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影之解码者 > 第五章 画中玉扇
 
  天龙大厦,总高度288米,被评为东苏省第一高楼。整体采用全玻幕墙结构,每层都是全景落地窗。这里入驻了国内外各行各业的知名企业,而能在这里进出的自然是精英中的精英。

  顶层,也就是大厦的所有者——天龙集团,它的总部就设在这里。

  每一个在此办公的人,都有很强的自我优越感,因为它象征着身份和地位。所以每年国内各大高校的优秀毕业生都削尖了脑袋往里钻。

  天龙大厦作为天堂市的标志性建筑,本身就是目光汇聚的中心,更是财富聚集中心。除了本地媒体外,国内其他媒体也都时时刻刻盯着这里的一举一动。这次天龙集团太子爷出事自然也成了不可或缺的爆料热点。

  一大早,大厦门口就汇集了各类长枪短炮,要不是当兵出身的十几个安保身手了得,估计大门玻璃都被挤碎了。

  董事长秘书陈冰,此刻内心焦急的候在休息间门口。就一会的功夫,手机已经被各部门负责人打成了低电量模式,但她表情镇定,目不转睛的等候董事长出来。

  想当初,她从国内第一高校毕业来应聘此岗位,那可真算的上是披荆斩棘,过五关斩六将,经过近乎严苛的要求层层筛选才留了下来。也正是由于她的出色能力,让她成就了天堂第一秘的荣誉。

  房间内,崔云龙看着手机屏幕上十几个未接电话,重新把静音调回了响铃模式,随后拨通了沈律师的电话:

  “沈律师,小杰的事怎么样了,能取保候审吗?”

  “崔董,这件事我正在跟公安机关交涉,一有消息会通知您。”

  崔云龙挂了电话便走出了休息间,看到陈秘书已经等候在门口,便问:“小张来了没?让他把车开到大门口等我。”

  陈冰见机回道:“小张已经在外勤部等着,不过……崔董,您今天还是走地下室吧。大门口都是记者,保安部和公关部的人目前在控制现场。”

  崔云龙顿了顿说道:“你去给韩辰玗打个电话,让他半小时内把楼下的猴子猴孙都撵走,不然下个广告合同取消。”

  “好,明白了。”陈冰随即退了出去,把前往医院看望病人的礼品递给了保安,让他送去车里。

  天堂市第一医院高级护理病房前,方波正不停的翻看着手机。自从昨晚受崔云龙应邀在医院见面,他便早早的在此等候。

  病房内,秦母坐在床前,不停的用医用棉签给秦涛擦拭着干裂的嘴唇,眼里却噙满了泪。

  此时,秦涛躺在病床上,拼命的想睁开眼,但那完全是种奢望。虽然他意识早已恢复,能很清晰的感受到母亲那悲痛的神情。但肉体因为伤的太严重导致他一丝一毫都无法动弹。

  无奈之下,只好心里默默地安慰母亲——自己已经没事,过段时间又能重新站起来。

  崔云龙避开那些媒体记者后,便很快到了医院。

  方波一见崔云龙到来,立刻上前迎接道:“崔董,刚在手机上看新闻,以为您被那些记者堵住来不了了呢。”

  崔云龙向方波瞟了眼,并未理会,而是径自走到病房门前,透过探视玻璃望了望里面的情况,随后问道:

  “醒来没?”

  “刚度过危险期,命是捡回来了,不过还得等上几天才能醒。”方波回应道。

  “里面的人是他母亲?”崔云龙继续问了句。

  方波很清楚,崔云龙此时最关心的是他儿子的事,而秦涛能否早点醒来直接关系到他儿子是否能早点被放出来。想到这,他把出货的事又咽了回去,不再自讨没趣。

  “是的,医院给她儿子安排了高级护理,但她坚持要自己照顾。”方波淡淡的说着。

  崔云龙作为天龙集团的掌门人,无论商界还是道上都算的上是叱咤风云的人物。然而,当看到眼前一幕时,他那早已尘封的内心情感还是不由自主的流露了出来。

  “为人父母,人之常情!”崔云龙喃喃自语道,“走,进去看看吧。”

  秦母因为是外乡人,所以对天堂市的情况并不是太了解,像崔云龙这样的大人物那是更没有交集了。

  “您是秦涛母亲吧?我是崔志杰父亲崔云龙。”崔云龙上前自我介绍道,并示意手下把礼品放下。

  秦母见来者和方董一同进来,本想起身接待,但是听完对方的身份,心头不由激动起来:“请你出去!把东西也带走,我们不需要。”

  方波见状,忙上前打了个圆场道:“秦母,您别激动,崔董是真心实意来看望秦老师的,虽说崔董儿子平常不学无术,但还不至于做出那样的事,肯定是个意外。”

  崔云龙看了看方波,心生怒意——毕竟自己的儿子可以打可以骂,但那仅限于自己,要是别人,哪怕动根头发都不行。

  原本方波只是想缓和下秦母的情绪,谁知却说错了话,于是他马上扯开话题:“给秦老师动手术的龚教授就是崔董找来的,那可不是一般人请的动的。”

  正当说话间,病床旁的心电监测仪嘟嘟嘟发出了异响,秦母赶忙按了按报警按钮,然后匆匆跑出房门去叫医生。

  “医生!我儿子怎么回事,刚才还是好好的。”秦母急切的问道。

  此刻,秦涛仿佛被电击了一般,又像是被强光照射眼睛,只觉着头晕目眩。顷刻间,又云消雾散,神识变得异常清晰。

  “这感觉好熟悉……”秦涛细细的回味着。

  然而,当他想再次细细辨别脑海里电光火石般浮现的画面时,却又一次失望了,因为那些古朴的画面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唯独还能记起其中一幅女子画像,上面画的是一位古代女子手持团扇的画面,但奇怪的是那团扇看起来是用玉石雕刻而成,通体雪白,扇面边缘还毫无规则的布满了一个个小孔。

  扇面处有首诗——新裂齐纨素,皎洁如霜雪。裁作合欢扇,团圆似明月。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常恐秋节至,凉意夺炎热。落款为——班释影。

  不知为何,秦涛总觉得那画中玉扇跟自己有种特别的联系。脑海中第一眼看到就觉得很亲切,仿佛原本就来自生命中的一部分。心想:或许两点之间注定相连,宇宙也将另辟一条蹊径。

  随着秦涛大脑深处记忆波动慢慢趋于平静,心率也恢复了正常。

  而崔云龙和方波,在医生进来的那一刻就被赶了出来。两人都因为各自的利益关系,所以当秦涛生命体征不稳定时,心头也是一紧。

  “病人需要静养,你们尽量别去打扰。他说不了话,并不代表没有意识。”医生出门后向秦母交代道。

  秦母连忙感谢道别,并蹑手蹑脚的把房门关了起来。

  崔云龙听到医生说秦涛已无大碍,便起身准备离开,临走时向方波提醒道:“目前太惹眼,等消息。”

  其实,崔云龙之所以愿意和方波暗中合作的真正目的方波并不清楚,一直以为都是为了金钱的利益才同上一艘船。这也让方波长期处于被动的局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