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信仰战场 > 第四十七章 你的益达和我的爱
 
  大C觉得他今天晚上来解说太值了。

  前有压力怪骂退九人,后有粉丝偶像激情对话,还有比这更刺激的戏码吗?看看自己直播间的人数,已经从开播时的3万暴涨到30万了,大C立刻做了决定,跟赛事主办方申请一下,自己以后的解说就盯死D•K了。

  又扫了一眼直播间,大C从中挑了两条最能代表他心声的弹幕。

  “毕竟是艺术团长啊,这组了个新队回来比赛还是这么好看。”

  “我感觉碰到了艺术团长,什么人都变成了演员啊,这剧本写的,比现在那些垃圾电视剧好看多了。”

  给这两位选召之人送出了粉丝福利,大C笑着说道:“那今天的比赛解说就到这了,明天我们继续锁定D•K的比赛,我相信叶非还会给大家带来精彩的节目……不,是比赛!大家再见!”

  “大C再见!”“艺术团长加油!”“我听闻……”

  大C关闭了直播间,选择性地忽略了最后一条弹幕,圆滚滚的身体往身后椅子上一靠,结实的电竞椅发出了“吱吱”的响声。

  “D•K,不知道吗?这个名字还真是像他的风格呢!不知道能走到哪一步呢?”大C眯着眼望着头顶的天花板,怔怔出神。

  ……

  第一天的比赛出奇的顺利,除了叶非似乎经历了比较大的情绪起伏外,大伙儿还是蛮轻松的,开了个简短的赛后总结小会后,D•K就解散了。

  陆遥从IMBA电竞馆返回施容家后,甚至还有两个小时复习功课。

  翌日,江城外国语高三零班。

  陆遥刚来到自己的座位前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习惯冲他微笑打招呼的姜月这次没有理他,陆遥打量了她几眼,却发现她眼睛红红的,像是刚哭过,没好意思问她怎么了,放下书包就在自己座位上坐下。

  然后他看到了自己抽屉里的语文试卷,正面大大的140分数格外醒目。

  陆遥虽然语文还不错,但往常能考到135就算烧高香了,看到这个诡异的分数也是一愣,把试卷反复看了一遍,发现自己的作文原来被打了满分。

  只是作文这一页怎么会有泪痕呢?

  陆遥扭头望向姜月:“你看了我试卷?”

  姜月眼睛盯着眼前的书本,矢口否认:“没有。”

  陆遥声音大了点:“我试卷上有泪痕。”

  姜月的声音比陆遥更大了:“有泪痕怎么了?”说着撑大了原本就可爱非常的大眼睛,朝陆遥狠狠瞪来。

  直到陆遥指了指她的眼睛,姜月才小脸一红,擦了擦眼角还挂着的晶莹的眼泪,重新埋头看向课本,嗫嚅道:“你作文得了满分,学习一下怎么了。”

  陆遥有些黯然地叹了口气:“你不会想学的。”也不再和姜月计较,从书包里掏出教材看起来。

  听了陆遥的回答,姜月反而不看书了,用手指捅了捅陆遥:“你生气了?”

  “我没有。”

  “对不起,我真不是有意要偷看你的……”

  “没事儿,看同学作文也不是啥大不了的事,是我当时情绪太激烈了,什么都想往上写。”

  姜月犹豫了一阵,问道:“你爸……”

  “别说了。”陆遥摇了摇头,示意不想再提这个话题。

  “我觉得你作文里有一句写得很好啊,以后你拿了不朽盾,叔叔一定会回来的……”

  “哈哈哈,都高三了,你还相信这种荒唐的童话故事吗?”陆遥勉强笑了笑,反问道。

  “怎么不信了,有时候啊,现实比童话故事还美好呢!”姜月的笑比陆遥的好看多了,双眼眯成了两道月牙:“叔叔要是还在也不会想看你这样呢。他不是爱玩神灵武士吗?神灵武士的精神是什么?”

  “What does not kill me, makes me stronger。”陆遥和姜月异口同声地背出了这句尼采的名言。

  陆遥一愣,看着姜月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姜月笑着从抽屉里掏出手机朝陆遥晃了晃,手机的页面上是神灵武士的百科。

  陆遥看着姜月明亮有神的双眼怔怔出了会神,随即摇了摇头:“你不会懂的,那种心里突然失落了一块的感受。”说话时拿着书本的手忍不住在颤抖。

  姜月伸出双手按在了陆遥手上:“对死者来说死亡不过是一场长眠,可对爱他的人来说,却是一件特别痛苦的事情呢!”

  陆遥觉得姜月的双手特别温暖,暖到了心里。

  “嗯。”

  上课铃声响起,两人结束了简短的对话。

  又或者这场对话根本没有结束,在上课时,两人的目光交流变多了,陆遥开始回应姜月的微笑,虽然他强行挤出来的笑实在有些狰狞。

  都没留意老师讲了什么,下课铃响了。

  陆遥第一次觉得一节课的时间是如此之短。

  姜月看来是要走两圈活动活动,伸了个懒腰站起了身。

  陆遥见她起身,忙不迭也从座位上站起给她让路,看起来有些紧张。

  “你笑起来还挺好看的,以后能多笑一下吗?”姜月望着局促不安的陆遥,促狭地调戏道,“高冷男孩?”

  “……”陆遥点了点头,笑了。

  这笑容无比灿烂。

  ……

  到第二节课的时候,姜月和陆遥已经是无话不聊的朋友了。

  “哎,你还加入了职业战队,是真的吗?好厉害啊,能告诉我战队名吗?给你当粉丝去!”

  “别了吧,耽误你学习。”

  “哼!”

  “叫D•K,刚换的队伍。”

  “D•K啊,emmmm,度娘都找不到呢!”

  “哦,是个以前的一线职业选手组的新队,还没参加过正式比赛呢!”

  “这样啊,一线职业选手,那他很厉害咯?”

  “你查查叶非。”

  “等我一下,哇,艺术团团长?好像很有意思的样子哎。”姜月望着手机里叶非长长的个人简介,进入了学习钻研的学霸模式。

  “叶哥确实是个很有意思的人。”陆遥想到这一周来和叶非的接触,忍不住笑了笑。

  姜月抬头看着陆遥,认真地说道:“你这个笑容比刚才下课那个还要好看。”

  ……

  “你还会写诗啊,能借我欣赏一下吗?”

  “不好吧。”

  “哼!”

  “别给别人看。”

  “好的!”

  陆遥从书包最里面的格子里抽出一个小本子,小心递给了姜月。

  本子看起来已经很破旧了。

  “行,谢啦,我带回去看咯!”姜月接过小本子,开心地把它在陆遥眼前晃了晃,蹦跳着就要往教室外跑。放学了。

  “哎等等。”陆遥拿起了桌上不知何时放下的一罐口香糖:“你的益达!”

  姜月回头冲陆遥甜甜一笑:“是你的益达!”

  “我怎么觉得这个剧情很老套呢?”陆遥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我才不管呢!”姜月吐了吐舌头,冲陆遥挤了个鬼脸。

  转身,离开。

  打开陆遥的小本子,前面几十页都是摘抄的诗歌。

  姜月速度飞快地翻过了博尔赫斯、丁尼生和辛波斯卡,终于看到了陆遥的名字。

  第一首诗的名字叫“我的爱”:

  我爱叙事的历史传奇

  胜过依死板数字编排的大部头

  我爱淡淡的伤感音乐

  胜过蜜意浓情矫揉造作的歌曲

  我爱狗,胜过我对猫的喜欢

  我爱人的集合,胜过我对人群的喜欢

  我爱最靠近的几张脸庞,胜过茫茫人海飞掠过的那些

  我爱独居的寂寞,胜过群聚的寂寞

  我爱读诗的无聊,胜过不读诗的无聊

  我爱什么也不做,因为空无是完美的代名词

  我爱什么都去做,所以世间多了些新的事物

  我不爱必然

  它自大地将美的未知写成言之凿凿的冰冷谶语

  我爱可能,徘徊在小径分叉的花园

  尽管可能将我熬煎

  我不爱追逐

  为不值当的事物过分投入,嫉妒、癫狂而盲目

  我爱等待,驻足于天水之间的落日

  尽管等待让我错过

  我爱伪装

  戴上玩世不恭的面具,说着荒诞不经的笑话

  这样他们就不会看到我设法保全的核心

  我爱逃避

  从不刻意寒暄,总是及早撤离

  这样他们就不会有涉及我的悲喜的记忆

  我爱和垂垂老矣的将逝者拥抱

  被坚定而执着的生机环绕

  我爱聆听病入膏肓的被遗弃者

  讲述接纳与希望相关的话题

  我爱冬雪,我爱春雨

  我爱夏荷,我爱秋月

  我爱不期而遇,我爱如约而至

  我爱每一次于你有关的挥别与重逢

  我爱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