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道峰争仙 > 第四百三十四章 黑龙?
 
一个外界宗门的弟子居然能够与黑龙神教五大护法之一的天狼共夺肉身,司徒默律等人在起初的不可置信之后,才默认了这一事实。

那段日子里,慧柳楼过得十分煎熬,与冯天瑞一样,一举一动都在黑龙神教的监视里。

冯天瑞也没少跟慧柳楼置气,他没想到当初飞仙城的一个小角色居然现在凌驾于自己之上,虽然,只是别人借用了他的身体。

慧柳楼没有理他,自顾自地思索着对策,他已经不是飞仙城那个风流倜傥、嬉笑怒骂的不二公子了。

他在弥勒圣山那漫长的日子里,弥勒圣山没少对他灌输黑龙神教的恐怖之处和黑龙神教众人的特点,他有些轻浮的性子早就被磨平了,变成了一个实实在在的“斗龙高手”。

在某一日的日常肉身争夺中,慧柳楼假意输给了天狼,以天狼的性格假装扮演着。

天狼的性格寡淡少言,慧柳楼平日里也没出什么差错,今日里出动为任务出声倒是第一次,是以,司徒默律几人才这么即意外又谨慎。

“好了,天狼兄弟早就恢复了,只是情绪没有调整好而已。我觉得他说得对,要不是冯天瑞报了假消息,以老大的实力,怎么会算不到?”

凄煌回归黑龙神教后实力和地位都大不如前,心里面一点怨怼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是以,他对于同样大创后“恢复”的天狼,十分好感。

要不是当年人魔大战,自己实力十不存一,怎么会躲躲藏藏之间被关到外界那个宗门。而司徒默律等人急着帮尊主复生,也不及时来救自己,哼!

他自己都不清楚,他对于冯天瑞的泄密,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了。

听了凄煌的话,司徒默律也觉得是自己疑心大作了,装作若无其事地笑了笑。

“也是,以本座的实力,算到一个神元境小子的位置,应该是轻而易举之事。罢了,等我们寻到他的头发或是皮肉,再行卜算。”

“以老大的运道,那还用得着什么卜算,没准我们就马上发现他了,追到他直接捆了他去见尊主。”

凄煌虽然不满,但拍马屁的依然是他。司徒默律的实力实在是太恐怖了,特别是尊主,就算只是半苏醒状态,也只需要一个手指头就可以按死他。

虽然凄煌说得轻松,但司徒默律明白,拥有神元之光那种天命之子,是拥有大气运之人,想要找到他,还不能完全杀死他,十分不易。

更何况,目前一点线索没有,连方向都丢了,怎么找?

司徒默律沉了脸色,喝声道:

“凄煌和天狼回来时的方向分头行动,寓衍与令粲去前方查看,我在原地再好好查探一番。”

四人闻声,立马行动。

天狼却是动作迅捷之余,脚步有些踉跄……

“天狼,你是不是身体又有不妥?”同行的凄煌,焦灼地问道。

“没有,只是没封印太久,吞噬那小子的灵魂后,导致我的魂力也有所损伤。不过,不要紧,老大和尊主的大事为重。”

天狼越这么说,司徒默律越不敢把任务交给他。万一有个什么失误,他死了不要紧,耽误尊主的身体可是大事。

“天狼,你就留在这里休整休整,我与令粲去前方查看,凄煌和寓衍回头寻找。” 司徒默律吩咐着。

詹寓衍有些不服气,他觉得司徒默律是在小瞧他。这五个人当中,如今的天狼与凄煌实力最低,所以才被 派到最不可能的回头路查找,而他现在,居然被顶用了天狼的位置,与司徒默律比不了,与奚令粲还比不了吗?

司徒默律可不管他怎么想,连解释都没有一句。

“就这么定了。”

司徒默律一语落音之际,其余三人各自行动,詹寓衍也不敢瞎嚷嚷什么,跟在凄煌身后离去。

脸色有些苍白的天狼,淡淡扫了一眼众人的背影,神色没有什么变化,紧张的呼吸却是轻了不少。

待众人走远后,天狼微微一笑,整个人吊儿郎当地斜倚在石壁上。明明同样的面孔,甚至是同一个人,这会儿看上去,却给人一种截然不同的感觉。

“小元箫,出来了。”

他这句话一出,元箫满肚子关心与安慰他的话,化为了乌影。

小元箫,是容若水当年对他的称呼,除了在飞仙城关系相近的几个人,还有太乙圣宗的长辈,其他人不会这么叫他。

但元箫现在毕竟算得上是一方大能了,被别人这么叫,脸上还是有些挂不住。

“天狼大人如此懒散,要是福非凡大师看到,定然心生欢喜。”

元箫翻了个白眼,施施然地把洞口大石移开,不疾不徐地行了出来。

他身上的气息已经不复先前得到完整神元之光的躁动,也没有奔逃时的凌乱,整个人气息内敛,好像一柄藏鞘的绝世神器。

慧柳楼谁都不怕,唯独怕的就是福非凡。当初,福非凡发现他身上隐藏的危机和天狼有可能的夺舍重生,在他身上下了不少手段。其中,最令慧柳楼害怕的,就属福非凡给他传授的“正道之光”了。

“柳楼,你要拥有顽强的意志和向善之心。向善之心有很多种,比如扶年长的同门上山下山是为一善;比如广施布粥是为一善;比如惩奸除恶是为一善……善有很多种,但你只需要一种,控制好天狼的恶灵,不管你用哪种手段,实在不行,反将吞噬了他……这就是你的使命。当你完成之际,天地万物同贺,宗内上下同庆,人类正道鼔庆相歌,而你的光芒犹如旭日如升,华光万丈,耀不可及,这就是正道之光。”

可他成功的那一天,他特地跑到了秘境入口处,发现外面啥也没有,只有几只乌鸦从他当空飞过,要不是他闪躲及时,说不定,还要给他沾上几坨大翔。

诸如那类的话语,福非凡还给他讲了不少,每天数次,从不重复,使得慧柳楼化身为天狼,落入黑龙神教之手后,反而有一种庆幸的感觉。

但是,他此时再次听到福非凡三个字,还听到元箫的威胁之语,顿时觉得脑袋轰鸣,头顶像针扎一样,脸色异常难看。

“柳楼,你怎么了?”

元箫不明白慧柳楼的痛苦,以为是灵魂吞噬的后遗症,忙从乾坤戒里拿出了数瓶丹药。

元箫还未来得及介绍,慧柳楼就一把将丹药拿了过去。

“谢了。虽然,我用不着,不过,你这个大炼丹师也不缺丹药,不拿白不拿。”

元箫这才放下心来,与他另寻了僻静之地,细细地询问起了黑龙神教的内部情况。

“柳楼,秘境深处那个存在,难道就是你们的教主,那只黑龙?”

“黑龙?什么龙?别说龙了,连蛟都没瞧见,魔倒是有不少。”

“魔?”

慧柳楼细细道来。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黑龙神教要与龙扯上关系,其他“同门”都知道的样子,他也不敢说,他也不敢问。但,秘境深处那个劳什子尊主,可绝对不是什么龙,而是一只魔。

魔有两角,形状与牛角类似,但却更弯更细长得多,身体与四肢与人类相似,但皮肤周身却布满了鳞片,那些鳞片与水类妖兽的鳞片相仿,呈黑墨色,连脸上的皮肤都堆满了,只有两只眼睛,还有不高的鼻梁露在外面,要不是他开口说话,连嘴巴在哪儿都是瞧不清的。

听到慧柳楼的描述,元箫想到寂灭神功的属性也是一掌劈出,黑烟滚滚,难道,这二者之间有什么联系?

话一出口,慧柳楼回应。

“对,没错,寂灭神功其实就是正宗魔功的魔改版。为什么不是简易版呢?因为寂灭神功除了让人拥有一定的魔气,还有其他的效用。创造寂灭神功的家伙就是这个大魔头,他是整个魔界的领袖人物,数一不数二的大头头……”

说到这里,慧柳楼瞅了元箫一眼。

“小箫,你可知道诸天三千界?”

元箫对此,了解并不深,他只是从宗门海量的书籍中,翻过那么一两本,毕竟,这对于以前的他来说是很遥远的,最近事情太多,又根本忙不过来。

见元箫点头,慧柳楼这才又继续道:

“魔界并不属于道元大陆,说具体点,我们这个修真界其实叫道元仙界,但近些年来,灵气在消耗过程中逐渐稀薄,产生的大能、大仙越来越少,这个最初的名字已经没有多少人能够记得了,也不好意思记住,魔界就在这个时候趁虚而入。千年前,魔界进军我道元仙界,那一战交战双方陨落无数强者,弥勒圣山也是其中的一员。”

原来,慧柳楼的这些都是从弥勒圣山听来的,这些年,弥勒圣山一直专注于对付黑龙神教,倒还真有一些建树。

“那一场大战,双方交战了整整一年,日月崩塌、山河破碎、天地无光、血流成河,但最终,我们取得了胜利。”

慧柳楼顿了一下,才思索着又道:

“其实,这都是弥勒圣山的史记上讲的,但我最近却另有所惑。那一战,我们真的胜利了吗?为什么在那一战之后,道元大陆灵气越发溃散得厉害,为什么还有这么个魔头在我们的地盘上,如果是故意把他封印在这里的,如今魔头即将复苏,魔门重开在即,那位封印魔头的大仙又去了哪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