有我电话,有事联系我。”

  方波从秦母房间出来,便驱车赶回了学校,调查监控的事。事发现场已经被拦起了警戒线,不准任何人靠近,以免破坏现场。

  学校监控室在事发教学楼的西边,离案发地不远,绕过一个藤廊就可以看到。方波在现场外围停留了片刻,仔细观察了下能拍到案发经过的几个摄像头,确定位置后,便径直走向监控室。

  “小刘,你怎么在这?”方波迎面看到刘子江正从监控室出来。

  “方董,我刚从派出所配合调查回来,阎校长怕您医院脱不开身,就派我先来查下监控。”刘子江顿了顿压低声音继续说道,“还好来早了一步,现在所有监控资料都被警察查看后调走了。”

  “有什么发现没?”方波看了看不远处正在贴封条的警察,轻声问道。

  “通过现场查看,唯一一个能拍到整个经过的走廊探头前几天被学生不小心玩球撞弯了角度,只拍到了秦老师从走廊栏杆掉下去的画面,另外,还有个画面是有人想伸手去抓秦老师衣服。”刘子江把了解到的情况悉数汇报了一遍。

  “方董,您要是没其他事,我就去阎校长那汇报情况了。”刘子江见方董没有继续说话,便快步走向校长办公室。

  方波仔细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每个细节都捋了捋,总觉着哪里不对,但又始终说不上来。目前最关键的证据也因为探头角度问题出现了变故,心想:崔云龙那如何交代是好,他可不仅是学校的财神爷,更是他自己的财神爷,要是因为这事导致无法合作,那他真会被逼上绝路。此刻他恨不得暴打一顿学校监控室的保安,然后直接让他们卷铺盖走人。

  看来,眼下只能希望秦涛快点醒来。方波无奈的摇了摇头,心里默默地为秦涛祈祷着。

  “小刘,按你刚才说的,是不是可以认为崔志杰无法洗脱过失伤人的嫌疑。”阎川对视着刘子江问道。

  “目前来看,可以这么认为。”刘子江点了点头,略显无奈,“不过,据李警官说,崔志杰的口供显示,他一口否认了因争吵导致情绪失控推人下楼的定论。但是其他同学的口供,对崔志杰却很不利,因为他们确实都听到了两个人的争吵声。何况走廊围挡这么高,当时也没有第三人在场。”

  正当阎川和刘子江讨论之时,方波一脸愁容的走了进来。

  “你来的正好,说说你那边的情况。”阎川目不转睛的看向方波。

  于是,方波把今天出门后经历的事一字不落的叙述了一遍,最后叹气道:“要想搞清楚事情真相,眼下只能寄希望于秦老师快点醒来了。”

  阎川不停的用手指敲击着办公桌,像是在分析方波和刘子江汇报的情况。突然,他停下敲击桌面的手,摸了摸下巴像是自言自语的问道:

  “你刚才提到的西服男子,确定是崔云龙的人?以你跟崔云龙的关系,处理事关自己儿子安危的事,派去的人肯定是非常信任的下属,那你应该见过才对。但根据你说的情况,你完全不认识对方,这似乎有些不合常理。”

  经阎川一分析,方波瞬间解开了刚才的疑问,因为他跟崔云龙虽然是利益关系,但是他身边的几个亲信,他还是比较熟悉的。

  而今天见到的那个之前从未谋面,毫无印象,这些人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呢?方波一度陷入了沉思。

  “小刘,你去查下走廊监控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的问题,是哪个学生搞坏了探头角度。”阎川走向刘子江吩咐道,随后又看了眼方波,“你亲自去查下那男子的来历。”

  随后方波和刘子江便应声而退。

  而此刻,阎川透过洁净的窗户,望着被夜幕包围下的北川校园,心中却是遐想万千,仿佛久别的江湖正以北川为新的中心在重新燃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