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不剑仙 > 第三十章 宝墙
 
  说去就去。

  别的事情不好说,在搞文化这件事情上,目前陆洵在自己家里,至少还享有着“没有人比我更懂作诗”的地位。

  于是他带上陆二漳径直出门,陆老爹又是担心又是纠结,拉住裴易叮嘱了几句才放行——严骏和裴易自然都跟了上去。

  可巧,行到半途时,竟遇上了郭芳郭仲德。

  他带了两个随从,一行三人都打马甚急,看见陆洵之后又紧急勒马,下了马对着避让道旁的陆洵就是深深施礼,起身后看了一眼陆漳,见他似无大碍,这才松了口气的样子,道:“仆方惊闻令二弟之事,正要前往赔罪。令二弟在书院,仆亦在书院,照看不周,竟使令二弟遭遇此事,皆仆之过也!”

  陆洵笑嘻嘻,拱手还礼,“两个小孩子打架,他打输了而已,若是连这等事都要怪到仲德兄身上,却是何道理?无妨,无妨的……”

  于是简单交流,郭芳得知陆洵等人正是要往书院里去,本来想劝说几句,表示自己可以在书院内部摆平这件事,但听说陆洵竟是要去写诗去,就又顿时住了口,倒也别无旁话,弃了马交由仆从牵着,他自同陆洵等人一道步行往书院去。

  要不多时,已经到了书院门口。

  话说,陆老爹或许不懂诗词,但他对邺城内部的势力构成,还是很门儿清的。

  这松山书院作为本地面向公众招生的最高学府,的确是由曹氏等四大世家联合兴办的,只不过后来越办越大,其中不可避免加入了一定太守府的意志和影响。

  太守府和四大世家,几乎每年都要给书院捐款助学。

  所以这家书院在邺城的地位,是的确不低,绝不是随便谁都敢来这里捣乱撒野的。即便如郭芳,家财万贯,进了松山书院之后顶天了也就是满天撒钱、呼朋唤友罢了,却并不敢在书院内有什么过于放肆的举动。

  郭氏当然已经很强大了,甚至有些小事,硬抗曹氏都未必不敢,但面对四大世家加太守府一起的这份强力后台,郭氏就不够看了。

  到了门前,那门子一看都是年轻学子,尤其其中还有他向来认识的郭芳,倒是丝毫都没有要阻拦的意思——只是额外多看了陆洵一眼。

  陆洵么,他自然是认识的。

  长得太过好看的副作用就是,基本上在哪里待得时间稍微一长,就会被所有人都记住——此时那门子想的便是:此人不是已经退学了么?

  但他依然没敢拦,只是跟郭芳打了个招呼。

  于是,一行人直接就进了书院。

  这书院占地面积很大,进了里面便是一排排的书舍,甚至右侧还有一个大大的跨院,里面是有宿舍的,提供给远路的学子住宿用。

  书院的中间部分,有一片相当宽阔的广场,广场直通北面,则是一片花园——搁到现代社会,这也绝对算是园林式大学了。

  书院的一片梅林,就在那后面的花园里。

  广场两侧,有多达十二面的照壁,对称而立。

  青砖碧瓦、雪白的墙,除此之外,并无装饰,亦没有寻常人家建筑里照壁上必有的各种吉祥图案——但是,那不少的照壁上,却都题写了文字。

  那都是松山书院邀请一时名士、大诗人、高官,过来亲笔写上去的。

  别个不说,第一块照壁上的第六首诗,就是天祐二年初夏,赵琦赵相公归乡之后,亲自过来题写上去的。那是他的一首代表作,一首三星之诗。

  只可惜那个时候陆洵还没入学,不曾亲见。

  十二面照壁,是五十多年前书院重建的时候建起来的,一直伫立到现在。

  左边前三面专请高官、大仙人留墨,右边前三面专请两千石以下的官员,也有仙人留墨,左面后三面专请名士、大诗人,右边后三面则是留给从本书院走出去的老师和弟子们用的——必须得有所成就,而且还得有二星以上的诗作,才够资格被书院邀请,过来留下墨宝。

  这十二面照壁,在松山书院学生们中间,被称作“宝墙”,书院方面则称呼它们为“先贤墙”。

  这里留下的诗文和墨宝,实在乃是松山书院真正的底蕴之所在。

  几十年时间过去,年年都有保护和修复,使得文字不至于斑驳和脱落,但迄今为止,十二面墙加在一起,却写了不过五十来首诗文。

  可见书院在邀请的时候标准之高。

  尤其是右边的后三面,因为这些年来书院始终都并没有过太出色的弟子走出来,达不到书院方面邀请留墨的标准,因此第一面墙也只题了五首诗词而已,只写了一角,后面两面墙还完全空白着呢!

  原主在这里学习和生活了长达五年之久,陆洵对这里自然并不陌生。

  甚至,以原主苦学的风格,对这里每一面照壁上题了哪首诗,谁题的,是写在了墙上的哪个位置,都是一清二楚的。

  进了书院,陆洵便直奔右边的第四面墙。

  也即留给本校师生成才成名者题写留墨的第一面墙。

  他可没被邀请,且事先也没有任何的准备,自然不会有全书院师生一起欢迎的场面,不过书院里的规矩并不严厉,因此即便正是半晌午,一排排的书舍里都正传出教授博士们讲习声,和弟子们的朗朗读书声,广场这边,却依然有很多闲散人员正在到处走动,乃至站住谈笑。

  陆洵等人一行五六人,动作又快,不似散步,因此刚一过来,立刻就引起了众人的注意——陆洵因为其姿容之美,固然算是小名人,近两日越发名声大噪,郭芳也算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了,认识他们俩的人,不在少数。

  于是,一旦看到他们二人,很多人都立时的便停下了闲谈,交头接耳起来。

  不少人都毫无顾忌地盯着陆洵看。

  甚而,忽然有人开口问:“陆生,据说你那首《小池》,乃是‘假名之作’,此言真耶?假耶?汝可愿自辩?”

  陆洵扭头看了一眼。

  不认识。

  那就犯不上搭理。

  他走到第四面墙的面前,打量了一下墙上仍在留白的空位,这才回首看向严骏,“骏兄,请借汝笔墨一用如何?”

  严骏有点懵。

  陆洵的意思已经是如此直白,他哪里还会不明白?

  但来的路上,他并不认为陆洵要直接在这里的“宝墙”上题写诗句——这实在是太过惊人了!

  尤其在他这样向来行事端方的人看来,没有得到书院的邀请,而贸然在宝墙上题写诗文,哪怕你写得再好,也是极大的失礼与冒犯。

  “洵兄,不可啊!”

  他一把拉住了陆洵,“这……这如何使得?要出大乱子的!”

  陆洵被他拉住,无奈道:“你就说借不借吧?”说话间见严骏还要再劝,径直扭头看向郭芳,“仲德兄?要不……”

  他们的对话被不少人都听见了,并且很快就有聪明人反应过来了,当即忍不住惊呼:“此子竟要在宝墙上题诗!”

  此时的严骏脸上几乎写满了不同意,裴易也有点怂,甚至郭芳也有些嗫喏,不太敢接陆洵的话,反倒是一向也是一副小君子模样的陆二漳,这时候就看出少年心性尚在了,竟是忽然道:“我去为大兄取笔墨来!”一溜烟儿跑了。

  不片刻,他便真的取了笔墨砚台来。

  却在此时,已经有不少弟子都靠拢过来了。

  倒是无人制止,只是一个个都吃惊地看着人群正中的陆洵。

  这也太过张狂了吧?

  竟要直接在书院的宝墙上题诗来自辩么?

  忽然有人大喊一声:“快来看呀,《小池》之陆洵,要在宝墙上留墨了!”

  裴易眨了眨眼睛,在严骏和郭芳还都有些愣的时候,竟是狠了狠心,主动迈上前一步,一把接过砚台来,捧着,笑道:“二漳,交给我,你来为汝大兄研墨!”

  陆漳闻言当即交出砚台,就着裴易手上,兴奋地研起墨来。

  人群呼呼啦啦地从各排书舍里跑出来,不一时,便聚了好大一群人,把陆洵等人给团团地围在了中间。

  这时,陆漳兴奋地脸通红,飞快地研开了墨,把特意选的大笔递给了自己大兄。

  陆洵接过笔来,舔饱了墨,走到墙前,毫不犹豫地大笔落下两个字——

  小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