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情深不过相思语宣玑盛灵渊 > 第26章 识海尽碎
 
这日之后,昌黎便开始整军,大有要起兵伐之之意。

东天帝君府内,花璃并未搬出去,只是一双眼能瞧清的东西愈发的少了。

医仙无术,绝望漫布心头。

花璃靠在床榻上,看向窗外不太清楚的景色,幽幽出声:“帝君去哪儿了?”“姑娘,帝君的行踪不是我等能过问的。”伺候她的仙婢回了句,将刚热好的药放置在床畔的矮凳上,“先喝药吧。”花璃扫了眼药碗,热气熏着眼睛,带来丝丝的湿意。

可越发看着,她心中的怒气便翻涌的更是深重。

她一把将药碗打翻在地,看着碎裂的瓷片,眼泪顺着眼角流下。

“宣玑,我不会放过你!”花璃轻喃着,话中的杀意鲜明。

也让进来的盛灵渊听得清楚。

他站在门口处,看着神色狰狞的花璃,心中满是陌生之色。

她……真的是他认识的那个花璃么?为何会变成如今这般模样,满身杀意,动不动便要取人性命!殿内的寂静让花璃意识到了不对,睁开眼,正好对上盛灵渊复杂失望的目光。

她心中一慌,忙起身扑向盛灵渊道:“帝君!”盛灵渊却并未接住她,而是转身避过。

扑空的花璃摔倒在地,膝盖处一片火辣辣的疼痛,可比之更痛的是心中的痛。

她侧身抬头望向盛灵渊,压着喉间的酸涩,哑声道:“帝君,你……避开了我?!”盛灵渊闻言蹙了蹙眉,眼中闪过抹异样,转瞬便压了下去。

“璃儿,该说的,本帝都同你说了。

宣玑不是你能动的。”花璃闻言缄默不语,只是看着盛灵渊,最后失笑。

她的笑声中充斥着悲凉,也充斥着无尽的酸涩。

“不是我能动的?”花璃收了笑,踉跄的从地上爬起,看着盛灵渊浅声道,“那我也动过多回了!知道么,五百年前开始,她生产时的雷劫,帝子的双眼,再到她的眼,再到帝子之死,都是我一手策划的!”盛灵渊惊愕的看着花璃,神情震惊。

“帝君,我的眼从未伤过,身子也从未虚弱过!我之所以骗你就是因为我爱你,想让你心疼我。

可我没想到,你竟会为了我去设计,去骗宣玑,更没想到的是,你不仅骗了她,还骗了你自己!”花璃哭声说着,将这些年她做的事情尽数告知。

盛灵渊看着她,心口像是破了个大洞,透着无穷的冷风。

他骗了宣玑,花璃骗了他!这算不算是因果循环,善恶有报?“花璃,你真是要本帝大开眼界!”盛灵渊压着火气想要平心静气说些什么,可是被骗的愤怒以及对宣玑的愧疚淹没了他。

他手心仙力翻涌,一掌拍向花璃的腹部,重重的击在上面。

剧痛袭来,花璃摔在地上,一口鲜血猛然涌了上来,喷在灰褐的地上,留下一道深深地印记。

可这不算是什么,因为识海处传来的同才是真正的折磨。

花璃紧压着腹部,可终是难挡仙力的散去。

盛灵渊竟是一掌打散了她的识海,让她失了尽数修行!不敢置信与翻涌的痛几乎将花璃淹没,她躺在地上,翻滚着,只想要摆脱那种痛苦。

她仰头看着盛灵渊,溢出嘴边的闷哼让她根本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她真的很想问盛灵渊,曾经万年,他对她的爱都是假的么?仅仅是因为她对宣玑做的那些事,仅仅是因为她骗了他,他竟然毁了她这数万年的一切!“帝君……不!盛灵渊,这……这数万年,你可真的爱过我?!”花璃看着盛灵渊,一阵接一阵的疼痛让她不能聚精会神的等待着他的答案。

而盛灵渊,也并未回答,而是转身走了出去。

花璃躺在地上看着他的背影,满身冷汗冰凉,风吹过,更是侵入骨髓。

仅剩的清明在他毫无犹豫的离开和无尽的疼痛之中消失殆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