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情深不过相思语宣玑盛灵渊 > 第42章 断情丝
 
“我有何不敢?”宣玑看着花璃,冷声讥讽道。

花璃看着宣玑,心中的不安感像是湖水一般将她整个人都淹没。

“我说过,你们欠我的我会一样一样讨回来。

你最爱的不是盛灵渊么?我便要你亲眼看着他毁在你面前。”宣玑说着,陡然松开手。

灵玉自她掌心滑落。

那一瞬间,花璃只觉得空气都变的凝滞无比。

纵使她扑上前想要将灵玉接住,可是身无仙力的她根本什么都做不了!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灵玉掉落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而后裂成几瓣!而那声响,也打碎了她心中仅有的希冀。

“不——!”她扑在地上,泪水一瞬间弥漫了眼眶。

锋利的断面划破了她的手心,鲜血蔓延,将灵玉浸染其中。

花璃双手捧着断玉,眼中满是绝望。

宣玑将她的样子看在眼中,缓缓蹲下身道:“如今可能知道我是有多恨你了?”花璃怔怔的捧着玉,恨恨的看着宣玑。

“别这样看我,我只是将你曾经做的事,尽数还给你罢了。”宣玑说着,陡然出手抓住了花璃的手。

而后在她满身的抗拒之中,一点点将断玉从她的手中抠了出来。

断玉上满是鲜血,染红了宣玑的手。

可她根本不在意,只是看着花璃,握着玉的手中传来一阵碎裂声响。

下一瞬,无尽的粉末便顺着她的手缓缓洒了下来。

花璃满面怔忪,眼中遍布死寂。

宣玑拍了拍手,站起身道:“结束了。”花璃仰头看向她,眼泪混着血缓缓从眼眶中流出。

“杀了我吧,杀了我!”花璃歇斯底里的喊着,整个人陷入崩溃的状态之中。

宣玑看着她的模样,轻声道:“放心,我会杀了你,不过在那之前,你还需要去一个地方。”“什么……?”花璃不明所以,而宣玑似乎也没有想着要给她解答,直接带着人离开了东天帝君府。

风吹过发,带来丝丝的凉意,脸上一片干涩粘稠。

花璃跪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熟悉的景象道:“你带我来这儿是想要做什么?”宣玑闻言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眼前的一切,深吸了一口气道:“那时我便是在这儿碎了神魂的。”花璃看着洗心泉,好像明白了什么。

她缓缓站起身,直视着宣玑道:“你想让我断了情丝?”“我同你说过,盛灵渊不值得被爱。”宣玑扯了扯唇角,俯身捧起一抔洗心泉,神色怅惘。

花璃看着她的动作,眉心微蹙。

“你不愿?”宣玑看向花璃,眼中闪过抹异样。

“所以你如此对待帝君,是因为你对他的爱早就没了?”花璃看着洗心泉忽然想到了什么出声问道。

宣玑眼神一顿,而后笑了笑道:“没错,所以其实我还要谢谢盛灵渊,若非他让我到这洗心泉中走一遭,我可能真的无法绝情。”花璃沉默的看着她,讥讽一笑:“你也不是是个可怜人!帝君已死,我便是留着这无尽的情丝又有何用?倒不如如你所愿,放了他,也放了自己!”花璃边说着,一边走进洗心泉。

泉水接触到皮肤,传来一阵阵疼痛。

那种痛,像极了凡间的梳洗之刑。

泉水像是无数把铁梳子般刮过皮肤,带来极致的痛楚,更是让花璃呼痛都呼不出来。

因为那痛根本毫无规律,只是将你拉入无尽的痛苦之海,将你尽数淹没。

宣玑站在泉边,看着花璃身上的情丝一点点的被牵扯而出,看着她脸上愈发的惨白。

半个时辰过去了。

情丝断尽。

宣玑手中灵力涌出,裹着花璃将人从泉中捞出,扔在岸上。

可花璃已经没有感知了,或者说除了痛,已经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她躺在岸上,睁眼望着天空。

眼前的光明一点一点的消失,再一次的归于黑暗。

宣玑下在她眼睛上的术法,到了时限……“若是还能修出灵智,下辈子莫要这般执着了。”宣玑的声音响在耳畔,她却没有力气回答。

只觉得身子一片轻灵,再之后,便什么都感知不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