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影之解码者 > 第四十八章 阎冬之死
 
  贺剑提起玉盒仔细看了看,玉盒通体清澈碧绿,如山涧湖水一般。放远看,又如同蓝色的眼眸,深邃而又迷人。光凭肉眼看,完全看不到一丝瑕疵。

  “真是块好玉!难怪崔云龙想打它的主意。”贺剑自言自语道。

  洪枫站在商行对面的一块广告灯箱旁,侧目而视,从这个角度正好能看到里面的一举一动。

  他随手点了根烟,斜视着阎冬离开,目光中充满了疑问。这个玉盒他从来没见过,莫非来自公冶长墓,真的如那人所说跟自己父亲的死有关?

  如果真是这样,那自己又该怎么做?这么多年来,阎川与其说是大哥,倒不如更像父亲一样无微不至的在照顾自己。

  包括这次弟弟洪叶的事,他也是不遗余力的帮忙。难道这一切都是为了自我救赎?

  不知不觉间,洪枫已走近了乾坤玉器商行。

  店内空间不大,楼上是一个阁楼,看起来比较冷清,但整体风格给人的感觉,却显得尤为古朴雅致。

  “这位先生,您想买点什么?送礼用?还是自己收藏?”商行的店员见顾客上门,忙上前揽起了生意。

  对于店员的热情招呼,洪枫却并没有搭理。自顾自的绕着货柜走了一圈,看似漫不经心,但他的视线自进店后就一直不曾离开老板手中的玉盒。

  “这个怎么卖?”洪枫回到柜台前,提了提下巴,面无表情的问了句。

  此时,贺剑正准备收起玉盒,见有顾客询问,赶忙堆笑道:“不好意思哈,这是朋友寄存在店内的,不作出售。要不您再看看其它物件,我这小店里好东西还是很多的。”

  “能看看吗?”说话间,洪枫自顾自的拿起了玉盒。

  贺剑下意识的瞟了一眼,多年的职业本能让他觉着眼前的人跟普通顾客不一样,像是来头不小。于是,刚刚停滞的表情,瞬间转为商人该有的圆滑。

  “当然可以!朋友也是为了增加小店人气,所以才送来寄存。”

  洪枫打小就跟着父亲走南闯北贩卖古玩玉器。虽然父亲失踪的时候他才十二岁,但他对玉器的认知能力却比普通人要强的多。何况他对玉盒的金钱价值并不关心。

  “两千万?转告你朋友,过几天我再来。”洪枫放下玉盒,冷冷的说道。

  “这……我帮您问问吧。您不看看其它的?”贺剑眼前一亮。

  “仿的还可以,不过没兴趣!”洪枫环视了一遍货柜上的其它古玩,不屑的说道。

  还没等贺剑缓过神来,洪枫已径直走出了门外。

  “老板,这玩意真值那么多吗?”洪枫一离开,店员小心翼翼的摸着玉盒问道。

  “随口就是两千万!真是一尊大佛啊!”贺剑眯着眼目送离去的背影,不禁发出一声感叹。

  其实贺剑心里跟明镜似的,这玉盒无论从材质、工艺和年代来讲,应该也是个顶级仿品。最多也就值个五六百万。而对方却开出了两千万的天价,这不禁让他深感疑惑的同时,也动起了心思。

  “去把上个月刚切出来的缅甸老坑原料拿到阁楼去。今晚我得把它赶出来。”贺剑吩咐道。

  “老板,那可是花了大价钱进来的?做个赝品有必要吗?”店员不解的问道。

  “滚!你懂什么?仿品也是有价值的!”贺剑骂了句。因为他师傅一辈子都在研究各种古玩工艺,最大的理想就是做出顶级高仿,让沉寂的历史感彻底复活。所以他最讨厌别人看不起仿品。

  只见老板发火了,店员赶忙唯唯诺诺的“噢”了一声跑开了。

  曹金发跟贺剑交代完,想想还是不放心,便又叫来了阿坤。

  “阿坤,你亲自去趟乾坤玉器商行。暗中盯着就行,贺剑那样见风使舵的小人我还是信不过。他能出卖崔云龙,自然也能为了钱出卖我。”

  “小人有小人的价值。”阿坤说道。

  “哈哈,你说的也有道理。”曹金发突然干笑道,“需要帮手就找铁子,粗活让他去处理。”

  “感老板抬爱。”

  “你虽然跟我时间不长,但你救过我的命,算是过命的兄弟。我曹金发是个粗人,在外人眼里心狠手辣,但对兄弟向来不薄。”曹金发这番话像是发自肺腑。

  “我明白,那我先出去了。”阿坤恭敬的退了出去。

  第二天一早,阎冬准时出现在了乾坤玉器商行门口。

  “老弟来的真早啊。为了阎校长的活,我跟伙计可是加了个通宵班才赶出来。”贺剑打开店门,睡眼惺忪的跟阎冬打了个照面。

  “这是阎校长给你的辛苦费。货呢?”阎冬递上装钱的箱子,突然又缩了回去。

  “瞧你……阿文!把阎校长的东西拿来。”贺剑望着缩回去钱箱,向店内扯了一嗓子。

  阎冬接过两个玉盒,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丝毫损伤后便把钱箱交给了贺剑。

  “放心吧!老弟,我的活得到我师傅真传,阎校长信得过才拿来的。”贺剑自夸道。

  “古玩这东西太贵重了,我也不敢马虎,望贺老板别见怪。”

  “没事,没事!路上小心,别摔着了。”贺剑狡黠的一笑。

  阎冬死死的握着装玉盒的袋子,本就紧张的手,被贺剑一说,手心差点渗出水来。

  离开商行后,阎冬一刻都不敢耽搁,马不停蹄地往学校赶。他觉得提着两个玉盒,如同是绑了两颗定时炸弹,实在是让人提心吊胆。

  “曹总,东西已经拿走。还跟吗?”阿坤汇报了下情况。

  “让他走,我关心的是崔云龙有什么动作。”曹金发对于玉盒的价值表现出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等等!那保安拿走的是几个盒子?”

  “两个!”

  “公然违抗崔云龙的命令,这不像是贺剑的为人。”

  “您的意思是……”

  “跟上去看看。”

  阿坤压了压帽檐,把烟头往地上一碾,急忙追了上去。

  由于乾坤玉器商行地处古玩街区,人流量较大,所以车子都被拦在了外面。阎冬的自然也不例外,这也就给了阿坤充足的时间。

  然而,当阿坤追至地下停车场时,他发现阎冬已经倒在了停车场的一个转角处。身旁是被摔破了的玉器碎片。从事发现场看,阎冬像是在争夺玉盒过程中被人杀害的,但是如此短的时间内,凶手是怎么做到的呢?阎冬又是什么时候开始被人盯上的?

  阿坤来不及细想,赶忙用手机拍了张照片后快步向地面走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