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联盟:重铸国产中单荣光! > 第二十四章 预判还是极限反应?(今天还是求推荐票的一天~)
 
  在这场比赛开始之前,YM怎么都想不到,选到麦林炮手这个推塔利器的他们,居然是先被拆掉一血塔的那一方。

  “没想到RYL今天会拿出这样一套支援拆塔流体系。”

  左边的解说感叹道,随即向自己的搭档提了个问题:“你说赛场上经常出现的英雄里面,有没有比杰斯加克烈的组合拆塔速度还要快的?”

  “嗯……如果单论拆塔速度的话,贾克斯说不定能比得上杰斯,不过很少有上单能跟杰斯一样远距离点塔,等等,如果是纳尔带爆破的话应该拆的会更快一点。”

  这种展现自身游戏理解的机会是每一个力求上进的解说都渴望的,所以右边的解说费劲心思,想要找到中单英雄里拆塔速度快的英雄,可最终他还是摇了摇头:“中路应该没有比克烈拆塔速度还快的了,传统法师基本上都不会带爆破,就算是余震丽桑卓攻速跟伤害也不能跟克烈比啊。”

  “我倒是想到一个,中单小炮带爆破,然后克烈去上路,这应该是效率最快的上中拆塔组合了。”

  左边的解说接着总结了一句:“这么一看,从bp阶段RYL就做好了设计,这套战术很强啊!”

  是的,这套阵容正是RYL跟rng的训练赛打完以后,sereno跟队员们商讨构建的新体系,而且根据季光与cryin截然不同的英雄池,加上次级联赛更注重前期节奏的特性,舍弃掉RNG中路后期法核的打法,转而凭借季光擅长的鳄鱼跟克烈之类战士英雄,来换取更强的前期作战与游走支援能力。

  几次训练赛打下来,RYL逐渐意识到克烈这个英雄的拆塔能力有点夸张,因此将防御塔镀层列为战术体系的重点,事实证明,效果非常出色。

  “我现在怎么玩?”

  初次遇见这套体系的小草包都快晕了,上一场也是这样14分钟前被对面拆掉中路一塔,那还是因为自家队友来迟一步,可是这回YM的野辅可都是在看见对面打野出现在中路就往这儿靠近,结果对面做出星蚀的上单杰斯跟着过来,手持海克斯科技重炮一轰,岩雀跟牛头都得掉半血,压根阻止不了对面拆塔!

  “换线吧,双人路去中,辛德拉去下发育。”

  Heng的心绪已经乱了,进入转线节奏以后,岩雀已经很难有gank的机会,阿修罗虽然没闪,可是狂风之力已经买了出来,何况霞还有漫天飞羽,轻而易举就能躲掉岩雀抬手明显的岩突,中路的克烈同样有渴血战斧,高额的韧性加独特的上马机制,heng不敢保证自己去gank会不会导致自己被反杀。

  算来算去,YM就只有杀杰斯最为合适,结果xiaoxu根本就不去带兵线,始终跟着队友靠EQ加强炮提供超远距离的火力压制,这就让heng无比头疼,他们这个阵容没人能顶在前面抗杰斯的EQ,而且开团距离还很短,继续这样被拉扯,等同于慢性死亡。

  RYL在推掉中塔以后就去拿了第二条小龙,这局的龙魂节奏很慢,15分钟双方各自一条小龙,意味着至少要等到30分钟以后才有可能会有一方的龙魂刷新,这时打的快一点的队伍说不定都靠男爵buff推平对面主基地了。

  “咱们是跟对面换资源,还是打架?”

  YM的adc忍不住问道,现在RYL执行的策略是让有tp的克烈在上路单带,其余四名队员推过中路兵线再往下路逼近,要陆续将YM的所有外塔全部都拆掉。

  这时YM唯一发育有点领先的小炮已经是海妖杀手加黄叉,除了牛头以外,其余的位置也都基本上有了神话装,要是团战能开起来,他们还有取胜的机会。

  “打吧,咱们运营不过对面的。”

  打到现在,YM这群刚踏入次级联赛的选手们终于体会到他们跟经验老道的俱乐部二队间存在的差距,那既然运营比不过,还不如真刀真枪的干上一架。

  可团战不是说开就能开的,好在牛头还有闪现二连,在RYL拆掉下路一塔想要后撤时,牛头没有去赌阿修罗能不能反过来用漫天飞羽躲自己的控制,而是选择控制了一个更稳妥的目标——芮尔。

  Bunny根本没想到对面辅助会突如其来的开自己,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做出任何操作就被击飞到空中,在看到小炮跳过来想补伤害时,芮尔第一时间WR连招想要反打,结果没想到YM的adc向侧面闪现,躲掉关键控制,并以最快速度点爆了E【爆破火花】,刷新了自己火箭跳跃的cd。

  牛头开启大招坚定意志解除芮尔E【挥斥】的眩晕效果,闪现跟上由于失去坐骑导致移速无比缓慢的bunny,再拍一记眩晕,岩雀用墙幔封锁住霞跟莉莉娅,正面的Xiaoxu被辛德拉的弱者退散所威慑,不敢切换至锤形态打爆发,小心谨慎的游离在战局边缘。

  季光与晴天先后亮起tp,克烈的传送落点就在YM的面前,小草包卡好时机释放弱者退散,暗黑法球压中了季光的起身,heng立即跟上岩突与撒石阵,一套爆发将眩晕状态的斯嘎尔的生命值打没了大半。

  我发现勇气根本没有意义,只有完全的疯狂才有价值!

  血量下去一半的季光根本不惧,闪现E【比武】冲到崔丝塔娜脸上,近距离丢出的飞索捕熊器命中,诺克萨斯第一军团的高阶上校准将,统领第三支援部队和炮兵先遣连的克烈上将挥动手中的战斧,一刀刀劈在同为约德尔人的同胞身上!

  战锤时间!

  Xiaoxu没有错过季光为他创造的大好机会,塔利斯议员挥动手中的海克斯重锤自苍穹跃下,恐怖的伤害直接将反应不及的岩雀的血量打没一半,吓了一跳的heng赶紧向河道闪现,可即便他有灵光披风加水上行走的双重移速加成,Xiaoxu同样有相位猛冲跟加速之门,三两步就追上岩雀,用炮形态将其击杀。

  “怎么这么肉!?”

  而在正面的麦林炮手被克烈夸张的坦度吓到了,没有丛刃跟E【爆破火花】的小炮输出能力远不如别的adc,而辛德拉R【能量倾泻】的爆发被渴血战斧几乎抵消,再按照这个血量下降速率,他怀疑自己等不到克烈下马就得先死!

  眼看小炮半血都要没了,YM的adc赶紧先治疗给自己奶上一口,接着抬起炮口,R【毁灭射击】锁定了克烈。

  “什么情况?!克烈用大招挡住了小炮的击退?!”

  自从上一局阿卡丽拿下五杀以后,解说台左侧的男解说就一直在关注着季光的团战发挥,注意到了这转瞬即逝的细节!

  YM的adc看见预想中的击退效果并没有出现一下慌了神,下意识的W【火箭跳跃】向背后跳起,可他马上就后悔了,崔丝塔娜刚起跳到最高点,就被克烈硬生生的给撞了下来!

  克烈的R【冲啊——】分为两段效果,第一段能够为队友提供移速加成,而第二段则是在一段的路径中有敌方英雄方会触发,效果不仅包括自动锁定敌方英雄,还有连官方跟掌上英雄联盟都没有记载的击退效果!

  这下崔丝塔娜没有了任何逃生手段,被季光一路追着乱砍,临死之前打光了斯嘎尔的血条,没了坐骑的克烈反而更加疯狂,先是用开枪的后坐力反向躲开辛德拉的念力操控减速,再迈开双腿飞速赶向辛德拉,小炮的阵亡导致克烈初始就有20点怒气,小草包不清楚克烈的怒气机制,看到克烈的怒气条由白变黄就失去了对拼的勇气,赶紧闪现往二塔下逃生。

  至于正面tp下来的晴天,就得为他第一件星蚀的出装付出代价了,即便他的输出很高,可没技能的辅助牛头如何能帮他创造进场输出的环境?

  灵巧的莉莉娅挥动树枝唱响摇篮曲,暗裔剑魔就得乖乖进入梦乡,阿修罗紧跟着将其禁锢住,跟杀完岩雀的杰斯一同清扫掉剑魔跟没闪的牛头。

  一换四,YM团战再次溃败,队员们已经不知道这局该怎么玩了,运营被对面玩弄于鼓掌,团战还拼不过操作,那他们还有什么机会?

  “刚才克烈应该是预判小炮的大招吧?如果是反应就太夸张了点。”

  留意到这一细节的解说产生了怀疑,而他的搭档水平就有些有些不够,都没看见小炮是什么时候用的大招,还好导播很快就把刚才的回放播了出来。

  “让我们来看看当时发生了什么。”

  在解说的提示下,这回观众们有了心理准备,这回导播表现出了足够的水准,将视角聚焦在克烈的身上,再用0.5倍速慢放让所有人目睹双方交锋的细节。

  在小炮抬起手的瞬间,克烈跃至空中,将斯嘎尔滚成球形,做出如马戏团小丑脚踏皮球的滑稽动作,爆裂射击落在克烈身上,跳出一行“无法阻挡”的小字。

  “这……看起来真的是靠反应挡的技能?!”

  解说有些难以置信的喊了起来,克烈看起来的确是等到小炮的大招出手才释放的大招!

  【卧槽,兄弟们有挂!】

  【这应该是预判吧,纯反应那还是人吗?】

  【还好吧,没iboy盲视野躲大招那么离谱。】

  弹幕议论纷纷,很多人觉得这是炸胡,虽然小炮大招的动作跟普通攻击不同,有一个从左往右甩炮口的动画效果,可这个动画持续时间连一秒都不到,在混乱的战局中,真的有人能反应过过来吗?

  “是带了点预判。”

  季光在语音里跟提问的阿修罗解释道,实际上他看的并不是小炮的抬手动作,而是对面的攻击节奏,在高端玩家手中,崔丝塔娜有个释放大招的操作习惯就是AR,这一操作技巧能够在敌人被击退的同时多打出一记普攻,在靠E【爆破火花】刷新W【火箭跳跃】冷却时非常有用。

  当时季光就是猜到对面会用AR的技巧,面对克烈的贴身肉搏,YM的adc始终保持着走A,在拉扯之余打足输出,当他看清小炮普攻以后没有转头移动,就果断释放了克烈大招。

  “那也挺离谱的。”

  阿修罗听完以后打了个寒颤,小炮回头顶多比正常释放大招多个零点几秒的反应时间,季光都能用来布局,说明反应速度绝对比他要快至少一个等级,假如他知道季光有能够提升反应力的系统,可能就不会那么奇怪了。“准备控第二条先锋吧。”

  季光继续指挥道,这场比赛RYL的经济领先基本上都来自于防御塔,这回算是拉开不少人头比,有了经济支撑,再来控制中立资源就会变得无比简单,RYL小龙先锋全收,继续复制上一局的推进思路。

  三路外塔全部拆掉,YM的发育空间被迫收缩,但凡有人敢把兵线单独往外带,就会有个神出鬼没的克烈大招带队友一起gank,接下来的几分钟里,晴天就被这样连续搞了两次,导致剑魔的发育过程大幅度延后,20分钟出头对面杰斯都两件半了,他血手都还没做出来呢。

  “对面感觉已经在打大龙了。”

  望着自家漆黑一片的上半部野区,heng连指挥都没有底气,野区大片视野沦陷,他这个打野是最难熬的,莉莉娅刷野速度何等快,三个技能用完一组野怪基本上就打的差不多了,有时进了野区看见空荡荡的野怪营地,heng就很想质问对面的RYL:

  你们还是不是人啊,瞧瞧塔利娅那瘦骨嶙峋的样子,给她吃顿饱的不行吗?!

  “那要不让了吧?”

  小草包不确定的道,现在主动权完全在对面手中,万一YM真的想过来争夺男爵,RYL完全可以靠克烈大招带队全员离开龙坑,跟他们打团。

  “肯定得让,而且对面说不定这时候都已经……”

  Heng的话音未落,整个召唤师峡谷里传出一声纳什男爵的哀鸣,他不禁苦笑一声,杰斯,莉莉娅,克烈跟霞,这四个输出凑在一起,效率何其恐怖,从开打到击杀男爵,时间花费都不到30秒。

  面对RYL的推进,YM全员防守高地,只不过他们都清楚,这应该是他们的最后一波团战了。

  克烈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顶塔,给直播间的观众们展示了为什么渴血战斧加血手就是版本答案,承受大量输出的克烈靠凯旋跟参与击杀后的怒气回复,在重新上马后带着几乎满血的生命值,与队友一路高歌猛进。

  当自家的基地水晶化为碎片飞散之时,YM竟是生出一股如释重负的情绪,他们....终于不用再听到克烈开启大招的音效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