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一人之下:我还以为我多狠呢 > 第五十九章:山
 
  山是什么?

  我们都见过山。

  一块石头?

  一片景点?

  一种地貌?

  这些都是,但不完全。

  “山”,最早是一种象征。

  在日渐衰落的神学中,最为原始的信仰里,山,曾经是高大的,神圣的,不可抗拒的。

  它温和时滋养万物,愤怒时毁灭一切。

  它,本是一类神明!是巨人,是撑天的柱子啊!

  “啊行了行了别尼玛科普了,就硬氵呗。”

  青年皱着眉头一把推开了震惊的旁白君。

  不论是山还是什么。

  名号都是外人给的。

  强大,才是自己的。

  “在下,求真会,刘景峰,哪位兄弟姐妹肯赏脸下来切磋切磋啊?”

  高大壮实的青年朝台上众多生熟面孔行一个抱拳礼,步调平缓神情松散地踱步在场中一一跟人打着招呼,长相说阳刚太过懒散,说柔和棱角又过于鲜明,若不是知道其身份,还真以为是哪个武行小子囊中羞涩出来卖艺的。

  “刘哥!我是内谁!”,“哦!我记得你,张内谁是吧!”

  “哈哈小刘,冷场了吧,你这可难办啦!”,“可不嘛姐姐,咱招人嫌弃。”

  “峰哥!布拉布拉!”,“嗯嗯,对啊对啊。”

  “景峰!”,“唉!”

  “老刘!”,“这儿呢。”

  青年跟场边人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唠个没完,兴头始终高涨不见衰落。

  场中声音嘈杂无序,大家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那个闲天聊的兴起的青年身上,也难怪,毕竟,他的名头是那样响亮。

  少年意气,英雄豪杰。

  他的长相,他的声名,他的实力,无一不与其相合。

  在这场大会开始之前,众人比斗还未进行一场,青年的呼声就已经占据了绝对的榜首,甚至在那两位同样优秀的实力颜值俱是上上乘的天才展示其水平之后,这份深刻的信念也未曾动摇半分。

  这说明了什么?

  他更强?不止。

  “奇怪了,怎么没人加油助威?”

  “有悬念才加油,没信心才助威,这个人,不需要。”

  陈破闻言看向罕见露出认真表情(太会气人)的风莎燕,“你跟他接触过?”

  “知道他的一些事情。”她凝眸望向那个姿态乍一看毫不设防,实际上衣衫下结块的肌肉起伏滚动从未松懈的强者,“说实在的,他手上沾的血不少,但名声依然到达了这个地步,你觉得是为什么?”

  “我听说他是个好人。”

  “好人有很多,拾金不昧是好人,尊老爱幼也是好人,好事不分大小,但分难易。”

  陈破遥遥审视着那个在表世界曾经名声大噪的消逝了的传说,“见义勇为?”

  风莎燕转过头认真看向他:

  “为他人,几乎是陌生的人,战斗至死。”

  ……

  “啊——”长长的呵欠声。

  “半天没人来啊刘哥,你这号召力不行啊。”

  刘景峰闻言也不客气跳起来伸出猿臂就扯向那个嬉皮笑脸的小子,“你来!咱俩比划比划!”

  后者大笑着后缩,大家乐的打成一片。

  “这不行啊老陆,这小子人缘虽好仍是没有对手下场,你这又跟我打什么哑谜呢?”

  老天师看着场下各种热闹连连摇头,看此子呼声反响,倒是不负所背的名头,他方才略微细看之下也能辩出青年身上脚下功夫之扎实,但就事论事,这过于突出的身份与实力于本场大会而言反倒是成了个大问题。

  “刘景峰么……唉,不好办啊。”他拈须轻叹颇有深意。

  “来了,来了!”久不作声观察着动静的陆瑾年过百岁目力仍是非凡,场中生变他首个发觉立时很没有风度地指着场地某处兴奋高叫起来,一手则猛晃老友肩头把他华贵道袍都拽落肩头,周围大伙赶紧捂住耳朵眼睛俺没有听见没有看见!陆老爷一生无暇风度翩翩!

  几分钟前。

  “什么?!”风莎燕不知听到什么白日美梦胡言乱语异想天开瞬时美眸瞪得不能再大嘴巴张的不能再圆。

  “我说,去挑战他吧,”陈破的笑容邪气浸染眼中火光冲天,他轻巧拿起紧紧握住风莎燕皓腕,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一起!”

  万籁俱寂——声浪滔天!

  “来了!”

  “终于来了!!”

  “是挑战者,不止一个!”

  “好强的炁!这两人水平非常高!”

  “刘哥!可得出点力让我们好好开开眼呐!”

  早就蠢蠢欲动,早就蓄势待发的气氛在一瞬间爆炸了!

  好可怕的呼声!好激烈的呐喊!少年豪杰也好,山之巨人也罢,他的名字回荡起来在墙壁上撞击反弹,四面八方的声波前后声响音调不一,却在最后聚集成一道整齐的喜悦呼声:

  “刘景峰!刘景峰!刘景峰!”

  刘景峰!年轻一代公认的头脸!即将要与人开战了!

  哪有什么足够强大就不需要加油喝彩的道理?哪有什么名头够响就不会有人前来挑战的邪说?这不是震耳欲聋吗!这不是热血沸腾嘛!

  咯吧,咯吧。

  “总算啊总算……可以活动活动了。”

  他晃动着头颅肩颈骨节连响,上翘的头发似火焰,宽阔的脊背是城墙,一步一定,一步一响,脊梁绷直了,手臂力道凝聚了,胯上劲,腿带风,武术之基本,步伐之功夫体现的淋漓尽致已经不能再好,鼓起的太阳穴和绵长有力的呼吸声更是证明其修为已深入化境,那双正反皆布满伤痕老茧的大手沉静如铅垂,他的不羁笑意似风似云,眼神电光跳跃!

  对手两人缓步入场,一人自朱雀门入,一人自玄武门入!

  这是何意?一目了然!

  蟒雀吞龙!意在求胜!

  挑战者们的面目甫一出现在阳光之下,大家纷纷掩口惊呼,那高涨至极限的声浪又一次上扬,毕竟,以他们的身份,出现在这里实属不该,也并不合本大赛的规则:

  “居然是他们俩?”

  “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喂!你们俩瞎凑什么热闹?”

  “这比赛怎么着也轮不到你们两个啊!”

  “居然是这两个小鬼头,呵呵,还真是……”老天师看着自西北两门出而汇聚的气势汹汹来者,脸上露出微笑,“倒算是场未曾料到的较量。”

  “都跟你说了这最后一场肯定有惊喜!”

  陆老爷笑容洋溢还略有点小得意,具体为何老天师真没看明白。

  大家深切凝望场内。

  何人?

  “来将可留姓名?”

  刘景峰朗声笑道。

  “在下——”,“在下——”

  “你特么下崽啊?拉个粑粑这么长时间!?”

  风莎燕光洁额头青筋暴凸牙床交错好似磨剪子戗菜刀,她的面前陈破弯腰缩脖身高缩水一半怂的不要不要。

  这次还真不怪大小姐发脾气。

  俩人全副武装整装待发马上要豪气冲云进场之时,陈破这厮忽然紧张到腹中不妙,告了小假一溜烟跑到小树林去解决问题,结果回来发现他人捷足先登为时已晚。

  “陈破上磨bb多!关键时刻你拉bb,你跟bb过去吧——!!”被这倒霉玩意儿坑蒙拐骗好容易才下定决心直面强敌战意熊熊燃起,落得这种不清不楚阴差阳错结局的风莎燕怒气冲天白发倒竖如炸毛大老虎!

  可又有啥办法呢?

  要知道,就连那个拳王奎迪,也会在比赛前紧张到拉bb呀(理直气壮)!

  “呼——好险。”陈出新收回窥探目光,对不住啦师兄我其实是为你好(理直气壮)。

  他在一片震声里心中默念。

  现在的你,绝对赢不了他。

  所以,请暂时忍耐。

  直到,觉醒的那刻。

  ……

  “蓬莱夜刃,林承志。”

  “柴派横练,柳叶眉!”

  男女左右并排拱手,一人负剑一人空手,林承志身姿修长眉眼凛然,柳叶眉五体健美热情洋溢,剑客是身穿长衫,武者则仅着单衣,形象气质对比天差地别各属流派也毫不相干,但缘,偏偏妙不可言。

  刘景峰叉腰隔空笑骂:“虐狗组啊你俩,TMD我投了算了。”

  大家闻言哄笑起来,不错,这二人除去各自实力声名,最为人称道的,便是圈里有名的神仙眷侣模范夫妻,二人相恋十年克服不少阻碍才走到了一起,期间故事也有不少广为流传令人津津乐道。

  “可是他俩都超过三十岁了吧,而且两人都是公认的好手,即使是那个刘景峰恐怕也……”

  林承志笑意浅浅眼放精光:“上次是我二人技不如人,这次,希望小刘你能拿出全力!”

  “什么!!”那位质疑者话才出口脸就肿成了猪头!

  “他俩已经输过一次了?!”

  “不是吧,说是挑战者,还真是挑战啊!”

  “二番战这么刺激?”

  “怎么样?够劲儿不?你们家灵玉能赢人家俩人不?”陆瑾越听越兴奋凑近老天师叨叨个没完,后者见他这样更为疑惑,人家小子跟你不沾亲不带故的,你到底炫个啥?

  “我刚才就想问了,老陆,你这么欢天喜地的,是不是看上人家小子了?”

  “!!”

  白须白发的陆老爷白面一红,有这么明显?

  “啧,还玩封建家长那一套呢?”老天师看他反应就知道自己一猜一个准儿,眼睛斜斜嘴角上扬:“你喜欢有什么用?你家玲珑丫头要是不喜欢,天塌了也没用!”

  “哼!”

  老爷子抱胸不理他,啥封建家长啊?这叫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上三代下三代终身大事都是家里操办的,咋的到了第四代就要搞特殊啦?不行,反正我要是看不上,肯定不准那人过门!

  “老天师!我二人不问您意见入场,违反了大赛制度,还望见谅!”

  柳叶眉声音洪亮遍及全场,肺腑气息充盈气力连绵不绝。

  “去去去,要打就打,箭在弦上我还能让你们憋着不成?”老道挥舞袖袍话语尽是淡然随和。

  裁判道士听得自家师爷发话面色一喜,单手高举擎天!

  “十人挑战赛,最后一场——”

  屏息以待,凝神向往,这一刻所有人都绷紧了精神,生怕错过接下来要发生的每一个细节!

  剑客拔剑,寒光出鞘。

  武者俯身,肌肉鼓胀。

  刘景峰,什么也没做。

  场上的气氛已然凝固成实质的墙壁对撞在一起了。

  “开始!!!”

  唰!轰!

  两道声响两道身影左右两侧袭来!面对以中华武术著称的对手两人没有任何取巧意图上来就要贴身缠斗,一个如蜻蜓点水点地无声一个脚下像是踩着火药轰鸣不断!

  “好快!”

  感叹未完人已经交上手了!

  先到的是柳叶眉!

  她的衣衫兜着狂风战旗般飘扬,裸露在外的手臂晶莹光点闪烁让小麦色的肌肤更具耀眼光泽,那条臂膀上的肌肉绷紧到丝丝缕缕可见仅是一次挥动就有着可怕的炸响,这是速度与力量到达人类不可及程度才会有的破开空气的响声!

  轰!!

  一道冲击波自撞击在一起的二人脚下散步开来,方圆两米的土石都被压的凹陷下去,一圈圈能量的涟漪在地面上划出同心圆。

  “吭!”

  烟尘掩不住柳叶眉的严峻神色。

  她的身高在一米八上下,炁流凝结状态下肌肉纬度不逊色男子,力量更是非人强大,但就结果而言,完全未曾撼动单手如包袱般握住她拳头的刘景峰!

  人在收到一定程度的力时,身体为保持平衡就会做出相应姿态,就算自己的力量不如对方,可他连移动都未曾移动又作何解释!?

  “好桩功!”头顶沉稳声音伴着一道如玻璃反光的剑气落下!

  ?看台上热血上头的风星潼猛一哆嗦如泼冷水。

  形意——

  啪嚓!!

  没有用形意,没有用拳法!面对斩金截铁的剑气刘景峰回身挥出一记掌刀与之相碰,速度之快令手臂消失,只有末端炁之圆弧可为人所见。

  柳叶眉后退同时内心一惊:阿承剑气我都不敢硬接,他居然随手就打散了?

  “卧槽!装什么b啊我!”刘景峰龇牙咧嘴捂着手一阵哀嚎,手背上紫色瘀痕清晰可见,“老林你下手也忒狠了!”

  “还留手?再不用功夫把你浑身都打个遍!”林承志不怒反笑,比起妻子他对此人熟悉要多些,大家几年前一场意外不打不相识,后来也有过几次际遇,对于双方实力水平都有个大概了解。

  不过……他摆个架势安定脚步,最近一次切磋也是两年前的事了,这个天赋心性都堪称妖孽的年轻人,究竟已经强到了何种地步呢?

  “哈,用自然是要用滴,不过你俩要还是一个一个来的话,那我估计就用不着了。”

  刘景峰揉揉看着都疼的手背,皱起的眉头和脸部表情很快舒展,他的脸庞微低眼瞳亮起,一股无形压迫自眉心透出如浪潮直抵二人身前脚下:“一起上吧,要不……跟上次没分别。”

  夫妻二人各自凛然,随即相视点头。

  好,一起上!

  剑影拳风前后合击!这一合再没有什么留手试探等等借口单纯为杀伤对方猛烈挥出,剑身震颤出半透明剑罡,拳头上炁流加注光芒大盛!看到的人为之色变心尖颤抖更多的人看都看不真切!

  “好!”

  少年豪杰豪迈一笑,瞳孔急缩身上汗毛竖起就像是野兽感知到了威胁,他的足底旋转开立抹平凹凸土地,目光紧盯身前五尺剑光,看来经过第一回合交手已经默认了林承志对他的威胁更大,于是将防御偏向了他这一侧。

  唰——

  长剑抖动剑影偏振,一朵剑影莲花凭空出现如盆口大小,按理说以精钢打造的剑身绝不可能达到这么大角度的形变,但事实胜于雄辩,不管是借助特殊材料还是单凭一条手臂的柔劲,震颤空气模糊光影的剑莲都蕴含着莫大威力威胁。

  太极……

  刘景峰健硕身躯下沉,摆一道标准到可以印在画册上的云手架势,小臂划出透明柔劲似棉花似云雾朝着前方送出,但双方接触轻而易举就被绞了个稀碎,对此他毫不惊讶,因为这劲力之相正是如此。

  “!!”

  林承志顿觉手腕翻转受阻,剑影骤然放慢,花瓣由外侧脱落缩小一大圈,取而代之的是云雾缭绕的掌力——

  “缠劲。”

  他念出此招奥秘同时淡然一笑,虽势减三分仍剑不留情直刺!

  “吔?!”原本做好准备迎击的刘景峰怪叫一声重心不稳双脚猛然离地,腰间一双强健手臂将他这个重过百公斤的巨人双手束缚高高举起身法完全封印!

  “柳姐!”他只来得及仰着脖子扭着脸朝那身姿健美的巾帼女侠发出一声哀嚎,对方英气笑容在他的视野里立即整个倒转!

  摔跤手投掷!

  因为上一次的落败,师承打熬体魄以力破法的“肌肉流”的柳叶眉也选择性地学习了一些适合自己的格斗技。

  俗话说得好,三年拳不如一年跤,这是一项能够让力量升华的技术!

  一边是破坏重心的巨力,一边是破空而来的剑光,身处其中的刘景峰,又要怎么做?

  “嘿!”

  铛!

  他腾空的巨体在空中急旋如水中鳄鱼云里蛟龙,身体周围炁呈纺锤,体内失散的力度立即凝至正中化作一根柱子,在剑影来临的那个瞬间他面不改色抬手抚摸寒气逼人的剑身,整个人居然像撑栏杆一样二度弹飞了起来!

  不可能的啊!

  牛先生,愤怒了!

  “可以可以,吓我一大跳!”二人身后他轻巧落地如猫。

  “看来你也学了新功夫。”林承志看一眼平滑无痕的剑身,略带苦涩地转向矗立的青年感叹道,“一人之力,看样子是一辈子都追不上你了呢。”

  你就秀你有老婆呗!刘景峰瞪着俩人不喜反怒。

  “一人不行,就两人,两人不行,就合二为一。”

  柳叶眉手搭在丈夫肩头声色柔软,与方才那倒拔垂杨柳的气势截然相反如同人格分裂,看得刘景峰更加汗颜无语,物理攻击没成就来精神暴击是吧!?

  “没关系师兄!你有我呀!”

  这时他身后的观众席清丽的娇呼传来,长相可爱声音甜美的黑长直小师妹欢呼跳跃像只活泼小雀儿一下子就吸引了众人眼球,谁知场下铁汉根本不鸟她回头就是一句毛没长齐的中学生瞎嚷嚷啥。

  “人家已经大一啦!你故意的!”小师妹气鼓鼓粉拳隔空捶他,但刘景峰只留给她个后脑勺。

  他鼻孔喷气半恼地划开脚步抬起手臂,这次换成了可谓看家本领的形意站架。

  他作为求真会的排面,燕武堂如今的首徒,对于武术自然最为精通,其中尤其精于形意。

  为何?

  因为它是传承自民国北方武林最为传奇的组织,燕武堂名义上的前身,“中华武士会”?

  还是因为其大开大合年代久远,是真正跨过了古战场考验的超实战拳法?

  又或是因为某次机缘巧合之下,他得到了高人指点传承有着秘籍诀窍?

  他静默探出两手,一腿前伸一腿后弯,简单明快。

  “唉?”观众席上有人疑惑。

  “这个姿势……我曾练过的。”

  挑战不成灰溜溜回到原位的陈破望着那个脸上带笑的男人,眼前仿佛出现了两个光着膀子站立不动的小p孩,一个腿打哆嗦鼻青脸肿气呼呼,一个细皮嫩肉小姑娘似的面无表情。

  两人都是以此站姿为标准,风吹雨打浑不怕,一人面瘫一人哭。

  他眉头微皱:“三体式……不好惹。”

  风莎燕揪着他的耳朵好奇问道:“很特别吗?”

  问归问扯归扯,不愧是您,大耳朵图图陈破恭敬回应:“我也不是很懂,只能说,风格应该比较适合他吧。”

  形意。

  取其形,顺其意,属内家拳法,却行最直白路子。

  “终于动真格了?”林承志夫妇剑罡再起横练凝身。

  刘景峰笑了。

  “一直都是真格。”

  轰!

  这一次正面强攻仍是林承志,他的衣袍贴身身姿如剑鱼破水,剑尖不再散发虚影而是收拢一点耀眼至极,此番行事原因有三,一是其剑气范围长过对方臂展腿围,二是顾及妻子力不足对方,三嘛……

  “还是咱们兄弟碰碰比较好!”

  剑气五尺仍不满意,林承志手中剑弹指纵射如长枪!

  形意——劈拳

  说劈就劈。

  一拳砸下!

  如开山大斧似紫金铜锤!

  铛!

  玻璃般的剑气如玻璃破碎,刚刚还能对刘景峰造成威胁的长剑被不讲道理的怪力劈在顶端狼狈跌下又伴着金属回音震裂土地向后弹去,作为其主人林承志神情冷静脸色不改并起剑指祭出寒光迎敌!

  形意——

  唰!

  汗毛竖起寒芒袭来!刘景峰回眸剑影已至他的后心!

  柳叶眉执剑,势猛而霸道!她的眼神坚毅手腕平直,剑头不歪寒意不减,显然不是第一次握剑,结合二人反应看来刚才一举不管是不是抢攻不成,都有着后手留存。

  很好,就是要这样!

  刘景峰的笑容今日首次灿烂无比。

  这样才算得上是“一个强敌”而非“两个对手”!这样,我才能放心大胆地去和你们战斗,去与人厮杀!

  形意——猴形!

  猴形者,物之最精最巧。

  他的身姿爆发出与体型不符的灵活,旋转挪移瞬间撇开后心长剑足底拧出土螺旋,一手拿住柳叶眉手腕一手作掌刀劈向她脖颈,然而半途便被其咧开的银牙喝止,攻势停滞一瞬又有林承志剑指朝着周身大穴点来,于是只得后退作罢。

  噼噼啪啪,不似人身体接触的响声密集如雨,剑气在场中接连划开一道道伤痕般的沟壑,拳音轰鸣之下三道人影模糊混成一片!能让人勉强分清的只有他们各自身上缭绕炁焰,除去场内几位大佬多数人恐怕已经跟不上此战的节奏,上一回合攻防才定紧接着又换了身位教人眼花缭乱应接不暇,如果说之前几场是他们虽力不能及却能大饱眼福的话,那场下三人为他们提供的完全就是一场明知美味可偏偏无法欣赏其全部的饕餮盛宴!

  拳,脚,力,技,近身,远程,钝器,利刃,一对一,一对二,同种相较,异种互攻,各种元素齐聚当下,可偏偏转瞬即逝难以看清,这一场究竟该算是过瘾,还是遗憾!?

  “好配合好配合!”

  叮叮当当!

  刘景峰赤手空拳以惊险角度接连格开几招凌厉剑势畅快大笑,几分钟三人交手数十上百回合,他的肾上腺素疯狂分泌热血沸腾直上天灵视线都有点模糊了,这二人的进步比起上次堪称质的飞跃,比起两把尚不完美的刀剑,一柄锻造完全的长枪显然更具威胁!两种截然不同的属性结合对他造成的压力之大堪称罕见,这不,这边刚刚脱离,身侧瞅准空隙的铁拳又一次来临!

  咚!

  刘景峰体魄收紧侧腹肌肉化为铜墙铁壁结结实实挨了一拳,发出的竟是撞钟般的闷响,造成的效果也与之近似,余波渗进体内他的脏腑剧震嘴角也溢出鲜血!

  “呃!”

  他倒是想避开这一击,可哪有机会?身侧是墙壁身前是伸缩自如的剑光,侧后方被拳脚完全笼罩,他也不过是个肉身凡胎不能冯虚御风飞天遁地!

  啪!柳叶眉柳眉倒竖眸子填满凶光,化身鲁长老腿脚斜跨硬生生在地上挖出一条近尺深沟壑,她的双臂如钢筋铁索拦腰锁住僵直的刘景峰,大小臂全力回缩背上圣诞树横向盛开八块腹肌侧撕裂式爆发,这一招可谓将肌肉之理浑身蛮力贯彻升华,将对手所有后路都断绝(字面意思),自损八百伤敌十万!

  德式背摔!!

  人体炸弹。

  不管是何种意味什么构造,都不重要了。

  因为那光芒已经爆发,那波动已经开始传达,那巨大的轰击马上就要传进人耳朵里了!

  炸弹已经爆炸了!!

  轰——!!!

  冲击波推动着土壤如大潮拍打在墙壁上!

  整个场地被狂风犁了个遍,震动的裂隙一直传导到挡板上!

  力不足对手?开玩笑,那只是力的使用方式不对而已!这样的轰击下,在座的还有哪个敢说力不足?还有哪个敢瞧不起横练派里少有的女子?

  土石如雨下,烟尘漫天飞舞遮挡人们焦急万分的视线。

  结果如何?

  结果如何!

  “不是吧!这爆炸是人能搞出来的!?”

  “就是块铁砣子都砸的稀巴烂了吧!”

  “这哪是来捧场的,根本是来杀人的吧!”

  “刘哥!你还活着吗!”

  “裁判!踏马的赶紧救人啊!!”

  众人惊慌失措,原本井然有序的呼声也因这一记剧烈的震动而彻底崩盘成为无数人无数口中的刺耳呼声。

  “诸葛兄,看到了吗?”看台上某处,白衣道人张灵玉清冷淡然面色不复。

  “啊,看到了。”

  他的身边诸葛青额间也淌下冷汗,狐狸细眼内精光闪烁,可眼神却充满诧异与愕然:“真是难以置信。”

  咕噜。

  “你怎么了?”大小姐手感微凉,她的身边陈破的神情严峻无比,温热的肌肤迅速转冷,就像是忽然得到什么难以接受的事实。

  “果然啊。”陈出新眉头放平视线远射。

  “这小子,心可真大。”

  陆瑾笑容收敛,轻哼一声语气里赞许满意不再。

  “……”

  老天师的眸子深处,一点金色荧光点亮了。

  “咳咳!哈,呼!”

  “小眉!”林承志拨开浓密浮尘把妻子扶起,神情关切:“你怎么样?”

  竭尽全力加上吸入不少灰尘,柳叶眉的体表闪光黯淡,气力明显不继,她的胸口起伏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不断咳出污物暂时开不了口,林承志便将她拦腰抱起飞速跃至场边干净地区。

  “咳咳咳!”

  二人歇在一角全心意依靠着彼此,如果不论本场前因后果,倒是一场温馨浪漫的战后依偎温存。

  “真好啊,你们两个。”一道声音自头顶传来毫不掩饰羡慕之情,二人抬头仰望发现正是那位姿容俏丽的小师妹,她正探出半边身子向下同二人轻松直视,与周围大呼小叫七嘴八舌的惊慌人群略有不同,不,应该说她的样子根本就是毫不在意。

  林承志大感奇怪,但还是起身表示歉意:“抱歉了姑娘,是我二人过于……”

  “为什么要道歉?”

  “?”

  “赢的又不是你们。”

  “!!?”

  她露出令人心动的坏笑不去理会夫妻二人如何震惊,双手撑起上身引颈高呼:

  “师兄——要什么烟啊?”

  女孩算不上高挑,也没有什么出众的手段。

  但她这一道拖长了的呼唤却引得满场静寂。

  “随便啦。”

  回应。

  是回应!

  烟尘散了十之七八,可人们根本没有看到中心有任何人影!

  咻!

  小师妹笑意盈盈弹指如箭,一根细长香烟穿透烟雾不见。

  ……

  啪嚓。

  金铁交错之音。

  火光一闪即灭。

  “嘶——呼——”

  青蓝的薄烟混不进灰黄的浮土。

  就像是他,与任何人都不相同。

  “怎么会……怎么会!”

  “你,不可能,这?”

  两位高手,货真价实的高手,面色发白眼仁颤抖。

  满场异人,千奇百怪的异人,口齿冷战如鲠在喉。

  “……哟!”

  青年灰头土脸好生狼狈,他的脑壳还在剧痛,额头嘴角的血都连成了一片,肚子跟脖子更是稍微动弹就要人老命。

  可这又如何?

  他还是站着,抽着烟吐着雾,眼神明亮棱角鲜明,结实地像山。

  他还是像往常一样打出了那一声招呼。

  不光如此。

  他还在笑。

  非人之笑。

  “真可惜,”他的笑容狰狞黑红的阴影把脸面包覆原本那个平易近人的青年彻底吞噬,声音低沉压抑兽性吐息炽热仿佛具有颜色。

  正是这张脸!在头颅朝地重重砸下的瞬间,被绝大多数人忽略,他的面部肌肉受狂暴与喜悦影响不可自制地扭曲成就了这张恶魔般的笑脸!

  “要是最后给我一剑多好,明明就差一点啊。”

  在这张染血脸孔的注视之下,人心如坠冰窟,人体如沉海底。

  三口,烟尽了。

  “我,要么死,要么赢。”

  “下次,可别留手了。”

  踏地。

  他抬脚踏地。

  人不见踪影!

  林承志怒目横亘长剑掐出剑诀,寒光清气映得他脸色苍白,此一剑无谓防守乃他平生最强其名曰……

  啪!

  “怎……!!”

  剑气伤不得,剑锋割不破,刘景峰厚实双手平夹长剑像是两块巨岩把它卡在中间,一时间所有精妙剑势剑招被绝望的力量差尽数封印。

  空手接白刃?空手克白刃!

  林承志不愿弃剑,他单手起势螺旋劲顺着剑柄向上,余下一只手作锋利剑指刺出意图扰乱对方,两边攻势成一边都可以让他心稍安,可是……

  啪嚓!

  太快了。

  反方向的扭力压倒一切几乎连带他的手腕也挫伤,瞬间经年真炁喂养的剑身自柄端崩坏!

  “噗啊!!”一道鲜血似箭吐在明镜剑身。

  踢击。

  在空手战斗的级别上,二人相去甚远,刘景峰后发先至,不过乃“三先”最末,后之先。

  “阿承!”身后柳叶眉化猛虎扑出!

  交手一合,仅仅一合林承志就败下阵来遭受重创,她无法相信,明明二人协力压制他不知多少回合,怎么说也能抵挡一阵,可如今?

  “两个人,赢不了我。”

  刘景峰甩开长剑单掌运气把林承志远远抛出,柳叶眉不得已只能停下剧震脚步张开怀抱轻手轻脚接下丈夫。

  少林绝技——隔山打牛

  一瞬。

  一掌。

  她的眼神只离开那个静立不动的青年一瞬好迎接丈夫倒飞身躯。

  “噗!!”

  胸口掌印凭空出现骨裂清晰无比!

  这招力道,要破她横练天方夜谭。

  “留手,不留手,一起上,一个个来,都是天差地别啊。”

  力不足,气不顺,心意松懈,不足为惧。

  夫妻共同进场,为观众带来一场盛大视觉盛宴后又相拥而眠。

  刘景峰扭转脚步回身,一边褪去破烂上衣用贴身一面擦脸。

  耳朵还在嗡鸣。

  裁判的指令也好。

  观众的呼声也好。

  好吵。

  所以,我才总是一个人。

  他的身上筋肉虬结大小疤痕如虫蛇不在少数。

  “等一下。”

  他的笑意不曾消减。

  浑身炁焰空前高涨。

  “大家都在兴头上,这么结束也太可惜了。”

  少年豪杰挺拔如山,展开了他超人意料的胆气,不为人理解的意气,堪称天方夜谭的豪气!

  “我,刘景峰,也想要挑战一人。”

  在无数赞许声里,在无数尊敬的目光中,粉丝们的呼喊,朋友们的欢笑,大佬们阴晴不定的注视之下,他将手高抬。

  手指高台。

  高台?

  大家怔住了。

  谁人坐高台?

  老道的白眉无风自动。

  他身边的老者嘴角露出了同样灿烂而傲然的笑容。

  “我要挑战,一生无瑕,陆瑾前辈。”

  余音轰然。

  晴空万里转入昏沉,妖风卷地,电闪雷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