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休闲的我竟成了老祖 > 163章同等待遇,诡雾迷城
 
  小满被他忽悠,辣度降低到可承受范围内,辣着辣着也习惯了,甚至有点瘾头。

  第一阵辣过之后,小满纠结了片刻,终于舍不得手里的卷饼,又是一大口咬下:“不管了,反正洗髓后就没事了。”

  小萍儿偏开脸,尴尬地笑着:吃饭呢,说甚洗髓的事。

  顾恪就当没听见,朝她示意下手里红油油的卷饼:“你也来点?”

  小萍儿连连摇头,犹豫了下又点头:“不能太辣,只要一点点就好。”

  顾恪将卷饼咬在口中,双手飞快地给灌饼刷上很薄的一层酱汁,再多多加上煎肉和白菜,卷起递给她:“放心,我知道你们的口味,小满她就是叫的厉害,等下肯定还会再来一个。”

  小满一边嘶嘶吸气,一边给他比了个大拇哥:“老顾懂我。”

  小萍儿这倒没有怀疑。

  顾恪的恶作剧大多是一次性的,而且愿者上钩。

  别看小满经常咋咋呼呼,一副上当受骗的模样,其实是乐在其中。

  倒是小萍儿性格如此,能对他明确表达喜好就是上限,真没办法放开来笑闹。

  顾恪对此并不介意。

  换成上一世,小满八成就是那种社交牛比症患者——非社交空布份子。

  他和小萍儿则是那种在家里看小满视频,都会在地板抠出两室一厅的普通人。

  这也是一种天赋,后天很难锻炼得出来。

  三人说说笑笑,打打闹闹,一口气吃了四五张超大鸡蛋灌饼,算是把午饭解决了。

  萨兰珠那边,小萍儿照例“投喂”去一张卷好的灌饼,饿不着她。

  此刻日正当中,散发着无穷的光与热。

  小满吃(辣)得浑身冒汗,肠胃里更像是点燃了一串小火苗似的。

  这并非坏事。

  它恰恰是朝天椒的特效,可以加大血气活跃度,并保持着一两个时辰。

  每日吃一点,血气便能保持活性。

  增加多少寿命不好说,却能让武夫的巅峰期保持更长时间。

  用它来做辣酱,真的是大材小用。

  小萍儿极阴体质的血气更沉凝,燥热感不强,甚至有点舒服。

  不过见小满满脸火烧火燎的模样,就拉着她,两人一起钻进了河里。

  顾恪就免了。

  刚吃完饭,他照例是不会运动的,更不会立刻喝茶——饭后大量饮茶,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简单漱口后,就在树下的摇椅上一瘫。

  树荫斑驳,在微风中带出点点摇曳的光斑,在身上扫过。

  空气中还有午饭的气味,以及花草浓淡不一的清香,河水缕缕的水气。

  几个蜜蜂在花草中采集着花蜜,鸟雀偶尔传来一两声幽鸣,小满在远处河中和小萍儿嬉闹的水声和笑声。

  他的大脑渐渐放空,闭目享受起饭后懒洋洋的时光。

  小满和小萍儿再次返回时,已是半个时辰后。

  这是他饭后固定的休憩时间,小满是算着时间回来的。

  激发血气,甩掉衣物中的大半水分,她蹑手蹑脚地摸到他身旁,把嘴凑向他耳边。

  顾恪可是经常对她使用耳边唤魂大(氵去),她也想试试。

  才凑到差不多的距离,嘴唇刚张开一点,他的两根手指就由下而上,捏住她的唇瓣。

  “唔?”她眼神懊恼:“唔(放)唔(开)唔(我)~”

  顾恪睁开眼,另一只手也伸过来,熟练地一手一边,把她的包子脸扯成大饼脸:“大胆小满,你后豚一抬,我就知你想干甚!想偷袭我,白日做梦!”

  说着把她的脸当成橡皮泥般,猛地一顿挼。

  小满:(¯(∞)¯)?(╯▽╰)!(⊙︿⊙)!!(⊙0⊙)!!!

  她艰难抵抗着,嘴里只能发出一连串含混的声音:“啊喔咦吼吧嘎啦。”

  顾恪意犹未尽地又挼了两下才放开。

  这家伙的包子脸肉嘟嘟的,还有婴儿的那种绵软感,趁手得紧。

  小满耷拉着八字眉,双手捂住自己脸蛋,雪雪呼痛。

  顾恪知她是在装样子。

  他又没真用力,再说武宗的脸用一般钢刀抡上去,皮都不会破一点的——当然是凝聚血气防御的情况下。

  小满对他自是不会用血气防御,就像柏素清用竹条抽屁屁,她也不能用血气防御一样。

  小丫头分得清好赖,顾恪是和她玩闹,柏素清是认真在教育她,都是对自己好。

  某方面她也算遗传到了熊老爹的大智若愚。

  顾恪从仓库中取出一杯冰镇褐梨汁,递到她面前:“渴了吧?先喝点这个。”

  小满却没伸手,只是长大嘴:(╯口~╰)

  顾恪无语,把杯子凑到她嘴边,吨吨吨地灌了进去。

  小满完全没被呛到,一口气将半斤冰镇雪梨汁咽下肚。

  冰冰凉凉,甜甜蜜蜜的味道让她的心情顿时大好,八字眉终于消失。

  顾恪笑着又揪了下包子脸,这次就很轻了,然后看向旁边,再次递出一杯雪梨汁:“考虑好张嘴了么?”

  小萍儿有点不好意思,果真乖乖地张开薄薄的唇瓣。

  小满是包子脸大眼,鼻头略圆,小圆唇瓣微厚,鲜红丰润,带着点孩相,饱满又有活力。

  小萍儿则是细眉细眼,鼻头略尖,薄唇略长,色泽粉红,更像秀气的小家碧玉。

  她嘴张得虽没小满大,却也是吨吨吨地就灌下一杯。

  不是他粗暴,而是她们喝冰镇饮料都是如此。

  始作俑者当然是小满——她嫌弃小口喝不过瘾。

  闹腾了这一出,小满也不再拉他游泳,把竹椅垫脚放下,变成固定的竹榻,占下一块地盘,美滋滋地吃喝起来。

  玩了半个时辰,她肚子已经能继续容纳小零食和饮料了,当然要补充回来。

  小萍儿坐在旁边的无扶手的小竹椅上,手中拿着一本纺织技艺的书,细细翻看。

  偶尔帮小满添些点心饮料,又或给顾恪添一杯茶水。

  睡够了的顾恪坐起,将大半竹椅让位给小满,拿出秦大小姐写的武学基础书,逐字逐句品读。

  关于看书,他与上一世很多人般,对电子书和纸质书的感觉大为不同。

  当需要前后联系时,纸质书大可将两页同时处于视线内。

  而电子书就要反复上下移动,容易干扰思考。

  顾恪虽能在脑中翻看这些书,但有一本实体的书在手,无疑更舒服。

  这边“进补”了一通后,小满满足地打了个哈欠,伸手抓过身前某人空着的右手,放到自己后背上:“老顾揉揉,让我睡一会儿。”

谷</span>  他只是嗯了一声。

  意识还沉浸在武学基础书的一线灵光中,右掌很自然覆盖上温和平静的神念,在光洁润滑的背脊上拂过。

  小满再次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如同春困的猫儿般,眯起双眼,呼吸渐渐沉稳起来。

  好一阵后,灵光一线的推导告一段落,他若有所觉地抬眼:“你也想午睡了?”

  小萍儿瞬间从他的右手收回视线,下意识摇头:“没……”

  顾恪好笑,探手将她拎过来,放到竹榻上。

  因小满热衷与别人挤一块儿,这件摇椅竹榻二合一的家具特意做得很宽大。

  哪怕有小满躺着,剩余空间也轻易容纳下了小萍儿。

  顾恪拽过小萍儿的小竹椅自己坐着,右手落到她背上。

  小萍儿后背下意识绷紧,脸有些发烫,脑子一片胡思乱想。

  既有喜悦,也有被察觉小心思的羞涩,还有……便是手掌上传来的温和平静的感觉。

  动作虽不太一样,心里却有些像小时被阿娘抱着怀中,轻拍后背,哄着午睡,那种被人小心呵护关怀的感觉。

  少倾也沉沉睡去,比小满还快。

  顾恪笑着摇头:上辈子连个正经女朋友都没有,别说孩子,哪曾想这辈子还有哄人入睡的时候。

  但柏素清的入定,对两小的影响远比表面大。

  小满还好,高情商叫赤子之心,低情商就是没心没肺。

  当时差点哭唧唧,但知晓柏素清不是昏迷而是入定,很快就能放下。

  小萍儿看似正常,心思却很重。

  没了柏素清严厉却真心教导,她潜意识里会觉得少了什么,不是顾恪说两句就能解决的。

  若如此轻易就能改变人的性格,便没有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话了。

  所以小萍儿缺失的这部分安全感,得由顾恪来补上,谁让这山谷里他年龄最大呢。

  神念的安抚作用其实没那么神奇,重要的是以此表达出亲近——起码她享受到了小满的同等待遇。

  这对于习惯看着,不敢主动上前的小萍儿是足矣。

  如此想着,他右手突觉一紧。

  低头看去,原来是小满似乎感觉到自家小妹存在,双手就楼了过来。

  两人感情极好,哪怕西卧房有好几张竹榻,晚上睡觉也会凑一个榻上。

  久而久之,小满就抛弃了那木棉玩偶熊,把小萍儿当抱枕了。

  冬季之外,冰冰凉凉的小萍儿抱着可比那玩偶熊舒服。

  可她这样一抱,倒是把他的手结结实实压在两人中间。

  这搂得可真大,啊不,是这抱得真弹。顾恪心中不由得点评到。

  旋即摇头抛开杂念,重新拿起书,看了起来。

  他这手动不动的无所谓,反正起助眠作用的是神念,早就无需靠身体接触来施展。

  之所以动手,是不想在两小注视下凭空使用。

  否则他双手翻书,她们却感觉有两只手在背后轻拂,这跟诡故事也甚差别。

  小满抱住了熟悉的“小妹牌”抱枕,还有神念安抚。

  哪怕小睡中,她的脸上也露出淡淡笑意。

  小萍儿亦是如此。

  一对小姐妹在竹榻上,如一青一白两朵并蒂睡莲相拥而卧,点点光斑洒下,愈发娇俏明艳。

  三月的春日暖阳下,树荫之中,三人一坐二卧,静静共度午后时光。

  ……

  那日与小满一起被撸睡着后,小萍儿的心绪终于安稳下来。

  虽还做不到大姐头那般,没事就朝顾恪身上蹭,但小满午睡时她必会相伴,一起享受神念助眠。

  对于开启了第三轮的武宗,血气旺盛,精神强大,想多睡会儿真是一件极难的事。

  小萍儿彻底明白,小满这大姐为甚喜欢在午后求撸背了。

  那种安心又平静的午后小憩,真的很舒服。

  她精神状态好了,浑身充满干劲,却又不能增加练武时间,最后只能将积极性用到出摊上。

  柏姐姐也说了,要主动一些,不能什么都等顾恪开口。

  在她的主动询问下,顾恪终于开启了三月的定向出摊。

  这次还是选择了天工角色卡。

  这角色的长相气质,是那种随手给人一锤子都理所当然的感觉。

  神农多少要讲点道理,天工大可由着性子来。

  反正主交易物品只看是否有角色卡,与具体使用哪个角色出摊无关。

  神农可以交易技艺,天工也可交易种子。

  只不过为了在外界明确区分开二者,顾恪一般都用神农送种子,天工送技艺。

  6级路边摊面积又大了一倍,整个楼体变得更大。

  而对百姓来说,越大的东西,往往代表着神奇。

  仙山挪移个0级小茅屋过去,远不如挪移数十丈高的路边摊更震撼,所以大也挺好。

  两小的容貌体态也与本体一般,不再是最早的小丫头模样,而是二十出头的村姑。

  她们不像柏素清,对天工出摊时的皮裙袖套接受度还行。

  干活嘛,哪儿有漂漂亮亮的。

  等两小拉开楼门,顾恪出门,跃上楼顶,挂起灯笼和交易册。

  这是身为摊主的责权,只能由他亲手完成。

  灯笼白交易册金的二色光芒混合在一起,半径千丈范围内顿时充满了暖色调的黄光。

  这光很奇特。

  它不受任何物品和建筑的遮拦限制,充斥在每一寸空间中,不会留下任何黑暗的死角。

  路边摊一出现,弥漫在四周的淡淡诡雾如汤沃雪般,烟消云散。

  顾恪落下,小满凑上前来:“天工,这城怎感觉有些怪?”

  小萍儿用血气感受四周,皱眉到:“这里到处都有细微的诡雾四散,似乎一直有诡物存在?”

  顾恪嗯了一声:“这城里的大多数人似乎并不知自己正在被诡雾侵蚀。”

  神念横扫整个城池,他声音顿了顿:“但天灵教的那些家伙肯定清楚。”

  通过神念,径直将多处地点和周围情形传给两小:“去吧,一人东一人西,尽量安静地把他们都抓回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