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从紫罗兰开始的无限穿越 > 124、达成同盟
 
  “不过放心吧,根据进度,我们只是暂时定位了而已,并没有靠近那片森林。”兰说,“因为里面说不定还会有埋伏,所以距离真正的突袭开始还有一些日子,艾斯德斯准备打夜袭一个措手不及。”

  “所以……你的条件是?”

  “昨晚,你应该在安宁道的教堂建筑内吧。”兰说,“我需要你告诉我,你昨晚究竟遇到了谁。”

  “这就是条件?”

  “没错,”兰说,“在你放跑了那女孩后,艾斯德斯命令我们搜查了建筑,而在主建筑的四个入口内部,都出现了打斗的痕迹,可据镇守那里的护卫却对此没有印象……你们昨晚究竟在跟谁战斗?”

  “一个组织而已。”路叶说,“这对你很重要吗?”

  “非常重要,人之行事皆有目的,我就是为此而来的。”

  路叶看不出兰有在开玩笑,或是在套话。

  很难想象兰这种人居然露出这种眼神。

  他的目光很认真,认真到简直要杀人的地步。

  “好吧,我不知道你跟他们是不是有仇……那是个叫做‘狂野猎犬’的组织。”路叶说。

  “你见过他们了吗?”兰问。

  “这不是废话么,但不是全部,我见到的只有两个,一个外表像是孩子的女人,还有一个是白头发,脸上带疤痕的男人,满意了吗?”

  “那你的队友一定知道剩下的人的面貌。”兰说着,将怀里的一张纸拿了出来,交给路叶,“等你跟你队友联系的时候,记得问一下他们是不是有见过上面这个人。”

  原来是张画像啊……

  路叶接过一看,却感到有些疑惑。

  因为纸上画着的,并非是一张人脸,而是一个小丑的全身画。夸张的紫色服饰,体态肥胖的身躯,以及那脸上滑稽的油彩让路叶觉得这家伙是不是有些神经质。

  除了精神病之外,估计也没什么人会把小丑服饰当作日常便服来穿。

  同时兰的行为也让路叶不解,画中的这家伙,脸上的妆太浓了,根本无法看出他的真实样貌。

  “要知道……帝都内的马戏团也有不少,小丑也很多。”路叶将画放在枕边,“而且这家伙画的妆这么浓的,脸都没露,一巴掌下去得沾一手白粉……万一我的同伴们认不出来怎么办?”

  “不会的,这就是他的真面目。”兰的话语不同之前那样,变得十分冷漠,“这家伙是个以虐杀孩子为乐的变态,他不会卸妆,因为他脸上的白粉是被他杀死的小孩们的骨灰做成的粉底,他将其视为战利品,所以不会将其卸掉。”

  “牛逼,还有这种粉底的!?”路叶惊了。

  拿骨灰来做粉底,真有你的。

  现在想来……吸血女,疤痕男,这个小队还真是变态齐聚啊!

  霎时间,路叶对“狂野猎犬”的厌恶度又上升了一个层次。

  “你之前认识他?”路叶问道。

  从兰的描述来看,他似乎认识这个叫尚普的小丑,而且还有点了解。

  说不定可以从兰的口中得到一些有关于“狂野猎犬”的消息。

  吸血的女人……

  以及瞬间移动的席拉……

  种种迹象表明,那个小队也不一般,多半身怀帝具。

  “我来到帝都,就是为了这个人,他的名字叫做尚普。”兰的语气十分冰冷,“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告发你,是因为我在建筑中找到了冰霜、火焰以及腐蚀的痕迹,那就是他的帝具——大投手。”

  “我之前也说过,我只是个乡下的老师,”兰说,“学生们都是些孤儿,他们的父大多都被征去了战场,母亲要么病死,要么抛弃了他们,我不忍心看着他们长大变成盗贼或是匪徒,所以跟妻子商量了一下,在镇子上建了一个学校,希望他们长大以后能去帝都谋生。”

  “然而在半年前的某天,帝都中部的汝窑边上的农村来了一个小丑,他驾驶着马车,车上挂满了彩色气球,一下就吸引了很多孩子们的注意。当时我以为他就是个卖艺为生的家伙而已,也就没有生出什么警戒,现在想来真是太蠢了……”

  “孩子们死了?”路叶猜到了后续发展,“可你不是有帝具么?”

  “我是有帝具没错,”兰的声音有些颤抖,“但孩子们并不是因为我实力不济而被杀,而是因为我的愚蠢……尚普在镇子上呆了一些时日,凭借着演技,不仅取得了孩子们的喜爱,也取得了镇上的居民们的信任,当然也包括我的。某天我收到了一封信,临时要外出一趟,大概一天的时间,所以就把孩子们交给了那家伙照看……因为他是我在乡下认识的为数不多的有些知识的家伙,可等到我回去的时候……孩子们已经死了,直到现在,我每天还能再梦里梦到他们,上一秒我还在教书,下一秒就是血淋淋的教师,他们的表情永远定格在扭曲的一刻,他们是被活活折磨死的。”

  “节哀。”路叶说,“只能说那封信来得不是时候。”

  “不……”兰的表情阴沉,“后来我才知道,那封信就是尚普寄给我的。”

  “好了,我算是知道你要什么了。”路叶说,“你要我给出尚普的消息对吧,这点我可以答应你,因为出于某种原因,我也在追查狂野猎犬,之后我会帮你打听一下的……那我们算达成同盟了?”

  “当然,”兰说,“我也会按照约定,帮助革命军的。”

  “痛快,不过难道你就不怕暴露吗?”

  “并不,如果你们遭了殃,我会第一时间把我自己撇干净的。”兰说,“而且我也不喜欢现在的这个帝都,当时学生们被虐杀的事情在那一带闹得很大,而当地为了保护治安名声将消息隐瞒了下去,只有我的妻子悄悄将这件事上报了,但也没能得到任何答复……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是想让这个国家进行一次颠覆性的改革。”

  “我知道了,”路叶说,“那可以告诉我有关‘狂野猎犬’的消息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