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情深不过相思语宣玑盛灵渊 > 第7章 威胁
 
宣玑跌撞着起身,朝着碎玉之地跌撞而去,可身形却被阻挡在结界之中,相隔半步,却如同天堑!她手中灵力翻涌,试图穿过结界,将碎玉敛起,却是徒劳无功。

碎玉依旧那般散落在一片残垣之中,她盯着碎玉,满心绝望。

月上中天,一个时辰将过,维系着视力的灵力骤然溃散,宣玑再次陷入了一片黑暗。

她双手无力的拍打着结界,高声喊着盛灵渊的名字,终是得不到任何回应。

偌大的空间只有她一人,孤冷空寂。

不知过了多久,脚步声传来,宣玑下意识的后退,却闻听一声叹息。

“丫头,是我——!”宣玑闻声一顿,熟悉的称呼将千年前的记忆挖了出来。

“昌黎?!”宣玑疑声问道。

被唤作昌黎的男子看着双目空框,满身狼狈的宣玑,眼中满是心疼与震怒。

他拂袖破掉盛灵渊设下的结界,走上前单膝跪在宣玑身前,哑声道:“你怎么这么傻?!”久违的故人与关切令宣玑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委屈。

她胡乱的摸索着,触及战甲,一抹寒凉。

可即使如此,宣玑却只感觉满心温暖。

“昌黎,灏灏……灏灏没了!”宣玑颤声说着,再也压不住鼻间的酸涩,放声哭了出来。

昌黎闻言眸中闪过抹震惊,他看着哭的像个孩子的宣玑,心中划过抹悔意。

“对不起!我不该离开你!”昌黎抬手将人揽在怀里,一下一下的顺着后背。

万年前,他和盛灵渊与宣玑初遇,只一眼,他便爱上了她。

千年前,宣玑与盛灵渊成婚,他伤心不已,便随便择了个由头远离东天,身赴战场。

唯有五百年前灏灏出生之时,他曾回来过,却也不过是看了一眼便离开。

他以为,宣玑同盛灵渊那般相爱,定会幸福。

却不想她竟是落得这般凄惨可怜!“盛灵渊呢?”昌黎破除结界时,便已察觉是盛灵渊之手。

可环顾四周,却是寻不到人。

宣玑听闻盛灵渊二字,哭声一滞,喎哔DJ他横抱着花璃离去的场景再次浮现脑海。

也是此时,她才察觉到昌黎落于背上的手。

宣玑不自然的退离开。

可昌黎不是蠢笨之人,宣玑此时的神情便已经说明了一切。

“我带你去找他!”“不用找,本帝在这儿。”盛灵渊的声音自角落传来。

宣玑闻声不自觉一抖,昌黎见状忙安抚着。

盛灵渊见两人亲密的模样,眼中闪过抹森寒:“昌黎,你不在东天之尽,回来作甚?”昌黎看着站在阴影处的盛灵渊,脸色也是沉怒不已:“盛灵渊,这便是你当日同我说的,会好生对待丫头?!”“她胆敢对璃儿动手,本帝没取了她的性命,已算留情。”昌黎闻言眉心一拧,不知盛灵渊为何会有如此说!还有,璃儿是谁?而站在昌黎身后,将一切听在耳中的宣玑只觉得身上本好转的伤口再次泛起密麻的痛。

“那灏灏呢?他什么都没做,可你不还是将他炼化成灵玉,只是为了给根本无大碍的花璃养身子!”宣玑怒声诘问着,每个字都充斥着化不开的怒意与恨意。

盛灵渊脸色有些难看。

昌黎虽震惊于宣玑的话,却也下意识的挪了步子,挡在宣玑身前。

见着昌黎的动作,盛灵渊眼底闪过抹晦暗:“宣玑,过来!”他的语气尽是命令,充斥着君威。

“别怕,我会护着你!”昌黎眯着眼,同盛灵渊对峙着。

宣玑听了心中一暖,垂在身侧的手紧攥成拳,哑声道:“盛灵渊,在这之前,你不觉得该给我个解释么?”宣玑毫不犹豫的拒绝令盛灵渊彻底黑了脸。

他手中仙力骤然涌动,昌黎瞧了下意识的凝起仙盾挡在他同宣玑身前。

可那抹仙力却只是卷起了残垣中的一抹亮色,便回到了盛灵渊手中。

盛灵渊扫过掌心碎玉,抬眸望向什么都瞧不见的宣玑,冷声道:“你若不过来,就别怪本帝将这碎玉化为齑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