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掉马后小甜O竟想标记我 > 第27章 陪你啊
 
当天晚上, 市医院。

在护士给季微星扎输液针的时候。医生守在旁边,边记录着边严肃道:“最近少吃油盐食品,本身胃就不好。不要再做对胃有什么压迫性的动作了。”

“嗯。”季微星面色苍白地点了点, 静静靠在病床上,手也一直虚掩地搭在腹部, 淡淡地说了声, “谢谢。”

等医生走后, 想到现在谢执肯定很难受,季微星赶忙掏出手机,默默地给谢执编辑了一条:【老大, 记得吃饭。】

隔了好几分钟后, 谢执回复:【吃了。】

季微星垂着眼睫,又给保镖发了一句:【他吃了什么?】

保镖:【?】

保镖:【没见他吃东西啊。】

“嘶。”

季微星单手掐在突然绞痛的胃里, 脸色也不觉煞白了几分——骗子,怎么老大这么难搞定?

-

手里紧攥着手机等待消息的时候,季微星迷迷糊糊睡了一小会。

他睡得不太安稳, 加上胃疼难耐, 很快就醒过来,指骨也死死掐在腹部,骨节都发着白。

醒后, 他第一时间就拿起手机,给保镖打了过去。

“谢执在干嘛?”

保镖老老实实回答道:“他在便利店上班。”

季微星想了想,又问:“他现在看上去怎么样?”

“可能心情不太好。”保镖如实回答道, “刚和客户冲突了一下, 估计是被老板骂了吧。”

季微星心里一紧,赶忙坐了起来,眉头紧锁:“出什么事了?!”

吊瓶里还剩大半瓶的输液水, 但他毫不犹豫就将针头拔了。手背的血滴得瓷砖地上都是,像是绽开了一朵朵暗色的永生花。

-

晚22:00。谢执刚到便利店里上班没一会,就有客人过来了。

玻璃门被推开时,门口传来风铃的叮咚声响。

来人是个二十出头的青年。他一边骂骂咧咧打着电话,一边急匆匆地指指锅里的几样关东煮,让谢执给他打包装在纸杯里。

“滚啊!你要分手就分手,我他妈当初怎么对

你的,你配跟我提这个词吗——”

“嘟嘟嘟。”

听到对面挂断的声音,那青年火气蹭蹭往上冒,直接踢了柜台一脚:“妈的,傻逼。”

谢执皱了下眉,但也没说什么,而是把盛好的关东煮端给那青年。

谁知,对方不光没接,只是睨了一眼直接就叫起来:“我不要辣汤,我要的是清汤!”

谢执:“?”

青年手握手机,继续吵嚷着:“我他妈刚才说的是清汤吧,你他妈耳朵聋了。”

谢执与他对视了一眼:“你没说。”他指了指牌子,面无表情地读了一遍:“默认微辣,有要求请提前与店员说哦。比心。”

“我说了!”那青年跟吃了炸药一样,差点没跳起来,“我就是说了!妈的!怎么一个个沟通都这么费劲。刚送走一个傻逼,又来了一个傻逼。”

他跟被点着一样,一脚踹了面前的广告牌子,大声道,“不行不行!你得给我重做!”他顺手就狠狠推了谢执一把,“他妈听到没!听到没!!”

那架势,唾沫星子都要横飞了。

一看就是酒喝多了脑子不清醒,蛮横又难缠。

谢执被他说烦了,扫了他一眼,索性丢下一句:“爱吃不吃。”

“我操?!”青年大叫着,“你还有理了是吧,你们店长呢?我要找你店长投诉你!太过分了!”

店长此时正在楼上找东西,下楼梯的时候就听到楼下吵起来了。他赶忙躬着腰,腆着胖胖的肚腩艰难走下来:“小谢,出什么事了?”

“我要投诉你们店!”青年嚷起来,“怎么回事,我说的要清汤清汤,给我来了份辣汤,这他妈怎么吃?!”

他指着谢执,骂骂咧咧道,“我说让他重做已经是很客气了,结果他倒好,拽了吧唧来一句"爱吃不吃"。你们店就这个经营态度怎么还没倒闭?!”

店长看了眼沉默的谢执,连忙给客人道歉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他最近家里出了点事情可能有点心不在焉的。你点了多少钱的关东煮,我给你重做一份,钱也退给你,当请你的。”

那青年冷“哼”了一声,视作同意了。

等着他气呼呼地端着关东煮离开,店长才问谢执:“刚才——”

“他没说让做清汤。”谢执垂着眼睫,没什么表情,只淡淡说了一句。

不过刚才那顾客确实说的很难听,自己也没法证明对方是真的没说要什么汤底。

“哎。”老板深深叹了一口气,理着东西絮叨着,“这种难缠的客人多了去了,其实你也不用太在意。也怪我这个挂牌没写好,实在不行以后每个客人来的时候,我们都问一句‘需要清汤还是辣汤’吧?”

他抬起眼睛,拍了拍谢执的肩膀,“但是客户至上嘛,遇到问题咱们就解决问题。不要跟他吵。也别说‘爱吃不吃’这样的话。”

谢执“嗯”了声。

“我相信你,他没说要清汤那就是没说,是他的错,但是赶客人这点就是你的不对了。”老板看了谢执一眼,继续道,“小谢,你要是不在状态今天就先回家歇一歇吧,别把生活中的情绪带到工作中来。”

“老板,对不起。”谢执想了想,也觉得自己做得不太对。

“没事,年轻人嘛,难免性子急躁,我年轻时候也这样。回去好好睡一觉,明天记得打起精神啊。”

谢执点了点头。

-

这时候已经晚上11点多了,季微星拔了输液针就赶忙去了谢执家里。

刚好遇到谢执回来,隔挺远季微星就撞见谢执在远处抽着烟。

青烟一缕一缕,在晚风中往路灯底下飘散。

迎面而来的男生身高颀长,一身黑色都快融进夜幕里,只有手里的烟头在黑夜中明明灭灭。

谢执走过来,看到季微星的时候微愣了一下,哑声问:“你还没走?”

“不放心。我又回来了一趟。”季微星固执地看向他。

浅茶色的眸子迎着路灯时染着点亮光。

谢执夹着烟,深深抿了一口,那双缱绻的眸子也在烟味中眯起来,轻笑道:“有什么好不放心的?我又没缺胳膊少肉。你回去吧。”

他说完,转身就往楼

上走——分明是在把季微星往外推。

季微星默默地跟在后面,他很想问问谢执在店里是不是吵架了,没事吧?可如果没事,他又为什么回来得这么早?

他默默地紧跟着谢执,手揣在了衣兜里默默捂着疼痛的地方,心里也被担心一点点填起来。

谢执这才停下来,回过头问他:“你不会还要跟我回家吧?”

两人说着的时候,面前的家门刚好开了。柳玉颜探出那张略显憔悴的脸,面露担忧地叫住谢执:“阿执,你回来了?”

谢执苦笑了下:“你们一个个的怎么回事?我这么大人还会丢了不成?”

“你老板给我打电话了,今晚就先不去上班了吧。妈妈给你做点吃的。”她看了眼季微星,赶忙招手,“小同学,你着不着急回家,也来吃点?”

那热情的样子,简直比招呼自家儿子还亲。

谢执看了看他俩,将烟头踩熄,嘴硬道:“我在店里吃——”

他还没来得说完,却被季微星抢先一步回答了。

季微星弯弯眼睛:“谢谢阿姨。”

-

柳玉颜在家里煮面的时候。谢执就又钻回房间里去了,临关上房门时还憋出一句:“妈,我真不饿。你少做点,做给他吃就行。”

“没礼貌。你小同学都来了,陪他吃点。”

谢执又不应声了。

季微星刚吃过胃药,也不是很想吃东西,就跟柳玉颜打招呼道:“阿姨,我去叫他吧?”

“嗯嗯。”柳玉颜一边叹气,一边往锅里放着面条,宛如自言自语地说着,“这孩子也不知道怎么了,一天不吃还说不饿,真把自己当铁打的啊?他的药也没吃,你再劝劝他吧,实在不行就算了,让他先把药吃了吧,断来断去跟没吃一样。”

季微星默默记在了心里。

然后再一次回到了谢执的房间。

这回还好,知道开灯了。但谢执整个人就躺在地毯上,薄薄的空调毯子搭在身上,勾勒着劲痩而昳丽的身型。漆黑的眼睛空洞地对前方看着,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季微星蹲在旁边

,拿起床头柜上的躁郁药检查了下。

还好,上面写的是饭前饭后都能吃。

“老大,你要是嫌我烦我等下就走了。”季微星耐着性子说,“但是你把药吃了好不好?吃完我就走了。”

“不吃。”

“……”

“苦死。”谢执又说了一句,把脸都埋在胳膊弯里,漆黑的长发就垂在白皙的手臂上。

季微星莫名觉得他这样有点好笑,原来老大还怕苦吗?

“那怎么办呢?我变颗糖给你?”

“不吃。”谢执这次干脆连头都不抬了,像是受伤的小猫一样。

季微星默默地蹲在旁边。

他转了转药瓶,看了下,上面确实写着【含黄连,气微,味极苦。】

他想了想,轻轻说:“老大,那我陪你一起吃好不好?”

-

谢执听到身旁传来窸窣拧瓶盖的声音,药片在塑料瓶里晃起来,叮叮咚咚的。像是在玻璃瓶里撞了好多漂亮的星星,晃起来织出一纸梦境。

空气间淡淡的椰奶味蔓延开来,像是在安抚他一样。

听到药瓶放回柜子上的声音后,谢执赶紧坐起身来,紧接着他就看到季微星皱了下眉。

谢执赶忙按住他的肩膀,逼问道:“你吃了?!疯了吧你快点吐出来。”

季微星眨了眨眼睛,问他:“那你呢?能吃吗?”

如果我陪你一起熬的话。

“你这人怎么乱吃药!”谢执被他弄得有些生气,随手拿过抱枕砸在季微星怀里。

明明那一下不轻不重的,他却看到季微星慢慢地躬下身来。

“你怎么了?!到底吃了多少?”

药片大概是在雪上加霜,本来就在疼的胃部此刻像是被撕裂了一样。季微星努力用手捂住嘴巴,可苍白的指尖却渗出一点点血来。

然后痉挛颤抖着,栽在谢执怀里。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7-04 16:35:00~2021-07-05 22:44:1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

:葬仪社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水星环游地球 10瓶;不甜很咸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