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开局一条木筏 > 第二十一章 严肃的事
 
  ……

  “小信子,你准备好了没有。”王刀眼神淡漠的看了我一眼,我朝王刀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准备好了。

  “金刚。你们在这里等我吧。”金刚他们此时在一间茶馆里歇息,还有一部分人则在外面看着那些买来的奴隶。

  我跟王刀走出茶馆,我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小腿的裤子上沾着一滴暗红色未干的血迹。

  “穿上这身衣服吧,还有这顶帽子你也戴上吧。”王刀带着我来到一处死胡同,死胡同里面有一堆垃圾,王刀从垃圾堆里面翻出一个大包裹。

  我沉默不语的接过衣服穿上,并戴上那顶带沿的土黄色皮帽子,身上的衣服十分宽松,让人看不出具体的体型。

  一只苍蝇飞快的从我眼前飞过,他扑通着翅膀,来到对于它来说浩瀚无比的垃圾堆,并落在一具风干发臭的老鼠尸体上面。

  我和王舞尽可能的保持沉默,即使这里无人经过;我戴上帽子时,王刀早已大变模样,由一个女人变成另一个女人。

  “接着。”王刀递给我一把用布包裹着的短小事物,我十分温柔的展开包裹,露出一把寒光内敛的匕首。

  ……

  “我们今天买点肉吃吧。”王刀如果一个市井妇人一般,拉扯着我的手来到一处猪肉摊。

  “不要。没钱。猪肉太贵了。我们还是买一点青菜吃吃吧。”我赶紧把王刀从猪肉摊前拉开,猪肉摊的摊主见此轻轻一笑,对此并没有太过在意,嘴里还时不时的吆喝道:“猪肉咧,新鲜的猪肉咧,二十六枚半星一斤唉。”

  这里是兽骨城最大的菜市场,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河里游的都能在这里买到。

  “卖青菜,水灵灵的青菜,一枚半星一把。”卖青菜的小贩是一名面容普通的中年人,他的头发剃的很短,耳朵如同饺子一般缩着。

  我和王刀走到他的面前,引起了他的注意,王刀蹲在地上挑拣着青菜,并在他面前低声的说了这么一句,道:“兽骨城兽骨非兽骨。”

  “是人骨。”卖青菜的中年男人十分小声的说了这么一句,并对着王刀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再慢慢的担起自己的青菜走了,嘴里还说道:“这青菜不卖了,家里有急事。”

  “只耽搁一会儿,你给我等等。”王刀跟着小贩,我跟着王刀,走入一间无人的小院子。

  “你……。”卖青菜的中年小贩还想说些什么,可是,却被我从背后勒住脖子,这小贩也警觉,可惜他的速度没有我快。

  卖青菜的中年男人屁股挺翘的,这是我对中年男人最后的影响。

  我拿着匕首,在中年男人脖子上找了一个位置,对着那里就是一刺,匕首毫无阻隔的捅了进去。

  中年男人一直在挣扎,临死前一直在挣扎;我朝着中年男人的背部轻轻一推,并飞快的拔出匕首,带起一朵鲜艳的血花。

  我看了王刀一眼,王刀手上拿着什么东西,但很快被她揣进了怀里,她眼神淡漠的朝着我点点头;我跟王刀匆匆的离开了这个地方,有行人看到了我们,无论是谁都不以为意。

  ……

  我跟王刀找了一处僻静的地方,脱下身上的衣服,拿下头上戴着的帽子;它们被青色的粗布包住,就那么扔在地上,包裹慢慢的燃烧起来,而我们早已走远。

  ……

  “金刚,我们走吧。”我在奴隶市场买了二十名女奴,还顺便买了三辆牛车用来装载女奴和一些物资。

  这些女奴的年纪在十六岁和二十岁之间,身体健康,没有什么明显的疾病;她们来自东平王国的黄草郡,她们是被她们的父母卖给奴隶贩子的。

  这些女奴此时挤在两辆牛车上面,她们的手脚被草绳死死绑住,如同街边被绑住翅膀和脚的鸡一样;她们有的神色淡漠,有的一脸欣喜;她们的样子跟西平王国的女人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要说区别的话,那就是,没有西平王国的女人那么丰满。

  ……

  路上,吸引了无数野兽的窥伺,毕竟那两车明晃晃的肉很是引人注目。

  三辆牛车在中间,两辆马车一前一后,此行只带了八名长枪兵,人手相对的显得捉襟见肘。

  我没有在马车里待着,而是接替赶马的长枪兵,让看护的人手充裕了那么一点。

  整个队伍的速度被牛车给拖住了,路上碰到了几次来自野兽的袭击,但都被我们给挡了下来。

  ……

  在天黑之前,我们赶到了大树村,并吃上了大明准备好的晚饭;一众女奴交给了王刀,由她去妥善的安排。

  ……

  “麻烦你了,小信子。”木屋里面灯火通明,王舞坐在椅子上,面前放着一张白色的信纸,上面写着一行行黑色的字。

  “不麻烦的,刀姐,你家小姐帮了我那么多。我做这些是应该的。”我的身前放着一杯热茶,茶杯的旁边同样有一张白色的信纸。

  “那我们就各自烧了它们吧。”桌子的正中央有一盏油灯,油灯的火焰很大,照亮了桌子的方方正正之地;我们把信纸就着火烛的火焰点燃,信纸的火越来越大,在快要烧到手的时候,被我扔到地上的铁盆子里。

  “小姐还需要你帮她收留两个人。”王刀的面容在火光的映照下,有了那么一丝朦胧感,让我看的不太真切。

  “可以,他们要待多久。”王舞需要我的帮助,我对此感到十分高兴,因为这样,我和王舞的关系才更加紧密。

  “一个月左右。他们跟小姐的关系非同一般。”王刀言简意赅的告诉了我,我点了点头,表示我心知了然了。

  ……

  明天一大早,太阳微微被云遮住。

  “大人,那些牛头人摸到这里来了。”金刚急匆匆的来到我的面前,我刚刚吃完早餐,正在院子里打磨气力。

  “有多少头牛头人。”我气喘吁吁的放下手中八十来斤的石锁,并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说道。

  “大概有三头,后面应该还有。”金刚黝黑的脸庞上倒是没有看到一丝慌张,看到的只有大战来临之前的冷静。

  “既然找上门来了,就不要想着回去了,金刚,带人把它们给杀了。”牛头人是一种恩怨分明的兽人,我们既然杀了它的同伴,那么它们肯定会有所行动;先下手为强,既然它们找上门来了,也省得我们整日防范。

  我十分利索的披上皮甲,拿着黑龙骨枪跟着金刚来到村外。

  “就是他们,就是他们,他们杀了石头。(兽人语)”出现在眼前的牛头人如同一座座小山一般,它们的头上有一对弯而锐利的角,浑身上下长满了黑毛,充满了原始的野性。

  “我们要报仇。杀了他们,为石头报仇。(兽人语)”牛头人的眼睛在霎那间变红,它们拿着巨大的骨棒,气势汹汹的扑向长枪兵。

  长枪兵把出现的三只牛头人团团围住,远处有长弓手瞄准它们不停的射箭。

  牛头人用巨大的手掌挡住眼睛,可是它们不知道利箭的威力,利箭轻而易举的刺穿它们的手掌。

  一声声惨叫声传来,牛头人身上插满了利箭,如同一只只巨大的刺猬一般。

  嘭。

  一名长枪兵不小心挨了牛头人的骨棒一下,当场吐了一口鲜血,倒在地上动也不能动了。

  我没有上前,而是看着长枪兵与长弓手攻击牛头人。

  长枪兵的长枪很是锋利,能够轻而易举的刺穿牛头人的身体,牛头人每中一枪,便发出一声哀嚎。

  “上城墙。”三头牛头人离死已经不远了,它们之所以还站着,全凭它们吊着的那口气。

  扑通。

  很快,三只牛头人先后倒在地上,而我看到不远处烟尘滚滚,想也不要想,肯定是牛头人的援军来了。

  我带着长枪兵他们赶紧上了城墙。

  凭借两米高的城墙,根本挡不住那些力大无穷的牛头人,远处的滚滚烟尘,如同一只巨兽一般迅速的向大树村驶来。

  “大人。”大明也跟着我上了城墙,他此时有一点不安,显然他知道牛头人的厉害。

  “你先下去吧,这里你帮不到什么忙。让那些老幼妇孺躲在地窖里吧。”大明虽然身强力壮,但是跟长枪兵他们还是比不了的,他留在这里,只会成为一个累赘。

  滚滚烟尘停了下来,显露了那些牛头人的真面容,一只又一只,约莫有四五十只。

  “冲。(兽人语)”牛头人当中块头最大的那只,看到了躺在地上的三只牛头人,变得格外的愤怒。

  它朝着身后说了一句我听不懂的话,便气势汹汹的朝着城墙冲了过来。

  二十名长弓手不断的射箭,可是射着射着就停了下来,他们拉弓的那只手垂直,并微微发抖。

  二十名长弓手的造成的伤害,则是牛头人的五死三伤。

  嘭嘭嘭。

  牛头人十分蛮横的用头撞在城墙上,站在城墙上的我险些站不稳,险些栽倒在牛头人面前。

  “杀。”我手拿黑龙骨枪朝着牛头人就是一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