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胡同养儿记 > 第207章 第 207 章
 
第二天早上起来, 两个孩子果然睡到乱七八糟。

秦星辰一贯睡觉不好好睡,满床蹦跶着打滚,昨晚上就担心把小当当给压了, 两姐弟结果睡得抱到了一起。

小当当的脚脚以一个很妖娆的姿势撩到了秦星辰的肚皮上,秦星辰的脑袋磕在当当肚皮上, 两姐弟翻着肚皮睡得呼呼的。

像两只小猪。

客房里面温度适宜,附近有温泉湿度也比市区好, 这一夜睡得死沉,范晓娟醒来都已经七点了。

难得的休闲时间秦江却没睡好, 一晚上惦记着打地铺的这两个小家伙,起来看了好几次。

他有些强迫症, 非要给孩子摆好, 结果没过一会儿两孩子又会睡得乱七八糟。

到下半夜他也放弃治疗,闭上眼睛一觉睡到了六点半,起来一看, 这两个小家伙又跟水草一样缠在了一起。

“你就醒来了?”

“刚醒,这酒店的床就是舒服啊,比咱们家的硬板床舒服多了,这酒店气候也好也舒服,还是有钱好啊, 什么都有人替你干了。”下楼就能吃饭, 卫生有人打扫, 跟平常出差住的招待所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因为没有任务在身就很放松。

秦江一般起的比她还早呢!

范晓娟被他吓了一大跳,还有黑眼圈呢,压低了嗓门问:“你怎么回事?”

秦江说:“半夜醒来看了好几次。”

“这酒店里面有暖气,又凉不到他们, 也不会滚下床,你管他们做什么,我看你这人就是个操心命。”

谁说不是呢。

但是看着娘儿几个睡的好,不忍心吵醒他们。

范晓娟知道这个酒店的风景不错,她打算穿好衣服出去走走,所以要留着秦江在这里看着孩子,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说:“我出去转一下,八点钟一起下去吃早点,这个酒店的自助餐不错,有很多品种,不过去太晚很多东西都吃不上了,咱们八点之前就要去,你七点四十叫醒他们。”

秦星辰一直念叨着的自助餐,这个酒店就有,昨天一听说就已经在憧憬了,临睡之前还在跟爸爸讲,明天要早点去,一定要吃到最齐全的东西。

她以为跟五块钱自助餐一样,去晚了就没了。

她要吃面包,还要吃奶油小蛋糕!

并叮嘱妈妈一定要早一点把她喊起来。

秦江也好久没享受过这么安逸的时光,他点头“嗯”了一声,缩回软绵绵的被窝里。

范晓娟起身洗漱,穿好了大衣,下了楼从酒店的连廊走了出去,这个酒店就建在温泉边上,连着好几处都是温泉,早上起来又起了大雾,看上去就跟人间仙境一样。

这酒店有点大,附近的风景也很好,一楼大堂旁边有个房间,是可以给小孩子玩的游乐场,大清早的自然没什么人玩,进去看了一眼,里面虽然小了点,但设施设备齐全新颖,也没有什么味道。

范晓娟一边走一边寻思,是不是该把孩子们叫起来玩。

就在往回走的路上,听见有人在讲电话,带着压抑的声音。

“我能怎么办,他们把我爸爸接过来了,要是真认了他自己亲生的,还有我跟我妈妈什么事?”

“是是是,是这样我也知道不能逼他,可是你知道那家人多有钱吗,他是不是傻,人家给他股份都不要,那是多少钱你知道吗?”

对方似乎跟她争论了几句。

“我凭什么理解他,我妈跟着他这么多年受过多少流言蜚语,现在好了找到自己亲生的,就胳膊肘往外拐,我叫了他十几年爸爸,竟然比不过二十几年没见到的亲生的,就凭他们是他自己生的,就要夺走我的一切,孔伟我问你是怎么想的,你能咽下这口气,我可咽不下去,我可不像你们孔家全家,都是活生生的菩萨。”

女人言辞犀利,而对方的声音听不太清楚,似乎也是在一直劝她,谁料到女人越说越激动,里面开始了激烈的争吵起来。

范晓娟认出来了,说话的女人不是孔妙妙的妈妈唐芳琴是谁。

跟她争论的是个男人,则是唐芳琴的丈夫孔伟。

范晓娟对孔伟印象不错,记忆中是个学者家庭出身,跟唐芳琴母女根本不是一路人,两人带着孩子也经常能够吵起来,好几次她去送孩子,都见到这两口子吵架。

唐芳琴一回头,刚好看见范晓娟看着她两。

孔伟说了什么范晓娟没听清楚,但唐芳琴说的话,她确实是清清楚楚听到了耳朵里什么亲生的。

唐芳琴出来看见了范晓娟,并不清楚她在外面听到了什么,听到了多少,劈头盖脸的就是怒斥:“好嘛,你可真行,躲在这里偷偷听人讲话,谁告诉你爸爸来这里了的,你是不是看他们唐家人找了过来,就想起来把爸爸认回来,我告诉你,你想得美。”

孔伟的工作经常要出差,昨天才从外地回来,就被她拉到这家酒店来,今天早上起来还头昏脑涨的。

孔伟认识范晓娟,以前在幼儿园见过她几次。

见唐芳琴对着范晓娟发脾气,连话都没听清楚,一脸歉意就跑过来:“对不住对不住,她这几天心情不好,就是这个脾气,我替她向你道歉。”

孔伟一家子都是文化人,说话也是斯斯文文的,顺手扶了一下金丝框眼镜,范晓娟才注意到他眼镜上有一处是胶带粘起来的。

范晓娟一脸疑惑看向唐芳琴。

她可不像是随随便便就找了个人发神经呢。

范晓娟突然发现唐芳琴好像对她特别有敌意,明明她也没做什么,但是依旧能感觉到对方浓浓的优越感下面藏着的敌意。

秦星辰幼儿园里小班中班的时候需要家长来接孩子,当时唐芳琴是家委,放学会跑到幼儿园帮老师的忙,范晓娟就发现自己不管站在队列里面第几个,她总是最晚接到孩子的那一个。

秦星辰被带出来的时候一脸丧气的问妈妈怎么这么晚来接她。

从那次以后范晓娟才知道并不是女儿出来的晚,而是有人不想让她接到女儿。

第二天她直接问过小陈老师,才知道是唐芳琴估计让秦星辰最后一个出来的,从那个时候范晓娟就意识到了这个女人正在针对她。

她跟唐芳琴,明明也是唐芳琴条件优越,说起嫉妒应该她范晓娟嫉妒对方才对。

至于男人

范晓娟看了孔伟一眼。

两人说上的话绝对不超过三句。

范晓娟像个名侦探一样看向唐芳琴,脑海中整理出来了思绪:“你认识我,你知道我是谁?”她不相信莫名其妙的敌意。

唐芳琴惊讶的看了她一眼,企图甩开了她的手:“神经病。”

范晓娟继续问:“你爸爸,你爸爸跟我有什么关系?”

唐芳琴就更怒不可遏了:“跟你没半毛钱关系。”

范晓娟继续追问:“我记得你爸爸是个学校的教授吧?”就因为唐芳琴的父亲身份显赫,所以她在学校才有特权:“他知道你在学校里面这样去针对一个才五六岁大的小孩子吗?”

“要你管?”一向巧舌如簧的唐芳琴被逼的连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我不管?你不想想你自己干了什么,你一直都看我不顺眼对吧!”范晓娟简直是愤怒:“无端端的被人针对了这么久,我总要知道是为什么?”

以及以前范晓娟联系到小学的入学考试,那张消失了的试卷,如果不是碰上了小孟妈妈杭校长,秦星辰现在在哪里读一年级也说不一定,联想到关系网很硬的唐女士,范晓娟现在知道为什么了。

猜测,一旦蔓延开来就犹如野草一样疯狂生长。

她一把就拉住唐芳琴:“是你,是你让学校的人拿走我女儿的试卷对不对,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她差点因为你没读上小学,我女儿到底哪里妨碍到你了,你要这样害她,你知不知道她差点因为你,没有小学可以上!”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恶心,谁家孩子上学不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如果有人这样对待你家孩子,你会怎样,我想以你的爱子之心,杀了那人都是有可能吧,你别走!”

满腔怒气,不仅仅因为这辈子被针对。

还有上辈子,被告状,被学校抹去小学入学名额的愤怒。

要不是因为气女儿连小学都没地方上,她又怎么会出国,背井离乡三十年?

这个女人就是始作俑者。

范晓娟一直都想不通这一点,这到底跟唐芳琴的爸爸有什么关系?

或者说,她爸爸跟范晓娟又有什么关系?

唐芳琴刚开始是有些难堪,很快脸色铁青,眼珠子转来转去,想要立刻离开这个鬼地方。

这个时候接近八点,过来一楼西餐厅吃早餐的人也多了起来。

来来往往的人都盯着几个人看。

孔伟面皮薄,也确实不知道妻子做了什么,恼羞成怒也只会低吼:“她刚刚说的是真的吗?

孔伟的爸妈是教育工作者,平常也瞧不上唐芳琴仗着父亲庇荫的傲慢模样,婆媳关系非常不好,可唐芳琴看不透事情本质,就以为孔母鄙视的是她的出生,无非就是嫌弃她不是唐教授的亲生女儿而已,当她知道谁才是唐教授的亲生女儿,那种愤怒感转移,无端端的憎恨上了范晓娟。

对方落魄,她就高兴。

她觉得自己除了血缘,没有一处不如对方的,可是相处了十几年的爸爸,却心心念念要找到自己亲生的女儿,她到底哪里不如范晓娟!

事实上,孔母不止一次在孔伟面前说起儿媳人品不正,孔伟听完就当时婆媳之间的互相吐槽,唐芳琴也会说孔母这人傲慢、清高呢!

而今天,竟然听到孩子同学的妈妈亲口质问她。

——唐芳琴竟然利用自己的关系网,藏掉了孩子的考试试卷。

入学考试对于孩子来说有多重要!

几十年后,大把人愿意掏出几百万甚至上千万来,给孩子买个房子,就是为了好一点的学位,现在的家长也不遑多让。

那么多的孩子被送到秦江的乒乓球学校来学习,无非就是因为孩子学个一技之长,好去考小学的入学资格嘛。

孔伟为了孩子读书也没少费劲,从大班开始,孔伟的母亲就开始给孔妙妙做补习,拼音、算术、速算、简算、识字这些。

连孔家都这么费劲,别的家庭想要进一个好学校就更难。

妻子竟然利用岳父的关系,阻拦人家小孩上学!

如果岳父知道妻子这样做,他会作何感想?

孔伟的脸憋到通红,第一次为这种事情感到震怒,不过还是想要从唐芳琴嘴里得到答案,他嗓子哑到了极致:“你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有没有做过?”

他不要听别人讲,要听唐芳琴自己说。

可是就算是唐芳琴故作镇定,她的眼神还是出卖了她。

唐芳琴轻咳一声:“星辰妈妈,你不要血口喷人,我怎么有这么大的能耐?”

范晓娟不让她走,今天非要把这件事情说明白不可了,她拉住唐芳琴:“孔妙妙妈妈,今天你跟我讲清楚,我们家星星在幼儿园读书的时候,你有没有故意让她在幼儿园等我,有没有故意去孤立她,好几次我都在外面等了半个多小时,你却把她晾在学校里面,你有没有这么做过?”

“我没有!”她可以跟范晓娟纠缠,但是不是现在这个时候。

“你有!”范晓娟大声质问:“如果只有一次就算了,但是已经出现过了好多次,每次都是你作为家委会成员,在学校值班的时候,刚开始我以为是星星被老师留堂没有在意,可我问过星星才知道,她一直都在等候区等着我。”

秦星辰牙牙学语就早,也特别会告状。

小孩儿嘛,嘴里叭叭没遮没拦,好几次她跟彭彩兰的矛盾就起源于秦星辰告状,什么婶婶给韩鹏飞偷偷吃鸡腿儿了,婶婶藏着家里的糖啦,也真是因为这小嘴传递消息又写实又迅速,这小孩儿在学校就很少能被同学欺负到。

人越来越多,唐芳琴猛的推了范晓娟一把,她不想跟这个女人纠缠下去了。

范晓娟没站稳,往后面倒退了一步,被人扶了一把,从人群中穿了过去。

“小心。”女人的声音很温柔。

“谢谢,你是昨天那位?”范晓娟往回看,觉得面善。

再一想,是昨天泡温泉遇到的那个女人。

今天她穿着黑色的立领衬衣,外面套着一件休闲的西装外套,下半身是一条羊毛西装裤,头发偏分挽在脑后,很中性的打扮,但是却很时尚又好看。

她看上去年纪不大,身上却是有一种寻常人没有的威严。

用一句世俗的话来讲,长了一张高级脸。

“小心一点,酒店的地有些滑,等会儿我找服务员拖一下。”赵曼浅浅一笑。

“谢谢你。”范晓娟脸一红,忙道谢。

赵曼的眼睛却盯着唐芳琴离去的方向,眼睛又对上了范晓娟的眸子,“你们刚才在争论小孩子的事情吗?”

范晓娟见她身后还是昨天那个漂亮的小女孩。

齐刘海儿,编者小辫儿,眼睛大大的水汪汪的,长得特别漂亮。

范晓娟脸一红:“让你看笑话了。”

她只顾着发火,没见到有这么多人看着,真是出了大洋相了,要是现在地上有条缝,她就该把自己埋起来。

赵曼依然盯着唐芳琴离去的方向,眼神幽幽的:“没有关系,又不是你做错了事情,有什么好值得抱歉的,就算是抱歉,也应该是做错了事情的那个抱歉。”

唐芳琴哼。

要是没有舅舅,她跟那女人现在是个什么样?

舅舅要是知道唐芳琴背后做的那些事,还能不能继续让她喊爸爸都不一定。

想到刚才唐芳琴说的那些话,赵曼看待范晓娟的眼神就柔和了一些:“你是不是要吃早餐,刚好我也是去西餐厅,咱们刚好一起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范家两兄妹因为小时候搬去母家,就随母姓了。

为了保护孩子跟妻子,唐教授跟范母是假离婚了的。

唐回来也没有马上再婚,而是找了几年以后,实在是找不到了,组织上做了媒,算是个老伴吧,那个年代找人确实很难,领导人都有孩子在外面,一辈子没找回来反正那会儿的人都挺不容易的。

赵曼的妈妈唐颖,跟范晓娟的爸爸唐教授,是兄妹啊,纺织大王唐老先生的孩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