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蜀山修行记 > 五:一再为情伤,怅然归山中
 
  电子厂机械般的工作依然继续,小菲和我也去外面租了间房,过起了未婚同居的生活。

  我体质不是太好,对于男女之事欲望并不是很强烈。可小菲却精力旺盛,我不明白她娇弱的身体哪里有那么多的能量。她几乎夜夜索取,搞得我疲于应对。本来这事,要是偶一为之,我还是很有激情。可她如此疯狂的索取,男人在这方面是要付出精力的,就是一个大水库也早晚得抽干,我实在是有心无力。难道她把这种快乐当成这枯燥辛劳的打工生活的唯一慰藉?

  这样时间一长,我实在有些难以招架。有时就难以让她满意。可我越想满足她,越是没有战斗力。有时事后,看着她意犹未尽的样子,我心里觉得有些惭愧。心想我不能给她富足的生活,连她要求的这点快乐也不能满足她,真的是对不起他呀!

  我向她致歉,说等我身体休息好点再说。她却善解人意的柔声说,亲爰的,没关系的,是我要得太多。你会不会觉得我太骚太浪了?

  我忙说,不会不会,你这么年轻肯定有正常的生理反应。

  她便妩媚地一笑,钻入我怀中,温柔地爱抚我,直到我又一次重振山河。

  我满以为我们就能这样恩恩爱爱的走入婚姻,然后相伴着渐渐老去。

  可是,我错了。

  我们的亲密关系只维持了三个月。

  后来她就从我的租房搬走了,而且也转去了另一个厂,离我这里还有一个小时车程。她也沒有瞒我,当我开车送走她后,她才告诉我她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山东的男的,在深圳做点小生意有点钱,重要的是长得高大魁梧,能够满足她。

  看了她发给我的徽信,我狠狠一拳砸在车上,骂道,怪不得你说自己太骚太浪,还真的是又骚又浪啊。你还真他妈能装,装得温柔体贴,善解人意,原来一切都是假象。你付不出真心,谁又会真心对你?

  我并没有哭,男人的字典里不应有眼泪。

  看来表哥说得对,你没有钱,没有实力,是驾驭不了好女人的。

  怎么办?我要赚钱,我要变强。

  可转念一想,就我现在这个样子,哪里去赚什么钱?

  想来想去,我决定先在这里做到春节,多少能弄点钱,过年回去再想办法在家里做点事,看能不能弄到点钱。

  至于女人,现在不想了,先混点名堂再说。

  打定主意,我便不再胡思乱想了,每天默默地干自己的工作,不再与身边的那些少妇女孩嘻嘻哈哈了。她们都说,你是不是受刺激了。

  我心里说,我还真受刺激了,就是你们这帮女人刺激了我。

  不觉间就到了年底,我辞了工,结了工资,开车去海南接上父母回了老家。

  照旧,回到家,又有媒人来介绍相亲,我一一回绝了,我知道,相一百个都没用,不过是浪费时间和金钱。你沒钱没实力,是没有好女人愿意嫁给你的,除非那些你看不上眼的女人,可现在,就是这种女人要求仍然很高。

  父母不解,以为我有什么问题。我说了我的想法。父亲把我一顿臭骂,我知道,对他们来说,哪怕我找个傻子女人,只要能让他们抱上孙子就行。

  已经上高中的妹妹也来劝慰我,她现在长成了一米六几的大姑娘了,每天打扮得很漂亮的。我玩笑地对她说,明天我在网上发个帖,就说用我的漂亮妹妹换个老婆,看有没有人干?

  妹妹生气地用小手捶打我的胸口,嘟着嘴说,坏哥哥,坏死了,怪不得找不到老婆。

  我笑着说,这就对了,以后我的事情你们都不要管,我自有主张。我要找就找自己满意的,要么就不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