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绝世萌宝要翻天叶楚月夜墨寒 > 第2164章 葬吾于武道之巅,望我大陆
 
战场之上,火烧元神的楚月,鲜血淋漓的手,已经挖碎第十几个星阶异人的鬼兽内丹了。

换算成人族强者的话,相当于一位新晋武神,反杀了十几位武神境的强者。

然而双拳难敌四手,重新回到帝域不过两载的她,如何抵挡得过魏梦九万年的精心培养。

这场战斗,只持续了两个晚上。

帝域就已死伤惨重。

百位神庙而来的隐世强者,全军覆没。

北沐枪族,只剩下十来位受伤的强者在负隅顽抗,

武者的牺牲数量,以万为单位。

可即便如此,依旧是陆陆续续的武者前仆后继。

帝域有的是人。

光是把帝域武者全部屠杀死,都是一件难事。

这时。

两百星阶异人共同出手。

铺天盖地的力量汇聚成一座高山,直接砸向了楚月。

“噗嗤!”

楚月口吐鲜血,身躯翻滚而出,在天空划出了一条血线。

滑了很久,才堪堪稳住身形。

楚月趴在天空之上的战场,浑身都在发麻,疼痛,四肢百骸,俱已断裂。

元神上的风炙火焰,燃烧的旺盛,快把她的元神烧成灰烬,快要沦为失去智商的傻子,没有骨头的武者。

她听见,死神在风的彼岸对她呼唤。

却说全部的星阶异人,有千人之多。

齐齐出手。

力量汇合,宛如离弦之箭,飞奔向楚月。

“去死吧。”魔族公主的女婢,淡淡的道。

隐世宗族的冷如罡等人,都停下来,如看戏般望着这一箭。

不计其数的人,扑向了楚月。

黎明城内冲出的邪灵,将他们团团围住。

“小楚!”祖母歇斯底里的大喊,瞪大了一双眼睛。

众人的呼吸都屏蔽住。

关键时刻。

一剑亮云霄。

老人在尸山血海中低吟:“人皇剑法,第一剑:盾之剑!”

以剑为盾,可挡万千!

又被称之为,护徒剑!

却见漫天的生死战书在飞舞,老人趁邪灵围剿太夫人、叶无邪等人之际,冲了出来,悬在半空,灰袍飞舞,剑挽狂花,以苍老之躯,挡住了百位星阶武神的合击。

鲜血洒下。

老人大笑一声。

“老朽此生,得见帝域之合并,之团结,不虚此行。”

“魏梦,你杀不死,这天下的有志之士。”

但见血雾飘洒,老人身上无数的血窟窿,他却依旧在比划着长剑。

像是上古时期的剑法大家,在混浊的宇宙,执剑而舞,鲜血掩盖不住他的仙风道骨。

这一剑挥洒而出的血气,涌入了武道巅。

老人在风暴里面,哑声说:

“小楚,莫怕,师父在。”

“为师之幸,收小楚为徒。”

“小楚为徒不足两年,为师总是享清福,得青云,自在有风光,却从未教导你什么,从未。”

“就让为师,做一次真正的师父吧。”

“小楚。”

“来生还愿做你师父。”

“为师忘了告诉你,你是最好的楚帝,你对得住这天下人,但这天下人,对不住你。”

“葬为师于这九霄之巅,望我大陆来日的安宁。”

“……”

“人皇剑法,第二剑,师之剑!”

他共领悟人皇剑法的两剑。

两剑都是护徒剑。

师徒一载有余,缘断武道巅。

楚月睁大了眼睛看去,只看见生死战书飞扬,看见鲜血落在她的眼睛,以及风暴里的人皇剑法。

“师父……”

楚月泪如满面,痛不欲生,比全身骨头寸断还要让她绝望。

“汩汩。”鲜血狂涌而出。

从她的咽喉往外流。

血液里,鬼兽内丹的黑紫烟雾,像是蒸汽般散开。

泪水与师父落下的鲜血,从她的眼眶流淌而出。

“啊!”

她的身躯弯如长弓,如绝望的野兽嘶吼。

百位武神星阶异人之力,碾破了云鬣的躯壳。

他与他的剑,化作无数道剑光,似天女散花的流星般垂落而下。

异人之箭,只是被削弱了大部分的力量,并未因此而停下来。

朝楚月冲去的刹那,刚从雷霆路上而来的武者们不管怎样的境地都冲了上去,用自身的武体削弱异人之箭的力量。

最后一点异人之力,还在冲向楚月。

太夫人、沐凤鸣等人合力厮杀出了一个口子。

叶天帝从这突破口中掠出,跪在了楚月的身旁,右臂高高举起。

狂风掀开袖袍,露出了一整截冰冷的机械臂。

最后的异人之力,直接斩断了机械臂。

与此同时。

楚月的护国神刀和碎骨战斧,好似都有了自主意识般冲出,护在楚月身前。

它们,和叶天帝的机械臂一样,都被斩为了两段。

“小月,爹爹在。”

叶天帝用完好的另一只手,将楚月抱在了怀中。

将楚月的面庞按在自己的胸膛,不让她去看这满地血腥。

“爹。”

楚月捂在父亲的胸膛嚎啕大哭,“我没有师父了,我再也没有师父了,爹,师父没了,他没了,没了……”

她像行尸走肉,重复着这一句话。

她若未曾见过人世最真挚的感情,她的心脏和鲜血会和冰川一样的寒冷。

但她见过,碰触过,又彻底失去。

她的师父,帝域的子民,都在用血肉之躯守护武道巅,守护帝域。

这满地的尸体,是谁父亲又是谁的儿子。

是谁的女儿,又是谁的妻子。

何人不在家破人亡?

叶天帝抱住女儿温柔的安抚,红着眼睛忍住眼泪说道:“小月……”

“带她走!”

战斗之中,传来了谢青烟的声音。

谢青烟歇斯底里的喊道:“带她走啊,快带她走啊,听到没有。”

叶天帝犹豫着,挣扎着。

“带她走!”

一位被斩断了一条腿的青年,扛着残破的楚字旗帜,大喊。

“带她走!”

“带她走!”

“……”

更多的声音出现。

更多的人来抵挡黎明城的敌人。

在此之前,他们为帝域而拼。

此时此刻,他们清楚,帝域将亡,他们为楚帝而拼,拼出一条血路。

叶天帝深吸一口气,单手抱着楚月站起身来,和慕倾凰对视了眼,慕倾凰点点头。

“想走?”魏梦嗤笑:“你们,是在做梦吗?”

她刚想俯冲而下,只见“轰”的一声,武道巅发出了剧烈而可怕的响声。

楚月的凤翎战袍,也发出了一道响声。

武道巅和凤翎战袍的血色光芒充入楚月的眉间,黏合断裂的骨头。

刹那,地动山摇。

冲击之下。

楚月滚出了叶天帝的身体。

魏梦的路同时也被挡住。

她皱着眉头看去。

刺目的红雾里头,满地的尸骸和血水之中,倒地的楚月,一寸寸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染尽鲜血的凤翎战袍迎风摇摆。

她通红的眼睛,看向了魏梦。

凤翎战袍,掠出一道道光影分身。

五百道光影分身,填满战场。

俱是昔日共铸凤翎战袍的五百位分神。

彼时,他们留下了一道分身在战袍内,便去赴死上战场。

如今,血的灌溉,使沉睡了九万年的他们走出凤翎战袍。

“武神殿第一分殿,吾等五百位武神殿员,见过旧主,愿再陪吾主击退虚空之军。”

旧主……?

难道说?

如今不过二十岁的叶楚月,和九万年前舍生取义的武神殿主,是同一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