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摄政王是病娇,得宠着 > 第905章 一群马屁精
 
容战离开之前去看了眼妹妹,睡着之后的小公主看着漂亮极了,像是上等美玉做成的瓷娃娃,睫毛又长又翘,一张小脸蛋粉嫩嫩的,像是美味可口的包子,让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跟刚出生的时候完全不一样。

容战看着她,面上忍不住扬起欢喜的笑意:“不知道妹妹长大之后,是怎样倾国倾城的美人。”

南曦笑意浅浅:“容貌上是否倾城倾国不重要,长相过得去就行。”

反正她的宝贝女儿出身尊贵,又继承了容毓和她的容貌,总不可能丑到哪儿去,但女孩子最重要的其实不是美貌,而是性情和一身过人的本领。

容颜总有老去的时候,本领才是傍身的底气。

“母皇也早些休息。”容战走出来,躬身为礼,“儿臣告退了。”

南曦点头:“要是实在承受不住你父王高强度的训练,跟我说一声,我替你求个情。”

容战赧然:“母皇放心,儿臣可以的。”

南曦温柔笑了笑:“去吧。”

“儿臣告退。”

容战走出大正宫,抬头仰望着一望无际的碧蓝天空,深深吸了一口气。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父王是天底下最强的男子,身为父王的儿子,他理该做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才是,否则岂不是丢了父王母皇的脸?

容战如是想着。

然而这样洒脱的境界只维持了片刻,通往东宫的路上,二皇子殿下迈出去的每一步所牵起的疼痛都在告诉他,成为强者的过程有多难熬。

今日才刚刚是开始。

……

傍晚时分容战亲自伺候皇兄喝药,虽然楚南衣医术精湛,可汤药的味道却是苦的,容战看着碗里黑漆漆的药,闻着那股子清苦的气味,愧疚再次油然而生。

“什么表情?”轩辕昊喝着药,面色看着倒是淡定,“又不是让你喝。”

容战低声道:“我倒是愿意自己来喝,免得皇兄遭了这罪。”

轩辕昊想了想:“为兄这身体受了损伤,以后就算继承江山也保不齐能活到什么时候,战儿,你需得强大起来,万一哪天——”

“皇兄胡说什么呢?”容战脸色骤变,“皇兄乃是帝星之命,定能长命百姓,继续缔造东陵繁华盛世,绝不会有万一!”

轩辕昊皱眉:“你那么激动干什么?”

容战苍白着脸,表情愧悔自责:“皇兄说这些,就是拿刀往我心口扎。”

轩辕昊道:“我没那个意思。”

“我知道。”容战跪坐下来,抬眸看着他,“皇兄定要好好保重身体,我一定好好练武学兵法,长大之后替皇兄守卫疆土,替皇兄冲锋陷阵,皇兄要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绝不违逆皇兄一句。”

轩辕昊沉默片刻,“战儿,我方才跟你说这些不是为了试探你什么,你也不用多心,且不说身体好不好,这世上的人谁也不能保证自己可以长命百岁,我的意思是你须得拥有足够强大的本事,随时可以保护自己,同时也能在万一有意外发生的时候,承担起社稷之责,护佑天下苍生。”

说着,他淡淡道:“身在帝王之家,这是我们生来的责任。”

“我知道。”容战点头,“我不会枉顾自己的责任,只求皇兄好好保重身体,就算不能长命百岁,至少也要活到九十九……皇兄登基之后还要选秀充盈后宫,君临天下,享三宫六院,子嗣绵延,哪能整日想这些不吉利的事情?”

轩辕昊表情微妙:“九十九?”

“二殿下这话说的,”轩辕展走进来,手里端着棋盘,“都说皇帝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还从没有听说只要太子活九十九岁的。”

此言一出,轩辕昊和容战同时沉默。

容战站起身,转头看他:“我跟皇兄在说正经事。”

“我说的也是正经话。”轩辕展笑意从容温雅,把手里的棋盘放在几案上,“今天还有精力吗?要不要来一局?”

容战目光落在棋盘上,若有所思地说道:“今天不来,一个月之后应该能胜过你。”

轩辕展挑眉:“这么自信?”

“父王亲自教我,你觉得我不该自信?”容战声音极力淡定,说完看向轩辕昊,“父王说以后每天下午都要去御书房练基本功和棋艺,有父王的指点,我应该可以突飞猛进吧。”

轩辕昊点头:“一定可以。”

容战有些难为情地挠了挠鼻子:“父王虽然严厉了些,可我知道父王是为了我好,皇兄不用替我担心,我一定好好学本事,兵法谋略,骑射剑兵,定要做曜叔那样的大将军。”

“我也一样。”轩辕晖走进来,接住了容战的话头,“摄政王说过完年看我表现,若表现让他满意就赏我红缨银枪,为了那杆银枪,我豁出命去都得好好表现。”

此言一出,轩辕昊表情浮现几许微妙。

“本来太子殿下已经打算这次回来,就把轩辕弓和银枪给你们二人的。”轩辕展悠悠开口,“可惜有人作死,不但价值连城的兵器没了,反而给自己赚来一番好打……啧啧。”

轩辕晖撇嘴:“我这完全是为了跟容战共患难。”

“阿展哥哥哪壶不开提哪壶。”容战不满,“比起轩辕弓和银枪,让皇兄遭罪才最让我愧疚后悔,名弓宝枪哪比得上皇兄重要?”

轩辕展缓缓点头:“二殿下这番忠心表得不错。”

容战正要说话,却听到又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二殿下对太子一片真心,日月可鉴。”

“天地可表。”

“我们都可作证。”

傅丹青、姜烨、程萧和容臣几个少年陆续走进来,你一言我一语接了起来,最后容臣加了一句:“太子殿下对二殿下也是一片谆谆爱护之心,让人感动。”

容战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这几个趁机戏谑的家伙,皱了皱眉,转头看向轩辕昊:“皇兄,我觉得作为太子殿下的伴读,理该恭敬忠心,这几人如此大不敬的行为可视为犯上,应该好好惩罚一番,皇兄以为呢?”

轩辕昊神色淡淡:“那就罚他们给你跳支舞?”

跳舞?

容战表情一顿。

姜烨眉梢一挑:“二殿下仗势欺人不太好吧。”

“就是。”傅丹青点头,“仗着太子疼你就这般滥用私权,可不是英雄好汉所为。”

程萧附和:“二殿下以往最是心善,今天定不会做出这种仗势欺人公然报复的举动。”

“嗯,二殿下本来就善良。”容臣道,“还特别可爱。”

容战眉头皱得打结,随即撇嘴嗤笑:“一群马屁精。”

轩辕展目光微转,看着坐在窗前的太子殿下,傍晚的阳光落在他清冷俊秀的眉眼间,即便肌肤无法掩饰地透着着几许苍白之色,也丝毫不减天生的贵气。

轩辕展心里清楚,再过不久,东陵就真正是属于太子的天下了,未来数年乃至数十年,不知道他们又会缔造出怎么样一个传奇的盛世皇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