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唐音阁 > 国公凶猛 > 第九百二十一章 说一说你的条件
 
唐傲可以不顾旁人的看法,但却不能不管子孙后代的看法,他要做出一个榜样来,那就不能与自己的父皇发生争执,至少非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是不能这样去做的。

严福正是看透了这一点,才敢如此和驿站的官员这般去说。而当事情传到了皇宫中唐傲的耳中时,他就知道是要见一见严福的时候了。

“下面的事情安排的如何了?”唐傲先是看向一旁的石磊出声问着,如果他的计划还没有完成的话,他还是会想办法继续的托下去。

“少爷,都已经安排好了,他们都表示愿意支持您。”石磊自然知晓自家少爷问的是什么,当下便痛快的回答着。话说这几天来他们可是一刻都没有得闲,便是唐傲本人也是早出晚归,见了不少人,收获了不少的民心。现在大局以定,是可以执行下一个计划的时候。

“好,即是如此,通知下去,宣严福明天入宫。”唐傲点了点头,应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的,虽然这样做让他有些不舍,但为了大局,为了名声,有些让步也是不得不做。

次日一早,严福换了一身蟒袍太监总管服,打扮的是十分的正式,在二十余人的保护下由驿站向着皇宫中而去。

丝毫没有要隐藏身形的意思,一路穿街而行的路上,严福拿出了旌节,打出了乾文帝使臣的仪仗,倒是弄出了轰轰烈烈之感。这一幕也被不少的城内百姓所看到。

弄这么一出,严福就是意在告诉所有人,他严福来了,他代表着乾文帝陛下来了。这样唐傲就是想要隐瞒都做不到,到时候就必须要面对着选择的问题。

严福是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来到了大乾皇宫,在这里见到了石磊一行人,他们安安分分的行了礼,迎接着严福等入向着皇宫深处而去。

越是往里面走,严福身边的人就越少,原本的二十多人,在几处路口时分别被挡下了一些人,直到最后的时候,只剩下了严福和赵青扬两人时,在最后一道大门之前,石磊伸手挡下了赵青扬,“我家殿下说了,只见严总管一人。”

“某是皇帝钦封的副使,为何不能进入其中。”赵青扬还梗着脖子一脸不悦的说着。

只是石磊连多看对方一眼都没有,转身就向着严福弯了弯腰道:“严总管,这边请。”

被人无视的赵青扬自然是十分的生气,还想跟着走上前来,但早有六名大汉将军挡在其路上,那强壮的体格,一身的杀气让赵青扬竟然感觉到一股危险之感。

他有一种感觉,如果自已真敢硬闯的话,怕是这六人就会真的给自已好看。杀了自己倒不至于,但把自已打成重伤还是可以做到的。

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再加上严福又没有发话,不管心中有多大的怨气,此刻也就只能站于原地,不敢再向前一步。

倒是严福,把这一切看在眼中,却是一点的意外之感都没有。赵青扬本来就是负责保护自已的安全,给他一个副使的名头只是样子货而已,真涉及到与唐傲谈判的时候,是起不到丝毫作用的。“石护卫长,还要麻烦你带路了。”

说起来,以前严福与石磊就相识,只是当时地位悬殊的厉害,现在一切都反了过来,倒是显得严福的地位变得弱势了。

“好说,严总管这边请。”石磊呵呵的笑着,在前面领路带着严福向着养心殿而去。

养心殿,是乾文帝以前处理国家大事的地方,殿还是这个殿,并没有什么大的改动,所不同的是,这里的主人已经换成了更为年轻的唐傲。

养心殿中,严福迈步而入,终于在这里看到了一身三珠皇子服的唐傲。石磊也仅仅只是在殿外便站定,没有丝毫要前进一步的意思,显然他也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他是插不上手的。

“奴才严福见过吉王殿下。”一看到唐傲之后,严福便躬身行礼。

“严总管客气了,请起身吧。”唐傲脸上挂着微笑,指了指那早就摆好的一套桌椅之前,率先就座了下去。

唐傲没有座到那张代表着身份像征的金龙椅上,如果他真的那样做了,是很容易被人诟病的,所以他特意准备出了一张桌子与严福准备接下来的交谈。

严福道了一声谢,接着就在唐傲的对面座了下来。

桌子上已经摆好两盘小菜,外加一壶下好的英雄醉,两人持杯而视,各自笑了笑先对饮了一杯。

怕是之前谁都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环境之中,两人再一次见面吧。又想到了这些年中间发生的这些事情,不由都有些感概般的叹了一声世事无常。

所谓的缅怀不过就是转瞬而逝,接下来两人在对视的时候,严福便开先了口,告起了状。而所告之人便是在城门处拦着他的那位连长,在他看来,明知道自己的身份,这敢挡着自已,这分明就是在藐视着皇权,是必须要重处的。

“吉王殿下,下面的人如此不懂事,是必须要严惩的,还请吉王殿下能够给一个交待。回头老奴见到陛下的时候,也好有一个说法。”一开口,严福便有些咄咄逼人的说着,似乎已然把这件事情给定性了一般。

但唐傲是什么人,怎会因为严福的两句话而就随意的去责罚下面的一位军官呢?更不要说,这位军官还是奉了自已的命令,做得很好,若是因此而被惩罚了,那其它的军官会如何去看待自已?

轻轻摇了摇头,唐傲也开了口,“严总管,事情没有你说的那般严重,那位连长只是依令行事,是没有什么错的。相反还有功,一会本王便会重赏他,所以这件事情还是不要再说了。”

唐傲摆了摆手,很是风轻云淡般的回了这么一句。

看似很随意的这么一句话,听到了严福的耳中,确是让其眼中闪过了一道阴霾之意。

原本就是一个小小的连长,在大乾军中也仅仅只是一个百夫长而已。他的死活是不会放在严福的眼中。但他还是把这件事情给说了出来,无非就是想要借此来试探一下唐傲的态度而已。

若是自已提了出来,唐傲就收拾了此人的话,那足以说明,对方是有顾忌的,这对接下来的谈判就等于是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但现在唐傲直言拒绝了,这是不是说明他的翅膀已经硬了,已经可以无视乾文帝的圣意了呢?

严福还在心中消化着唐傲的回答,以及猜测着对方的态度时。唐傲开口了,“严总管,你我皆是聪明人,这种试探的小手段就不必了。还是直言这一次来的使命好了,本王也很想知道,父皇派你来到底是什么意思?”

唐傲的开门见山让严福先是一愣,接着就是在心中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这是对方看透了自已的心思。即是如此,他便也不好在装糊涂,这便也是直言而道:“即是吉王殿下这般说了,老奴便直言好了。吉王殿下,陛下对于你能够带领着大乾军重占大梁城的事情十分的欣慰。陛下说,就知道吉王能力非凡,现在事实证明了一切,朕心甚慰。陛下说,稍后他就会带大军来到大梁城,重新的接管这里;陛下说...”

“好了,好了。”唐傲抬抬手,打住了严福的长篇大论。“严总管,本王·占据了大梁,那是靠着自身实力打下来的,还有就是花了真金白银才买下了这里,现在父皇仅仅只是几句表扬的话就想重占大梁城,是不是太过儿戏了一些呢?还是说一说你们的条件吧。”

对于乾文帝想要重占大梁城,唐傲可谓是早有准备。因为在很多人眼中,似乎谁占据了大梁城,谁就是大乾天下的正统一般,就可以以此来号令天下群雄了。

当然,这个很多人并不包括唐傲自已。

在唐傲看来,只要拥有足够的实力,即便你只是偏安一隅也有可能会大放异彩,夺取天下。反之,没有足够的实力,纵然就算是占据着百年帝都又能如何呢?

就像是之前的乾仁帝、乾英帝,他们不就是占据着大梁城,可天下人又有几人会听其命令?

所以在唐傲的眼中,大梁城的价值远没有那么大,更加没有那么重要。倘若是有人愿意花高价的话,他是不介意放弃这里的。因为他坚信,此地给了没有能力之人,他也将无法守住,最终还是要还给自己的。

只是唐傲即便是做出了放弃大梁城的准备,却也要开出一个好价钱,不然的话岂不是太过浪费了一些?岂不是说明之前的一些努力白做了吗?

唐傲竟然直言要自已开出条件,严福的眼中闪过了欣喜之意。

他最为担心的就是唐傲不愿意去谈。虽然说在天下人眼中,吉王是乾文帝的第四子是没有错,按说老子发了话,儿子就要听也没有错。但自古以来皇家哪里有多少的亲情可言,有的只是利益和实力而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