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神医萌宠 > 第77章 纨绔子弟
 
  步九霄见夜北溟脸色不大好,也跟着望了过去。
  一看之下,他竟是惊得直接站了起来。
  “云沧浪!武圣将军府的云沧浪?他的癔症治好了?”步九霄看清了和云笙相对而坐,那名清瘦的男人,就是云沧浪。
  和夜北溟、程白不同,程白祖上是文官入仕,夜北溟早年目盲,两人都没见过大周国内,曾经显赫一时的云家二少爷云沧浪。
  武圣将军府早年一门多杰,云沧海是大周最年轻的天空魔法师,而身为其弟的云沧浪也是大周最年轻的将领。
  武圣将军老迈,威远侯镇守玉京,云沧浪就是在那时崛起的。
  他十二岁出征,二十五岁时,一身战技所向披靡。
  当时步九霄不过是一名五六岁大的孩童,但在他孩时的记忆中,云沧浪三个字,就是英雄代名词。
  云沧浪身残,离开大周军营之事,还曾让小小年纪的步九霄难过了好一阵子。
  本以为,这辈子,他都没机会在看到自己幼时的偶像再出现,可几百米外,谈笑生风的,确实就是云沧浪。
  “什么?你说那中年男子是云沧浪?那不就是师傅的八拜之交,难怪师傅这阵子心情很好,原来是将小神医介绍给了云沧浪,”程白听说是云沧浪,也眼巴巴着看了过去。
  云沧浪离开世人的眼线太久了,久到大部分玉京的老百姓都已经不认得曾经叱咤沙场的大周将军了。
  原来只是看病而已,夜北溟不觉松了一口气。
  云笙和云沧浪所在的酒楼,是玉京城里有名的酒楼,里面三教九流,各式人物都有,还有些在此卖唱的艺人歌女在此卖艺讨口饭吃。
  两人吃到了一半时,一名十三四岁的清秀卖唱女涩生生地走了过来。
  她手上抱着一把琵琶,轻声细语地问道:“两位客人,黄雀唱首小曲儿给两位助助兴,若是唱得合意了,给黄雀几个铜币赏钱可好?”
  这名卖唱女不看着很是青涩,嗓音里还带着些瑟缩,她衣裳很是普通,但言谈举止间,却不像是一般的风尘女子。
  这类女子,多半是因为家道中落,为了家中生计,才不得不外出卖艺。
  酒楼这种地方,什么人都有,这样一个看着和小绵羊似的卖唱女,在这里的日子必定是不好过的。
  云沧浪点了点头,摸出了五枚银币给了黄雀。
  黄雀一看,忙是跪地谢礼,被云笙拉了起来。
  她轻拨琴弦,一阵叮咚如泉水的琵琶音在酒楼里悠悠弹起。
  卖唱女黄雀的琵琶技艺并不是很好,但她的歌喉很好,清甜嘹亮,却是一把天生的好嗓子。
  云笙前世也没听过这般现场卖艺的,今日一听,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云沧浪面上,也露出了一副欣赏的神情来。
  歌声到了高潮处,几枚金币从天而降,砸在了黄雀的脚旁。
  黄雀受了惊,歌声曳然而止,手中的琵琶也吓得砸在了地上。
  一阵粗嘎的嗓音随即传来:“小娘子嗓音不错,听得少爷几个心肝儿一颤一颤的,过来这边唱个小曲儿,少爷们多的是金币。”
  说罢,就听得一阵放肆的口哨声。
  云笙抬头一看,酒楼雅座方向一处窗口大开着,声音就是从雅座里传出来的。
  那厢调笑声才落,几名凶神恶煞的护卫就从楼上走了下来,拉起了惨无人色的黄雀就往楼上雅座拉去。
  黄雀的哭喊声引得酒楼上下都看了过来,却没有一人出手帮忙,酒客们都是一脸的麻木,仿佛对这样的场景早见怪不怪了。
  一介孤女,进了那群纨绔的口,必定是凶多吉少。
  敢在酒楼这般的公众场合当街行凶,那必定是家里势力雄厚,黄雀不过是一个无所依靠的卖唱女,为了她得罪了玉京的那群纨绔,委实不值得。
  就连酒楼老板,也只是摇头叹息着,却不上前帮忙。
  “太过分了!”云笙拔出了魔法权杖,就要动手。
  可她就要出手时,却忽地留意到,一旁的云沧浪有些不对劲,云沧浪的左手,因为愤怒微微颤抖了起来。
  他的手能动了?!
  云笙见状,放下了手中的魔法权杖。
  “你们谁也不要碰我,我……我是云家军仁勇校尉黄千勇之女,”黄雀被拖了一路,眼看就要被拉入雅座,她苍白的脸上涌起了一股怒红。
  原本吓得瑟瑟发抖的肩膀陡然绷直了,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推开了护卫的,跌撞着就要往楼下跑去。
  她本是将门之女,日子过的也是无忧无虑,如果不是因为爹爹的病,也绝不会到这种地方抛头露面。
  云家军!云沧浪的左手颤抖地更厉害了。
  军门子女,那就是军眷,大周律例,对现役军人的妻女子嗣有一定的保护权,若是有人伤害军眷,罪加一等。
  听黄雀如此一说,那几名护卫也有些顾忌了。
  “愣着干什么,抓上来,云家军的军眷又怎么会在酒楼里卖唱,”雅座里,几名纨绔非但没有被吓住,反倒是更加变本加厉了起来。
  换成了十年前,云家军在大周国内也算是赫赫有名的雄师,可眼下就不同了,云家军早已没落。
  那几名护卫听了,更是肆无忌惮,他们如同老鹰扑小鸡般,拽住了黄雀的头发,就往楼上拖去。
  黄雀脸上,划下了一片清泪,她心中已经萌生出了死意,她自知今日清白受辱,还不如一死了之。
  她咬了咬牙,就想咬舌自尽之时。
  “放开她!”云沧浪动怒了,他陡然起身。
  云沧浪虽是身残,可早年在沙场磨砺的那一身杀气,就如一柄出鞘的利剑。
  一声怒吼之下,整个酒楼就如遭了雷击般,上下为之一震。
  那几名拖拉着黄雀的护卫们只觉得全身斗气一窒,就好像被人当胸击而来一拳,猛然撤开了手,雅座之内,那一阵调笑声也瞬间安静了下来。
  “哪来的不长眼的,竟敢妨碍本少爷的好事,”只听得雅座里一阵怒气,一群身着华衣的少年武者走了下来。
  云笙一看,喉咙里一阵发痒,忍不住想咳嗽,这一次还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自家人了。
  华衣武者中,有一人看着甚是眼熟,不正就是云沧浪的“好”侄儿唐玉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