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我家弟子都有隐藏身份 > 番外六
 
  纪平生脸色僵硬的注视着花船离开,他突然有种想出家当和尚的冲动了。

  “走了呀。”

  景木犀语气毫无波澜的说道:“大师兄你好像不太行呀。”

  “胡说!”

  纪平生脸色一红,恼羞成怒道:“没看那位大小姐最后深情的看了我一眼吗!”

  “肯定是这里人太多了,她不好意思邀请我上船同游!”

  景木犀不禁用敬佩的目光看着纪平生。

  大师兄这份心性,才是他应该去学的啊!

  “愣着干嘛!”

  纪平生拍了拍景木犀,催促道:“追上去啊!我今天非要上她的船不可!”

  景木犀:“......”

  撩妹就是死缠烂打吗?

  “我们该去买米了。”

  景木犀不顾纪平生的反对,强行把船划到了岸边。

  “退钱。”

  回去的路上,纪平生依然忘不了绮罗对她的惊鸿一睹。

  “她绝对是被我的诗歌,被我的容貌,被我的气质吸引了吧?”

  纪平生拎着一小袋灵米,嘴里嘟嘟囔囔着。

  在他的身后,景木犀扛着一大袋灵米,默默的听着。

  他真的好想好想,把纪平生打晕了一起扛走。

  夜色渐深,本来想在北源城住一晚上的纪平生二人也没住上,只能在荒郊野外中露宿一夜了。

  这也不是他们第一次露宿了,纪平生看了一眼天色,干净利落的将手中的灵米扔到了地上:“走不动了,我们就在这里休息吧。”

  大师兄发话了,景木犀也没说什么,将肩膀上的灵米也放到了地上。

  纪平生很熟练的从地上捡了几根枯木,堆在一起后看向了景木犀。

  景木犀秒懂,拎起手中剑迅速一划,火光乍现。

  纪平生随意的靠在了大袋灵米上,冲着景木犀说道:“你去打猎,我来生火,我们速度解决晚餐。”

  “明明每次都是我生的火。”

  景木犀一脸无语的看着纪平生,很是无奈的走了。

  不一会儿,他便拎着一头死鹿回来了。

  “好大!”

  纪平生急忙将火堆扩大,景木犀以剑切肉,以纪平生的佩剑为签子,烤起了鹿肉。

  与此同时。

  “绮罗姐,我饿了......”

  小惠停住了脚步,捂住咕咕发响的肚子,可怜兮兮的看着绮罗。

  “我也有点饿了。”

  绮罗摸了摸自己肚子,有些无奈的说道:“要不我们原路返回吧。”

  “啊,还要走回去啊!”

  小惠脸色一苦:“所以说我们为什么要出城找据点啊,在城里不也行吗?”

  “笨!”

  绮罗瞪了她一眼:“我们什么身份,我们修炼的是什么魔决,在城里久住,一个不小心就容易被发现!”

  “可是这荒郊野外的,上哪找据点啊!”

  小惠叹气道:“而且还没有酒馆饭馆。”

  就在这时,烤鹿肉的香味飘飘而来,让两女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在那边!”

  “走!”

  绮罗带着小惠,在林中穿梭,不一会儿就到地方了。

  可当她看清是纪平生和景木犀二人时,双眼微微一眯,面纱之下的精美脸蛋上浮现出了一抹冷意。

  “真巧啊,竟然是那个白天调戏过我的贱人!”

  “怎么办绮罗姐?”

  小惠眼中闪烁着煞气的说道:“是杀了还是砍掉三条腿?”

  “我要踩烂他的脸!”

  绮罗冷笑着便踏足而来,踩在树枝上,瞄准纪平生后重重落下!

  纪平生浑然不知,他根本就没感觉到有人从天儿降。

  但是一旁的景木犀不一样,他对敌意和杀气异常敏感,在察觉到的那一刻脸色大变,毫不犹豫的一把将纪平生推开。

  “你干什......”

  还没等纪平生反应过来,下一秒绮罗从天儿降,重重的踩在了地上,将地面踩出一个巨大的深坑。

  突然出现的绮罗吓了纪平生一大跳,他一脸惊悚的看着绮罗脚下的深坑,心脏都在打颤。

  若不是他被景木犀推开,自己不死也要残啊!

  “是你!”

  当纪平生看清袭击者后,不由脸色微变:“姑娘,我们没仇啊!”

  这么有仙气的姑娘,怎么出手就是杀招!?

  景木犀站在纪平生的身边,拔出了剑,一脸凝重的看着绮罗。

  凭现在的他,根本不够绮罗一掌打的。

  “没仇?”

  绮罗一双紫眸盯着纪平生,冷声道:“这世界上,还没有人调戏完本姑娘后全身而退的。”

  景木犀闻言后脸色无比难看。

  大师兄!!!

  纪平生也懵了,调戏?

  我什么时候调戏过你了?

  我只是和你友好的交流了一下啊!

  “误会都是误会!”

  纪平生连忙赔笑道:“我那不是调戏,我只是在赞美姑娘的魅力而已。”

  “那就是调戏!”

  小惠随后赶到,瞪着纪平生恶狠狠的说道:“在我家那边,还没有人敢调戏我家小姐呢!”

  纪平生欲哭无泪:“我真不是调戏啊!”

  “少说废话。”

  绮罗冷冷说道:“让我踩烂你的脸,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这纪平生可不能答应了,他本来就不能修行,未来还要靠这张脸吃饭呢。

  让她踩烂的话,未来去吃谁?

  “好商量,都好商量!”

  纪平生脑筋急转,小心翼翼地说道:“我怎么说也是一宗门的大师兄,让你踩烂了脸我还怎么混,要不换个条件行不行?”

  “比如说,我在给你吟诗高歌几首?”

  绮罗:“......”

  “宗门大师兄?”

  绮罗眉头微皱,上下打量了两眼纪平生,眼中闪过一丝讥讽。

  一个凡人也敢称宗门大师兄?

  编瞎话都不会编!

  “胡说八道!”

  小惠冷哼道:“别以为我们不知道,北源城周围根本就没有宗门!”

  她俩在来到北源城的时候就调查过了,这里根本就没有宗门。

  这让她俩有些失望,毕竟两个魔道中人,潜伏在正道宗门里才是王道剧情。

  “有,怎么没有!”

  纪平生急忙推了推身边的景木犀:“一个新建的小宗门,我是大师兄,他是二师弟,整个宗门里就我们两个弟子,所以才没人关注的。”

  新宗门?

  两个弟子?

  没人关注?

  绮罗和小惠的眼睛一亮,她俩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兴趣之色。

  真的假的?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运气?

  “哼,我们不信。”

  小惠轻哼一声:“除非你带我们去看一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