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影之解码者 > 第六十五章 审讯
 
  穿过十字路口,站在马路对面,一眼望去皆是天堂文化美食节的宣传广告。

  从横幅上看,这已经是第四届了。

  秦涛和郭绮娴站的位置,刚好是古玩街东门地下停车场附近。

  前几日因为抢劫杀人事件,这里的人流量明显减少了许多。车库入口处还依稀可以见到尚未撤离的警戒线。

  一片片被秋雨打湿的小红旗无序地粘在细细的塑料绳上,像被晨霜打蔫的枯叶。

  突然,一辆警车停在了车库入口的道闸旁边,从车上下来两个穿着便衣的警察。

  一男一女,没交谈几句便径直朝地下停车场奔去。从迎风摇曳的工作证看,秦涛猜测,应该跟郭绮娴一样,都属于专案组的刑警。

  “郭队,不上去打个招呼?”秦涛问。

  郭绮娴回过神,瞥了眼不远处的警车,说:“那是我们刑警队二组的同事在办案,不过,我跟二组的同事也不是很熟。”

  “之前,我在新闻里头还看到过厉警官的身影,难道那个案子现在不归你们负责吗?”秦涛收回视线,时不时搜寻着来往的空闲出租车。

  “最近案子太多,也忙不过来。”郭绮娴说,“对了,听娟娟说,你还是个读心大师,擅长心理侧写。真有这回事?”

  秦涛摸了摸额头,有些不置可否。

  “听郭队的语气,像是有所怀疑?算是跟我求证吗?”

  “来之前已经见识过秦老师缜密的逻辑推理能力了,当然不会怀疑。只不过我有些奇怪,你一个大学教师为何能把罪犯的犯罪细节推敲的如此精准,真有点不可思议。”郭绮娴专注的眼神中夹杂着一丝困惑。

  无论从什么角度考虑,似乎都解释不通。

  “有什么奇怪,侦探推理类小说看多了,看待问题的角度自然就不一样啦。这叫水到渠成!”秦涛一副无可辩驳的口吻。

  “你们要去哪?”

  一辆出租车远远的见秦涛两人等在路边,便朝他们开了过来,摁了下喇叭问。

  “要不你先走吧!我还要回趟警局,了解下应宛夕的案子,高法医的尸检报告应该也快出来了。”郭绮娴向秦涛开口道。

  “我反正也是孤家寡人,可以的话我跟你一道去瞅瞅,说不定还能帮上忙。要是不方便参与,那就算了。”秦涛说。

  只见郭绮娴犹豫了下,但最后还是同意秦涛一同前往。这也算是警民联手破案。

  “你们两口子商量好没有?到底走不走!”司机半个身子探向副驾驶,催促道。

  “司机师傅,你真会说话。”秦涛狡黠的一笑。

  郭绮娴迅速白了他一眼。

  “司机师傅,我们去天堂市公安局。”

  “不好意思,原来是警察同志。”司机翻脸比翻书还快。

  刚上车,秦涛便戏言道:“郭队,你不会真是给你父亲来看收藏品的吧?”

  “当然不是!这个跟赫兰市的一起案件有关,我能向你透露的也就这么多。”郭绮娴说。

  秦涛没有再继续往下问,毕竟目前自己还不属于公安系统的人。

  出租车很快到了市公安局门口。郭绮娴带着秦涛直接去了审讯室。

  厉娟娟和叶凯见郭绮娴到来,连忙站起身打了个招呼。

  “郭队!”

  “秦老师?你怎么也来了?”厉娟娟诧异道。

  “是我叫他来的。”郭绮娴说,“交代了吗?”

  厉娟娟没空理会秦涛,赶忙向郭绮娴汇报道:“还没,嘴皮子都快磨破了,就是不撒嘴。”

  “怎么回事?事实真相摆在眼前,他还敢嘴硬。”郭绮娴问。

  “他承认和应宛夕的关系,也承认去过应宛夕的住处,但就是不承认动手杀了她。”叶凯面露难色道。

  “高法医那边怎么说?”郭绮娴透过隔音玻璃望了望一脸颓废的黄勇宏。

  “这是尸检报告,上面的情况跟秦老师说的完全吻合。现场没有找到任何黄勇宏的指纹。”厉娟娟递上报告。

  “没有他的指纹?聪明反被聪明误。”郭绮娴冷哼一声。

  “此地无银三百两。”秦涛插了一嘴。

  郭绮娴回头瞥了眼秦涛,问:“能看出什么吗?”

  秦涛凝神静气的望了望缄默不语的黄勇宏,开口道:“砖!走访下子麟苑小区周围那几家在卖装修材料的商店,另外黄勇宏车子的后备箱看看,有没装过地毯,有没血迹擦在后备箱内壁上。”

  “我怎么没想到呢?我这就去查。”厉娟娟听完,立刻跑开去。

  作为天龙集团的财务大管家,黄勇宏可以说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样的存在。羁押后还不到三个小时,天龙集团的法务便出面干涉了。

  “我说这家伙怎么这么沉得住气!原来是在登救兵。”叶凯气氛的说道。

  “只要证据链完整,他有飞天的本事也无济于事。”郭绮娴对天龙集团律师的到来似乎并不感到惊讶。

  “郭队,我是否可以跟你一起进去当面见见这个黄勇宏?”秦涛突然问道。

  郭绮娴思虑了下,说:“可以!但审讯过程别说话!”

  秦涛之所以非要当面见见黄勇宏,那是因为他刚才利用观影术发现——这个黄勇宏和情妇应宛夕争吵的原因并非只是感情问题。

  因为在争吵期间,应宛夕好像还大声提到了一个U盘的事!这或许才是被害的真正原因!

  不一会,秦涛跟着郭绮娴进入了正式审讯室。

  只见黄勇宏满脸胡子咋啦的坐在对面。显得非常的颓废。

  “黄勇宏,最后一次给你交代的机会。说吧,为何要杀害应宛夕?”郭绮娴正色道。

  “再说一遍,我没有杀她。”黄勇宏显得异常坚决。

  审讯室狭小的空间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黄勇宏下意识的移动了下椅子,那声音很尖锐,但又很沉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