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掉马后小甜O竟想标记我 > 第91章 番外
 
【恭喜我们阿执, 今天起就是大学生啦↖(w)↗】

【你也是。】

新学校比a中大了很多倍,一路上还有各种社团在招新,随处可见给新生帮忙的热情的学长学姐们,校园里也蔓延着生意勃勃的绿意。

迎面吹拂着九月的微风, 走在大学校园的林荫道路上时, 谢执忽感有些庆幸。还记得刚上高中的时候, 他每天浑浑噩噩混日子,差点就要放弃自己了。

但现在, 感受着校园里饱和的阳光,心情也舒畅起来——还好他坚持了下来, 总算走到了这柳暗花明的一天。

进宿舍后, 里面已经先来了几个omega男生了,正在兴奋地试穿着军训的衣服。

睡在谢执上铺的那位男生还给他们带了些家乡的特产,是一种鸭脖,很是好吃。

他应当不是a市人, 说话还带着点其他地方的口音,但大家都挺热情的, 连隔壁宿舍的同学都跑过来串门了,热热闹闹地吵着说要在晚上聚一顿。

“谢谢。”

谢执将纸巾盛着的鸭脖接了过去, 暂时放在床头柜上, 收拾完床铺后,就迫不及待地翻身趴在床上,和季微星聊起天:【我收拾好啦,你那边怎么样了?】

季微星:【还在登记,辅导员喊我们待会去班里开会qaq。】

谢执:【给你看看我们的军训的衣服。我们明天就军训了。】

谢执:【照片jpg】

季微星:【这么早啊?我们学校要十月份才军训。你军训时候我去看你。】

……

第二天,谢执参加军训了。中午,在谢执回宿舍的路上, 有位女生快步追了过来。女生留着头漆黑如瀑的长发,鼻梁上尚架着一副细丝边眼镜,看上去很是知书达理。

在微微仰头看向谢执时,她的脸颊还有些微红。

谢执站在阳光底下,军训制服勾勒出他细窄的腰腹,腰带还长出了一下截,松松散散地挂在腰间。阳光落在他身上,连皮肤都是冷白调的。

见谢执对自己笑了一下。

女生及时地给谢执递了杯奶茶,自信地笑道:“学弟你好。我是人文学院的大二的秦梦,军训辛苦啦,这杯奶茶送给你解解渴。请问一下,我可以加一个你的联系方式吗?我们是一个社团的哦。”

她说完时,却注意到谢执似乎不是在看自己,而是在看向……自己的背后。

秦梦扭过头,就见到在omega宿舍楼前,蹲着一个正在捋猫的少年。少年的发色很浅,被微风轻轻浮动着,看起来很有少年气息。

他的手指也很好看,像是冷白的玉扇扇骨般,轻轻地顺着小猫的毛发。小橘猫也摇着尾巴,舒服地发出着“呼噜呼噜”的声音,用毛茸茸的小脑袋幸福地蹭着他的手心。

许是注意到被打量的目光,揉猫的少年抬头注视过来。

他的眼瞳颜色很浅,仿佛是润着琉璃一般。第一眼看向人的时候很是冷淡,看起来并不好相处。

却在见到谢执时连眸光都柔和了好多。

秦梦的目光亮了亮,顿觉这个少年看起来也挺让人心动的嘛,她的心里小鹿乱撞着,一时竟不知道该选择谁好,甚至连季微星的联系方式也想要搞一个了。

她惊喜地问谢执:“那是你的室友吗?”

谢执眼神微顿:“不是——”

“?”

“他是我的男朋友。”谢执笑了下,快步走了过去。

还没缓过来的秦梦愣在了原地。

“怎么现在过来了?”谢执问。

“来看看你。”季微星站起身,“免得你被其他alpha拐走了。”

一个暑假过去,季微星已经长得愈发高了,站起身后比谢执都高出一个头多。他站在阳光底下,身影将谢执整个地拢了进去。季微星垂眸看他:“训练到现在,热吗?”

“还好。”

季微星将手环在谢执的颈后,用手腕的小皮筋给谢执扎起了小辫子。现在的他,给谢执扎头发时已经熟练了很多,修长的手指在发间轻忽穿过,而后便是一个蓝色的发圈箍在了发顶。

然后,他故意地倾了倾身,借势,低首吻了一下谢执的嘴巴。

他尝了下。嗯,很甜。

还带着点若有似无的朗姆酒味。

接吻的时候,少年抬起浅色的瞳仁,盯向秦梦。他隐在黑暗里,看向人的时候,眼尾的笑意渐浓,眼神里却是警告,是在宣示着主权。

那是alpha对自己的omega的占有欲,不喜欢被别人盯上自己的猎物!

留下秦梦错愕地愣在了原地,内心也波澜不止。

竟是都已经有男朋友了吗?而且他们居然还是一对!但看着两人般配的模样,她释怀地笑了下,拎着奶茶快速离开了。

“你都把人吓跑了。”谢执故意地轻叹一声,“哎,享受不了被表白的快乐了。”

季微星禁不住扬了扬眉:“你说什么?”

“……”

“再说一遍?”

谢执赶紧改口:“我是在说我们星星最好了。”

季微星拿他没办法,也知道谢执刚才那样说是故意的,就是想要自己跟他表白。这个小o现在越来越皮了,不过也好,比起他躁郁症发作闷闷不乐要好很多。

季微星还是很喜欢谢执和自己开玩笑的样子,说明谢执的病也在慢慢好起来。

“这位同学,那我可以向你表个白吗?”季微星说。

“让我想想。”谢执朝他伸出手,“表白礼物呢?”

季微星拿出自己带的冰镇贴和西瓜汁。然后,他将冰镇贴撕开,贴在了谢执的手臂上,又把西瓜汁戳开,插好了吸管拿给谢执:“在这里。站一上午军姿累了吧?”

冰镇贴贴在皮肤上,还带着一些凉凉的水汽,很是冰凉舒服。

“是啊,没想到早上也这么热。”谢执咬着吸管,边畅快地吸着解暑的西瓜汁,边拎着领子缓解热意,“我都恨不得把这个冰镇贴贴脑门上。”

季微星轻快地笑了一下,接过谢执手里的东西,问:“去吃饭?”

谢执犹豫了下,自顾自地说:“早上我旁边有个人站着站着低血糖晕了,我也想不吃饭一起晕,这样就不用再站了。然后我就去找你玩。”

“乱讲。”季微星戳了戳他的脊背,催促道,“快走,去吃饭。”

“啊,好吧。”谢执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谢执一边走着,一边状似无意地找着季微星说话,“说到吃饭我想起来了。我妈妈说想周末喊你来我家吃饭,你那天有事吗?过来吗?”

季微星有些疑惑:“是谢意过生日?”

谢执:“去你的,谁一年过两次生日。”

“可以过一次阳历,一次农历。”

谢执:“……”

谢执:“就是周末了,喊你吃个饭。”

周末。谢意也在家里玩,他现在也长高了不少,季微星没忘记带了很多好吃的过去。

但是最最好吃的还是柳玉颜做的菜,基本上都是按照季微星的口味来的。

柳玉颜以前见过季微星胃出血的时候,那会她被季微星吓了一跳。以至于,后来季微星每次来家里做客,她做菜的口味都淡了不少,凉菜也做得极少。

季微星吃得很是满足,不由得就想起高考前那段时间,柳玉颜天天给他们煲冬瓜排骨汤、山药玉米汤……把那会瘦得都没几两肉的季微星都慢慢调养好了。

季微星说起这件事,不由道:“谢谢阿姨那段时间给我带的汤。”

柳玉颜反应了一下,但很快就笑起来:“谢我干嘛呀。”

季微星有些不解:“?”

柳玉颜轻笑了一下,很快又道:“那些汤都是谢执煲的,都是他早上起大早熬的,还问我喝什么汤养胃好……”

季微星轻轻地“啊”了一声。

“哎哟,别撞我呀,这小子,你还不好意思让我说啦。”

柳玉颜笑着打趣谢执。

见被拆穿,谢执则干脆地直接捧起碗,逃避道:“我去盛饭吧。”

看着他不好意思地躲开的背影,季微星的眼底渐渐漫上了笑意。

-

到了a大军训的时候,已经是十月份了。初秋的风散去了暑气,不热,空气也很是清新舒适。

只是,一站军姿就需要几个小时,还是有点累的,特别是季微星这个平时很少的运动的小少爷。他鲜少的运动就是被谢执说他体质差,强拖着他出去夜跑过几次。

站到两个小时的时候,季微星感觉体力不支,视线前也有些晕乎了,还好他已经涂过了谢执塞给自己的防晒喷雾,不至于再晒到过敏蜕皮。

可是千算万算,他也没想到自己会低血糖,呼吸不畅,脸色也逐渐变得惨白。他将指尖在裤缝处抠挠了几下,犹豫着想要和教官打报告。

然后他就看见一张熟悉的面孔。

那个穿着黑色短袖的少年,正坐在树下的荫凉里吃着冒凉气的冰棍。

季微星:“……”

皮小孩,敢在军训学生面前吃冰棍,需要带回家打一顿。

季微星身边的几个学生都在都盯着谢执,看着他惬意舒服地吃着冰棍,感觉自己的嗓子都要渴得冒烟了,不住地吞咽着饥渴的口水。

许是注意到季微星的不适,谢执衔着冰棍走了过来。

季微星咬了下下唇,试图让唇色红润些。还好他不是易流汗的体质,看起来应该也不算很虚……丢人。

谢执:“报告教官,请问一下你知道三教怎么走吗?”

“不清楚……”

“四教呢?”

“四教在那边那个湖旁边。”

“谢谢教官,我待会过去。”

……

趁他们聊起来的时候,旁边有几个学生跺了跺腿、动了动,季微星也捏了捏自己的肩膀,舒缓了不少,顿时就又有力气站军姿了。

又过了大概半个小时。

“下午两点继续训练!解散。”教官道。

在解散后,季微星迫不及待地朝谢执走过去,用手臂勾住他的脖子,凑近道:“刚才某人在干嘛呢,敢在一群军训学生面前那么嚣张地吃冰棍。”他准备去够谢执手里的冰棍。

谢执飞快地将手背过去:“……不给你吃。”

操场的人也渐渐少了,这会的风也不热,反而很是舒服。

两人打打闹闹地就滚到了草坪上。

季微星顺着谢执细细瘦瘦的手臂,倏忽箍住了谢执的腕骨,而后就着谢执的手,啃了一口谢执手里的冰棍。

轻轻脆脆地咬去了一角。

是很甜、浸着糖水和奶味的老冰棍,在唇舌间化开时,凉冰冰的,也甜丝丝的。

是这个夏天的味道啊,像是湛蓝天空里的柔云。

“只能吃一口啊。”谢执下意识说。

“……”

然后,季微星就感觉到一颗奶糖被送进了自己的嘴巴里。

谢执:“你可以吃这个。”

他们躺在草坪里,吹着高饱和的风,晒着懒洋洋的太阳。闭上眼睛时,有种饮过啤酒般晕晕的惬意感,晕着睡着,脑袋抵着脑袋轻轻蹭蹭,一切都是惬意而美好。

-

四年后,谢执毕业时,他们的小家里已经拿了好几枚奖牌了。

季微星一直都很支持谢执。谢执想要参加比赛,他就陪同谢执一起,等谢执在台上打比赛,他就坐在台下为他加油。

谢执也一连夺得好几次全国冠军了。

比赛赢了奖金后,谢执给柳玉颜的家里换了个大些的房子,提前还清了当初谢军的欠款,也给季微星送了好多礼物……

季微星看了看家里床上堆满的毛绒玩偶,不由得笑了笑。其实在谢执的内心深处还是有很多属于omega的柔软一面,去打比赛、装a只是他想要保护自己的外壳。

而季微星……季微星的爸爸妈妈很希望他能继承公司,现在这一切都落在了季微星的身上。季微星也不再逃避,在毕业后便逐渐接手了公司。

他一边开了个会所做心理医生接受病人的咨询,一边开始做起精神科制药。

他记得谢执以前总是嫌药苦。

药外面有层糖衣,但是谢执告诉他,其实他自己并不会吞药,往往要含到药外面的糖衣都褪去了,才能硬着头皮将苦到头皮发麻的药吞咽下去。

而躁郁症的药多是胶囊,往往会落一嘴巴都是苦涩的粉末,每次吃起来都是受罪,所以谢执才会忌讳吃药。

季微星尝了很多种药方,反复试验。他将躁郁症的药物做成奶糖状,装在透明而精致的玻璃瓶里面。

让躁郁症的药吃起来就像是qq奶球一样,里面还添加了甜甜的橙子味夹心,但药效却不减。

另一方面,他也让更多的讨厌吃药、却早早患了暴躁症或者抑郁症的小孩不再抗拒吃药。

刚开始那段时间,季微星很忙,时常会忙得忘记了吃饭。谢执担心他这样下去胃又要糟蹋坏了,便每天提前做好饭菜,风雨无阻地带给他。

“下午好啊,谢先生。又来给我们总裁带饭啦。”时间久了连公司的前台都认得谢执了,还会习以为常地和他挥手打招呼。

“嗯嗯。”

谢执点点头,快步往季微星的办公室走去。

敲敲门。

季微星看到谢执的时候,眉心的皱便淡去了,他将桌上的文件快速收拾好,留给谢执摆放碗筷。

餐盒揭开后,便是熟稔的热饭热菜和人间烟火,每天的吃饭时间也渐渐成了季微星最期待的时刻,可以见到谢执,就像是他在忙碌生活里的休息站一样。

喝完当归山药汤后,季微星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剔透的玻璃瓶,晃了晃示意:“新研发的口味,尝尝看?”

“你喂我。”

季微星将药倒出来,喂给谢执。

谢执嚼了嚼,若有所思:“好吃,但是没有椰奶甜——”

“下次我要椰奶口味的。”

季微星浅色的眼瞳凝视着他,眉毛一挑:“喜欢椰奶味?那现在就让你尝尝看。”

他将谢执抵在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俯身吻了下去。

(完)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20 11:14:36~2021-09-28 23:31: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甜辣橙汁儿、47809458 10瓶;山居剑意天下无敌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