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影之解码者 > 第五十章 将计就计
 
  “阎校长,出事了!”刘子江推开校长办公室的门,尽量保持着镇定。

  阎川疑惑的望了望,他知道刘子江不是个莽撞的人,这么着急冲进来,肯定是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

  “出什么事了?”阎川回过头淡定的问道,手上却依旧处理着文件。

  “刚接到电话,学校一个保安被杀了!”

  “那就交给警察来处理,需要配合的地方你去配合一下。”阎川脸上的表情仍旧波澜不惊。

  “是您的远房亲戚——阎冬!”刘子江目不转睛的说道。

  顿时,阎川正在批阅文件的手停在了半空。

  “冬子?”

  “是的,听警察说是在古玩街区的地下停车场被害。因为一时联系不上他的家人,通知我们学校去确认下。”

  “现在在哪?”

  “应该还在停车场。”

  阎川放下文件,缓缓站起身,说:“你去备车,我们这就过去。”

  一路上,阎冬的模样始终挥之不去,憨厚、老实,而且忠心。他是阎川去年回乡探亲时带出来的,这才过去一年多,就发生了这么桩事。

  阎川下意识把头偏向了车窗外,钻进来的风,把他仅剩的几根刘海吹的稀稀落落,搭在脑门上来回晃着。如同纠结的内心,漂浮不定。

  冬子虽然是远亲,但毕竟是自己带来天堂市的,更何况还是为自己办事才遇害。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小刘,开快点。”阎川突然开口说道。

  “好的!”刘子江应承了一句,踩油门的脚上又加大了力度。

  几分钟后,车子便到了古玩街区地下停车场附近。只见不远处已围满了看热闹的群众。

  “就停这把,我们下车走过去。”阎川说完便自行打开了车门。

  两人挤过人群,到了警戒线处停了下来,并向警方说明了来意。随后便径直到了案发现场。

  “娟姐,死者单位来人了。”

  “谁?”

  “学校的校长,另一个应该是司机。”

  “让他们过来吧。”

  “你就是北川文学院的校长?”厉娟娟上下打量了下眼前的这名中年男子,“我是天堂市刑警队的厉娟娟,这位是我们副队长——叶凯。”

  “是的,我就是北川文学院的校长——阎川。”阎川主动向前伸手,并自我介绍道。

  厉娟娟可能是因为先入为主的缘故,对阎川似乎并不感冒,使得阎川刚伸出的手被晾在了半空,最后只能尴尬的缩了回去。

  “过来看下尸体,是不是你们学校的保安!”厉娟娟程序式的语气说道。

  阎川随即跟了上去,望着侧身趴在地面上的阎冬,临死前还不忘紧紧抓着装玉盒的袋子,那种涩涩的味道一下子涌了上来。

  但也就是那么一刹那的时间,阎川立马恢复了平静。

  “是我们学校的。他是怎么死的?”阎川的声音如同波澜不惊的湖面。

  “从现场情况看应该是抢劫遇害,在这里我有几个问题想要询问阎校长。希望你能主动配合。”厉娟娟冷冷的问道。

  阎川微微蹙了蹙眉,似乎也感受到了厉娟娟的敌意。

  “这位警官想要问什么?”

  “我查了你们保安部的执勤时间,正常情况,这个点死者应该是在学校上班。但为何会出现在这里?据我了解,死者从来没有迟到早退的情况发生。想必其中的原因阎校长应该清楚,对吗?”厉娟娟问道。

  “厉警官说的没错。相信厉警官也一定了解过,阎冬是我的一个远房亲戚,所以除了正常的保安工作外,有时候也会帮我办一些私事。”阎川对厉娟娟的问话并没有否认。

  “那死者阎冬一大早是来做什么?阎校长能说说吗。”

  “我让他来拿一个古玩玉器。”

  “说清楚,到底是一个还是两个?”厉娟娟追问了一句。

  “嗯?这有关系吗?”阎川诧异道。

  “你看死者的右手!呈半弯曲状,说明死前很可能是被凶手强行掰开导致。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右手原先攥着的物品被凶手拿走了。”厉娟娟有条不紊的向阎川分析道。

  “厉警官说的没错!应该是两件玉器。昨天我交代阎冬到乾坤玉器商行定制的。”

  “为何说是应该呢?”厉娟娟提出疑问。

  “事情是这样的,昨天我让阎冬带着一件玉雕到乾坤玉器商行定制一件仿品,想放自己书房,作为摆件。你也知道,真品是收藏品,太贵重,也不敢随意放出来。”阎川半真半假的向厉娟娟解释道。

  然而,其实阎川并没有把自己的真实意图告知厉娟娟。原本他只是想做个仿品,授意阎冬把玉盒原件偷偷藏回老家,密室布置成被盗窃现场。而密室又只有秦涛进去过,所以就可以借故嫁祸给秦涛。

  但这么做的最终目的是想让秦涛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不得不展示观影术的神秘力量。从而让自己二十五年前的墓中谜案得以澄清。

  “什么样的玉盒?是否有之前的照片?”

  “有!”阎川从手机相册里翻出了密室里的真正玉盒。”

  “这个玉盒现在的市场估价是多少?”叶凯插了句。

  “无法估价,这是祖上留下来的物件。”阎川回道。

  这时,厉娟娟眼神中的疑惑越来越浓,心想:如果真如阎川所言,那他应该表现出非常着急才对,撇开金钱价值不说,单单就祖上遗留下来的物件,那也是无法用金钱衡量的。

  可是阎川刚才说话间所表现出来的淡定却丝毫没有违和感。

  难道是他在说谎?厉娟娟一下子冒出了这个念头。

  “阎校长,谢谢你的配合,接下来我们会继续深入展开调查,有什么需要再联系你。”这次,厉娟娟突然间表现的非常热情,居然主动和阎川握了握手。

  “配合警方调查是应该的。至于死者家属那我来通知,还有相关的赔偿问题学校也会酌情处理。”阎川经过短暂的思考后,心里又酝酿出了一个新的计划。

  这是一个局,阎冬的死正好是这个局的导火线,而秦涛则是左右这个局的关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