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掉马后小甜O竟想标记我 > 第53章 住宿
 
国庆回来。谢执发现季微星玩归玩, 学习还是很认真的,他那右手小臂的伤口一路从掌根划到手肘,居然还把作业都做完了,一摞子试卷都摊在桌子上。

而自己, 到班里的时候还有几张卷子没写完, 不过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他并不会写。这样想来, 还是有一丢丢惭愧。

班里人到了差不多的时候,组长开始收作业了。旁边还有同学在交头接耳地说起放假前那场文艺晚会的事情。

“这张这张, 班长和谢执坐在一起吃薯片,太绝了。像是一对一样。”

“这哪里是校服, 分明就是情侣装好吧。班长还拿谢执执的薯片吃诶。”程继好抱着作业兴奋地聊着, 说着说着就撞到了一个坚硬的胸膛,很清晰地感觉到对方的温度。

她一回头,见是季微星,又吐吐舌头, 自觉地让到一边:“班长,您请。”

好奇怪, 这个国庆回来,看样子季微星的心情并不好嘛。明明那天喝醉酒还是谢执执背着季微星回去的。

还是两人闹矛盾了?

谢执坐在座位上, 看到季微星走过来, 他眼前一亮。

结果,季微星看都没看他一眼就径直坐了下来,一只手臂还撑在左边脸上,将谢执的视线都遮住了。沉默又安静。

谢执眸光黯了黯。他知道,自己这次是真的伤了季微星的心了。

实际上,季微星也不好过,他只是在让自己适应冷漠, 去如谢执“所愿”。

一阵高跟鞋敲在地上的声音过后,班主任走了进来。

“安静。”

“国庆假期也都过去了,同学们都收收心。”班主任站在讲台上,她特地地把上次的九月月考成绩排名名单拿出来,贴在讲台旁边的墙壁上。

她继续道,“这次的名次排名,是按照我们之前的小组帮扶计划排的。排名靠后的同学努努力,下次考试小组前三的同学,和进步超过十名的同学可以拿到班级奖学金哦。”

季微星和谢执那一组还排在比较靠后的位置。

班主任继续道,“距离高考还有524天,还记得我们之前定的目标学校吗?我将它们贴在了教师后面的黑板上,大家可以再看看。不要忘了初心。”

季微星转了转笔,他想去a大生物系,他也很想让谢执和自己考上一个大学。但是谢执填的便利签上只写着:我想考到b市。

连城市都不一样。怎么办?

每当老师说到学习的时候,讲台下面都十分安静。班主任:“最后一件事。以后呢,每天的早读后面半小时都改成做题,三道物理化典型大题,都要能写出来,不懂的就问帮扶组长,难度大就几组一起讨论,争取都弄懂,我也会在每周周会课上抽查。”

班主任说完,便让前排的同学将题目抄在了黑板上。

季微星看了看,刚第一天就布置了这么有难度的题目,谢执应该是不会的。

在谢执来找自己前,他索性把答案和解题思路列在了草稿纸上,默不作声地推到谢执那边。

谢执:“……”

谢执也默契地没有说话。

像是两个挨着坐的哑巴一样。

还是程继好回过身来找谢执说话,才打破了他们这里的平静:“谢执执,听说你开始住校了?”

季微星低着头记着笔记,看似不在意,实则却悄悄地听得认真。

谢执随口提了句:“是的,昨天就把床被搬过去了。”

“学校住宿环境怎么样啊?”

谢执继续漫不经心地回道:“还行。住的普通混寝。”

季微星笔尖顿了顿,住的alpha混寝吗?

他一个omega还真的把自己当alpha了?遇到室友易感期怎么办?遇到自己发情期怎么办?

怎么自己把自己往虎口送?

想了想,季微星更加觉得烦躁了。

-

快上晚自习的时候,可爱和谢执说晚上可能有雨,记得带伞。

可爱:掐指一算,你在意的人没带伞,你就刚好可以送他回家了。

到了晚自习的时候,谢执看了眼窗外,乌漆麻黑的,他也不确定是不是下雨了,但是风力还是挺足的,窗户都被风刮得呼呼直响。

他也听可爱说的,把伞备上了。

谢执往椅背上靠了靠,假装不经意地抬眼一看。

——季微星桌肚里面有伞。纯黑的。

他摇摇头。

所以占卜还是不准啊。

晚自习很快过去。

铃声打响后,班里也熄了灯,众人一起往楼下走去。

到了楼梯口时,雨水铺天盖地地往下泼着,被风吹得直往走廊上刮,劈头盖脸就扑过来。

季微星熟练地撑开伞准备离开。“嘎吱!——”伞架“biu”的一声,生生断了。

与此同时,天空响起一个炸雷。

季微星:???

谢执刚好走过来,默默撑起伞,将季微星拢进去。他心里默默地觉得,自己这个出场简直完美。

心脏在胸腔后面咚咚直跳,表情上却露出几分并不在意:“我送你。”

季微星掀起眼皮:“你不是住校?”

谢执:“来得及,我待会再回来。”

季微星:“……”

“不过,你等我一下行吗?”谢执说,“我去下洗手间。”

“当然,毕竟是你的伞。”季微星点了点头。

谢执:“……”

不噎人会死吗?

-

谢执进了洗手间后,却忽地闻见隔壁的隔间里传出柠檬的信息素味道。他皱了皱眉,是之前那个信息素暴走的alpha。

这是……又暴走了?虽没有像上次那般味道浓烈,但还是带着压迫感令他浑身难受。

“唔唔。”

谢执隐约听到隔间里还有另外的声音。

紧接着,“咚”的一声,是什么撞在了两个隔间之间的挡板上,又传出低低的呜咽声。

谢执一脚将门踹开。

只见一个高大的背影似乎把谁抵在角落里,想要标记那个被圈在角落里的人。

“喂。”那高大的身影扭过头来,见是谢执,嗓音染笑道,“冠军也要抢我的omega吗?”

像是吐着信子的毒蛇一样。

豆芽抹着眼泪,哭着道:“我才不是他的omega吧。”

谢执这才看见,隔壁里面这omega还是自己前座的同学,也是崔辞走后,坐崔辞座位的那位。

谢执:“豆芽。到我身后来。”

豆芽快速地就跑过去。

“喂。大柠檬。”然后,谢执对那a喊道。

“你喊我什么?”大柠檬听到这句忽然恣意地笑起来,他凑近谢执嗅了嗅,眼睛微眯,扬着尾音道,“不过,你身上也好香。”

他边说着,alpha的信息素已经愈发浓郁起来。

清甜的柠檬味也向他们裹携而来,像是要将他们冲进柠檬味的河流一样。如果信息素有实质,那空气间已经盛满柠檬味的气泡,鼓起又炸裂,又有新散发的信息素再将窄小的空间溢满。

“嘭!——”

谢执却丝毫没跟他客气,挥起拳头就冲大柠檬揍过去。

a强迫o本来就是禁止的,他一点也不想对大柠檬客气,只想将他揍到清醒。

因为alpha信息素的刺激,豆芽已经明显感觉到不舒服了,脸颊都胀成了红色。整个人腿脚都快发软了。

但是知道谢执在前面保护自己,他顿时觉得这些都不算什么,眼睛里都露出了崇拜的目光。

谢执继续揍着大柠檬,大喊道,“快去拿阻隔剂。”

“对。阻隔剂。”豆芽这才反应过来,快速跑去离卫生间最近的一间教室把阻隔剂拿出来。

“滋——”谢执接过阻隔剂,对准那颗柠檬,毫不客气就是一阵猛喷。他的手法一点也不收敛,像是喷杀虫剂一样将整瓶阻隔剂都喷完了,将柠檬的眼睛里面都迷了液体。

柠檬整个人都瘫在隔间里,眼睛里进了阻隔剂十分不舒服。他半眯着眼睛,捂着太阳穴薄唇微启:“谢执同学。你一点都不知道心疼人,这样喷是会死人的。”

“滚。”

“行,我们还会再见面的。”柠檬扯扯嘴角,还是狼狈地爬起身离开了。

-

谢执带着豆芽走出洗手间的时候,季微星正从走廊走过来。

季微星:“你们?”

“啪。”学校却忽地断电了,周围顿时陷入一片漆黑。

“怎么现在就断电?”谢执及时地掏出手电筒开始照明。

“正常。一般都这时候断电。”豆芽惊魂未定地小声道,“班长。我刚才差点被一个可怕的alpha给标记,还好执哥救了我。呜呜呜人间有真情……”

他越说着,越激动,语气也越来越快,甚至露出羡慕的表情道,“刚才执哥也太帅了,他抡起一拳就把那个alpha揍在地上,对方直接滚出去两米远。执哥还让我躲在他身后,保护我……我还给执哥录了视频,以后每天早中晚各看一遍……”

谢执:“没事。下次小心点。”

季微星看了看谢执,也掏出手机,漫不经心地问:“陈免待会去哪?”

谢执嗓音染了点躁:“你管陈免干嘛,先把豆芽送回去。”

豆芽颤巍巍举起手,弱弱道,“陈免。”

谢执:“?”

豆芽继续道:“陈免好像是我。”

“……”谢执抱歉道,“哦哦对不起。”

豆芽低着头说:“我住校,现在要回宿舍了。现在学校门禁提前了,我再不回去要回不去了。”

谢执:“提前了?”

豆芽点点头。

季微星皱皱眉,跟谢执打招呼说:“你不要送我了,免得回不去宿舍。”

谢执:“没事。我送你去打车吧。坐上车我再走。”

-

和豆芽道别后,谢执和季微星朝校门口走去。雨势也渐渐大了起来,碍于谢执撑伞会蹭到季微星的头发。

最后,就换成了季微星撑着伞。他整个人也下意识地把伞往谢执那边倾了倾,以至于自己半边衣袖都湿透了。

到了校门口的时候,他们才发现……

校门,已经,关了。

谢执:“……”

季微星:“……”

门卫室的灯还是亮着的,但门卫不知是去哪里了,里面连个人影都没有。门还上了锁。

谢执:“没事,我们还可以翻——”

他抬起头,就看到学校的围墙上都是亮盈盈的东西。

是玻璃。翻个鬼。

-

谢执:“要不你……”

季微星想了想,他本来就不知道谢执住得怎么样,也不知道他的室友都有谁,还是先去看看吧。

季微星撑着伞,眼睫下方也落出一小片阴影:“我能去你那挤一晚吗?”

谢执:“我们那宿舍很小的,你要是不介意——”

最后,谢执给季微星戴了顶纯黑的鸭舌帽,将帽檐压得很低,将季微星偷偷摸摸地带回了alpha宿舍。

季微星走到谢执的宿舍门前停顿了下。

他看了看门上的名单。

高二9班谢执

高二9班姚齐

季微星:“是二人寝?”

谢执:“嗯嗯。”他边说着就把门打开。

“哟,执哥终于舍得回来了呀,我都在床上躺好等你了。”屋子里传出一个声音。

季微星:“……”

姚齐举着手机正打着游戏,他散漫地抬起眼,见到来人后吃惊道:“你们你们,班长怎么来了……”

谢执和姚齐简单说了下情况。

姚齐表示理解,拍拍床铺说:“明白。谢执你上来和我挤挤吧,班长毕竟是omega。”

他说完,屋子里沉默了一下。

季微星在想,自己现在毕竟正在和谢执闹别扭。

而且他易感期好像快到了,alpha还是和a在一起安全点。大不了裹紧被子就当旁边躺着个木头桩子,反正是在不同被笼里。

他不确定自己和谢执躺一块会不会把谢执办了。

谢执把姚齐掉下来的枕头捡起来,砸姚齐身上:“去你的。我和季微星睡。”

同一时间,季微星:“我和姚齐睡。”

姚齐:“……”

季微星:“……”

谢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