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一人之下:我还以为我多狠呢 > 第六十章:少年豪杰vs一生无暇
 
  “我要挑战,一生无瑕,陆瑾前辈!”

  场中心的青年脊梁正直双腿毫不弯曲,血流不止多处受伤的他,在一场激战过后,不仅扬言要继续挑战,还直接跨过了三个年代,胆大包天地指名了那位名满天下的百岁老者,堪称天下第三的十佬陆家家主,陆瑾!

  不错!一绝顶之下两豪杰并立,而这三人两榜之下,陆家陆瑾,吕家吕慈,虽未曾有人斗胆排行,可基本也是异人圈里心照不宣的事。

  更有好事者,私底下称这五人乃当代天下五绝!

  他们有多强呢?

  无法想象,不敢想象!

  跨过了民国,历经了动乱,经历了厮杀,继承了正统,加上百年孜孜不倦勤勉静修,这五人,说是超越了人类范畴达到了天人境地也毫不为过啊!

  人人都知道这一点,人人都明白他们的实力地位只能令人仰望。

  可今天呢?

  有个不知天高地厚,宰了几个二流恶贼,经历了几场不痛不痒战斗的,被人家捧上了天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的卑微小子,要向着其中一位德高望重的绝世高手挑战了!

  这不是不敬,而是愚蠢!要知道二者无论各方面差距都可以天涧比之,他怎么敢做出这等事!?

  刘景峰啊刘景峰,所谓少年豪杰,原来也不过是个没脑子的家伙,又一个妄想着踩着前辈威名一步登天的龙傲天么?

  “不是吧,他要挑战我太爷!?”

  陆家千金,老爷子掌上明珠,才貌双全的陆玲珑玉手掩不住惊呼,对于场中发展她算得上最意外的人了,就在赛前自家太爷还对这个战绩不凡的年轻人赞不绝口,经过刚才一场战斗她也对他印象深刻,可这走向怎的就成了过山车带的人心情跌宕起伏?

  “挑战陆瑾老爷子?”

  “这,再怎么说也过分了吧!”

  “就是啊,小辈哪能干这事?”

  “就是应了也是被秒杀吧?”

  “……这人到底想什么呢!?”被场下行为刷新了三观的小辫少年再也绷不住震惊之色了,是想秀肌肉?还是博名气?或者单纯的就是战斗狂?

  这些事,换做他张楚岚绝不会做!不管有没有相应的实力,在这种备受瞩目的环境下,主动挑战十佬,让自己成为众矢之的,不可取,不智!

  输了怎么办?赢了怎么办?以后怎么办?

  早就看那人不顺眼的徐四嘴里烟都差点掉下来:“woc,这王八蛋,真疯了?”

  “挑战……陆前辈?”

  张灵玉白衣袖袍里手握成拳颤抖不断,这样的行为万分不敬他是想也未曾想过,如今双方都是他敬仰的人,这又该怀着什么心情去看待?

  “要疯要疯,他要反天!”

  风莎燕表面急的跳脚内心却激动万分,连带着陈破也抖了起来,只见他欢天喜地高呼不止:

  “要死要死,耳朵掉了!”

  “呵呵,如何啊老陆?难得有个后手想跟你过过手呢。”

  老天师半开玩笑地侧目看向神情宁静的西装老者,片刻收回目光摇头叹气。

  修为一般,看人。

  修为高深,看炁。

  修为到了他这个地步。

  看的是“精气神”。

  眼前人神满气盈体格好的不能再好,除去肝火有些常年旺盛外可称圆满。

  只是,如今这副“形状”嘛,未免也太过硬朗了。

  “你这脾气真是多少年都改不得啊。”

  老道略有不满地挥挥宽大袖袍,声沉且闷。

  真是头老倔驴。

  哒。

  一条长腿搭上围栏。

  “刘小子!!”

  头顶雷震令人混乱脑海为之一清!

  “点兵点将的,你面子不小嘛。”

  挺拔英姿立在遥遥上方俯瞰全场,定制西装衣摆迎风扬起九头身腰肩配长腿更显逆天,就在人们不知道该看哪里如何是好的时候,顶上一言既出四周躁动立时平息,在座的但凡长了耳朵都能听出来这可不是什么好话!

  万幸万幸,没打起来就成!

  这边人们远望天际心情稍定,一道薄怒与欣赏参半极不真切的回响硬生生钻进了耳朵:

  “老夫,接受你的挑战!”

  大家心如水面稍微清净又被搅了个浑水泥粥!

  什么!!

  这老爷子还真是不怕事大哇!

  完了完了,刘哥名声砸了!

  这都什么事儿啊!

  这两人怎么想的?

  “太,太爷!?”

  陆玲珑娇声颤颤头顶呆毛直立话都说不利索了,她知道自家长辈性子刚强,可还是头一次见他这样较真,尤其是跟一个小了足足三辈的娃娃!

  噌!

  到了。

  大家还沉浸在不可思议的宣言与应战中时,白发飘荡炁如海潮的老者已经同嚣张不可一世的青年面对而立了。

  今天真是个令人难忘的日子。

  见识了神雷伏魔,见证了蛇仙降世,领教了名门之后,目睹了术士对决,欣赏了夫妻双打,已经称得上精彩绝伦大饱眼福。

  可这还不算完。

  在热血已经燃烧到令头皮都麻木的最后时刻,在呐喊助威到嗓子都干哑的最后关头,人们的士气已经几乎平息了,那幅巨大的由热情凝成的彩旗也黯淡了,“弹性”已经过劳过损,“审美”已经相当疲劳,就在这时……

  竟然迎来了这样一场,彻底颠覆了所有规矩规则世人成见意见的比斗!

  年轻的风头正盛的龙,迎战,雄踞山巅的百岁猛虎!

  一方,是无败的战士。

  一方,是真正的宗师!

  两者,互不相让。

  二人,视线相交!

  少年豪杰vs一生无暇

  刘景峰vs陆瑾

  堂堂开战!

  ……

  开战?

  他也配?

  “哼,说吧。”

  即使身高不如眼前青年,陆瑾的视线仍是自上而下。

  “你个小子打什么鬼主意呢?”

  “老前辈还是通透,”刘景峰耸耸肩笑道:“这不最近圈里闹了不少事嘛,我想着……也凑凑热闹。”

  陆老爷何人,半句不明不白的话在他这可不能再清楚,他轻哼一声:“你想要通天箓?”

  刘景峰毫不避讳:“正是。”

  “那就老老实实打你的比赛,赢了东西自然到手,找老夫又是什么道理?”

  看老爷子脸色变幻,刘景峰无奈挠头:“哈哈,这个嘛,说起来可就有些不敬了。”

  “说,”陆瑾白眉一挑瞪他:“小东西有胆叫我下场没胆说真心话?”

  真心话?什么真心话?这两位不是一时上头?

  大家竖起耳朵屏息细听。

  “……我想看。”

  刘景峰收起嬉皮笑脸不再犹豫,他的话音拔高许多令全场都听得真切。

  “虽然有几位大佬做过了见证,陆老爷高风亮节也定然不会忽悠大伙,可我还是想看看。”

  “所谓的八奇技,所谓的超出世人理解的八种力量,所谓的,让人不惜放下尊严放下一切也要追逐的高深法门,究竟有什么玄奥?”

  “前辈的动荡年代也好,如今的太平盛世也好,能让无数人闻风而动争先恐后,相互算计相互厮杀也要得到的力量,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陆瑾默然。

  全场默然。

  原本心绪不宁大为不解的,同为那所谓奇技继承人“备受关照”的张楚岚,也沉默了。

  回答,反倒是成了质问。

  “……是这个意思啊。”老者怒意消散,可眉头仍然紧锁:“那我再问你,如若这力量当真超出你的想象,你又当如何?”

  “自然是得到它,掌握它。”高大的青年洒脱笑道,“我又没有精神洁癖。”

  “是么?”

  陆瑾唇角勾起。

  撒谎!

  没想到你小子也会当着这么多人扯谎啊。

  可老夫对你,偏还真是越发喜欢的紧了。

  “太爷……”

  陆玲珑的声音脱口而出又戛然而止。

  为何?

  因为,场下的气氛,毫无疑问已经开始步入战局的节奏了。

  呼——

  人未动,气息已经开始了交锋。

  风,水,气,所有空中蕴含的元素都被升腾起来霸道无匹的两股炁挤压着向上向下流窜,如果有凡人站在其中,想必能够体会到的,唯有莫名的窒息感与身处深水一般来自四面八方的强大紧密压迫。

  这场对峙,没有人对其结果抱有期待,即使这局面世间少有甚至终生罕见,也丝毫不能提起人的热情。

  ……果真如此吗?

  龙虎斗,不值得期待?最强的后辈对最强的前辈,不值得期待?

  不值得。

  因为根本就没有悬念。

  场中的波动停滞了。

  三七?

  二八?

  两股对抵在一起的炁之潮,两座宛如实质的军阵,以一方完全压倒一方的态势,进入了暂时的胶着。

  “嘿,抗到这个份上,不错不错。”

  陆瑾的胸膛挺起披肩白发均匀分散漂浮,他的身旁真炁之精纯浓烈使身形蒙上一片模糊,但饶是如此那张笑脸那份笑意也掩不住半分。

  “三招!接得下,算你赢!”

  不待任何人认同或反对,不待身前勉力承受住炁浪冲击的青年做好准备,老者目**光双手平举指尖爆发湛蓝如海的耀眼光芒!

  凌空起势转瞬即成,笔起笔落灵炁丝线走势迅猛激扬飞流直下!

  嗡……

  奉敕令天,七星连珠。

  符上无神,所请为风!

  神霄派——天蓬咒

  成了,这就成了!?

  人们的情绪还没被完全调动起来,眨个眼,走个神的功夫,一道气息高涨的玄妙符箓,成了!?

  “不可能,这不可能!!”

  场边一位轻松闯入三十二强,以家传符箓为傲的青年面容惊惧肢体冰凉,他的脑海被仿佛重力反转日出西山一般不合天理的景象所彻底掌握无法回神,口中除去连连的“不可能”外再也说不出其他话来。

  没有任何的法事仪轨,不做任何的繁杂准备,连祖师众神都不曾奉行,连笔法形式都不甚标准。

  可这看似随意的笔画依然成功了。

  就是这样吗?超出了理解的力量?

  就是这样啊!超出了理解的力量!

  “回神,小心脚下。”老者声音淡漠。

  人影逝。

  有风来。

  人们的视线被遮蔽了。

  因为风来到,地表挪移天象昏沉,耳边除去风声就是呼声,各类嘈杂声里伴着清脆的劈裂声,那是厚达十公分的混凝土挡板因不断产生的能量冲击和无数刀子般危险的气流接连拍打的结果。

  “啊啊……!”

  “不要慌……”

  “天呐……!”

  人群大乱!

  但风势已经减小了,巨大的压迫感随着风旋的回缩而收敛,留下东倒西歪面色土黄的人群。

  “师兄!!”

  小师妹顾不得凌乱的发型和沾染的尘土趴倒在挡板上朝声音轰鸣的龙卷风竭力高喊!

  轰——

  她的声音实在是太弱了,弱到与飓风相比简直就是天上地下。

  铮!

  天上有没有神不清楚,但地下。

  地下有人。

  金属的巨人!

  灰色的风里无比清晰地闪烁起纯净的金光!与天师府高功张灵玉曾施展过的金色护体神光不同,那光芒要更加凝实厚重如真正的黄金。

  四平马步加金钟罩加千斤坠!

  刘景峰的躯体轮廓鼓胀小腿深入地面一尺有余!

  力拔千钧的风能搅得满天黄土遍场凌乱,撼不动一个肉体凡胎拔不起一块顽石!

  啪嚓!

  恐怖风势在到达最顶端后随着陆瑾轻描淡写的挥手而消散。

  “……”

  他望着这个不屈不挠的年轻人。

  “第一招,我接下来了。”

  微微颤抖的声音里,金属的巨人体表鎏金颜色褪去,双眸坚毅体表青筋暴凸。

  对他而言,刚才那个已经不是防御,而是战斗了。

  “第二招,这次希望您……”刘景峰摆出拿手形意拳三体站姿转守为攻。

  “不要再手下留情。”

  陆瑾点头:“好。”

  手下留情!?刚才也算手下留情!?站在那里面不死也要脱层皮,明明……

  没有任何时间给人惊讶了。

  莲花座下三点水,五大元帅显神威。

  金火水木包覆土,气合神合化五雷!

  五炁朝元,役使雷霆。

  陆瑾修长手指疾速抖动出一阵幻象,紧接着灼热,明亮,危险的气息二度袭来令刘景峰架势都陡然一震险些散功。

  不是一个级别!

  接下来这道符箓的威力,同刚才的天蓬咒不可相较,远远超出!

  “这,这是!!”

  看台上张灵玉目瞪口呆仪态失却,陆瑾此刻施展的符箓搭配其灵动手法于他而言简直是此生最梦寐以求的东西没有之一,这笔画这符文这气息无不让他心血澎湃日夜思念,一时间竟然连脚下阶梯都忘了个干净险些失足跌落。

  场中散发着纯洁纯净,驱散黑暗的明光符箓不是其他,正是本派真传:

  正一派——五雷符!

  刘景峰虽不懂符箓,但见识过雷法,他面色凛然双臂运起硬功,心里细细考量双方差距:雷法?确实是非常强悍的波动,但这种程度,勉强还能接……

  “通天箓——连书之法。”

  超出预计,超出想象的瞬间,到来了。

  一瞬间还是更短?

  法咒的神光交错挪移,过于密集的巨大能量造成了局部的真空和周围温度的急剧上升,耀眼的光芒即使是在白天也有着好比直视太阳的刺激,陆瑾手臂前探深入光芒之内微微震颤,半边身体都被照的失去了颜色可仍面不改色奋笔疾书,积攒的能量直线攀升就像一枚进入倒计时的炸弹!

  刘景峰什么也看不到了。

  他的视线看过去,除去那一团神光外别无他物,原本老者站立的地方被大幅度扭曲,仿佛空间的承受力已经到达了临界点。

  陆瑾停下运笔。

  “十重雷符。”

  他屈指轻弹。

  光团横向分散整整十道虚幻的五雷符排列整齐随心所欲,雷弧跃动其间电光噼啪作响,莹蓝光芒扩散展开像是一张巨幕横亘在二人之间,那除了象征绝对的力量,也象征绝对的差距。

  人们的魂灵因此一幕而战栗,可偏偏安静地过分。

  “能接下三道,算你过关,不然现在就认输。”

  刘景峰怔住了,但他很快回神。

  “瞧您说的,我又没有精神洁癖。”

  青年抖擞精神气势冲天而起!腰马合一肩松臂平,可怜可笑关公门前耍大刀,火炮阵前放挂鞭。

  “我,要么死,要么赢!”

  他的后脚全力蹬地将大块地面翘起,天生用来战斗的肉身骨架爆发出平生最强的劲力迎头直上,闯向轰鸣的雷阵!

  敢问这是什么行为?正当防卫?紧急避险?

  这算是什么姿态?五行,十二形?

  是意气。

  顺其形,承其意。

  青年化少年。

  其形刚强,其意不灭。

  一夫当关,万夫——!

  卡嚓——!!

  三道雷光怒蟒从平面的光幕里直冲出来绞在一起化成一条惊龙,半人粗细的雷龙咆哮着曲折前扑,将沿途的一切炙烤殆尽包括空气!

  它绝不是真正的雷霆,而是灵炁的千万变幻形式之一,属于模仿,属于一种象形,只是程度已经非常非常接近本尊,威力,热量,速度,都跟自然界中万米高空之上那雄伟的放电现象相差无几,尤其对于任何生命一视同仁的致命性,更是如出一辙!

  十米,二十米,三十米。

  一秒,零点一秒,零点零一秒。

  如果有着足够的距离,足够宽阔的视野,足够强大的体魄的话,或许会有万分之一的可能避开天降之雷。

  但在这里,现在,做不到的。

  这是超越了人体反射弧极限的速度,是真正的必中攻击!

  轰——!!!

  刘景峰高大威猛的躯体被雷龙吞噬完全不见踪影!几乎是在陆瑾心念下达,符箓的能量倾泻而出的一瞬间,就有着一道雷光击打在这个勇气大于实力的青年身上把他的轮廓全部消灭在刺目的光里,为人赞叹的气势和拳意也一瞬间土崩瓦解,不,根本就是毫无反抗之力地被击溃了!

  ……

  “停顿了大概不到半秒?应该还要更短。”

  一位观力出众的异人在赛后回忆道,一边比出两者相撞的手势:

  “当时大家都被晃的看不见了,只有我拼命瞪着眼睛不愿错过,当时那道雷啊,真的就像撞到了什么东西似的,明显的停顿了一下呢。”

  应该是撞到了皮肉像石头一样坚硬的刘景峰吧,也难怪,毕竟是个接近两米高一百多公斤的巨人,还处于全力前冲的状态,即使是真正的雷霆,也不能轻易忽视呢。

  后来呢?被忽视的旁白君继续采访。

  “后来?后来当然是嗖一下子就飞出场外去了!”那名观众情绪激动地连连比划,“小刘他被那道雷直接打飞到通道里去了!”

  居然有这么大的威力!?还以为把人击倒就算结束,没想到居然会打飞……

  “对啊!当时我紧张到心都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旁边小刘家的师妹一看场下人没了直接哇就哭出来啦!”

  等等!人没了!?

  “啊不对不对,是不见了。”那名观众赶忙纠正了语法错误,随即正色道:“总之,等我们反应过来,这一回合也就是陆老爷的第二招,就这样结束了。”

  唉,还是输了啊,不过也难怪,毕竟是陆老爷,还用上了通天箓。

  “呵呵。”

  你笑什么?看着对方露出的反常笑容,旁白君感到莫名其妙。

  “告诉你一件事吧,作为罗天大醮开场以来,算上蛇仙,第二次,让所有人,包括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佬都变了脸色的事情。”

  什,什么事?

  旁白君心有所感却不敢确认。

  噼啪。

  噼啪。

  残存的雪白电弧还在他的双臂间蹦跶,可已然不成气候。

  青年自通道黑暗中现身挺立不倒,他的一边眼睛充血赤红,身体正面大面积焦黑一片烟雾缭绕,可表情,表情仍然坚不可摧!

  形意拳架,运——擒龙功

  “陆老爷,小子我是不敢有丝毫怠慢,可您未免也有点太小瞧我了吧。”

  观众的胸腔热血澎湃脸色涨红。

  “那场比试,小刘他,赢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