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食戟之零 > 第二十九章·集训前的序幕
 
  清晨的极星寮内。
  宿舍里的众人聚集在食堂里看着一本淡蓝色的手册,不猜就知道,这本手册就是住宿进修的介绍手册。
  这场进修可不是什么玩闹,这一点面色严肃的众人显然很是清楚。
  就连吉野悠姬这个乐天的性格在这时也是皱着眉头强笑着感叹道:“终于来了吗……”
  此时在食堂里还没有紧张感的可能只有幸平创真这个神经大条的插班生了,只见他还在拿着着手册不明所以的看着。
  有着酒红色长发的榊凉子又一次亲切的为这位插班生解释道:“小学和初中都有的吧,类似于那种到林间住个几天的。”
  “诶~,这种学校居然也有这种活动啊。”幸平创真无感的回应道,明显他还是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白鸟隼人在一旁看着己经被吓得神情呆浠,流着口水瑟瑟发抖的田所惠,白鸟隼人还是不忍心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这个还不知道自己实力的女孩在听到了住宿进修这件事后就浑身都冒着黑紫色的绝望气息,整个人的画风都变得简约化了。
  对此白鸟隼人只能说这一切都是远月的坏心眼。
  用着最可爱的语言描述着最残酷的事实,在手册上写的那些“友情与交流”啊,“一起制造更多回忆吧”啊,全都是假话。
  真正的手册内容应该是“一起制造心理阴影吧!”“无能的家伙快滚回家吧”的地狱,是毫无同情可言的修罗炼狱。
  一色慧作为曾参加过这场试炼的幸存者理所当然的为众人简单描述了一下这场活动,而在他说到幸存人数可能丢降到半数以下时,众人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田所惠更是已经安详的躺平了。
  幸平创真还是那副没什么大不了的样子,他一边看着手册一边计划道:“扑克和将棋可以带,乎机不能带……”
  “幸平,你怎么还在那么悠闲地在做出行准备啊。”吉野悠姬无语的对看正因洗澡时间太短而不满的幸平创真说道。
  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要紧张的幸平创真淡定的说出了主角的标准发言:“不是说会留下一半学生吗,只要我们全部都成为那留下来的半数就行了嘛。”
  嗯,这不现实,但很幸平创真。白鸟隼人如此想到。
  这槽点满满的发言让白鸟隼人感觉自己已经出戏出到了圆不回来的地步。
  拜此所赐,白鸟隼人完全没有跟上众人那打鸡血的进程,但他也是被雷的暂时不紧张了,他也姑且算是被安慰了。
  ………
  三天后,早上6点。
  收拾好了行李的一群人准时来到了集合地点,看着那排列整齐的大客车们,白鸟隼人不由得一阵胃疼。
  田所惠也是楞楞向说道:“肚子好疼…”
  看,这么想的虽然不只有他一个。
  “感觉已经越来越习惯这种阵势了,很好,走吧向着友情与交流的地狱集训前进。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不会惊讶的。”我们的热血主角如此说到道。
  这引得白鸟隼人尬笑着想到,好像最能搞事的就是你吧,红毛哈士奇君。
  鸠兹。远月第九十二期近千名学生。他说了,他们的初次征程。在这场征程里,真正的郁闷会开始绽放她们独特的光芒。
  当天下午。远月的学生们来到了远月度假村的主建筑,一栋高得可怕的豪华酒店门前。
  简单放了下行李,人们就来到了会议厅里,会议厅整体都是红金二色。奢靡的配色和高端气氛没有让这里面的学生得到成为上流人士的满足感。
  他们此刻感受到的更多的是来自这正式会议厅的压迫感,心态不好的人已经开始在一旁的椅子上闷闷不乐地呆坐着。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有着近千名学生的会议厅里竟然连一丝声音都听不到,紧张在这无声的土壤中发酵。
  不断地拷问着学生们的心态,化为压力赘在每个人的心头上,白鸟隼人也能深刻体会到这种感受。
  他虽然能做出极为美味的料理,看起来也很像那么回事儿,但是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的一切是多么的虚浮。
  他学习料理的时间不过三年,三年,显然是不够支撑起一个好厨师的。
  他那光鲜的表现下,有的是飘摇欲坠的基础。
  料理直觉,料理感度,常识性的料理基础,从小开始的料理熏陶这些他全都没有。
  他就是一个标准的学院派,对于实战经验有着根本性的不足。
  如果没有图鉴,可以略微扶正他的前路的话,白鸟隼人可能早就成为了被淘汰的一员了。
  “有段时间没见了,肉魅。”没心没肺的幸平创真轻松的向着水户郁魅打着招呼。
  这声音也在不知不觉中缓和了极星寮众人的紧张情绪,只不过这也让更多的人注意到了这边,为幸平创真自己树立了更多的敌人罢了。
  “早上好,各位。接下来由我简单介绍下本次集训的内容。”不会笑的料理人。——夏佩尔老师严肃的声音终于宣布了会议的开始。
  “日程共计六天五夜,各位会被分为许多小组你们要在连续几天内处理各种料理相关的课题。”
  “讲师给出的评价靠后的学生就丧失集训资格,会遭到学园的强制遣返并且会被退学。”
  “关于课题的审查,我们请了几位客座讲师。”
  “为了这次集训,从百忙之中抽身前来的。”
  “远月学园的毕业生们。”
  随着话音落下,集训的恶鬼们,在各自方面达到顶点的,从个位数的毕业率中脱颖而出的毕业生们走上了台。
  顶着淡红色短发,露着自信笑容的四宫小次郎轻嗅了一下空气,然后伸出手指指着幸平创真说道:“那边那个,从前往后数第九排,眉上有伤的少年。”
  幸平创真指了指自己示意。
  “抱歉抱歉,是你旁边的那个。”幸平创真身边的一名学员指了指自己,然后就听到四宫小次郎说道:“没错,就是你。退学。你可以回去了。”
  不出所料,名场面出现了。四宫小次郎这个严格到神经质的家伙以对方发胶上有柑橘味香气这一原因劝退了一名学生。
  就此,此次活动的紧张气氛终于来到了顶点。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