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信仰战场 > 第五章 周煜的约战
 
  “老周,找我啥事儿?”孙竞晗一脸若无其事的表情走进媒体室,媒体室正中央几十寸的大屏幕前的沙发上正懒洋洋地躺着一个微胖的身影。

  “不是我说老孙,这么久不见,你水平退步打不过人家也就算了,这怎么输了还不认呢?这比赛素质也忒低了吧。”那身影缓缓转向孙竞晗,俊俏的脸上露出了略带嘲讽的微笑,正是Ks.Y战队队长周煜。

  “嘿,你这家伙这么久没见面上来就调侃我。我让你调侃我!”孙竞晗随手抓起沙发上的一个靠枕就向周煜砸去。

  ……

  “好了好了,不闹了,这次来我还真有件重要的事找你商量一下。”二人闹了一阵,周煜郑重地看着孙竞晗说道。

  “哦?说来听听。”

  “你看这个。”周煜把手机递给孙竞晗。

  “哟,华为mate X,老周看来二队生活很滋润啊,怎么样好用不,我早想把我这烂苹果换掉了,不好用还一堆霸王条款,还是支持国产好。”

  “还行吧,打进了几个线下赛奖金还不错,好不好用你买个不就得了,这点钱老孙花出去眼睛都不带眨的……等等,谁让你关注这个了,看内容啊魂淡!”

  “老周你变了,聊个天都不愿意和我聊了……Possible?这个名字好熟啊。”

  “就是前几天打架的那个Corky战队的中单。”

  “噢噢噢,对对对,我记得你当时还留言让人家去你那呢!这是瞌睡碰上枕头了?要我说你们队现在实力也可以了,这个新人水平怎么样啊你就要换人,而且人家不是和你一样打的中单位置吗,来了你准备让人打什么位置?”

  “这就是找你的原因了,这新人说他来不了中海,只能线上一起集训,然后还要求继续打中单。”

  “我丢~这新人不是脑子被打坏了吧,这么荒唐的条件他也敢提,是我我直接回他你以为你是谁啊……不对不对,我得保持自己的高冷形象,一个字都不回他……也不行,毕竟邀请也发出去了,不回是不是不太好……哎呀,你是来问我怎么打发他嘛,这个事我也很头痛啊!”

  “……”周煜一脑门黑线,看着孙竞晗缓缓说道:“主要是我们队的劣单家里有点事,说是一时回不来了,你也知道现在转会窗口也关闭了,只好找些二线队的新人来了。”

  孙竞晗撑大了眼睛:“队员有事你有大把的备选啊!人家都这种要求了你不会真的想让他去Ks.Y吧,不是这个新人有这么厉害吗?”

  “你来看。”周煜取出了一个U盘,插到了显示器上。

  “说实话我本来也想直接搁着不理他的,后来闲下来的时候心血来潮找了几场Corky的比赛来看,我突然觉得没准捡了个大便宜。”

  “哦?真这么厉害?”孙竞晗有些好奇了。

  Corky的比赛录像出现在大屏幕上,周煜切换了一下陆遥的玩家视角。

  玩家视角是FoF的一项专业视角模式,在观看录像时选择特定操作者,观看者可以共享和当时操作者一模一样的视角,可以说除了自己不在操作以外,完全就是身临其境操作者的比赛体验,这种模式也是职业战队们分析一个选手的常用方法。

  刚切换玩家视角孙竞晗就有些受不了了。

  “这个新人打的是中单吗,这么紧张关键的中单对线他切屏这么频繁?”切屏就是切换视角,玩家在操作自己的英雄的时候是看不见离自己很远的队友的,想了解队友的情况需要调整视角。正常情况下,切屏发生在无压力占线以及队友与对手发生交战等场合,职业选手虽然比一般玩家有更好的操作和支援意识,但实际对线阶段切屏也不是很多,毕竟来自对方职业选手的压力也不是开玩笑的。

  “我真的有点受不了了,这屏切成什么了,五分钟他切了三十几次屏,明明队友什么情况都没发生啊,这么切屏是为了什么。”

  “不,你认真看他的鼠标位置。”周煜说道。

  孙竞晗并非不懂行的选手,实在陆遥的切屏太令他难受了,才会忽略了鼠标位置这个最能暴露选手意图的重要指示物。听了周煜的话他才冷静下来分析起来。

  “这家伙每次切屏都在看对手和队友的装备。”

  “没错,你再重新感受一下他的切屏时机。”周煜继续说道。

  “这么说起来,似乎每次切过去都是有可能发生装备更新的时间点。”

  “没错。”

  “有这个意识是挺不错的,可是这种事情完全没有必要啊。”孙竞晗又爆发了。

  “那是对我们来说没有必要,别忘了Corky战队不过是支二线队,他们还刚打过一架。”

  孙竞晗沉默了。

  他从出道开始就在Ks这支一线战队,早就熟悉了默契的配合氛围,在他看来,队友把自己的装备更新以及观察到的对方选手的装备更新及时报告出来实在是习以为常的事情。

  “我推测他们战队的沟通不是很多,所以这个Possible需要自己观察队友和对手的装备更新,以判断自己是否有被对方更新过装备的英雄游走的危险以及自己队友的装备能否配合自己完成一次成功的支援反击。”

  “有点意思了。”孙竞晗在周煜身边坐下,认真地看向大屏幕。

  才看5分钟,他们就发现了这个Possible较强的防Gank意识和团队精神,而这,是打路人出身的新人选手最缺乏的素质。

  “整体来看,对线的实力还是接近一线水平的。不过他的切屏还是影响了对线。”十分钟对线期过后,孙竞晗总结道。

  “有七个补刀是不该漏掉的。”周煜附和道。

  “不,是十二个,八个正补,四个反补。”孙竞晗纠正他。

  周煜笑了笑,他从来不怀疑孙竞晗对线的能力,从世界范围来说,能用均势英雄和孙竞晗对线打得五五开的选手实在不多。

  就连他也不在此列。

  孙竞晗说是十二个,那就是十二个。

  “八个正补,那就是300的经济。一个人头的价值。”孙竞晗和周煜对视了一眼,突然有些好奇地问道:“老周你说他是不是计算好的,这切屏牺牲的补刀,只要躲过了一次Gank或者完成了一次支援就是值得的。”

  “我不知道。”周煜摇了摇头。

  “如果是的话,我有点喜欢这个选手了。”

  这世界上最难的事情就是合理评估自己行为造成的后果,盖因为“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吧。

  “继续看。”

  对线期过后,是渐趋激烈的游走、团战阶段,比赛一方的优势一般在这个阶段逐渐建立,在这个阶段,最考验战队队员间的配合和对战术的理解。

  “这个战队的视野做得真心差,既然决定要在那个区域打团不在附近放个眼保证视野吗?还有,在这种位置放眼不是几分钟就被反了吗?”孙竞晗皱了皱眉。

  “行了行了,让你看选手,就别揪着二线队找茬了。”周煜无奈道。

  “好好好,听你的听你的。不过话说这家伙总算不那样切屏了,之前切得我头都晕了。其实我们现在看不出什么来,这个阶段主要还是看团队指挥指挥得怎么样。”孙竞晗说道。

  “马上打团了。”周煜只淡淡说了一句。

  如他所说,大屏幕上对战的双方很快接触了,团战开始了。Ephemeral操作的英雄没有冲在最前,旁观视角来看,他巧妙地将自己藏在了队友的保护圈之中。

  “团战走位还行。”

  画面上的鼠标在交战区域往复拖动。

  “他在找什么?”孙竞晗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

  “控制。”

  对方的控制英雄从阴影中现身,交出了控制技能,Ephemeral操作英雄迅速向前。

  画面上的鼠标仍然在交战区域往复拖动。

  “他还在找什么?”

  “辅助。”

  两人又看了会儿,孙竞晗收回视线,双手交叉放于脑后,往后一靠,望着天花板说道:“常规的躲控制击杀脆皮辅助的打团意识是有的,但是似乎对英雄的技能还不够熟悉,对面的控制交技能其实漏洞不少,中间有1秒的时间是真空期,完全可以切入的。”

  “嗯。再看下一波团战。”

  “还有看的必要吗?”

  “有。”

  “行。”

  周煜快进到第二次团战。

  “没看出什么新鲜的,倒是现在二线队的水平已经差成这样了吗?团战打成这样实在有失职业的水准啊。”

  周煜快进到第三次团战。

  “这是Lock战术?”孙竞晗直起了身。

  Lock就是锁定对方特定英雄,完全不管其他英雄。不管是为了躲避特定英雄的技能还是集中输出以击杀特定英雄,是一种锚定的战术,锚定的对象越多,对走位、意识的要求就越高。

  Lock战术一两波团战是看不出来的,因为正常职业选手打团都会有针对特定英雄的意识,但能做到每一次团战都不失误、全场锁定的“Lock”则很不容易,需要冷静的判断力和超强的注意力。

  “他锁定了对面的一个控制英雄和一个爆发型辅助。”似乎为了验证自己的观点,周煜迅速快进到后面的三波团战,果然每一次团战,Possible都在控制交过技能后切入,第一时间找到要击杀的对方辅助选手。

  “对面还真是菜,都被针对得这么明显了还不改变策略吗?”孙竞晗忍不住说道。

  “最后一波团了。”

  这一次明显可以看出对方的控制打团时一直猥琐在阴影里,打定主意要把控制给到Possible的英雄,孙竞晗感觉自己的脸被打得生疼。

  出乎孙竞晗意料的是,Possible的英雄居然直接冲了出去,毫无意外,对方的控制给上,英雄全力集火,Possible瞬间被击杀。

  “这是送吗?”孙竞晗真有点搞不懂了,“不对,他有买活!”

  买活,是FoF极其特殊的机制,英雄在死亡之后可以耗费一定金钱再次复活,而不用等待死亡惩罚时间,一次巧妙的买活往往能够带来惊人的逆转。

  敌方为了击杀Possible交光了几乎所有技能,因此当Possible买活和队友一起反打之后,敌方毫无抵抗之力。Corky趁对方团灭的时机迅速推掉了对方的基地。

  “漂亮。”孙竞晗配合地“啪啪”鼓了两下掌,至于他的赞美和掌声是否发自真心就很难说了。

  “很明显看得出来,对方被这个Possible的Lock战术给弄得有点烦躁了,因此有了击杀他的机会根本没想着留技能,更别提想到他还有买活能够反打了。”周煜为这场比赛总结道,二线战队的比赛实在乏善可陈,这些是他对这盘比赛的所有总结。

  “我喜欢这个选手。我觉得你还可以注意一下他的出装选择,看起来还挺有意思的。老周,可以带上他试训一下……”孙竞晗站起身来,正要离去,突然似乎想起了什么。“不过人家要打中单,你真的要给一个新人让位置?”

  “让就让呗,我正好想转型3号位。”周煜耸了耸肩,无所谓道。

  “老周,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孙竞晗凝视着他的眼睛,说道。

  “难道不是你的想法太多了吗?我看你最近的训练赛,操作的都是既可以打中单又可以打3号位的英雄。老孙,中单才是你最能发挥你才能的位置,我不想队长退役后因为我的加入让你打得不习惯,明白吗?”周煜也站起了身,拍了拍孙竞晗的肩膀,“走了。”

  “不过想让我周煜让位置,不展露点实力可是不行的……”

  孙竞晗怔怔地看着周煜的身影消失在了媒体室,半晌才轻啐了一口:“装什么大尾巴狼,就是觉得中单打得没我好呗,看把你嘚瑟的。不过确实最近打得挺不舒服的,果然人还是不能勉强自己啊!”孙竞晗往后一倒,又躺回了沙发上。

  “就像不想开赛后分析会的时候就应该好好躺着,舒舒服服地刷刷微博灌灌水,hmmm,这才是人生啊!”孙竞晗伸了个懒腰,掏出了自己的烂苹果,美滋滋地刷了起来。

  周煜更新了一条微博。

  “约战:Corky战队的Possible,我想与你进行一场中单Solo,时间是两周之后。也欢迎广大吃瓜群众围观。周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