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诸界之深渊恶魔 > 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三年的倒计时
 
  平静且从容的回答了【婠婠】以后。

  看着心情放松下来对方。

  奥尔蕯迦原本挺直的腰杆,缓缓地埋低了一下。

  上半身以一种俯视前方的姿势,伸出自己的手掌,轻轻摸了摸【婠婠】那昂起头颅正仰视着自己的脸庞。

  感受着对方雪白无暇的肌肤下面所蕴含的力量。

  奥尔蕯迦还算满意的评价道:

  “看来这段时间你并没有堕怠了自己的修行。”

  “倒也不枉我专门过来一趟。”

  听到这话。

  用自己那柔软的脸庞,恍若宠物讨好主人一般,摩擦了一下奥尔蕯迦的掌心后。

  【婠婠】那原本面无表情的脸庞也是随即展露出了笑意:

  “难不成,您这一次过来就是为了夸奖我吗?”

  这些年。

  由于时不时就有一些家伙被不知名的势力从外界抓过来。

  所以,【婠婠】与很多存在都很清楚的知道着,这个由诸多【时空】汇聚而成的【聚合型时空】,尽管疆域无边无际,但本质上其实就是一个大型的笼子罢了。

  一个不知道因何建立的笼子!

  对此情况感觉不明所以的无数受害者,一个个都本能的深感不安着,不断猜测那些把自己抓进来以后,却毫无动静的强者们,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又是否会伤及自身性命?

  其中。

  由于过往与奥尔蕯迦有过很多交流的缘故,【婠婠】则是显得最为的淡定。

  甚至。

  无声无息间,直接把自己当成某种意义上的狱卒。

  想要替奥尔蕯迦看好这群不大安分的家伙。

  眼下。

  面对想要获得自己夸奖的【婠婠】,奥尔蕯迦先是很随意的笑了笑,然后随手一拽,便将对方给拉进自己怀里。

  神色很悠哉的笑着解释道:

  “夸奖?”

  “那只是顺带的而已。”

  “这里的情况即将迎来下一阶段的变化。”

  “所以,我是来带你走的。”

  “当然,如果你想的话,你的属下们也可以跟着走。”

  虽然谈不上多深的感情。

  但【婠婠】好歹是自己的贴身侍女之一。

  效忠了自己多年。

  作为一个念着旧情的家伙。

  奥尔蕯迦自然是不会将之与其他家伙一视同仁的处理掉。

  就连对方的属下们,奥尔蕯迦也并不介意给条活路。

  反正。

  多那些不多,少那些不少。

  洒洒水罢了~

  “下一阶段?”

  而听闻奥尔蕯迦那意料之外的回答,没有去在意自己被对方搂在怀里的情况,捕捉到了关键信息的【婠婠】,心里瞬间萌生出了某些猜想……

  一些对于其余存在来说,很可能是惊天噩耗的猜想!

  此时,知道对方在想着什么的奥尔蕯迦也没有卖关子。

  很直接的就继续解释道:

  “对,下一阶段。”

  “如同厨房里面的各种食材被准备完毕后,就可以开始正式准备做菜一样。”

  “现在的话,我也差不多是时候处理掉这里面的所有一切了。”

  “不管是那些【穿越者】,还是【重生者】、【转生者】……又或者是那所谓的【主神空间】、【死神乐园】……不久的将来,他们全都要死于我手。”

  奥尔蕯迦的言语间。

  满是种云淡风轻的味道。

  没有显露出任何的郑重之色。

  更没有表现出哪怕一丁点的肃穆神情。

  但那随意至极的语气,却又仿佛正在诉说着世间的绝对真理。

  只是在旁边简单的聆听着那些话语罢了,【婠婠】与那个侍女就已然顺着莫名的联系,透过虚妄的【未来】,看到了无穷无尽的尸骸遍布自身视线里面的每一个角落,看到了脚下这块庞大至极的陆地被粉碎成无穷的尘埃,看到了那盘踞于遥远之地,疆域横跨无数个【宇宙】、【维度】、【次元】……的诸多跨时空势力被一一的屠戮殆尽,彻底走向消亡……

  面对那流转于眼中的景象。

  下意识间,侍女本就匍匐于地面的身体也是更低了几分。

  就连原本正在下意识的胡思乱想着的大脑,都在极度的恐惧中,被瞬间放空了所有的想法,不敢再去思考事情。

  恍惚间。

  此时此刻的她,感觉自己已经嗅到了股浓烈无比的血腥味。

  而感受到侍女的畏惧。

  同样从奥尔蕯迦的话语中,嗅到了血腥味,那倾尽自身所有力量都无法洗去的血腥味的【婠婠】。

  最终。

  只能是情不自禁的感叹道。

  “……您真是不管走到哪里,都会带来尸山血海与腥风血雨呢……”

  时至今日都不清楚奥尔蕯迦到底有多强的她。

  虽然不大清楚那些【穿越者】、【重生者】、【主神空间】……究竟隐藏着何等底牌。

  但她却很清楚,奥尔蕯迦的力量是他们绝对无法违背的事物。

  双方之间的实力。

  存在着根本性的断层。

  即使毫不保留的并肩齐上。

  即使所有强者的实力互相叠加起来算作一个。

  那也依旧是毫无胜算。

  因为呀……

  作为【他化大自在深红天魔观想图录】的修行者。

  与奥尔蕯迦之间存在着隐晦联系的她。

  能够隐隐约约的感受得到,奥尔蕯迦体内那些正处于沉寂状态的力量是何等可怖。

  仅仅只是略微的感觉到了一点部分气息而已。

  她就本能的感受到了不可战胜感与不可抵抗感。

  无关胜负。

  也无关决心。

  在那绝对的差距下。

  她甚至……连抵抗奥尔蕯迦的想法都无法升起。

  哪怕是除开了【他化大自在深红天魔观想图录】所带的各种影响也一样。

  沉默了一会儿后。

  知晓自己无法改变奥尔蕯迦想法的她,随即座在奥尔蕯迦的怀里,将目光看向那还匍匐于地面的侍女,冷声吩咐道:

  “你先下去吧。”

  “顺便让所有支部的己方人员全部通过利益交换的方式,放弃掉外部的领土,换取成各种相对好处理的便携资源,即刻回归宗门总部报到……”

  得到命令。

  原本还有点担心自己听到不该听的信息后,而会被灭口掉的侍女,不敢有任何的犹豫,当即就应道:

  “是!!”

  心中更是发自内心的感激着【婠婠】。

  认为对方是在替自己解围。

  如若不然。

  在她看来的话。

  奥尔蕯迦很可能随手就把听到不该听的秘密的自己给抹杀掉。

  当然,实际上的话。

  从头到尾。

  奥尔蕯迦根本没有在意过她。

  更没有在意过所谓的消息会不会被泄露出去。

  毕竟,知道与不知道,又能有什么差别?

  显而易见。

  没有差别。

  依旧是群覆手可灭的杂鱼。

  对方最大的价值,就是成为奥尔蕯迦下一步行动的基石。

  “三年,够了吧?”

  听到这话。

  知道奥尔蕯迦说的是他留给自己各个手下从远方撤回本部的倒计时的【婠婠】,当即神情温顺的点点头:

  “够了,感谢您能够给予他们一条生路。”

  “无妨,三年而已,反正也和三秒没有多大的区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